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为什么曾国藩不造反?及清末民国战斗力鄙视链 -- 狂草舞茅
共:💬539 🌺6712 🌵74 新:💬26 🌺216 🌵2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36
下页 末页
家园 为什么曾国藩不造反?及清末民国战斗力鄙视链

第一个原因,曾国藩并不是湘军的创立者,也不是湘军唯一的统帅,但他确是湘军水师的创建者。

湘军陆勇是罗泽南在湘乡知县朱孙诒邀请下创立的,李续宾、李续宜、蒋益澧、王錱都是罗泽南的学生。曾国藩接收了罗泽南的陆勇,带到衡阳练兵,并自创湘军水勇。从衡阳练兵到收复武昌并攻克田家镇,这一段时间曾国藩是湘军最高统帅。

但咸丰帝不信任他,曾国藩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湖北,本来任命曾国藩署理巡抚的圣旨已下,却匆忙收回,给了曾国藩的政敌陶恩培做巡抚。这就肯定要糟糕:湘军没了湖北饷银,而曾国藩铁定会对陶恩培见死不救,这是咸丰帝自己选了一个下下策,纯属自己找死。果然不久陶恩培兵败自杀,

然后就是胡林翼反攻湖北,曾国藩为了争取湖北饷银,给了胡林翼最大程度的兵力支持。这时候罗泽南麾下部队都跑到胡林翼手下去了,至少能发一部分工资,在曾国藩手下不说银子没有,口粮都几乎要断顿。这时候的曾国藩实际上成了湘军驻江西的前敌总指挥,而胡林翼是湖北战场总指挥。

但湘军还要镇压湖南、广东、广西天地会,以及贵州苗民起义,要应对石达开西窜,这些战场的参战部队是由骆秉璋和左宗棠组建并指挥的。甚至曾国藩弟弟曾国荃的吉字营也是在左宗棠筹措的军费支持下,才得以成立。

直到江南江北大营第二次覆灭,曾国藩才成为最高统帅。此时,他本人节制四省:江西,安徽,江苏和浙江,比两江总督还多了浙江一省。曾国藩主动让出浙江,让左宗棠不受自己节制。整个南方及部分北方封疆位置,含两江闽浙两广两湖云贵四川陕甘,都被湘军集团把控了。不是这个小集团的,只有陶恩培(自杀)、马新贻(被刺)及王有龄(自杀)的下场。

其次,湘军是一支有理念的部队,即卫道之师。最有战斗力的王錱老湘营,书生军官天天带着农民读孔孟之道,宁肯饿好几天肚子也绝不抢粮。你让这样的部队去造反,可能吗?实际上,清朝的知识分子,在废除科举后,才开始造反,而且造反的人集中在留学生队伍里,留学生又集中在新军。

最后,满族官僚和汉族官僚根本利益事实上已融合,虽然有矛盾冲突,但排满会让汉族失去边疆,而仇汉会让清朝政权立刻完蛋。面对咄咄逼人的西方帝国主义势力,满汉分权势在必行,比孙文的排满高明一百万倍。

光绪维新败在,满人皇帝联合汉人维新派,排斥满人利益,汉族实权官僚见皇帝太激进,事实上中立(张之洞劝学篇:西学为用中学为体,但汉族官僚普遍反对废黜光绪帝)。

庚子之变在于满人贵族(端王)联合民间汉族保守派(义和团),排斥革新势力,汉族官僚再次中立(东南互保)。

清朝亡国在于摄政王在中央组织皇族内阁,搞集权,但在各省组织咨议局,搞民主。而汉族立宪派则是希望中央搞民主和立宪,而地方上官僚和士绅继续自己说了算。

总之,曾国藩不会愚蠢到去造反。

清末民国战斗力鄙视链

湘军>淮军>太平天国>捻军>回军>绿营、八旗、蒙古>会党(天地会,小刀会,义和团)=国军

湘军主要问题是太缺钱。缺钱造成部队人数不足,形不成战线,孤军深入,容易被围。也造成核心幕僚及将领离开曾国藩(刘蓉、罗泽南、李续宾),乃至被人以发饷的诱惑勾引去导致全军覆没(毕金科)。

