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最近对各国政治领导力的一点感想 -- 仲明
共:💬190 🌺1153 🌵52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13
下页 末页
家园 最近对各国政治领导力的一点感想

三战到了现在,是时候做一些评价了。虽然政治智慧和领导力不是决定一个群体(国家)未来的唯一因素,但肯定是重要因素,在竞争最激烈的准战争状态下甚至是决定性因素,有必要做一下对比。另外经济金融方面比较复杂需要专业只是太多,以及以往的理论和各种解释受现实利益影响误导和偏见太多,也不容易讨论。

政治智慧和领导力的表现,我的理解是犯不犯根本性错误,特别是重大时刻,以及是否能选择最利于群体长远利益的能力。政治作为利益的博弈,会受现实中领导者个人和团体的利益歪曲,以及群体情绪的裹挟,导致做出明显错误的决策,例如乌克兰的情况,不需要多说了。这里只谈对未来50年比较重要的几个国家:

1. 德国:对俾斯麦路线的背叛导致了一战的惨败,这是德国政治领导力的第一次失败。二战是第二次,我们正在目睹的是第三次。默克尔下台是2021年10月,舆论热炒俄国的入侵是12月左右,俄乌战争是2022年2月爆发,考虑到德国的位置和战争一般需要几个月的准备时间,光凭这些公开新闻可以推断德国政治更迭和战争爆发有一定因果,至少是相关关系(还有些我记得播报过的,例如英美从10月开始加大力度军援乌克兰,有文件显示乌克兰计划3月开始进攻东部二州等较小的新闻可以佐证)。德国在疫情和经济危机导致局势紧张这一关键时刻更换领导人,临阵换帅颇为不智,默克尔不能担天下骂名坚持执政,不管是归于体制还是自身过于爱惜羽毛,反正都是德国政治智慧不足的表现。德国也就是个C。三战输家非他莫属。

2. 俄国。对俄国的评价受观网一篇文章的启发(开战后不久发表的,闲扯就没做搜索)。那篇文章认为普京发言虽然颇有道理,但是一味归咎于苏联民族政策,从普适性的意识形态后退到俄罗斯民族主义是不对的。我的理解就是俄国参与欧洲博弈数百年,经验和水平是不错的,但是有个根本性问题-自我否定太多。苏联否定了沙俄,1956年20大否定了斯大林,1991年否定了整个苏联,普京的意识形态也建立在这个否定的基础上,直到这次俄乌战争的讲话也是表现了这一点。这种否定的结果就是在回答哲学三个根本问题上遇到巨大混乱-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意识形态不稳定使得每一阶段都有巨大的团体离开俄国而去,最后整体退到了民族主义的堡垒里。这个选择在现实情况下从俄国的角度有其道理,只是无奈的选择,但是也设定了俄国的天花板-不再可能是全球性力量了,能作为东方阵营的重要一份子就很不错了。这和中国各阶段都对前一阶段不完全否定的政治智慧和传统形成了鲜明对比(明对于元,本朝几次决议为例)。

通宝推:lilly,呆头呆脑,大胖子,不远攸高,
主题:4743958
家园 终于有讨论各国政治领袖的文章了

关于德国的政治领导人,虽然表面上智慧不足、逐步升级做出很多无脑的决策,但是都对俄罗斯没有实质上的伤害,或者伤害不大。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看出是否是扮猪吃虎的策略。毕竟德国主导欧洲摆脱美国控制获得战略自主,将会获得更多的长远利益。从这个角度看,德国的国家战略利益与俄罗斯打垮美国霸权的战略目标是一致的。不知道德国的政治领导人是否能够看到这一点并且采取适当的行动。

新上台的德国政治领导人,不仅需要统一精英、政客的认识,也需要获得民众的支持。通过一段时间的被美国裹胁自残行为,让德国各个阶层感受痛苦达成大致统一认知,才有可能摆脱美国的控制。

