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历史的吊诡 -- 达萨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01 阅 56168

O 楼主明明是达萨 4 达雅 字36 2020-05-02 09:58:11
O 5000年的历史中吊诡是常态 35 青颍路 字1121 2020-05-02 10:14:19
O 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 2 七天 字54 2020-05-02 10:19:24
O 并非选择性失明,而是屁股决定脑袋罢 5 漂漂2号 字386 2020-05-02 11:46:43
O 我赞同你的结论,不赞成你的举例方式。 2 王城爱晚 字193 2020-05-02 12:28:26
O 天行有常,不以尧存,不以纣亡,哪里来的吊诡? 11 patrouille 字710 2020-05-02 13:25:39
O 艺术来自生活还是生活来自艺术? 4 孟词宗 字283 2020-05-02 14:04:07
O 看过一位台湾老先生的回忆录 54 北纬42度 字585 2020-05-02 17:08:20
O 哈,我也正想这个呢 2 宏寺 字271 2020-05-02 17:25:58
O 按说记者应该是消息灵通人士 98 袁大头 字8312 2020-05-02 17:46:08
O 一直听说过柏杨的这个回忆,今天看到你的转发了。。。 2 起于青萍之末 字30 2020-05-02 18:35:11
O 很多年前就看过了 15 袁大头 字266 2020-05-02 19:02:43
O 黄果树瀑布汗 3 审度 字168 2020-05-02 19:05:55
O 谢谢 2 起于青萍之末 字0 2020-05-02 19:09:59
O 所以你和七天会觉得西西河比历史吊诡多了 3 达雅 字0 2020-05-02 19:53:30
2020-05-02 10:14:19
4514198 复 4513992
青颍路
青颍路`42874`/bbsIMG/face/0005.gif`70`18761`3627`101709`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9-23 17:49:58`
5000年的历史中吊诡是常态 35

有一天,颠覆了七瑞和祥五命运的毛教员刚刚替补到了南湖的一个船上。坐在旁边的张才子国之栋梁涛涛不绝回忆他刚见过的列老师,看到风尘仆仆的乡巴佬弄脏了他的皮鞋很是窝心。当然更窝心的是很久后一天,张才子在加拿大的一个公寓里交付回忆录的书稿,长叹一声:诡吊的历史呀……

其实,毛教员翻破的无数本线装书里吊诡是常态。就算是他老人家亲手巩固塑造的960万平方公里铁公鸡,也得益于大清入关。

我是在历史潮流中认命的。股市里的一点小钱怎么玩都是亏,倒是退休金买的指数基金即使这次掉了不少,总体还是挺好。但是面临个人抉择,何去何从确实不好定。现在坐在明媚的五月阳光下,差点忘了周围新冠病毒的猖狂。小小的病毒颠覆了许多国家和个人的命运,我也是有了多一点时间坐在北美的天空下。按照推背图,可能我该在地球另一端。坐着不动也是一种选择,不管怎样,且行且珍惜,珍惜自己还有选择的机会。


通宝推:老老狐狸,吴用,
最后于2020-05-02 11:04:59改,共2次;
2020-05-02 10:14:19
4514200 复 4514193
七天
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囧 2

FFFFFFFFF


最后于2020-05-02 10:26:39改,共1次;
2020-05-02 10:19:24
2020-05-02 11:46:43
4514226 复 4513992
漂漂2号漂漂2号`97081`/bbsIMG/face/0000.gif`70`925`1733`17914`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13-12-31 00:58:42`
并非选择性失明,而是屁股决定脑袋罢 5

你说TG过长江后,KMT为何还在苦苦抵抗?

