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83 🌺1924 🌵40新:💬74 🌺701 🌵17
主题:【原创】讲一个大集体的故事 -- Swell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13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 【原创】讲一个大集体的故事

看到很多有意思的讨论,就写一个我知道的大集体的故事。

我的家乡吉林市,在伪满洲国时期就被规划成化工城,用丰满水电站的电,松花江的水,建成化工工业中心。这个计划在建国后彻底实现了。化工建起来了,配套的能源,材料,运输工业也积聚而来。一个过去作为农贸集散地的小城就变成了工业化的大城市。 与此同时,问题也出来了。工人大部分是男性,女性家属往往找不到工作。 倒没有性别歧视,很多重工业对体力要求太高,没办法招女工。为了解决就业问题,又一口气建了两个纺织厂。还是有些不够,于是又想到了建一个鞋厂。 就是我姥姥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 鞋厂有几个好处:利润相对较高,卖鞋很挣钱;对工人的要求又偏低,鞋厂工人往往自己干就可以了,不用复杂的配合;劳动密集型,小小一个厂可以吸收很多人。 但就是有一个小问题:没钱。

虽然是计划经济,但是国家也不能只管你一个城市。还是得自己想办法。最后办法也非常的有特色:几个急需解决家属就业问题的厂子自己一合计,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搞了一个集体企业。比如有的厂子说:我可以先出钱买你的鞋将来发给工人作为福利。有的说我可以组织员工帮你盖厂房,给你一些机器。铁老大说我可以先帮你拉一些货。最后按照贡献多少提供就业名额。 多劳多得,于是一个厂子就从无到有了。 集体所有制也确实是名副其实。

这个厂子早年是很红火的。过去人都不买鞋,自己家里做。鞋底往往很不结实。鞋厂使用了硬塑料,一双顶家里的几双,总的下来反而便宜。 慢慢的人们的习惯也就改了,由做鞋改为买鞋。 加上做的皮鞋(当时绝对是奢饰品)结实耐用,很有口碑。 但是危机也慢慢来了。最大的就是离退休人员的工资。刚到80年代初,“坐家里拿钱的就和上班的人一样多了”。 可以想象,人均寿命的不断提高,退休到去世之间的年限自然也越来越长。厂子已然不堪重负。没有任何政策的情况下,已经把退休金由100% 改成60%~70%。另外,随着一些机器的引进,已经不需要那么多人了,但是又不能裁员,只好变相的劝人退休,就包括我姥姥。还从医院找的人帮忙说病退(不能随意提前退休的),能省一点是一点。花销在增长,但是盈利却急剧下降。当时还没有什么外地企业的竞争,但是允许个人做小买卖了。很快很多人就开始做棉鞋,布鞋来卖。本来也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人工近乎免费(老人在家待着,挣点是点),于是价钱一半不到,东西差不多。很快农村市场就都丢掉了。 不到90年代厂子就基本办不下去了。

在这里就要夸一夸这个厂长了。很多这类企业的领导要么一跑了之,要么趁着法律不健全把厂子变成自己的,把包袱甩给社会。他就还一直当着这个厂长,东拼西凑,什么都干,比如把厂房办公室出租,仓库出租等等。好几百号退休的老人,每个月还都能有一两百块钱。真别嫌少,好多人家最困难的时候这是唯一的收入。我还帮我姥姥领过工资。一大早上乱哄哄一大堆人围在门口,一个略秃的中年男子(就是厂长),穿的很破,拿出一个信封,每个人签字之后就拿一两张钞票。那已经是九十年代后期了。一个月挣1,2千块也不算稀奇。但这1,2百块对很多人家就是救命的收入。 就这样直到社保政策出台,老人的退休金归国家了。厂子的最后命运也就不得而知了。很多年后,姥姥他们的老同志聚会,大家还一起念叨着“厂长是个好人”。

最后写一点自己的思考:小时候我所生活的应该是“平均的社会主义”。人与人之间真的很平等(仅仅局限在一个单位里),干部群众生活有不同,但是没有天差地别。但是效率低,活力差。 一旦引入市场机制和竞争, 破产是必然会发生的。 但是夺人饭碗如杀人父母,阻力巨大。最后在一地鸡毛中落幕。其影响在可见的未来恐怕也不会消失。 很多热门的讨论话题:怎么做,能不能做的更好,都远超我的能力了。

通宝推:别看我矮,唐家山,从来,胖老猫,青青的蓝,缆绳,北庄,米爹,陈王奋起挥黄钺,农民家的狗,朴石,海峰,桥上,达雅,小泽珍珠,西安笨老虎,胡一刀,独立寒秋HK,袁大头,呆头呆脑,龙眼,普鲁托,审度,四十千,迷惑不解,四方城,
主题:4657511
家园博客 这厂长不止是个好人

能力应该很强,90年代后期两百块不多,但也绝对不少了。

帖:4657534 复 4657511
家园博客 不具备普遍意义的特例对于那段历史的认识是有害的
通宝推:审度,
帖:4657540 复 4657534
家园博客 你这逻辑有点奇怪了

所有的个例都可以说是特例,都有和人们头脑里的所谓普遍意义不一致的地方,它们是对“认识”的有益补充,怎么倒有害了?什么样的“认识”竟然害怕特例的补充?