在有饷银的时候,湘军战斗力是可以的。早期有湖南的饷银,所以湘军初期战斗力非常强悍。但是湖南要镇压本省及广东、广西、贵州、湖北、江西、四川等地的造反,根本承受不了庞大的军费开支。

江西陈启迈又不给钱。要不是曾国藩派罗泽南李续宾协助胡林翼打下湖北,获得饷源,湘军崩溃是迟早的事。最困难的时候是胡林翼罗泽南李续宾反攻湖北的时候,曾国藩缺兵缺钱还要面对石达开。此时是左宗棠和胡林翼救了曾国藩。左宗棠不过一个师爷,却为曾国荃组建吉字营千辛万苦筹集了军费,而胡林翼在打下武昌第二天就让曾国葆带着重兵去江西救曾国藩,绝对够意思。

曾国藩对左深表感激,告戒其弟曾国荃要“一听骆中丞、左季兄之命,敕东则东,敕西则西!后来左宗棠因为樊燮案辞职,曾国藩任命他去组建楚军,从一名举人到浙江巡抚、闽浙总督也不过3年时间。”

湘军主力裁撤后,余部依然能在捻军铁蹄之下救下淮军最有战斗力的刘铭传。

老湘营在左宗棠、刘锦棠率领下,平定陕甘、新疆,其战例之精彩,颇有后来的共军风范,淮军完全不可能打出来。老湘营的军饷是曾国藩发的,每月雷打不动,按时足额支付。左宗棠部欠饷严重,经常需要挪用老湘营军饷发放给欠饷的其它部队。

回军在没有捻军撑腰的情况下,是不敢独立造反的。捻军被回民骗到西北之后,发现上了回子恶当,也挖了一个坑害回民,撤离之际说是赠送陕北几个城给回军,回军骑兵高高兴兴去接收,捻军马上渡过黄河去了山西,回军成了捻军事实上的后卫,立即被尾追的左军全部消灭。

捻军战斗力稳定地克制僧格林沁骑兵,因为曾四次歼灭性地打击了僧王部队,最后一次是高楼寨。

捻军因其战力彪悍,被太平军尊重。但是捻军自知战斗力和太平军远不能比,自觉地把自己放在小弟位置上。但两者风格迥异,即使一起作战,也是各自成军,并不混杂。

太平军极度鄙视天地会。“红花绿叶白莲藕,天下洪门本一家”:俗称青红白的青帮、洪门(天地会)和白莲教都是清末地下会党,都有一个共同特地:战斗力极其低下。在广东广西,绿营能够稳定地轻松击败天地会。天地会其实也是大批造反的,不少起义还早于金田起义,但被绿营统统轻松镇压。后来被迫追随太平军。太平军很轻视他们。一部分人出了很大力,比如罗大纲,但并不被重用。天地会的张国梁则被气的投了绿营,成了清军绿营头号悍将。

再比如吹上天的上海小刀会(天地会)起义,激战月余,消灭法军7名,起义遂告失败。李秀成的偏师和上海洋枪队一次遭遇战,就造成洋枪队将近700人伤亡。你说太平天国咋能看得起天地会、小刀会、青帮之类的混混?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反贼,不是黑社会,好不好?

孙中山先生属于致公堂(洪门),蒋中正则属于上海青帮。孙中山先生一生致力于起义,每次都被清朝秒灭。唯一成功的一次,武昌起义,和孙中山一点关系都没有。前面新军一直打的很好,黄兴一到,立即惨败丢了汉口。蒋中正的微操和咸丰帝是一个水平的。如果有区别的话,只能比咸丰帝更拙劣。

我读解放战争史,总是有种左宗棠老湘营镇压小刀会、青帮流氓闹事的感觉。压根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天生血脉克制。是的,老湘营不是曾国荃的吉字营,是那种饿死不抢劫,冻死不拆屋,一批书生带着农民,天天用圣人之道做农民思想教育的部队。支部没有建在连上,却也是到了营级统兵官。曾国藩一点都不糊涂。亲弟弟的五万吉字营裁撤得干干净净,而老湘营却完整保留了下来,最终镇压回乱,收复新疆。

