淘客熙熙

主题:【原创】货币锚定国债,不是建金融防火墙,而是建金融抽水机 -- nobodyknowsI

共:💬187 🌺499 🌵15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3
下页 末页
家园 当下除了明面大家互争的话题,更应该关注熬日子的群体

精英关注的那些话题,不是不重要,而是大家都看得到。世界危机2次探底阶段后半场,更加关注精英看不上,非常重要的平民及穷人。例如:云南山区靠农业混饭吃的,影响大。今年茶叶市场继续冷淡严重影响占总量大的不知名茶山的广大茶农,大茶厂不收茶。何况,云南对面缅甸打得火热。全国各地不发达区域受到世界危机影响低收入群体,国务院需加强常平仓一类操作,具体手法可以积极谈论。不要寄希望地方政府,那帮官吏随时掉链子是常事。

这才是安定国家要紧事之一。不是,听传播渠道的蛤蟆叫。能叫的,绝大多数远没到揭不开锅,何况从来话语权不在平民穷人手里。

家园 正该如此

小米粒河友你说到根本:群众生活经济怎么样,这是人民民主专政国家的根本问题。

我们正视一个问题:绑架国民经济。

我们还要正视第二个问题:金融战。包括由此引发的科技战,经济战,政治战,军事对抗。

我们还要认识到一个问题:美元潮汐。

我们还要意识到一个问题:经济基础。

考虑目前我国的经济科技问题,必须要参考上述问题。

普通群众的发声渠道,哪有推墙派金融党的强大而有力。而国内的资封修力量,往往就以媒体来取代民意,对党和政府施压和误导。 @凤城 河友说得很好:要说话,要发声。

大家互争的话题,其实就是为了谁。路线怕明确不了

家园 一个说法而已,没所谓了

“顶层设计”源自于软件设计吧。

其实叫什么没所谓,怎么做才是看点,观其言察其行嘛。

只不过,名不正言不顺这么通常也是经实践检验的。

所有的事都可以认为是顶层设计+基层执行。除了造反。

家园 你可能理解错了!几年之前外企根本不相信中国新能源汽车会有威胁

只不过大水漫到脖子之后传统的汽车厂商才明白过来,新能源汽车已经威胁到油车的生存了!

前几天比亚迪发布最新的DMI 5.0 技术,对于油车来说已经是灭顶之术!

比亚迪的DMI 5.0 在构建10W 之下的市场壁垒之后,相信BYD下一最大的战略布局就是智能驾驶技术,按照BYD稳健的布局相信未来BYD 在智驾技术上会有相当的突破!

按照现在智驾的技术演进趋势来看,未来华为的智驾技术会面临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

一直坚持的认为:未来国内汽车厂商要不了几年只会剩下比亚迪,奇瑞,小米,长安唱主角!

家园 卡特尔、辛迪加、托拉斯、康采恩

小米粉为什么一定要是华为黑呢?

华为和比亚迪完全有可能组成智驾托拉斯

你的思维误区就在这里,看不到这个可能性。

家园 从目前的形势看,华为不造车很难

但是华为造车,更难。

外资布局这么久,上下渗透那么深,不是那么容易破局。重庆汽车论坛很说明一些情况。

中国的新能源汽车目前还没到最难的时候。

家园 “顶层设计”一词出来是有背景的

是对前任10年各项制度不做任何变动的一种言辞上的拉开距离。记忆很深的是十七大那一届快结束时,部委有人说了一句:现在怎么变比之前怎么不变的要为好。

至于这个词的内涵和外延,当然有用坏的时刻,但20后基本不提了,葡大用在这,有不同的意味。

通宝推:薄荷糖家族,
家园 你或许对商业的运作机制不太了解吧!

何来有黑华为?我一直对任总创建的华为保持有足够的尊重!

不知你是否有了解到“商场如战场”这样的基本常识!

华为现阶段在“智驾系统”上保持一定的技术优势,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但事无常势!作为跨界进入汽车行业新势力之一的华为,只是在“智驾系统”保持单一优势,而做为华为技术载体的赛力斯在传统的汽车行业并没有形成自己的制造优势!

大家都知道汽车厂商之间的相互竞争力,主要是整体的竞争力!

当然,除了技术及制造的整体竞争力之外,还有供应链,市场渠道的也是汽车厂商竞争力的其它表现!

除了上述罗列的之外,还有商业模式的竞争!

试问:将国内各汽车厂商上述的特征及表现力进行综合分析之后,未来国内汽车厂商的发展趋势是否一目了然了!

家园 华为直接造车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间窗口!

6月6日召开的“2024中国汽车重庆论坛”可以理解为中国新能源汽车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

"卷”已经是这次论坛的主要话题,无论是“卷价值”还是卷价格最终都是以“价格战”的形式予以表现!

从会议上各汽车厂商的发言来看,比亚迪凭借DMI 5.0技术构建好10W以下价格区间的市场壁垒之后,比亚迪将开始发力智驾系统的技术研发,当比亚迪“智驾系统”的技术取得突破后,汽车行业将会尸横遍野!

现在可以预料:未来几年国内汽车厂商“智驾系统”的技术除了华为,小米,比亚迪之后,其它厂商也将会陆续突破!

