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下半场开踢 -- 方平

共:💬4972 🌺37637 🌵353 新:
主题内有 1 候选回复 花/囧确定,群落成员优先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332
下页 末页
家园 中苏一直在接触,勃列日涅夫是个极其优秀的领导,可惜他处理不了

安德罗波夫这个笨蛋,契尔年科性格有点软,但是也不错了,毕竟在安德罗波夫之后还是上位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中苏一直在接触,苏联试图在让步,有问题的是邓小平在1979年愚蠢的选择了背叛社会主义阵营进攻越南。

同时提出了可笑的友好条件,这是非常令人作呕的虚假的强硬,如果不是苏联示好,他提这些简直就是恶心。

由此,你的时间点就是错误的,没有左右逢源,邓小平一头扎向了美国的怀抱,以为美国会像苏联那样给中国援助,结果是洋跃进失败、89事件,国家一塌糊涂。

这显然和当然是愚蠢错误的决策。

如果能挟持苏联压制美国,显然更有利于中国,获得更多的支持了。虽然资金可能不多,但是更多技术可以选择啊。

二代领导集体的底色不是亲苏派了,由于周总理去世,文革冲击,亲苏本质被大大削弱了,这点可以说很明显了,邓不是亲苏派了,是走资派。

陈云等几个人撑不起来了,哪怕苏联存在,应该也影响不了太多,就和文革结束一样,邓不得不举毛主席的旗帜,全国还在之前怼苏的状态下,苏联不好动作,其领导人也不那么强硬了。

其实是中国相当好的机会。可惜邓小平愚蠢的一边倒了,居然指望美国搞156工程,这得什么愚蠢的脑型啊,不可思议的愚蠢。

改开前期的引进基本是出口转内销和国家的巨大集中资金,说起来极为可笑,然后是工业发展,进而入世,都是前三十年积累的必然成果。

可以说本来我们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的,由于错误政策,很多社队企业失败了,非常可惜。

到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时,中苏其实已经确定要和解了,不过细节推进的很慢,一直在讨价还价。

邓小平是不同意的,嘿嘿。

为了让中苏关系回归正常,邓小平提出三大条件

2020-05-31 11:29:1301:1512.3万来自香港

http://biz.ifeng.com/c/7wv1tOqz7Dc

1985年10月,邓小平会见齐奥塞斯库时,就请他给戈尔巴乔夫捎话:“如果苏联同我们达成谅解,让越南从柬埔寨撤军,而且能办到的话,我或胡耀邦愿意同戈尔巴乔夫同志会见。我出国访问的历史使命虽已完成,但为这个问题,我可以破例,三大障碍这一条应首先解决,我们等待答复。”

在1986年9月2日,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六十分钟”节目记者华莱士电视采访时,邓小平阐述更为充分,也更为世界所知晓。此后,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苏联在消除三大障碍上的实际表现和进展。

从来看不到邓小平敢对美国说出类似的要求,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恶心,就这还夸奖,唉。

邓小平首先提到了1957年开始的反右运动。邓是这样说的:“我们的问题出在一个‘左’字上。反对资产阶级右派是必要的,但是搞过分了。” 邓在另外一个场合也说过:“那时候有的人确实杀气腾腾,想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扭转社会主义的方向,不反击,我们就不能前进。错误在于扩大化。” 邓接着说,“左的思想发展导致了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邓坦率地说,这些事情“使我们受到了惩罚”。在大跃进最疯狂的1958年,全国掀起了大炼钢铁的群众运动。由各级党委第一书记挂帅,动员了数千万人上山下乡,挖树找煤,找矿炼铁,建起了百万个小土高炉,小土焦炉,土法炼铁炼钢。全国农村,一哄而起,把原来一二百户组成的合作社,变成了数千户,甚至上万户组成的人民公社,废除农民的自留地,吃免费的公共食堂,采取大兵团作战的办法来进行农业生产,最终对中国的农业和整个国民经济造成了一场灾难。

邓在另外一个场合也谈过他自己对这些事情的责任:“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我们是积极分子,反右派扩大化我就有责任,我是总书记呀。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我们头脑也热。拿我来说,能够四六开,百分之六十做的是好事,百分之四十不那么好,就够满意了,大部分好嘛。”邓接着对穆加贝说,在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的三年困难时期,“工农业减产,市场上商品很少,人民群众吃不饱饭,积极性受到严重挫伤。”穆加贝听到这段话时,一直皱着眉头,似乎有一种不完全相信的感觉。邓则继续自己的叙述。穆加贝听得很认真。穆加贝询问邓,中国是如何克服这种危机的。邓说,“那时,我们党和毛主席的威望很高,这是长期斗争历史形成的威望。我们把困难如实地告诉了人民,‘大跃进’的口号不再喊了”,穆加贝频频点头,他对毛泽东主席是非常尊重的。

邓在另外一个场合曾这样解释:在中国,没有这四条原则,就会形成亲西方的自由化思潮,而“自由化思潮一发展,我们的事业就会被冲垮”。邓说:坚持四项原则只是为了“一个目标,就是要有一个安定的政治环境,没有一个安定的政治环境,那就一切都谈不上。治理国家,这是一个大道理,要管许多小道理。那些小道理或许有道理,但是没有这个大道理就不行”。

