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我的南疆 楼二 -- 故乡在喀什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46 阅 91539

O 求证一则消息,“漠视技术侦查信号酿新疆七五事件惨剧” 45 吼猴 字8044 2019-08-21 19:58:21
O 不懂 2 胡里糊涂 字63 2019-08-21 22:23:12
O 这怕是举报落到了余则成手里吧,结果可想而知 6 custjcy 字0 2019-08-22 22:48:34
O 叫驴则成更合适 4 吼猴 字299 2019-08-23 03:39:23
O 你说的最近这两年 7 custjcy 字177 2019-08-23 03:54:51
O 问题是余则成心向哪? 2 吼猴 字140 2019-08-23 04:01:02
O 无法证实 3 故乡在喀什 字383 2019-08-24 10:29:33
O 77。C928,一带一路的“穿云箭” 12 故乡在喀什 字5735 2019-09-21 18:43:25
O 79. C928 美元之锅 19 故乡在喀什 字8312 2019-10-06 17:56:32
O 78. C928,一梦两千年 11 故乡在喀什 字7489 2019-10-07 12:17:48
O 80. C928 人民币之锥 14 故乡在喀什 字7605 2019-10-07 16:12:41
O 信息不多,简单回一下 4 陈王奋起挥黄钺 字616 2019-10-08 06:13:18
O 发重了。del 7 故乡在喀什 字12078 2019-10-14 18:50:46
O 81. 航空制造的母系思考 14 故乡在喀什 字12117 2019-10-14 18:52:53
O 83。C928 陆权贸易之veni,vidi,vici 35 故乡在喀什 字6901 2019-10-15 19:39:49
2019-08-21 19:58:21
4422488 复 4412120
吼猴吼猴`110787`/bbsIMG/face/0021.gif`70`4135`1313`25988`从四品下:中大夫|明威将军`2019-07-05 04:36:18`
求证一则消息,“漠视技术侦查信号酿新疆七五事件惨剧” 45

俺在河里没看人贴过这个文章,想在这里贴一下,如果贴重了十分抱歉。这篇文章情节扣人心弦,但真实性存疑,希望消息灵通的河友能证实/证伪。原答案由匿名用户在2018年在知乎上回答,有几千个赞,可惜已经被“政治敏感”删除了。现在只存于炎黄之家上,我看这个文章传播范围不大,求河友们指点一二。

以下是引用自知乎答案

旧日袍泽劝我慎言。本想一删了之,只是此事不讲,如鲠在喉。无奈隐去时间地点人物,诸位自己揣摩便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8)某年奥运会前夕,我奉命带人在西部某市(新疆省乌鲁木齐市)进行例行技术侦察,一日闲来无事,打开备用的一套装备准备听听广播(当时所在单位7*24执勤,所以有备用装备),无意中发现UHF某一频段出现大量陌生信号。(单位可能是总参三部,负责对外技术侦查)

由于中国无线电管委会对国产用频设备频段进行了规定,所以我凭经验不难判断出这批陌生信号出自境外生产的无线电设备(后来经过分析和查证,此设备为产自德国的某高端品牌数字对讲机)。

出于警觉,我向上级进行了报告,并按照上级指示持续数日利用备用装备对该频段进行侦察,初步掌握了该通信网的指挥关系,判断此通信网共有三十余台设备,分布在市内各个方向,尤以某少数民族聚集区最为集中。

由于装备精度有限,不可能像手机定位一样精确的判断出通信设备所在位置。但是有一台设备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台设备的特殊之处在于可以基本判断它所处的位置在远离城市的郊区(其它设备均在市区),而且信号强度比较大(经过分析,为了达到更远的通信距离,该设备加装了功放)。

这台设备为后来我身处险境埋下了伏笔。

我做这些工作完全是义务的,我们的职责范围不包括UHF频段。

于此同时,我的一个同事在日常侦察的过程中发现本市附近出现大量卫星电话信号,考虑到每年有大批境外或者内地的户外爱好者到当地游玩探险,最初这个情况并没有引起我们单位领导的注意。

但是我的这位同事非常执拗和认真,他查阅了历年同期的侦察日志,认为每年的这个时期并不适合户外探险活动,出现大量卫星电话信号是反常的。

此外,可以判断出此次发现的卫星电话的运营商全部为资费较为昂贵的铱星,这一点也比较反常。

尽管如此,仍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些卫星电话有问题,而且调查卫星电话需要协调境外卫星电话运营商,费时费力,极其麻烦。我们单位领导对这位同事的报告置之不理。

但是,这引起了我的注意。

通过分析同事对卫星电话的侦察记录,我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卫星电话信号和对讲机信号具有时间上的相关性。

