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关于“野外”的诸多回忆(0) -- 奔波儿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9 阅 21605

/ 5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

O 【原创】关于“野外”的诸多回忆(0) 125 荐 奔波儿 字1397 2020-05-05 20:13:11
O 夏天骑百里,遭罪呀,就是屁股受不了啊,那个时候的28座 3 武仙 字33 2020-05-06 01:48:06
O 【原创】(1)黑眼睛的姑娘 95 奔波儿 字2241 2020-05-06 08:09:37
O 那时候的路面还是马卡当碎石路面吧? 袁大头 字69 2020-05-06 10:51:14
O 马卡当 1 PCB 字6 2020-05-06 11:20:44
O 不遭 9 审度 字587 2020-05-07 23:37:16
O 我倒是在中学时骑过一段时间单车,不过我们那时候都是山地车 钢铁飓风 字68 2020-05-08 06:39:17
O 妹瘪的,就是裆啊裆啊裆啊 2 武仙 字0 2020-05-08 06:51:13
O 【原创】(2)少年壮志不言愁 109 奔波儿 字4141 2020-05-08 08:38:04
O 那时候骑28大杠超级拉风,不亚于现在开跑车 7 风雪 字222 2020-05-08 09:35:23
O 车轮越来越小,不知从何时起,二八车就少见了 1 桥上 字0 2020-05-09 02:01:46
O 二八车的确消失了 26 大道至简 字2715 2020-05-09 11:34:13
O 28双杠好 4 审度 字242 2020-05-09 21:37:54
O 当初也见过小孩“掏裆”骑的,那本事 3 桥上 字0 2020-05-10 00:49:06
O 3 东方的木头 字135 2020-05-10 02:40:12
2020-05-05 20:13:11
主题:4515484
奔波儿
奔波儿`5859`http://z9mkbg.blu.livefilestore.com/y1pAYd67I4RG1xeIRU3nhcpoMTRBXBgIk5bNw3y6vFZQtarQGeuOfgSw7z8W0wDnVzgh14j6-7FRpHmSXtuW2kIdjsdV_yF6XCO/icon.gif?psid=1`70`5577`23482`190913`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5-03-13 21:21:19`
【原创】关于“野外”的诸多回忆(0) 125 荐

按照老话所说,自己已经到了黄土埋半截的年纪。看见吴用老哥在那儿回忆父辈的地质队生涯,也勾起了自己的若干回忆。

俺是工厂长大的,也不全对,上学之前,待在洞庭湖边的老家,伴着蛙鸣蝉语,荷塘竹影,也有几年。不过,总体而言,算是工厂子弟。大概是听惯了机器的轰鸣声,打小,我就不喜欢机器,千万别碰着磕着电着我,对那些大大小小的车床、刨床、铣床,均是“敬鬼神而远之”,至于父母的满书架的机械类技术书,对我而言,更是天书。

闲暇日子,最爱干的事儿,除了呼朋唤友跳进汉水里扑腾,就是骑着一辆二八单车,朝着北边的秦岭,或者南边的大巴山,一通狂骑,翻山越岭,如履平地,百八十里,跟玩似的。

读高中了,班上的同学均是全地区的三线厂矿子弟学校考出来的佼佼者,其中有一对姐弟,来自某地质大队子校。当弟弟的和我是同龄,自然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屈指数来,已是数十年的友谊。

那一日,应死党之邀,单人独骑,骑行百里,来到地质大队作客。正是这次作客,开启了自己的“野外”人生。

注:写哪儿算哪儿,东一榔头,西一棒槌。

(1)黑眼睛的姑娘


通宝推:晴空一鹤,mezhan,empire2007,铁手,花棍舞,青颍路,PCB,史文恭,农民家的狗,武仙,桥上,积吉,北纬42度,天空不空,四方城,三笑,普鲁托,踢细胞,尚儒,唐家山,陈王奋起挥黄钺,
最后于2020-05-06 10:07:24改,共3次;
2020-05-05 20:13:11
4515597 复 4515484
武仙
夏天骑百里,遭罪呀,就是屁股受不了啊,那个时候的28座 3