因为立场不可调和,抗亦死,不抗亦死。抵抗或能杀出一片天地呀

再者要是不抵抗,现在台湾早已是TG的了,哪有现在的吱歪呀。

这就是所谓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所以逆势而行并非愚蠢,是立场决定的。只要立场还没到崩溃的那一天,致死不语。


2020-05-02 11:46:43
2020-05-02 12:28:26
4514232 复 4513992
王城爱晚
王城爱晚`37178`/bbsIMG/face/0000.gif`70`3144`17689`143036`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9-07-22 09:45:22`
我赞同你的结论,不赞成你的举例方式。 2

以个体过于诡异的遭遇,描述宏大时代,本身就是以偏概全。

这点方方的《软埋》,虽然屁股歪,在典型人物的选择上反而是反应了时代趋势的。


2020-05-02 12:28:26
2020-05-02 13:25:39
4514242 复 4513992
patrouillepatrouille`107684`/bbsIMG/face/0000.gif`70`524`4168`32392`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17-08-20 13:38:59`
天行有常,不以尧存,不以纣亡,哪里来的吊诡? 11

就像病毒不认你姓张还是姓陈一样,大势也不管你从善还是为恶,只有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这一条,中山先生用自己一辈子成败波折在作证。

所以上海滩小流氓就坐上了国民党总裁的位置,日本兵靠着掷弹筒重机枪一轰二扫三冲锋就死死克制住了中国军队,拿下大半个中国。

什么叫做天行有常,不以尧存,不以纣亡,说的就是这个。

所以没有什么吊诡,只有不明白不清楚糊里糊涂。

从陕西走来的潘苹果,在深圳搬过砖,在海南淘过金,就因为抓准了二十年大势,就成就了人人眼红的富豪。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说的也是这个。


2020-05-02 13:25:39
2020-05-02 14:04:07
4514253 复 4514072
孟词宗
孟词宗`93617`/bbsIMG/face/0037.gif`70`1228`7570`60054`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13-07-02 14:34:36`
艺术来自生活还是生活来自艺术? 4

这是个问题。

历史的大势其实很多人都看得明白。但知易行难。人处在历史中是有屁股问题的,并不是可以随便更动的变量。设使福贵或者他家老爷子真看清了历史大势,他们没有赌债的契机,会自动放弃财产吗?


2020-05-02 14:04:07
2020-05-02 17:08:20
4514275 复 4513992
北纬42度
北纬42度`9423`/bbsIMG/face/0000.gif`70`23152`81989`682294`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5-12-24 01:14:18`
看过一位台湾老先生的回忆录 54

当年是大公报派驻沈阳国军的记者,消息灵通。辽沈战役后期,沈阳国军主力在辽西被全歼,这位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想法却是,沈阳城防坚固,国军至少还能坚持三个月。大公报总部都给他拍电报告别了,他还想不明白为什么总部要说再见。到了第二天,知道高官们都往机场跑,才知不妙,一天后沈阳几乎兵不血刃的解放。共军根本就没理他,送他出关。这位到了天津,看到国军紧急调动,竟然又开始觉得国军收复东北指日可待了。。。


2020-05-02 17:08:20
2020-05-02 17:25:58
4514278 复 4514072
宏寺
宏寺`6868`/bbsIMG/face/0036.gif`70`8792`5398`79533`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5-05-24 16:33:58`
哈,我也正想这个呢 2

福贵落魄了唱皮影戏过活,却被国民党抓了壮丁,然后当兵稀里糊涂当了解放军的俘虏,成了解放战士。回家以后又定了个安全的成分……

如果没有那些“吊诡”的命运,被枪毙的就不是龙二而是福贵了呀


2020-05-02 17:25:58
2020-05-02 17:46:08
4514279 复 4514275
袁大头
袁大头`100181`/bbsIMG/face/0009.gif`70`1497`5687`47675`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4-06-29 19:09:31`
按说记者应该是消息灵通人士 98

可是这民国时期的记者怎么一个个都这样反应迟钝呢?原来看老电影里面表现国民党广播胡说八道,都认为是国民党宣传部门谎话连篇隐瞒真相,现在看来也不全是,一帮子无知的记者根本就摸不着真相,也在推波助澜。

写《丑陋的中国人》的作者柏杨,辽沈战役期间作为记者也在沈阳,他对时局的感知能力与这位大公报记者如出一辙。他四十年后的回忆,里面也有太多可以认为是“吊诡”的故事,历史总是有太多的细节让后人觉得不可思议,拍成电影都让人觉得不真实。

