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99 🌺531 🌵15新:💬99 🌺510 🌵15
主题:发一个复旦杀人事件分析,以正视听 -- 达萨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7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 这个还是看了视频再说吧

因为问问题就被赶出教室?是不是问的你妈贵姓?

帖:4628782 复 4628747
家园博客 大家都996不证明996的合理性

这个老师杀了人,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同时他也受到了我的尊重。我的尊重相对于法律的惩罚不值一提,但是作为一个打工人,我必然给予他我的尊重。每一个因为劳资关系杀雇主的打工人,都客观上提高了其他打工人的待遇,都值得我尊重。

通宝推:南宫长万,mutong,燕人,
帖:4628783 复 4628540
家园博客 你拉倒吧,人都死了你问凶手的证据?

杀了人就是证据,呵呵。

帖:4628785 复 4628643
家园博客 不是,和我家老人一样,一问思路就断了

这种研究型人才根本不适合教学,这种挂钩是根本不对的。

教学的归教学,发论文的归发论文,搞研究的归搞研究,如果能通自然是好的。

帖:4628803 复 4628782
家园博客 同意有自身原因,但这个不给出路的对赌制度还是有问题

看毛时代的老电影,有种感觉,就是做人的工作很细致,针对不同的人不同问题,书记和周围的人都认真给与不同的解决,不会随便放弃。改开后人的工作就是简单粗暴,不换思想就换人,本质就是把人当作创造剩余价值的臭皮囊而已。把人的工作当批量生产,效率高,做人的思想工作多费事啊,耽误打桥牌喝茅台,至于不符合简单粗暴制度下的人,就和下岗职工一样推给社会,自生自灭,少数有不甘心的就搞出这种事情,比如这个老师解聘后怎么办,谁关心呢?反正杀的不是自己。在我旦时候也有个老师被学生投诉,他是清华本科,硕士和博士学校就逐步往下了,上课时感觉大材小用,经常发牢骚讲的不好,的确那会一年全国也就几万研究生。当时还没有这些对赌的制度,系里好像也没把他怎么样,这些年不知到怎么样了。美国制度是资本主义的。引进一定要注意,毕竟名义上我们还是社会主义国家。该改改了,连大象北迁都有不同的区域和警察负责,河流都有河长制全流域负责,人的工作还是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特色不应该。

通宝推:燕人,soufayu,唐家山,
帖:4628824 复 4628540
家园博客 你说的好,尤其是这种高端人才给点出路而且符合他的心理

才更重要,而不是侮辱他的出路。

我个人觉得这个人未必看重金钱,关键是心理舒适,在这里,复旦做得远远不够。

有人说他回国是为了苏大的金钱,然后被苏大开了,我个人不太认可这个观点。

他到苏大就是过渡,这个是我个人的判断。

这点苏大也是心知肚明,同时,苏大真不是一个好学校,感觉很浮夸。

复旦是节奏太快,过于压榨。想法绝对不够细腻。

帖:4628828 复 4628824
家园博客 美国混的不好还有个出路是去亚洲当外教

而咱们安排去孔子学院的还肩负一些使命,形象带盐人之类的,还得挑IQEQ优秀的。

帖:4628841 复 4628824
家园博客 应该拿之前时代的政治电影跟现代的政治电影比

拿电影跟现实比,亏你想的出来。

帖:4628843 复 4628824
家园博客 本大稻来证明你是河里当前的左派领袖

你是真左派。似乎比毛主席还左。

帖:4628851 复 4628772
家园博客 是啊,现代的政治电影电视剧都是总裁富豪权贵富二代

人民群众已经被资本踢出了。

帖:4628862 复 4628843
家园博客 书记死得冤,这事是悲剧,以后要吸取教训防范

肯定不是说非升即走制度要改进,也不是说对心理精神有异常的人才要有什么帮助解决的工作方法要讨论讨论,给你钱,你干活,干不好就滚蛋,有的是人想干嘛,这就是今天的逻辑,谁管你个人的心理精神啊?我看要改进工作的地方,就是以后办公楼要设立刷脸门禁系统,宣布开除谁时,估计他不服不乐意的,就要派保安,至少两个,立其左右,要求其十分钟之内离开,同时门禁系统里销号,保安陪同送他离开大楼,然后他就再也进不来了。这样子改进才能防范于未然,至于其它讨论,尤其讨论凶杀的动机心路的,都闭嘴吧,这才是今天的逻辑。

帖:4628874 复 4628540
家园博客 知乎上该回答我在2天前看过,现在已经被删除了,耐人寻味

前天在手机上看到的,后来回答人接下来还拿出了当年的笔记,就是证明Rao Blackwell定律有一步,没有搞明白,画了个问号,所以问的姜老师,被顶回去了。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回答的人是撒谎反正现在答案删除没有证据了。

帖:4628892 复 4628782
家园博客 我的感觉是就是学霸老师缺乏耐心

好学生,优秀研究者并不一定是好老师。但是如果研究者一点不参与教学的话,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吧,那不就成了一小圈子精英自己玩了吗?

姜老师是Rutgers的统计博士,不可能连Rao-Blackwell的证明都搞不清楚。只是他认为显然的事,学生搞不懂还问细节,所以有些抓狂,加上本身情绪有问题才发作。

当年我在美国上概率论(Lebesgue measure相关的,不是基础概率论,很抽象)的时候,讲课的老太太是罗马尼亚的院士,学术界名气不小,但是证明跳步跳的厉害,她认为显然的事,我们跟不上,不得不让她把一步步展开写,还好她还挺有耐心的。

帖:4628897 复 4628803
家园博客 东欧的基础学科疯狂的好,计算力极强

很多都是国象高手。

所以他们的水平问题是不大的。

姜文华

帖:4628899 复 4628897
家园博客 姜文华是可能不耐心,很可能就不想教孩子,因为性格嘛?

我老爷子属于比较笨的那种老人家,嘴的表达能力也是一塌糊涂,就靠手,实际上根本不适合教学。

这类人就专心搞科研,就是恰逢其时其事,也正因为此,损失很多名誉地位,就不奇怪了,会做的一直不如会说的,这在科技界就有很大的问题。

当然,又会做又会说,自然是极好的,可是毕竟是少数,科研这东西不就是得精诚合作,干扰尽量少嘛?

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教学,教课不应该作为其中一个衡量指标,不善于表达的人太吃亏。

应该培养学生从这些乱八七糟的表达的专家中找到实质,找到真理才是最好的。

唉,没法说,陈景润的时代过去了。

帖:4628901 复 4628897
帖内引用
全看 树展 一览主题分页 / 7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