可不是屁股的好朋友啊。


2020-05-06 01:48:06
2020-05-06 08:09:37
4515715 复 4515484
奔波儿
奔波儿`5859`http://z9mkbg.blu.livefilestore.com/y1pAYd67I4RG1xeIRU3nhcpoMTRBXBgIk5bNw3y6vFZQtarQGeuOfgSw7z8W0wDnVzgh14j6-7FRpHmSXtuW2kIdjsdV_yF6XCO/icon.gif?psid=1`70`5577`23482`190913`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5-03-13 21:21:19`
【原创】(1)黑眼睛的姑娘 95

原以为地质队的驻地怎么也得是个山窝窝吧,没想到和自家所在工厂一样,村落包围,稻田环伺,树木葱茏,十余栋家属楼,点缀其间。

那次作客,和哥们儿的父母并没有长谈,其实连他的父亲也没见着,因为我的这位伯伯出野外了,正在秦岭山中云深不知处。而哥们儿的母亲,在子校教书,同时照顾他们姐弟三人。

不过,也正是那次出行,让自己对地质,或者说地学有了初步的了解。在地质队员的眼中,那山、那水都和常人所见所闻的是不一样的,每一块石头都有着数以百万年计的历史。对于自己,更是充满着幻想,期盼着哪一天,能在人迹罕至处觅得金银财宝、玛瑙翡翠。大学时,一次洗澡,旁边站着的是五十来岁的岩石学老师,我们爷俩边洗边聊天,他说自己进入地质大门,是因为少时老想着能进入深山老林,拜访绝世高人,学得一身武功。看来,俺们是殊途同归啊。

哥们儿的父亲是印尼归国华侨,五十年代回到内地,在北京求学,因为擅长游泳,成为校游泳队的队长,而他的一名队员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北京姑娘,也就是哥们儿的母亲。毕业后,伯伯来到秦岭脚下,常年在深山密林中勘探矿藏,而阿姨则留在了北京。但没多久,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皇城根儿,奔波千里,在秦岭山中的野营地,和伯伯成婚,并最终留在了那里,而为此,她放弃了北京户口以及自己钟爱的专业,成了子校的一位普通教师。

在姜文拍的《太阳照常升起》中,一位黑眼睛的姑娘,骑着骆驼,穿过漫漫黄沙,来到地质队的营地,和爱人相会。那一夜,大漠深处,篝火熊熊,人们舞蹈欢唱。

黑眼睛的姑娘(维语)

高考之后,我接受了伯伯和阿姨的建议,入了地学大门;而我的哥们儿,则学了机械,难道是因为去我家玩了一趟的缘故?又是数年,伯伯和阿姨在北京含饴弄孙之余,还保持着青年时期的爱好,老俩口儿经常去游泳池里畅游一番。


通宝推:楚庄王,梓童,尚儒,农民家的狗,桥上,陈王奋起挥黄钺,吴用,三笑,袁大头,不远攸高,PCB,胶州大白菜,
最后于2020-05-06 08:19:07改,共1次;
2020-05-06 08:09:37
4515761 复 4515484
袁大头
那时候的路面还是马卡当碎石路面吧?

骑起来老费劲了,我当时最远只骑了二十里,惭愧!


2020-05-06 10:51:14
4515766 复 4515761
PCB
马卡当 1

McAdam


2020-05-06 11:20:44
2020-05-07 23:37:16
4516311 复 4515597
审度
审度`97832`/bbsIMG/face/0000.gif`70`10076`12866`136452`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4-01-30 00:28:55`
不遭 9

高中踩单独回家,单程二十多公里吧,上山下山基本就到了。经常一天来回。放假时也是踩单车去同学家,五六十公里平常事。年轻,弹性好,抗造,完全不觉得累。现在水泥跟踩个十来二十分钟就腰酸屁股痛F

我觉得跟自行车的设计有很大关系,旧式车龙头符合人身工程设计,稳定性好,手不累。坐包也是屁股承重,现在是会阴承重。以前自行车正常姿态下承力在屁股,跟平时坐一样,现在自行车正常资态下手和屁股一起支撑才行。