“贫苦小民搭飞机逃难,写下了中国社会史上最重要的一页。设在北平的“华北剿匪总司令部”*雇用民航公司的飞机,把大量军粮和武器运往东北,飞机回程时,舱位全空,沈阳有些单位就利用这个空舱,疏散他们的员工。当员工疏散得差不多后,空舱依旧,有些人就利用机会,包下空舱,向民间出售机票,从中赚取佣金。   不管谁申请买票,都要“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批准。以堂堂的“剿总”之尊,竟去处理小民的机票,荒谬得不但使人失笑,也使人震惊。报纸上也有人作温和的攻击,认为“剿总”应该掌握大局,不该过问鸡毛蒜皮小事。“剿总”反应十分激烈,叱责他们是“匪谍”*的言论,企图掩护“匪谍”*逃往北平,之后就再也没有批评的声音了。这小故事隐藏着一个大的意义,事实上,“剿总”官员,没有任何大事可做,批准机票就是他们惟一能做的大事。整个军事行动---战略的、战术的、后勤的,以及陆海空军联合作战计划,“剿总”都不经手,而由蒋中正在遥远的南京决定,甚至一个团的出击或撤退,都由他直接指挥。“直接指挥”应该是国民党军在这场大规模内战中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历史上处处可以看到直接指挥的悲惨结局,只是,所有自命不凡的头目,总是喜欢直接指挥,因为,只有直接指挥才可以显示自己的权威和英明,十分过瘾。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一日,上午,我贸贸然去北大营第三军官训练班,探听能不能领到薪俸,发现北大营全然一空,官兵们已全部撤退到沈阳市区。息县那次被隔绝在城外的镜头,重现眼前,我大为恐慌,急行折返沈阳,发现街上有一种不同的气氛。回到大东日报社时,厨夫告诉我说,解放军已经进入市区,住在炮子坟(炮子坟距大东日报社只有二十分钟路程)。这时候,我才看到当天出版的《新报》,四十五年后,仍记得它的头条标题:“沈阳城外,共匪不多”。   我没有心情看内容,只感觉到这样的标题,令人啼笑皆非。傍晚时候,街上已经没有行人,我、徐天祥、孙建章、廖衡,挤在楼上小房间里,面面相对,说不出一句话。一生的努力,一夕之间,又化成云烟。我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了解的新世界,我是一个失败者,而我今年已二十八岁了,我们四个人惟一的财产,只剩下那位将军支援我们的二三十袋面粉,又能坐吃几天?   第二天上午,解放军大批进城,车队也鱼贯而入,穿着灰色棉军服的男女青年,坐在卡车上挤成一团。解放军中有些女孩子(使我想到“青干班”时一些女同学)还打开胸前的纽扣,让怀抱中的婴儿吃奶。震天的歌声和笑声,一辆一辆的军车在大东日报社前面奔驰而过。我不知所措地面对着他们的欢乐,这幅画面,深刻地印在脑海。   事实明显,我们即使想苟延残喘地留在沈阳,也不可能。于是,决定放弃一切(其实这时已没有“一切”了,只剩下两肩一口),逃亡北平。   我、徐天祥和孙建章三个人这次逃亡,有一个特别的方式,那就是脱下平民便装,穿上临时买来的国民党军军服,惟一不同的是,把军帽上的青天白日徽拿掉。前一天晚上,我们聚集到辽东文法学院办公室,第二天凌晨,就以国民党军打扮,走向沈阳火车站,想买一段南下的车票,能买到哪里就买到哪里。我们所以改穿军服,因为那正是共产党所实行的宽大政策和既往不咎、统战心战的巅峰。凡是国民党军,只要手中不拿武器,都可以大大方方地“还乡生产”。四十年后,我和孙建章在台北被调查局逮捕,一个叫李尊贤的调查员问口供问到这里时,把笔愤然地投在桌子上,发出阵阵冷笑,大声叱骂说:   “你们竟然能穿国军的衣服走出匪区?这就够了,你们证实你们自己是匪谍。”   当时除了这套军服外,每人还拿了一张通行路条。至于这三张路条是哪里来的,已无法记忆,好像一张是孙建章用肥皂刻了一个图章,另两张是解放军发的货真价实的通行证,我们从别人的手中买来,用墨水改造的。   走到沈阳车站后,暗暗吃惊,偌大的车站,平常一向人山人海,喧闹沸腾,这时竟然静悄悄的,鸦雀无声,变成一个古老的废墟。