邓是强势立论,在涉及国家前途和命运的重大问题上,他认定的理,寸步不让。

哈哈哈。

1989年春天,充满爱国热情的北京学生打着“老戈你好!”、“民主——我们共同的理想”、“苏联的今天、我们的明天”等巨大横幅,涌往天安门广场,像欢迎凯旋的英雄一般,热烈地欢迎戈尔巴乔夫访华。这对邓来说,不能不是一件略为尴尬的事情。在外交部工作的人当时都清楚,正是通过邓小平的顽强坚持和中方的不懈努力,戈尔巴乔夫最终答应了邓小平关于改善中苏关系的三个先决条件,即苏联从阿富汗撤军,从中苏边界和蒙古撤军,促使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并为此而采取了一系列实质性的行动。在此之后,才有今天中苏两党、两国关系的正常化。学生们此时的满腔政治激情、声势浩大的游行,对戈尔巴乔夫英雄般的欢迎,实际上也把传统共产党国家转型过程中对两种不同道路的选择,放在了国人眼前。当时中国许多人和整个西方都看好戈尔巴乔夫,不看好邓小平。

但历史的发展往往就是这样吊诡:戈尔巴乔夫的激进政治改革没有产生他所预想的结果,而是导致了国家迅速解体和经济全面崩溃,人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人民多年的储蓄随着发疯似的通货膨胀化为乌有,人均寿命降到了60岁以下。尽管戈尔巴乔夫本人至今仍在西方受到推崇,但他在自己人民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1996年他曾参选俄罗斯总统竞选,得票率竟不到百分之一。

在这年夏天,小平同志邀请陈云、李先念等中央领导同志和外交部领导到他家开会,研究中苏关系问题。

在这次会上,小平同志提出了改善中苏关系的方针:一、要采取一个行动,向苏联传递信息,争取中苏关系有一个大的改善。二、中苏关系的改善必须是有原则的,条件是苏联要解决“三大障碍”,即从中苏边境地区和蒙古撤军;从阿富汗撤军;劝说越南从柬埔寨撤军。三、在改善关系时,要将现实问题置于首位,要将重点从意识形态争论转向国家利益的考虑。会议后,我国外交部派出了代表去莫斯科传递信息。接着,中苏副部长级的政府特使就两国关系正常化问题举行多轮政治磋商。

此后三年内,苏联三位领导人相继去世,我国派出了政府特使赴莫斯科参加葬礼。与此同时,双方还派出了高级别的官员互访,两国交往增多。

但是,苏联在消除“三大障碍”方面却裹足不前。

我去!!!不要脸。

家园 女人又不和左派划等号

意大利总理,法国的勒庞,德国选择党党主席之一都是极右翼。英国的撒切尔,德国的默克尔,韩国的朴槿惠,欧盟的冯德莱恩都是右翼。

家园 呵呵

你说的挺可乐的

呵呵
家园 忘了匿名了?

你这样的更可乐

家园 右派是世俗务实妥协派,左派是原教旨极端主义犟驴

这样理解就很清晰,很显然,强者喜欢右派,毛主席喜欢与右派打交道。

你们把民族主义者、专制主义者、神权政治支持者、民粹主义者以及法西斯主义者归为右派是故意混淆视听愚弄人民。

家园 你这段对历史的解读离真实差距太大了。

1979年中国进攻越南,起因是越南进攻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政权,当时的波尔布特政权是中国的小兄弟,越南这么做等于公开打中国的脸,这是当时中国所有的高层都不能容忍的。所以中国进攻越南是高层的集体意见,不是邓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中国军事进攻越南,目的就是为了让越南撤回进攻柬埔寨的主力部队,挽救波尔布特政权。不过中国军事上的短暂攻势并没有得到战略目的,越南并没有撤回进攻柬埔寨的主力部队,波尔布特政权还是基本上被打残了。

所以邓访问美国的时候,其实主要目的就是协调对苏斗争。而当时越南公开打中国的脸,同时中国大陆也知道台湾经济已经发展起来,中国面对美国,其实是拿了一副不好的牌,实际上是有求于人的一方,要想达成协议,必须做出让步。事实上也是中国做了必要的让步。中国当时在台湾问题上的让步后来之所以辣眼,是因为后来台湾在经济上一直很成功,直到现在。而波尔布特政权被彻底污名化,并且后来完全失败,中国有些事情也就不好说出口。