2020-05-07 23:37:16
我倒是在中学时骑过一段时间单车,不过我们那时候都是山地车

了。

见过永久牌的加重自行车,挺大,但没骑过。


2020-05-08 06:39:17
4516447 复 4516442
武仙
妹瘪的,就是裆啊裆啊裆啊 2

2020-05-08 06:51:13
2020-05-08 08:38:04
4516481 复 4515484
奔波儿
奔波儿`5859`http://z9mkbg.blu.livefilestore.com/y1pAYd67I4RG1xeIRU3nhcpoMTRBXBgIk5bNw3y6vFZQtarQGeuOfgSw7z8W0wDnVzgh14j6-7FRpHmSXtuW2kIdjsdV_yF6XCO/icon.gif?psid=1`70`5577`23482`190913`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5-03-13 21:21:19`
【原创】(2)少年壮志不言愁 109

地学是一门实验科学,观测是必不可少的一步,而观测的对象小至一粒尘土,大至整个宇宙。对于本专业而言,老老实实研究脚下的这颗蓝色星球就可以了,如果还有余力,还可以研究其他人类所能企及的卫星和行星。因此,学校一直非常重视野外实习,每个暑假,都有野外实习课。

出门的装备,每人一个地质包,一把地质锤,一个罗盘,一个军用水壶,一本笔记本,以及一只铅笔。野外笔记的用笔,一定得是铅笔,因为铅笔写下的字迹,不会因为浸水而变得模糊,这是无数前辈栉风沐雨餐风露宿得到的宝贵经验。

大一的暑假,是去铁矿的矿山,观察矿石和矿藏。带队的地质学老师,六十开外,斜背一个绿色军挎,翻山越岭,健步如飞,将我们这帮年轻人甩出数十米。常常是他一个人独自坐在山巅的一块石头上,我们还在连呼带喘地在下面爬坡。那时常想,等自己到了他这般年纪,可还有这副身板。

大二的暑假,则是在湖南、湖北和江西三省交界的幕府山中,为期两月。每天早上,我们得先爬上一座满是石头的小山,权当热身。休息之余,效仿前辈学长,选一块平坦的巨石,用地质锤在上面刻上自己的学号。那座小山,如果没有被附近的采石场吞噬,应该可以成为本校的一座纪念园地。接着就在是炎炎烈日下,带着1:10000的地形图,在山岭和溪谷间穿行,学习测量岩石产状和地质构造。记得讲解《地史学》和《构造学》的老师说过,研究地质和福尔摩斯探案是一样的道理,根据蛛丝马迹,分析判断该地数百万年来的构造演化。而能看出多少,全靠你的知识和经验的积累。

那些日子,每天有爬不完的山,晒不完的太阳。大家都从旁边的镇集上买了草帽戴上,但照样浑身汗透,衣服湿透了又被太阳晒干,然后又再次被汗水浸透。碰上下雨了,就权当老天爷替自己在洗衣服。我后来就懒得换外衣了,也不去洗,任由衣服上结了一层又一层汗碱。无怪乎行内经常戏称,“远看像讨饭的,近看像收破烂的,仔细一看是搞地质的”。每天收工的时候,也是最幸福的时候,和很多同学一样,我经常一路飞跑,无论上坡还是下坡,为的是趁自己力气用尽之前,多走几步,尽早回到实习站,然后冲个凉,再吃上一顿热乎乎的晚饭,看看电视,或者和同学们聊天唱歌,接着进入梦乡。

大三的暑假,最为逍遥自在,说是神仙日子,也不为过,因为野外实习地点是秦皇岛海滨,依旧为期两月。早上出野外,下午在教室里学习理论,晚饭后去海滨游泳。野外实习的内容,为专业的勘探技术,大家得携带仪器,在山岗上布好测线,然后在果园和田野中进行观测。因为经验不足,经常闹出许多笑话,一座不到百米的小山,进行重力测量的时候,要随带测量相对海拔高程,一趟测下来,差出两、三米,一上午的辛苦全付之东流,而数据也全部报废。很多事情看上去简单,但微小的失误累积起来,则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游泳是自己最爱的活动。记得到达实习站的当天,我就和好友跑到海边,为的是尝一口海水,看来海水的确是咸的。那些日子,每天和两位爱好游泳的同学,一气游出数百米开外,那儿有一片水下的沙洲,大致和海岸平行,深度才到膝盖。后来入了海洋学院,学习海洋学之后,才明白,那是潮汐和波浪作用的结果。游完泳,然后找一家大排档,就着啤酒,一人一盘海贝,聊聊各自的计划和未来,不亦快哉!