通宝推:gschen,破鱼,wild007,颟顸,独草,一鸿,天狼星,尚儒,秦波仁者,天地一沙鸥,潜望镜,葡萄,米爹,铁手,大司农,青青的蓝,nettman,chuchong,贼不走空,kekepei,empire2007,苏仙岭,愣头兔,匿名:1
主题:4836514
家园 好文

花赞

帖:4837000 复 4836514
家园 文写的非常棒

但怎么解释湘军到处杀人抢劫屠城呢?这杀得人头滚滚比世界大战还多。

帖:4837069 复 4836514
家园 厘金那么多,大肆抢劫,说缺钱糊弄谁呢?被张秀眉痛歼因为缺钱?

厘金那么多,大肆抢劫,说缺钱糊弄谁呢?被张秀眉痛歼因为缺钱?

“回军在没有捻军撑腰的情况下,是不敢独立造反的。捻军被回民骗到西北之后,发现上了回子恶当,也挖了一个坑害回民,撤离之际说是赠送陕北几个城给回军,回军骑兵高高兴兴去接收,捻军马上渡过黄河去了山西,回军成了捻军事实上的后卫,立即被尾追的左军全部消灭。”

捻军改编前回子没造反吗?战斗力强收下城市能守住,守不住也可以撤

帖:4837102 复 4836514
家园 好吧,我来详细讲讲湘军的演变过程

湘军陆勇最早来自湘乡知县朱孙诒支持罗泽南创建的湘乡勇。罗泽南是理学大师,家里很穷,但始终追求理学不懈。既有骨气,又有学识。

咸丰三年(1853)七月,罗泽南率领刚成军的一千二百湘乡勇援南昌,刚到地方就被太平军主力猛攻了一场,当场溃败。湘乡勇指挥官包括十五名书生,多数是罗泽南的学生,有五名弟子最勇敢最优秀:李续宾、罗信东、罗镇南、易良幹和谢邦翰,一战下来只有李续宾活了下来,其余四人战死。李续宾带着160人反击太平军后卫,获得了胜利,救了自己的老师罗泽南。此战之后,罗泽南把湘乡勇分为三部分:参战的一部分为中营,自己带领,另外一部分为右营,李续宾带领,留守湖南的叫左营,王錱带领。

罗泽南的中营打红旗,李续宾的右营打白旗,王錱的左营打五色旗。

中营最擅长收缴钱粮。每到地方往往率先入城,将敌军钱粮全部收缴。李续宾的右营擅长打硬仗,战功最多,顶子和功牌一堆堆的,缴获却少。李续宾拿功牌和中营换钱粮。

王錱部队纪律最好,战斗力很强,号称王老虎。太平军看到五色旗就吓得魂飞魄散。当时李续宾的白旗被塔其布赞为白旗无敌,这是湘军内部的赞誉。而王錱的五色旗却是太平军看到就逃跑,赞誉是敌人给的。

所以称为中营银子,右营顶子,左营旗子。

左营纪律冠绝湘军。1853年7月,王錱部下一支先头部队到桂阳县驻扎,当地一个姓黄士绅看到军队没有东西吃,就拿出自家的大米、猪肉犒军,士卒因为没有得到王錱的命令,不肯进食,整整挨了一天一夜的饿。第二天王錱赶到,黄某跑过来向王錱说明情况,王錱才下令让军队进食。王錱写给左宗棠的一封信中抱怨饷银迟迟未到,部下兵勇赊欠药店、米店商货甚多,希望饷银早点发给,以便及时还钱给药店、米店。从这中间,可以看到老湘营是如何采购物质给养的。