即对讲机信号往往在卫星电话信号出现后的数分钟到半个小时内密集出现。

这个发现让我非常兴奋,为了引起领导的充分重视,我花费数日时间写成一篇三十多页的报告,综合了我和同事的报告,并附上一些自己的判断,例如极端分子可能正在密谋和组织恐怖活动,并且可能得到境外势力的支持等。

我们单位对我的报告也是非常重视,几乎没有修改(作者改成领导除外)就呈送上级了。

考虑到还有几个月举世瞩目的奥运会就要召开了,上级指示抓紧把这一情况报告给当地党委政府,并根据需要积极配合当地党委政府做好后续工作。

考虑到报告主要是我完成的,我们领导专门带我去当地政府办公厅去递交报告。一名四十多岁的男性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们,也询问了一些问题,技术问题由我回答。从这名工作人员提的问题来看,他的科学素养很一般。

我们领导原以为办公厅主任甚至政法委书记会出面接待,很是失望。(新疆省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2006.11 - 2009.09为 栗智,乌鲁木齐市市长2006.01 - 2008.02 为乃依木•亚森,乌鲁木齐市政法委书记2006.10—2009.09为朱海仑)

此后一个星期我都是在期待中度过的,期待当地公安机关和武警利用我们的报告抓获一批极端分子。

但是过了好几周的时间毫无动静,我也渐渐的把这件事淡忘了。

后来有一次周末外出买东西突然想起侦察到的位于郊区的那台设备,突发奇想想去现地看看,就把这事跟驾驶员说了下,驾驶员也是个好奇宝宝(主要是我带车,我承担责任),我俩一拍即合,当即驱车前往。

当地的郊区和内地的郊区有所不同,大片沙砾地,很是荒凉。方圆几百米只有几座孤零零的废弃小屋,一座小院隐隐传来声响。靠近听,似乎是金属敲击声。

我上前敲门,敲击声戛然而止。许久,一个十五六岁的少数民族少年开门,一脸警觉的看着我们,我说汉语,他一脸茫然,我灵机一动胡乱比划了几个手势,意思是进去讨碗水喝,他大概看懂了,放我们进门。

院子很小很乱,一个炉子在院子中央,炉火正旺,旁边还堆着些煤块,一个老头手持大锤,还有两三个少年手持铁锹钢钎,看样子正在打铁。开门的少年小声跟老头说了句什么,老头和几个少年便站住不动,一脸警觉,死死盯着我们。

我明显感觉到了敌意和危险,但是还是强装镇定把院子瞄了一遍,走到炉子旁边的大水桶边,也不管水干不干净,舀水喝了两口,用汉语说了声谢谢,然后扭头就走,压根没想起来他们听不懂汉语。

几乎是出门的一刹那开始,我俩就不约而同拼命往车的方向跑。

多亏来的时候留了个心眼,车停的位置比较远,如果开门的少年看到我们的军车,估计我俩凶多吉少。

我俩都看到了,炉子旁边堆着好几把他们刚打好的砍刀。

车上了大路,才发现自己一身冷汗。我立刻打了报警电话。

回到单位,我第一时向单位领导报告,并按照领导的指示,把这个情况电话反映给政府办公厅。

不怕诸位笑话,当时我已经做好立功的思想准备了,心里估摸着最少也是三等功,运气好说不定是二等功。

感觉过了很久,我们单位得到政府办公厅反馈的信息,说铁匠铺已经被取缔了,打制的刀具是用作旅游纪念品销售的,长度不超过20厘米,不属于管制刀具。

听到这消息,我当时就傻眼了。

此后,无线电信号和卫星电话信号消停了很久,到了10月份才开始重新出现,这也印证了我的判断。只不过那时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装备来长时间进行UHF频段的侦察了。单位领导也逐渐淡忘了这件事,甚至不点名的批评我擅自动用车辆。

只有我偶尔还会想起这件事。直到2009年七月惨剧(七五事件)发生后,我一年前的报告才被重新翻出,因为当地党委政府暗示我们单位否认这份报告的存在。

我怕死,但是也曾无数次的设想过,假如自己当时挂在那个小院子,是不是会引起足够的重视,惨剧会不会就不会发生。

有可能,很有可能,他们完全可以从通信工具入手把极端分子中的骨干一网打尽。

本来想从淘宝上搜一下那个德国牌子的对讲机给大家看看,结果竟然没搜到,找了个比较常见的摩托罗拉的

这玩意看起来不起眼,售价和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差不多,功能非常强大,除了通信距离比较近,远比手机通信更加安全。虽然地方公安机关要求这种东西实名制登记,但是好像没人执行,我猜很多警察朋友都不知道这玩意必须要实名的。