野外实习的日子,骄阳似火是常态,暴雨倾盆是便饭。但我和同学们毕业若干年后,依旧深深怀恋那些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日子。

少年壮志不言愁


通宝推:楚庄王,empire2007,普鲁托,三笑,废话多多,李根,旧时月色,武仙,唐家山,王城爱晚,领班军机,尚儒,xhUserI,桥上,心远地自偏,PCB,吴用,陈王奋起挥黄钺,
2020-05-08 08:38:04
2020-05-08 09:35:23
4516505 复 4515597
风雪
风雪`27827`/bbsIMG/face/0012.gif`70`2215`810`14917`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8-09-19 17:34:54`
那时候骑28大杠超级拉风,不亚于现在开跑车 7

小学时还坐不到座上就掏裆骑,后来腿够长了就炫放把,冬天就在冰上溜,夏天周末就三五好友一起去林荫大道——美其名曰“兜风”F现在想想都是美好的回忆啊!


关键词(Tags): #骑车 兜风
2020-05-08 09:35:23
4516763 复 4516442
桥上
车轮越来越小,不知从何时起,二八车就少见了 1

2020-05-09 02:01:46
注:本帖有补充帖
2020-05-09 11:34:13
4516928 复 4516763
大道至简
大道至简`20133`/bbsIMG/face/0000.gif`70`1286`955`12465`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07-10-23 11:55:36`
二八车的确消失了 26

估计是造型比二六的粗犷,骑行的姿态,动作幅度太大,也没有二六的斯文。

早前的二八应该也有负重的设计需要,现在这种需求基本上没有了,电瓶车明显比它更能干。

最关键的是,车体太高,路上的平衡性与遇险时候的安全性都不能和二六比。

虽然现在孩子平均身高比过去已经高了很多,但市场还是不愿意做这个尝试。二八车,就是“前浪”独有的美好回忆喽。

我学自行车是在初一,先是从“二六”开始的,用的邻居小姐姐的坤车。坐在后货架上,隔着车座,伸长了胳膊去扶着车把,算是能把车蹬起来了。就一个下午,把人家车大拐给摔得那叫惨啊,还车时,我自己都觉得万分不好意思。

但真正坐在车座上骑,还真是用的一辆“二八”车。是先靠着一个支撑,爬上座位,然后一下悠出去,就蹬起来了——原来最高级的平衡是这样的。那种成功的突破幸福感觉,现在想想也还能记得。

同院的小孩几乎都比我学的早。而且大都是从家长的“二八”车学起,肯定有把车摔得不像样被家长暴揍的。因为孩子身材小,都得从大梁底下“掏裆”骑行。那种“载歪”着身子,还得蹬圈,还得扶正车把——有的胳膊短,只能另只手跨扶着大梁,这种技术简直是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死活也学不来。有的厉害的,自己“掏裆”骑,后面还能驼人。骑车的坐车的,胆子都够大。好在那时候路上汽车是真少。

孩子们逐渐掌握平衡之后,渐渐就能从“掏裆”的龌龊姿态升级到“跨梁”骑法。还是坐不上座,腿短呗。

好歹我等到了初中,腿也长(zhǎng)长(cháng)了以后,算是彻底解决蹬车的难度问题了。而且,因为喜欢蹬车的感觉,我的技术也突飞猛进,大撒把,急停甩尾,原地直立前轮,抬前轮和后轮蹦上台阶,这些我都还行。并且喜欢在人多的车流里穿行,享受肾上腺素分泌的那种刺激感觉。现在看这样乱来的就想踹他们一脚。