如果德国总理是有能力的,绝不会弃置刚刚退下来的默克尔这么强大的资源不用的。

帖:4743980 复 4743958
家园 德国更换领导人是依法办事

到期就要选举,你不能说有疫情就政府不换届了,这个对社会比世界大战还严重。默克尔的党选不赢,她参不参选改变不了太多。参选输掉更伤面子。当然以她的声望或许可以输掉以后强行组阁,我记得 @假日归客 网友科普过,不是第一名的党只要拉到50%的票也可以组阁。比如第一名30%,第二名25%,第三名20%,第四名15%,二三四名三个党达成一致是可以组阁的。但是这种方式必然付出大量妥协,执政也比较窝囊。现在德国领导的窝囊,大概率是三党妥协掣肘,而不是首脑的个人原因。

这个首脑除了长期担任国家议员,还当过汉堡内政部长(相当于我们的上海公安局长),八年汉堡市长(~上海市委书记),当过副总理、财长(因为德国总理是最高决策者,这个也相当于我们国家的总理了),跟那些只会在街上摇旗子的绿党领导人,资本家白手套传声筒的自民党领导人比,算是有比较全面的执政经历。

从政治态度上说,

朔尔茨曾批评过北约是“侵略性的帝国主义同盟”,将西德比作是“欧洲大企业家们的堡垒”

显然不是美国跟班的类型。但是普京的行为,给所有不亲美的欧洲政客一记耳光。德国议会投票给乌克兰进攻性武器支援。他用去日本访问,不参加会议来表明态度。但是改变不了大局,因为每个议员都要为自己选区老百姓负责,否则下次就选不上了。

帖:4743991 复 4743958
家园 默克尔应该是身体出了状况,这是主因
帖:4743997 复 4743958
家园 有关德国政府首脑换人的描述完全不对

德国前总理默克尔早在2020年6月4日就对德国媒体发表声明,将不在2021年9月份的联邦大选中寻求第五个任期。所以德国政府首脑换人在2020年6月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是2021年9月大选的结果。很难把2020年6月默克尔放弃连任和2022年2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联系起来。

不像英,澳,新,日等议会制国家,总理可以随时解散议会举行新的大选。德国宪法规定,联邦议会必须每四年选举一次。只有德国总理在信任投票里失利的时候,这时国家陷入政治危机,德国总统可以解散议会,提前选举。这事在二战后只发生过两次,分别是1972年的勃兰特政府和2005年的施罗德政府,两人都是社民党籍总理。72年社民党继续执政,不过总理从勃兰特换成施密特,2005年社民党小败,默克尔时期揭幕。

通宝推:南宫长万,
帖:4744000 复 4743958
家园 完全同意你的意见

默克尔下台是早就定好了,现任德国总理也是去年三个候选人里政治经验最丰富,和俄罗斯关系最好的一个候选人。但是美英乌一方和俄罗斯一方都不给他任何空间能怎么办?我看他现在的战略就是拖字诀和缩头乌龟战术,具体是不到万不得已不对美乌的要求让步,比如送武器,油制裁,对天然气制裁绝不松口同时各管道开足马力输气。同时尽量不回应媒体,因为他知道露面越多压力越大。但是就算这样,昨天举行的德国最大州北威州选举,现总理的社民党大败,高调支持乌克兰的绿党和基民盟大胜。所以普京让稍微偏向他一点的政客和政党很难做。我个人希望他能挺住,谁也没有义务为了帮助乌克兰把自己的国计民生完全赌上。

通宝推:张燕,
帖:4744002 复 4743991
家园 德国不决问归客

你的德国通名声算是打响了。

每次说的都有理有据,清楚明白。

帖:4744003 复 4744000
家园 小问一下,二战以后的各届德国总理,有没有

问题较多的?

