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如果长津湖的战士之前能读到《林海雪原》 -- 怒发冲冠凭栏处

本楼:阅 1279 复 3 🌺31 🌵0 最近: 复0 🌺1 🌵0
2021-02-22 09:25:11怒发冲冠凭栏处
如果长津湖的战士之前能读到《林海雪原》

谈到《林海雪原》,大家首先想到的多是扣人心弦的情节和个性鲜明的人物,但其中反映出的东北风土人情与生活常识也给少年时代的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如穿山风,暴风雪,徒手攀岩的描写都是典型例子。而当时我从书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个知识点就是一旦冻伤决不能烤火,一烤就要恶化,而要用雪擦,在原著中对此有一段极其生动的描写,战士们一日夜奔袭三百里全歼座山雕匪帮后,当夜就发生普遍性的冻伤,典型如“孙达得的两只脚已全部肿了,有几块地方,几个脚趾已成紫色,两只脚跟裂有十几条口子,血淋淋的使人看了刺心”,情急之下,战士们第一反应是脚冻着了就要烤火,就连在匪巢生活多日,又是最稳重多智的杨子荣都指示战士去弄热水泡脚,刘勋苍更是弄了大量的木柴来喊战士们都来烤脚。此时是本地民兵李勇奇赶紧说“冻伤这玩意儿,不能用热水烫,不能用火烤”,卫生员白茹更是喊“(烤脚是)打算把大家的脚毁掉哇!。。。谁也不许去烤!现在不是要热而是要凉,快出去弄些雪进来(用雪来搓脚)”。而以刘勋苍为代表的战士们对此治法的第一反应是“你这是哪一国的大夫?这样调理人!越冻越加雪?天下哪有这样治病的?这简直是越渴越吃盐,越热越包棉。你不是来‘上庙’,你是成心来糟蹋‘老道’哇!” 这时,又是本地民兵李勇奇首先科学回答了刘勋苍的质疑:

李勇奇没等白茹开口,就抢着说道:“同志们!白姑娘的做法是对的,现在不能烤也不能烫。必须用雪搓,这就像我们吃冻梨一样,买回来,必须放在凉水里,才能把冰缓出来,要把冻梨放在热水里烫,非烫烂了不可。又好像一个饿了好几天的人,头一两顿饭绝不能吃饱,吃饱了一下就会胀死。大家只按白姑娘的办法做就没有错!这一点我老李有经验。”
少剑波,白茹先后解释,才说服战士们以雪搓脚,有效治疗了冻伤。

这篇描写即使以现在的眼光看,也是一篇非常生动有效的冻伤治疗科普文,而且他还揭示了这么一个现象,即使小分队主力为山东人(如刘勋苍,杨子荣都是)相对适应寒冷,在从头到脚全副御寒装备的情况下,在野外剧烈活动了二十四小时后仍然不可避免地发生大规模冻伤,而且他们都没有对应的治疗经验,差点采取了极为错误地应对方法。作者曲波作为战斗的亲身经历者,他的上述描写虽然是小说情节,但肯定是来源于切身的战斗体会。

想一想,当年《林海雪原》里的山东战士都普遍不知道东北地区发生冻伤该怎么办,那么在壮烈的长津湖之战,十几万华东子弟身着缺少配套设施的普通棉衣,在零下三四十度的严寒中野外多日行军生存,又缺乏对应的冻伤知识,发生大规模的受冻伤亡自然是不可避免的了。典型如26军77师231团机炮连的回忆就是看雪深,把雪弄完了再烤火,手脚当场就烤坏了,脱鞋像杀鸡,脚都没了皮。全连204人,当时就只剩12个人能行军,一枪没打一炮未发被迫退出战斗。。。。。。

当年我是在小学生时期读完《林海雪原》后也知道了冻伤是不能立即生火烤或热水泡的,如果长津湖的战士们之前读过《林海雪原》,因缺乏冻伤知识而造成的减员程度或者能减轻一些,当然,也就是减轻一些而已,以当时的严酷客观条件,大规模减员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哪怕减少一个也好。但这也就是后人的随意联想罢了。毕竟《林海雪原》也是57年才出版面世读者的。

顺便把战士们治疗冻伤的相关章节链接贴出来,写得生动幽默,很好看地。

小白鸽彻夜施医术(1)

小白鸽彻夜施医术(2)

通宝推:光头佬,ziyun2015,
主题:4592128
2021-02-22 09:53:42mhymark
以前看过国防部长迟浩田的回忆,闯关东的经历让他全营唯一没

多年后,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和国防部长的迟浩田上将回忆起那场战斗时还唏嘘不已:“一冷我马上拿雪搓一搓,再搓脸,所以我是全营唯一没有冻伤的。”(迟浩田是山东招远人,时任志愿军第27军79师235团3营教导员。小的时候曾经和父亲一起闯关东,因为有东北生活的经历,在严寒的天气中,迟浩田的父亲就曾经教过他很多御寒和防止冻伤的方法。)

帖:4592135 复 4592128
2021-02-22 21:33:24
阴霾信仰
补充一下,曲波写《林海雪原》52到56年才写完书稿

帖:4592253 复 4592128
2021-02-22 22:03:33cba
失职啊

他好像是营教导员吧,至少是连指导员,有闯关东的经验怎么会全营只有他一人不冻伤?

这点他实在不如曲波,如果林海雪原的故事是真实的话。

帖:4592272 复 459213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