做为传统汽车厂商的比亚迪发力之后,奇瑞,长安也将会紧随其后!新能源汽车的新势力将会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

当然,做为造车新势力中最年轻的小米汽车未来几年将会占据20W~35W价格区间;

但如果小米不能在5年左右的时间取得固态电池的技术突破以及降低汽车整体的制造成本,那么将会面临比亚迪在20W~30W价格区间的市场蚕食!

家园 投机金融根本不关心技术和生产
家园 本来为你写一篇

但是要说清楚原委发现都是雷,所以这里简写下

1.之前校友提醒我数字确权失败了,那时候 虽然有预期但是那么快始料不及。然后自己开始和合作伙伴尝试数字项目,结果发现全行业连数据库都没有就申请搞最前沿项目的比比皆是。所以你说的遇到挫折不可避免的。但是对我来说,分清楚什么是炒作,什么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够了。

2和3我是对你嘉峪关的事情 叙事有保留的。但是这件事我自己换女研究生的视角,发现从她角度她的选择是他们家庭背景最好的选择。只是联系你3的迷茫,这是一个循环悖论。本来,围绕本届和下一届的一些信息,我们这里领导说如果求职西部是一个上策。这里具体不展开,上面说的雷之一就在这里。大白话就是,国家选拔西部任职是很多人的快速通道。同步,这个女研究生的事情,本来这个赛道留给女性的比例一定比现在更严。进而言之,家里没有人或者读书变现的时间等不起的下层的比例也会因为这件事被压缩。这就是个体最优的整体最糟糕。这原本给你的文字里,会举一些实际的例子,我不是说具体个体谁选择错了。而是说我们熟悉的现有体系是怎么走死的。

具体说我围绕全世界范围经济增长的国家上升期已经结束了,围绕人口红利的经济上升周期也结束了,虽然我们后面可以依托产业升级迭代增量带来的周期给上面的问题托底。但是我们熟悉的增长方式及其方式方法具体怎么做。这是我想和你讨论的。

不过现在开始两个月或者四个月内一个坑接一个坑,或者说一个大家期待的问题没结束,会有新问题冒头。等这些雷落地了,我们继续如何。

通宝推:东山之石,秦波仁者,
家园 我对文科生治国实在木有信心
家园 过去很多岗位留给女性,根本原因就在房价

因为过去二十年房价增长过快,男性作为主要的购房群体就被逼着去从事更赚钱的行业,比如金融、IT、房产,现在是AI,而中小城市这些优质岗位少之又少,男性就只能涌向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进一步推高这些地方的房价;而那些收入低,但是相对稳定的工作没什么人做了,就只能留给女性。再进一步,因为从事这些“稳定”工作的女性在婚姻市场上拥有更高的议价权,反过来进一步提高了婚姻的成本。

反过来看,这也算是高速增长的时代带给女性的一些福利。

但是,还是那句话,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未来房价必然回归到正常水平,伴随着男性的生活生存成本降低,必然会逐步把女性挤出职场。

其实从大趋势上看,自2010年以后,女性参与工作的比例就是在不断下降的,女性作为一个整体,其经济状况,还有教育、生存等方面都是在恶化的,依附性也是在不断上升的,现在的女拳,还有嘉峪关那类破事,只是在加速这一进程而己。

家园 静待葡大的大作,再度就上面情况发散一下

1.从外贸来看,俄乌带来了俄罗斯市场,欧洲议会选举结果也可能带来部分市场,这些都是利好方面。是否如葡大之前所述地方可以以罗马行省的方式开展外贸出口,可能是个看点。

2.嘉峪关的个例来看,不可估计的是,其作出相关判断是家里关系是否无力,再或者说是她本身基于结果不确定性,不愿意熬过基层2年。广而推之,是经济上升模式变更对干部任用原则的变更,导致不确定性的增加。还有就是各类雷或者坑增加了具体人员内心的不确定性。

3.就大数据而言,最近重看国家大数据局支持一些专家文章,希望能缕清一些原则。

继续感谢葡大的指导。

家园 嘉峪关这事我认为,除她发小作文之外,其余都不是什么问题

离职的原因,不管是利益考量也好,还是感情上厌恶也罢,都是她自己的事。唯一的问题就在小作文,这也是现在网络“女拳”的惯用手法,一遇到事情,就写小作文调动舆论,召唤水军,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博弈筹码以要挟各个方面。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只要开始,就会自我演化下去,在没有受到铁拳的强力打击之前,都不会停止。等过了某个临界点,就会产生自我意识,变成一种自我驱动的运动,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核心人物来启动,随便一点小事,就会引发强大的风暴,不为少数人个人意志所转移,远的有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衰,近的有各国颜色革命。

从大趋势上来看,现在网络“女拳”的壮大只是一切的开始,不要以为现实中的政法体系偏袒纵容女性,网络“女拳”就不会冲国家机器了,正如前面讲的,临界点已过,网络“女拳”已经产生了自我意识,变成了一种自我驱动的网络运动,只要有条件,网络“女拳”是谁都敢冲的,国家政府也跑不掉。

嘉峪关这事,就是网络“女拳”开始冲塔的标志。、

凡人畏果,菩萨畏因。

通宝推:拈花虎,审度,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13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