好几个月得不到饷银,士卒从来没有哗变之举;经常长途奔袭,连日接战,士卒伤病劳苦,却并无怨言。也可见王錱治军之严。在1856年10月写给兄长王人树的家书中,王錱自豪地说,老湘营“所到地方,百姓皆称‘自来未见过这样好的官兵’”。王錱在1857年5月写给左宗棠的信称,老湘营连日征战,“士卒劳惫已甚”,但值得庆幸的是部下兵勇“气愈敛而神愈王”。左宗棠回信称赞其“气愈敛而神愈王”一句,深得古名将治军之术。

王錱是罗泽南学生,理学书生做军官,军营中天天诵读不绝,像个学校。王錱是个话痨,给农夫士兵讲圣人之道滔滔不绝,士兵被洗脑得厉害,所以纪律非常好,打仗不怕死。但王錱的唐僧式话痨曾国藩非常讨厌。汇报工作,滔滔不绝,上级曾国藩根本插不进去话。另外太有主见,曾国藩非常不满。而且王錱初期带兵作战时带着一两千人在岳州以东羊楼洞和太平军数万精锐作战,溃败,率余军退守岳州。这时岳州城老百姓都已经跑光了,整个是一座空城。王錱部队人数少,根本无法守住偌大一个城池。最后营官钟近衡以下四、五百人战死,其中包括好几个罗泽南的学生,王錱侥幸乘曾国藩派来的船只逃脱。曾国藩痛惜得不行。结果曾国藩就非常排斥王錱,后来带兵东征未带王錱,等于被排挤出曾氏湘军体系了。

但王錱此后汲取教训,“务求常胜不败之法”,后来没有再打过一次败仗。左宗棠认为王錱是大将之才,批评曾国藩不会用人,放着现成人才不用还哭诉缺乏将才。于是王錱留在骆秉璋、左宗棠麾下效力,主要镇压太平军和天地会,“崎岖湘粤边境万山之中,所遇皆强对,其众数倍,朝东而暮西,此灭则彼起,孤危百战,经三四年,卒以扫荡太平军余党,不得阑入湖南境一步"。

曾国藩除了依赖罗泽南,还启用了绿营军官塔其布,不仅获得湘潭十战十胜,还打下了湖北,一直推进到江西。但是咸丰帝猜忌曾国藩,让曾国藩的敌人陶恩培做湖北巡抚,导致曾国藩极度缺钱,而陶恩培缺兵无人救援,战败自杀,湖北又被太平军占领。曾国藩在江西极其困难,江西巡抚陈启迈给点钱就任意指挥湘军,湘军拒绝就把饷银断了。湘军自己设卡收厘金,这些湘军任命的厘局负责人经常被江西官场绑架杀害,曾国藩也忍气吞声,不敢追究。大家看到曾国藩在江西已是死局,纷纷跳槽,连曾国藩的亲家和幕僚刘蓉也跑了,曾国藩手下大将罗泽南和李续宾跑去湖北巡抚胡林翼麾下。

塔其布还算义气,没走,但粮饷短缺,久攻九江不下,愤恨呕血而死,时年三十九。塔其布推荐周凤山继任。周凤山也是绿营军官。

曾国藩实在熬不住,丁父忧,回湘乡荷叶塘了。咸丰讨厌曾国藩,觉得缺了你曾国藩我照样平定太平天国。曾国藩在家赋闲了一两年。后来胡林翼联合官文好说歹说,咸丰帝终于重新启用曾国藩。

这次曾国藩重新出山之后,性格大变。一是柔顺了许多,附和官场潜规则,和光同尘,不再坚持曾氏的理学原则了。二是不再信任外人。曾国藩对周凤山不满意,把他排挤走了,塔其布原来统带的主力部队交给自己两个弟弟曾国荃和曾国葆。此时罗泽南已战死,其部队交给李续宾,李续宾在三河孤军深入全军覆没。曾国藩手下原本是塔其布和罗泽南两大分支,现在就只剩下塔其布这一支了,而这一支被前绿营将领统带多年。换言之,曾国荃及曾国葆的部队,继承有若干绿营习气。