通宝推:唐家山,
帖:4657552 复 4657540
家园博客 文章虽短,却把事物发展的辩证法体现出来了
帖:4657553 复 4657511
家园博客 当初有多种经营的思路也许就好了

除了做鞋,把大厂子的工作服,中小学校服的生意也拿下来,经营范围扩大,也许就有出路了。

帖:4657568 复 4657511
家园博客 过去企业利润是上交的

上交利润里包涵职工退休医保。改开后开始提倡企业自负盈亏厂长负责制。所以越新建厂子负担越轻,越老厂子负担越重。至于过去厂子上交的利润却没有还回来,哪怕按比例还也行

帖:4657569 复 4657511
家园博客 这里的关键是怎么对待群众

新形势下,老企业经营困难在当时是普遍现象,维持不下去也没办法。

但是这中间有根本差别的就是如何对待那些群众,如果当时的政府能偶像你文中提到到“好人厂长”一样,不要对群众不闻不问、让他们自生自灭,哪怕就只给他们发一两百块钱,群众也是理解和感激的,就像你姥姥和她的同事们多年以后还记得厂长的好处一样。

但是,当时的主政者就是冷酷地任他们自生自灭了,所以我才说,朱相可以说是个能吏,但他不是真正的TG,即使他事实上在TG内身居高位,但他的立场和感情都是和TG的宗旨格格不入的,当年把他定成右派真不是冤枉他,他真就是。

通宝推:梓童,唐家山,朴石,桥上,
帖:4657575 复 4657511
家园博客 不是思路问题吧

那时政府管得多,这样做很麻烦,要花很多时间,很少能做到,所以才要改革吧。

帖:4657576 复 4657568
家园博客 朱的确冷酷无情

1998年我念大四,朱在人民大会堂给首都大学生代表做了3-4小时报告,谈到的事情较多(与美国关系等),其中提到了东北国企工人下岗的问题,亲口说就是要让东北下岗工人饿肚子,自己找出路想办法,非常冷酷无情,彻底改变了他在心中的良好印象。

通宝推:别看我矮,flycloud,soufayu,didae,zen,冻雨,白玉老虎,梓童,胖老猫,陈王奋起挥黄钺,海峰,薄荷糖家族,
帖:4657619 复 4657575
家园博客 三座大山的始作俑者就是此朱,结果是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孩子

就为了从老百姓口袋里掏钱,搞得现在民族面临长远危机,后患无穷。

人没了,要钱还有什么用?

帖:4657626 复 4657619
家园博客 强词夺理不讲逻辑的是你

大下岗大破产,损公肥私的冰棒理论下的每一个个例组成普遍的挖掉了毛主席那一代共产党人建立的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的现象,是一个好厂长的仁慈可以替代和遮盖的吗?

如果这种替代和遮盖因此影响普罗大众认识到本应该属于他们的财富被这些厂长们,官僚们无偿无耻的掠夺,对于他们来说,不是有害的吗?

你的狗屁逻辑在哪里?

帖:4657627 复 4657552
帖:4657628 复 4657619
家园博客 退休人员问题是当年普遍问题

这个问题本来不该是问题。退休人员累积的财富,总体上来说足够企业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前提下,支付他们的退休费用。问题在于,企业并不能正常生产经营。为什么不能正常生产经营?说了很多,说法很多。

不能让劳动者老有所依,跟旧社会妓院老板有什么不同?

顺便请大家回忆,那时候是不是年年提三公消费?年年提机构澎涨?

几年后公车改革,广州一个处长交通补贴6000/月,很大意见。某老板很不给面子:我的生产部经理,一个月也就差不多这个工资,你白捡6000,有什么好抱怨?难道你还真的要坐公交车?

帖:4657629 复 4657540
家园博客 我经历那一段,只能说你不是当事人

我一开始接受组织的委派,抱着想拯救一个厂的希望接管了一个老国营企业,但进去又会发现不是那样。他们就是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让你死去,然后让你承担责任。所以,我看清楚了以后逃了。从此以后,我就做个闲云野鹤,天让活就活,天让死就心平气和地去死,不再对任何人任何组织抱希望。

通宝推:宏寺,朴石,
帖:4657630 复 4657568
帖内引用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13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