那时候,能选的自行车品牌并不多。主流无非是天津的“飞鸽”上海的“凤凰”“永久”,二八的重载有“金鹿”“白山”等等,还有修车铺师傅用旧车拼的杂牌,连刹车都是反蹬的——“脚闸”,前两年时兴了一段时间的“死飞”就是这样的刹车结构。

虽然市里设有自行车管理所,并且执行了车牌登记的制度,但民间自发的自行车交易市场,在早时,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个销赃的地方。这里面故事也挺多。


通宝推:唐家山,桥上,胶州大白菜,
2020-05-09 11:34:13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0 找到一个老自行车的品牌回忆链接

https://www.sohu.com/a/287410033_115730

其中的“奔月”牌,是我家在85年买的一辆26自行车,是在市里兵工厂的三产商店上班的邻居婶婶帮忙买的,那时候大牌好像还要票,一般人轮不到。、

这26的车,居然使用的是胀闸。车把也宽大的非常不协调,膝盖在拐弯时候偶尔可以碰到闸柄。但这辆车,是我骑车技术的基底训练车。为了玩漂移,把后胎都磨漏了,胡同口的修车爷爷拦着我妈告状,说没见过这么糟蹋东西的孩子。

我还暗中恨那个老爷爷很久,见面都不搭理他。这个山东口音的老爷子,也不和我一般见识。有次我帮奶奶从粮店买面驮回家,在胡同口拐弯过急,重心一偏,几乎摔倒,卡在那里。老爷子几步窜过来帮我扶正,可我连谢谢人家的勇气都没有。

老爷子和我爷爷一样,也是铁路退休的老工人,但不在一个工段,彼此并不认识。虽然修车是个油渍活,但老爷子穿的旧工作服,整天都是干干净净的样子。只要空闲,就把手洗干净和周围的邻居下棋唠嗑。他的孙子比我大,偶尔看到送午饭过来,也是个很整洁的小伙,个头和老头仿佛,不算高,也挺勤快。看到有活就挽起袖子干。老爷子就一边嚼着饭,一边告诉他怎么弄。现在回想起那些场景,挺感人的。忽然想起来,老人姓潘。

我家里第一台车其实是二八的,没有人知道牌子。据邻居一个爷爷说,我爷爷的车是个日本货。我现在想起,有些配件的质感好像是铜色的。反正是个已经很烂的破车,但是能骑,爷爷那辈人当然舍不得扔。爷爷在伪满时期就在铁路上班,一辈子的工伤就是耳聋。被火车刮过,被汽车撞过,都是因为耳朵不好使。

被通勤大客车撞的那天,就是那辆自行车能骑最后的一天。那天我放学回家,发现屋里好多人,肇事的小伙子和单位领导几个人带着慰问的礼品登门道歉。爷爷的脸肿的很高,到处都抹着药水。看着吓人。但那时候我才二三年级,还不会骑车,更没觉得骑车的危险和交通规则的必要。


通宝推:废话多多,桥上,
2020-05-10 03:22:28
2020-05-09 21:37:54
4517068 复 4516763
审度
审度`97832`/bbsIMG/face/0000.gif`70`10076`12866`136452`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4-01-30 00:28:55`
28双杠好 4

快,省力,越野能力强,视野开阔。运截能力强,一辆车坐四个人轻松得很。

缺点也很明显:不好学。女装车就很好学,跨腿坐上去,交替蹬地,蹬呀蹬呀的就能走,摔几次就会了。


2020-05-09 21:37:54
4517141 复 4516928
桥上
当初也见过小孩“掏裆”骑的,那本事 3

2020-05-10 00:49:06
2020-05-10 02:40:12
4517172 复 4517141
东方的木头东方的木头`29298`/bbsIMG/face/0000.gif`70`2096`4955`44181`正九品上:儒林郎|仁勇校尉`2008-11-07 05:12:54`
3

就是“掏档”骑,没办法,那时人太小。话说,当年就这么“掏档”,居然学会了,现在还觉得神奇。


通宝推:桥上,
2020-05-10 02:40:12
帖内引用

/ 5 首页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