另外,还是缺饷,曾国荃就靠破城抢劫维持士气。后来曾国葆在金陵感染瘟疫病死,曾国荃统带了曾国葆的部队,天京破城之后大肆抢劫,军纪败坏得一塌糊涂。曾国藩第一时间裁撤了全部吉字营,军饷不够就发盐引,这些盐引后来一路升值,到了和平时期市值高达2万两白银一张,能忍住不卖的吉字营兄弟全成了富翁。

除了吉字营,还有水军军官鲍超登陆组建的霆字营。这支部队纪律也很坏,但未全部裁撤。后来在剿捻时救了刘铭传。

纪律最好战斗力最强的老湘营(王錱部)完全未裁。这支部队已隶属曾国藩麾下作战,但曾国藩把这支生力军给了左宗棠征西,而且从自己的财政收入中给这支铁军足额定时发饷。左宗棠每天饭后必骂曾国藩,见客也必骂曾国藩,而曾国藩每月必按时交付军饷给左宗棠。老湘营归刘松山统带。刘松山被回子诈降狙击中枪而死,侄子刘锦堂继任,刘锦棠一生没打过败仗。左宗棠西征唯一一次败仗,太子寺之败,就是刘锦棠回湖南招兵时发生的。此后全胜。其收复新疆之战,速度令人瞋目结舌,绝不亚于希特勒的闪击战。刘锦棠在新疆建省,自此160万平方公里归属中央直接管辖,此后穆斯林多次谋乱,而且斯大林煽动三区叛乱,新疆依然一直牢牢控制在中国版图之内,老湘营之功也。

总之,湘军陆勇中,塔其布带领的部分,有一定绿营习气,后被曾国荃纵容包庇,军纪败坏。而独存的老湘营从始至终未沾染恶习,是湘军真正的精华。曾国藩裁撤了曾国荃5万人的吉字营,而全部保留了老湘营,说明其谋国之忠。而老湘营镇压了回民叛乱和新疆分裂,为国家立下了万世之功。

通宝推:老树,天地一沙鸥,没选择,天狼星,网海,北纬42度,领班军机,秦波仁者,黄序,起于青萍之末,葡萄,米爹,铁手,大司农,dfindy,青青的蓝,empire2007,小泽珍珠,东山之石,脊梁硬,chuchong,
帖:4837135 复 4837069
家园 贵州苗民张秀眉?

苗民明清两代经常起义,我记忆中好像没有一次胜利过,每次失败都是大片土地被汉族抢占,人民被掳掠为奴仆。

大山之中打伏击,灭掉一些湘军新招募的部队不是啥子稀奇事。之后湘军报复,苗民连裤衩都快被席宝田枪光了,人口大量损失,没死的也失去土地,变成汉族奴仆,所谓的熟苗,没死侥幸苟存在大山之中的生苗少而又少。而席宝田和部下们拿着抢来的财宝在湖南建立了规模庞大的庄园,而且住在一起,快乐无边。生活就是这么残酷。

回民猖狂十倍,下场自然也比苗族惨十倍。

通宝推:秦波仁者,
帖:4837141 复 4837102
家园 曾国藩真是靠”结硬寨打呆仗“赢得战争吗?澄清几点

首先,曾国藩对太平军的战略很简单,就是控制长江从上游向下游打。控制了航道,太平军的军力就被分割开,很难集结聚成一个拳头,而湘军可以以长江为轴心,江南江北分道合击,而后勤运输由湘军水师负责,哪怕打不赢往长江边上一躲,水师大炮就可以为陆军提供一道保护伞。

其次,湘军最典型的围城战--安庆围城战,由曾国荃围城,多隆阿打援,而在太平军打多隆阿的时候,多隆阿变成守卫营寨,鲍超打援。有点类似彭总喜欢玩的双重穿插,这个双重打援很有创意。陈玉成的主力大军就是在一次次打援中消耗殆尽的,即便突破了两道打援,还要面对曾国荃的长壕和堡寨,眼瞅着自己的老娘和家眷围在安庆城中,而不能救助,直到被曾国荃破城屠灭。