其实,并不是没有人,仍然有很多人,而且人山人海,全是平常凶暴得不可一世的国民党军官兵,现在却那么有秩序地鱼贯排列在各个售票窗口,有的甚至排到车站外的广场上。吃惊的是,没有一个人吵闹和大声讲话,也没有一个人插队,好像一夕之间,都成了第一流国民。   抗战末期,政治腐败到极点。军事是政治的延长,军风军纪也完全荡然,国民党军和土匪海盗,没有分别,不要说从来不排队,甚至从来不买票。一旦巢穴倾覆,只好排队买票,而且还排得这么规矩,只不过失去靠山。   售票窗口打开,才发现南下的火车只能买到皇姑屯,而皇姑屯距沈阳只有一站。我们到了皇姑屯,安静地出站,站外挤满了农家用的马车,这正是乡下人农闲赚外快的时候。我们雇了其中的一辆,南下山海关。这是一趟奇异经验的旅途,入夜之后,马路两旁涌出大批全副武装的人民解放军,紧夹着马车进发。这批解放军是林彪的第四野战军,南下攻击北平,人民解放军军风的严明,使我们咋舌。在黑暗中,那些彻底执行军令的战士,常常高声发问: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怎么有车可坐?”   我总是回答:   “我们是国军。”   当对方一时听不懂,或弄不清楚什么是“国军”ˇ时,我就作一个总结说:   “我们是蒋匪!”   那些纯朴的战士们就一言不发,从没有一个人刁难。马车夫有时还叱喝他们:“让路,让路!”   他们每次也都踉踉跄跄地让路。见惯了国民政府军队的凶恶,我从内心对解放军生出敬意,这岂不是古书上所说的:   “妇孺与王者之师争道!”   解放军的行动跟传统的行军方式,恰好相反。他们于夜间上路,天亮时进入村落,分住民家。早饭后,门口从来不站岗哨,一个村落里,虽然驻扎了大军,但是外表一点也看不出来。他们的岗哨都站在屋顶上,居高临下,一览无遗。除了解放军,还有成群结队,没有钱雇车的国民党军残兵败将,他们带着干粮,低着头,有时混在第四野战军的行列中,一步一步南下,跟解放军的方向虽然一样,却拥有两样心情。   就在山海关附近,我看到一个国民党军军官,断了一条腿,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路上。他双肩架着支架,一步一跌,跌下后再艰难地自己爬起,然后再一步一跌。他是湖南人,他说他要回家,家里还有母亲、妻子,还有弟弟。他在新六军当少尉,眼睛大大的,十分清澈。我送给他一块大头,他收下来说,他将来定要回报。多少多少年后,海峡两岸开放,来台的很多大陆军民重回家园,这位军官下落不知如何,恐怕已成春闺梦里人! ”


通宝推:农民家的狗,宁静致远,吴用,光头佬,北纬42度,三笑,独立寒秋HK,桥上,
2020-05-02 17:46:08
2020-05-02 19:02:43
4514288 复 4514283
袁大头
袁大头`100181`/bbsIMG/face/0009.gif`70`1497`5687`47675`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14-06-29 19:09:31`
很多年前就看过了 15

今天看到北纬42度兄说到驻沈阳的记者的故事,就想起了柏杨逃离沈阳的回忆。当时对引用的这句古语印象特别深——“妇孺与王者之师争道”。你用这句话加上柏杨的名字在网上搜,就能找到出处了。


2020-05-02 19:02:43
2020-05-02 19:05:55
4514290 复 4514193
审度
审度`97832`/bbsIMG/face/0000.gif`70`10191`12926`137384`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4-01-30 00:28:55`
黄果树瀑布汗 3

我现在才意识到“达雅”“达萨”,早几天才认识到“故乡在喀什”和“我心安处是故乡”是不同的。我明符其实的“名盲”。


2020-05-02 19:05:55
4514299 复 4514290
达雅
所以你和七天会觉得西西河比历史吊诡多了 3

2020-05-02 19:53:3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