帖:4744004 复 4744000
家园 整体上都过得去,目前来看施罗德争议最大

阿登纳是首任,带领德国走出战争废墟,和世仇法国达成和解是他最大的功绩。但是后来的人认为他还是老派政客,对社会进步贡献不多。艾尔哈德主要是作为德国经济起飞的功臣被记住了,其实这主要是他任总理前的功劳。基辛格(Kiesinger)任期比较短,大家印象不深。勃兰特的主要功绩是他和苏东集团的和解政策和在德国国内推进社会进步,他下台由于东德间谍事件,但是他继续长期担任社民党的主席,还是实权人物。施密特的主要功绩是带领西德走过了动荡的70年代,毕竟能源危机和红色旅的恐怖袭击都在70年代发生,他延续了勃兰特的和解政策。他下台有点悲剧色彩,不是由于政治丑闻或选举失败,而是联合执政的自民党中途跳船,和科尔的联盟党组阁。很多德国人认为科尔比较平庸,但是两德统一在他手下完成,这就奠定了他的历史地位。科尔,执政时,他的联盟党发生政党小金库丑闻,他的党接受军火商和其他人士的非法政治献金由于政党支出,但是至少检察官没有查到有任何政客把政治献金装进自己口袋。施罗德是目前比较有争议的总理。不少人感谢他扛住美国压力,拒绝参加伊拉克战争。在任时最大的争议是通过德国社会福利改革,有些人认为这是默克尔时期经济情况好转的基础,但是左翼人士认为他背叛了支持社民党的工人阶级。他下台后的争议是和普京走得很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谴责普京。默克尔的特点是无为而治。

通宝推:呆头呆脑,方恨少,张燕,
帖:4744006 复 4744004
家园 感觉现在的德国总理和以前各届相比,能力不会差

就是看能否抓住变化的局势,带领德国摆脱美国控制。中国已经多次公开号召,欧洲要战略自主。德法领导人不会听不懂,是待机而动。估计今年11月美国大选结果出来,才会有实质动作。之前都是应付与试探。

帖:4744009 复 4744006
家园 当年不否定苏联,叶利钦就活不了

资本主义占了上风,没办法。

我们是中特好歹挂点。

帖:4744037 复 4743958
家园 感谢交流!

学到很多!

不过不能同意您的陈述“所以德国政府首脑换人在2020年6月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是2021年9月大选的结果。很难把2020年6月默克尔放弃连任和2022年2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联系起来。”

战争很明显是英美系操弄的,作为操盘手,在默克尔放弃连任,必然会产生空档期,这时候搞事是个好时机。但具体操作要等到她下台,也就是2021年10月再开始。如果默克尔在任,或者德国领导层权力集中,在英美加速军援乌克兰,并怂恿制定进攻乌东两州的计划时是可以察觉并阻止的,战争未必能这么快打起来,或者德国至少能预做准备。所以我认为预计中的权力变更,特别是选举造成的权力分散是战争此时发动的一个催化剂。当然这场冲突其实只是时间问题,但我讨论的是当事方领导力和政治传统能否避免危机,以及不可避免时是否能够早做准备。

帖:4744087 复 4744000
家园 谢谢讨论

疫情期间换届不是问题,问题是领导力的空缺导致的被动局面。德国的主动权确实有限,那是二战的锅,是地理的锅,但是这个空挡很明显被英美抓住了。平时按部就班的换届选举,这安排没有问题,可是经济衰退导致冲突,疫情导致饥荒和更大冲突的可能性,这些是事先能看到的,再加上德国位置敏感,自主权优先,比较被动,更需要提前做一些安排的,很明显没有。从这点上说德国政治体系不能适应激烈动荡的世界体系转换期,这是我的论点。就看德国是否能因势利导,拜托自主权太低的桎梏了,也许后期德国经济受极大损失民愤很大的情况下,另有转机也说不定。

帖:4744092 复 4743991
家园 那时德国最大问题是不能让弱国有民愤吧

不把别人当人可不好。

搞不懂为何德国人看重占东欧,因为东欧好欺负么?

帖:4744106 复 4744092
家园 是因为俄国自我否定太多?

是因为俄国自我否定太多?民国对清朝基本上全盘否定,新中国对民国也基本上全盘否定,只是新中国几个阶段的权力交接的要柔和得多。这和国家体量、历史和民族性格有关系,中国是不到病入膏肓就不会爆发惊人的革命力量,俄国人和日本人就掉头快一点;完成革命后,遭遇外界变化时中国的稳定性就很好,俄国人和日本人稳定性就要差一点,所以否定就要多一些。船小好调头嘛,所以结论是一致的:俄国不再可能是全球性力量了。

帖:4744129 复 4743958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13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