当然,天京保卫战和安庆保卫战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相同点是水师始终在保护曾国荃的长江后勤线,不同点是安庆攻城战,湘军是五路东西向攻击,护卫曾国荃侧翼,不仅构成战略策应,也是战役策应。而天京保卫战则是曾国荃贪功心切,孤军深入,只有左宗棠楚军从浙江方向和淮军从苏常沪方向的战略策应,只有鲍超的霆字营勉强称得上战役呼应。鲍超一会儿在江西,一会儿在皖南,一会儿在皖北,成了天京保卫战期间的西线救火队。好在陈玉成已被消灭,天京只有李秀成帅13王支援,否则陈玉成李秀成联手,再搞一次大破江南大营也未可知。

实际上曾国荃当时处境和江南大营很相似,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湘军水师强大,把长江后勤线牢牢控制在手中,造成太平军每次过江都要损失大批人马,安徽粮食过不来,而李秀成从陆上运输粮食的成本完全不能持久。而曾国荃虽然兵力不足(曾国藩把亲兵队400人都派给曾国荃了),但曾国藩靠水师依然能源源不断把粮食、火药、炮子和安庆造开花炮弹运到曾国荃营中。

当然,也不是完全否认湘军的确喜欢结硬寨打呆仗。当时火炮沉重,攻城威力不足,后膛枪漏气,射程不如配备米尼弹的前膛枪(恩菲尔德M1853)。把硬寨扎在敌人家门口,切断后勤,逼迫敌人来进攻,的确是交换比最好的办法。安庆攻城战,陈玉成扑壕,曾国荃一天曾消耗17万斤火药,50万斤炮子,劈山炮一发射,陈玉成的太平军都是血衢一道。太平军最少伤亡2万,而湘军伤亡才不到200。交换比超过1:100。陈玉成装备了大量恩菲尔德M1853,曾国荃也装备了这种武器,但在近距离攻防战中,劈山炮(铜质或铁质土炮),效果远比恩菲尔德M1853前装步枪好。

但到了镇压捻军时代,连发步枪开始进入清军。双方战术都彻底改变了。捻军抛弃了步兵,走向全骑兵时代。而湘淮军不再结硬寨,而是靠河防。斯班瑟七连发,亨利-温彻斯特十三连发,雷鸣登杠杆连发枪这些速射步枪进入清军之后,100名湘淮军守住渡口,就可以让1000人捻军骑兵根本不可能渡河。后膛螺丝开花大炮也进入清军,捻军不守城,这些武器用不上。

但回军就不同了。回军使用俄罗斯及英国步枪和前膛炮,被左宗棠的大炮炸得屁滚尿流。陕甘回军还是新疆回军,只有伏击才有一丝胜利可能。攻城有后膛炮,对付骑兵有速射步枪乃至多管机枪(如加特林和一种被迅速淘汰的法制多管机枪),而穆斯林白刃战是永远也打不过汉族的(想不到吧?这却是事实。白刃战我们中国人从来不怕任何民族的,我们智力超过他们,心理素质超过他们,身体灵活性也超过他们。穆斯林只有在残暴程度上超过我们,其余他们全部是渣渣)。所以到左宗棠、刘锦棠带着老湘营收复新疆的时候,就进入闪击战时代了,各种花式狂虐回军。

扯到国军。国军一直是战五渣。首先组织度和天地会这种黑社会一个档次,完全没有野战的意志力,全靠死守。但一旦共军有了运输大队长送来的美式日式榴弹炮,死守有意义吗?国军整个解放战争中全歼过解放军一个团或者一个营吗?一次都没有吧。国军在抗日战争中投敌数十万。湘军有一个营或一个哨投敌的记录吗?一次也没有吧。如此还打什么仗。

通宝推:天地一沙鸥,葡萄,秦波仁者,愣头兔,黄序,吃土的蚯蚓,米爹,铁手,大司农,dfindy,青青的蓝,孟词宗,
帖:4837238 复 4836514
家园 国军的战斗力还是有的