至于你说邓小平提出改善中苏关系的三大障碍,我觉得非常合理,有理有节,是完全正确的。当时苏联内外交困,同意才是上策。当然后来苏联也确实同意了。

家园 何谓改开党?不改不开,中国就是朝鲜

不会遭到入侵,因为有核弹。

但是因为穷,玩不起高科技,敌人就会利用技术优势没完没了的折腾你,比如在你的雷达屏幕上造出几百架飞机,或者让你的沿海地区通讯中断,这都是已经发生过的。

至于类似伊朗遭到震网病毒攻击,甚至瘫痪破坏你的电网和互联网,敌人都能干出来。

钱真的不是万能的,但没钱也是万万不能的。改开显然有各种弊端,但它让中国的国家实力坐二望一,功莫大焉。

至于崩溃边缘之类,都属于政治上的说辞,纠结于此是幼稚病。政坛上没有白莲花。

通宝推:中华土狗,无此人01,常挨揍,和平共处,
家园 是老邓联美抗苏,逼得地图头登门求和的

老邓当年联美抗苏,先是痛打小霸越南,让全世界都看到中国是真老虎,苏联是纸老虎。然后利用苏联入侵阿富汗,和美帝一起给苏修放血。同时牢牢掌握道义制高点,提出中苏关系正常化的三条件,逼苏联一条一条满足。都满足以后,才由地图头登门求和,实现了中苏关系正常化。

到你这里,怎么就成苏修掌握着主动权,想和解就能和解呢。主动权明明一直在中国手里。

家园 我突然很好奇一个问题

葡大,你怎么看杜金?

杜金前几天跟塔克面基,上来就被塔克认定成了米国的索尔仁尼琴。这就很令人难绷了。

然后重头戏是:杜金直接把英美定义为唯名论者,我看这个提法,天下人能信。天下人信,则反可致。那么如果定性为唯名论,或者唯名主义。天下人这一点上是不是对的?或者至少出将入相的,豪门巨贾的,是不是唯名主义者?

如果天下人错了,那么错在何方呢?我很想听听你的意见

家园 洗脑

中国人54以来被洗脑及自我洗脑了。

左右派的划分来自法国,是个非常粗糙的划分,早就不适合当今社会的复杂的社会现实了。

中国政治发育完善,都应该回归中国传统政治划分,东林党,阉党,楚党......到如今的口才帮,上海帮,地产党,红二代,金融帮,买办集团,秘书党......是不是简单明了,相对准确?

现在欧洲这帮要上台的就是本土派而已,本土派的极致就是纳粹。别被左右派蒙了眼,尤其左右派的概念到了中国又发生了极大改变,用中国左右派去套世界就是错得离谱。

家园 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约等于商鞅的徙木立信

并不是邓总一说要改开就改开了,秦孝公一说变法就变法了,先要统一思想凝聚共识,这个过程费时很长,商鞅的徙木立信也并不是一个上午的事情,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一文发表到南巡讲话不争论,历时14年。期间还发生了类似于商鞅主持渭水大刑的挫折事件。

网友们攻击邓总的一个点是,他主持工作期间经济数据不太行,这个是事实,那是因为他做的工作其实一大半是在铺路,为改开扫清障碍,后面的江与湖才能一心一意全神贯注地搞经济建设,后40年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就像秦昭襄王继续了商君之法让秦国日益强大,商鞅任期内没有让秦国很富强并不成其为商鞅的污点。

家园 请问加东河友

1,新中国成立以来,是中国不走出去还是人家围堵中国?为什么不走出去(或者围堵中国)?

2,解放后,到1976年,或者截其他时间段吧,比如1952底土改完成后一五开始,比如58年底搞公社,比如66年文革,这些时间随便哪一个为起点,到1976年10月6日止,中国是不是经济在发展,对外交流在增加?

改革?开放?前27年不改革吗?前27年不开放吗?只有“改开”式的私有化卖卖卖才叫改革开放?

政治上有没有白莲花是一回事,黑的就是黑的,是另一回事。

家园 你自己的理解而已

我在西方看到的左右最大的区别是对劳工权利的立场。左派比较照顾劳工利益,右派比较照顾资方利益。按这标准,你很明显是右派。

家园 邓到美国是投降,打越南,美国也很惊诧

红高不是中国的小弟,只是合作朋友,越南进攻红高是历史纬度。

中国当时只有两个小弟,朝鲜和阿尔巴尼亚,阿尔巴尼亚还不那么顺从,霍查也是个相当自主的好领导。

完全是邓小平背叛毛主席路线,是所谓中国小弟红高,是无中生有。

只是邓小平纳投名状的自我表演罢了。

这才是最愚蠢的。

对比邓小平对美,这三个条件明显恶心。

有所求也不是这么算的。

对台湾,邓小平武器等诸多让步你当开玩笑吗?不合适吧?

所以这些才是我和你根本的一些分歧,我认为你是不对的。

邓小平当然是错误的,同时邓小平明显是对美一边倒的愚蠢行为,这个事合适么,你认为合适,呵呵呵。这是1980年的事情。就这个时间点美国给中国啥了?

出口转内销的特区吗?洋跃进的崩溃么??

美国根本就是要个倾销地,谁管你中国啊。呵呵呵。

家园 你的第一句是宣传吹牛,实际情况是那段时间越南掌握战略主动

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所谓的越北轮战严重打击越南经济也是属于宣传吹牛,那段时间越南的发电增长速度和中国差不多。中国逐步削减越南在柬埔寨和老挝的优势,也是从1995年后到现在一步步往前挪才实现的。

至于你后面说的和苏联的交往,那倒是真的。邓在和苏联的交往中一直掌握着主动。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332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