没有战斗力怎么北伐?抗日战争也是打过几个胜仗的。

问题出在几个地方:一是清党,把最有战斗力的那部分给清掉了。二是排除异己,清党是排除异己,后头弄到嫡系和杂牌势同水火,即使嫡系内部也山头林立,“友军有难,不动如山”,那还打啥?三是腐败,国军北伐胜利后就迅速腐败。吃空饷、喝兵血算是常规,更厉害的是操纵各种合法和非法的生意。这还打什么仗。

这些问题都不是新问题。明朝腐败了就这样,清朝八旗、绿营腐败了也这样。湘军、淮军、北洋其实也是这样。中法战争,清军还能打败法国陆军,过了十年到甲午,武器装备都优于日军却被日本陆军打得屁滚尿流。湘军本来以同宗同族同乡来发挥凝聚力,到了后期和北洋就成了拉山头,排除异己。可以说湘军搞小圈子当年如何成功,后来清军、北洋、国军里山头林立就如何失败。

所以湘军、淮军、北洋、国军的这种组织形态,可以保持一时的战斗力却不能保证长远的战斗力。

帖:4837274 复 4837238
家园 再补充一句

王震也是湖南人,后来还有八千湘女上天山,在下对湖南人深深感激。

帖:4837333 复 4837135
家园 江南,富庶之地,怎么会成为太平天国的基本盘?
帖:4837586 复 4836514
家园 曾国藩创立的湘军,比常凯申的国民革命军还不如,吹什么吹

曾国藩创立的湘军,比常凯申的国民革命军还不如,吹什么吹

一次就被孤立无援的苗人歼灭2万,就这战斗力和指挥水平

“席宝田和部下们拿着抢来的财宝在湖南建立了规模庞大的庄园,而且住在一起,快乐无边。”

不吹湘军军纪好了?

“回民猖狂十倍,下场自然也比苗族惨十倍。”

西北马家军祖上干什么的

帖:4837647 复 4837141
家园 有点楚虽三户,兴中必楚的味道。
帖:4837699 复 4837333
家园 嗯,国军在这些军队里

消灭的帝国主义军队的人数最多,国军还在共军的支援下取得了对帝国主义全面战争的胜利。淮军外战更是连一场战役级别的胜利都没有。共军在对帝国主义的战争中全胜,共军相对楼主所列的军队更是神一般的存在。军队外战的能力绝对是关乎国运的。

帖:4837716 复 4837274
家园 独立意识比较强,维护地方利益

也有汉族基本意识,所以反对满清比较厉害。正好和太平军契合,然后,因为满清强大,他们屈服了。又出卖了太平军。

这就是传统落后意识不能崛起的根源。

和南明一样。

通宝推:潜望镜,
帖:4837741 复 4837586
家园 小刀会这仗,法军伤亡60余人,死亡人数有13人,9人,7人

等多种说法,法军一共就250余人,伤亡60多人可真不少了,远远超过了法军在八里桥的伤亡。

还有法军和清军是协同作战,清军死伤1000多人被华丽地无视了。

至于孙中山,虽然他没赶上武昌起义,不过广州,以及广州军政府的大都督胡汉民和粤军总司令姚雨平等人,都可以说是以孙中山为领袖的。

在战绩方面,姚雨平带领的8000广东北伐军,一路北上,与江浙联军一起收复了南京。在1912年2月,姚雨平奉命率粤军于1月上旬沿津浦铁路北上讨伐清军,连克固镇、宿州,进占徐州。徐州占领后,可以说华北平原门户洞开。

整个南方已经全部光复,北方东北,山西,陕西也大部光复,伊犁起义成功。清朝手里就剩直隶和山东了。

要吹湘军随便吹,反正吹牛不上税,把湘军吹成共军也太离谱了点。。。把洋人的支援统统无视,也真是选择性失明了。

不过肆意贬低辛亥革命的话,这屁股也太歪了。湖南闹革命的祖师爷谭嗣同可是大骂曾剃头的。

通宝推:楚庄王,
帖:4838094 复 4836514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36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