通宝推:石洪行,迷途笨狼,故乡在喀什,桥上,
最后于2019-08-21 20:11:08改,共1次;
2019-08-21 19:58:21
不懂 2

只是听说当时王乐泉渎职,不知道是不是这事。


2019-08-21 22:23:12
4422838 复 4422488
custjcy
这怕是举报落到了余则成手里吧,结果可想而知 6

2019-08-22 22:48:34
2019-08-23 03:39:23
4422890 复 4422838
吼猴吼猴`110787`/bbsIMG/face/0021.gif`70`4135`1313`25988`从四品下:中大夫|明威将军`2019-07-05 04:36:18`
叫驴则成更合适 4

F近几年新疆抓了这么多两面人,在此求教河友们,有汉人官僚私通东突极端分裂势力的案例的么?

如果有的话,动机是什么?是为了钱,还是东突手里有他贪腐的把柄?

总不能是为了建立一个咖啡乐当奴隶的伊斯兰国吧?


2019-08-23 03:39:23
2019-08-23 03:54:51
4422894 复 4422890
custjcycustjcy`48733`/bbsIMG/face/0000.gif`70`158`1314`10775`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9-12-04 05:50:19`
你说的最近这两年 7

以前差不多是新疆人治新疆。闹事才有糖吃,小闹小给糖,大闹大给糖。高层没有余则成这样的,能搞出来这么大的事,我才不信呢。


2019-08-23 03:54:51
2019-08-23 04:01:02
4422897 复 4422894
吼猴吼猴`110787`/bbsIMG/face/0021.gif`70`4135`1313`25988`从四品下:中大夫|明威将军`2019-07-05 04:36:18`
问题是余则成心向哪? 2

余则成是汉人么?

是美帝安插进来的特务?还是东突安插进来的?

意识形态是皿煮滋油,还是安拉至大?


2019-08-23 04:01:02
2019-08-24 10:29:33
4423235 复 4422488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6`24628`21926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无法证实 3

你的转载,我无法证实。但是,转载中所讲的事例无论从性质,规模,和所涉及层面上,都不是我感觉意外的。

我知道的一些人和事要远比这件孤例要深远。 当然,就土共的行为处事来讲,直接动作而不通报作者的可能也是有的。 毕竟,很多事是"只做不说"的。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感觉。


2019-08-24 10:29:33
2019-09-21 18:43:25
4427204 复 4412120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6`24628`21926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77。C928,一带一路的“穿云箭” 12

77。C928,一带一路的“穿云箭” ( 鲲鹏展翅通大洋 十一)

中国可以整合日、韩工业吗?可以。

机遇首先来自亚洲与欧美金融的不同步。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同此凉热。但各地又有区别。有人类,就有了分工,比如把一群牲畜白天放出去吃草,晚上赶回家,这是牧畜。代老天爷管理人的各种事务,这是牧人(东西方的领导都声称替天代牧)。在电脑前观察和调整人造卫星,这叫牧星(其实和放牛一样,只是听上去特别浪漫)。在世界的某一处躲着,观察资金和财富的流动,这叫牧金(这是我发明的)。

牧畜,牧人,牧星和牧金,套路很多相通。比如:都须顺势而为。牛不喝水,不能强按头。人,要教化。星星,不管是否人造,都要懂得重力作用。金融,管钱,不是抢钱。这看似简单,但要一丝不苟遵循则不容易。因为自从有了道理,也就有了例外。对于骨子里都有“儒家”基因的日本与韩国,国家金融在世界金融这个“牧金场”上的前景就是一个道理与例外的纠结。

日、韩分别在1964年和1996年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OECD,注1)。这标志着,其选择经合组织“牧金”。经合组织实为推动欧洲重建“马歇尔计划”的延续,即:美元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只是,今天美元出了问题。不是供给和流通,而是美元控制阶层的管理问题。换言之,美元在国家,尤其是美国之内是没人监管的。美国也不过是那群金融资本的手套而已。

对日、韩来讲,一带一路比经合组织吸引力大,今天中国在做一件许多国家和资本想都不敢想的事:重铸世界货币。在西方主导的牧场讨生活不易。日韩感同身受。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高负债、高投资、高增长”为特征的韩国本会崩盘,但各界捐出了227吨黄金,把几成定局的国运改了过来。如今的日本,在屡屡被割羊毛后,也以儒家的方式准备应对金融大风暴。各大企业在过去数年间,其内部存款净增了100万亿日元(约6万亿元人民币),达406万亿日元(注2)。当前日韩各种纷争,皆因美国,美元。在即将到来的大风暴中,美元可否确保劫后余生是美国政治的核心。但对日韩来讲,鸡蛋放到另一个篮子应该是不难理解的常识。除了人民币之外,还有别的选择吗?毕竟,人民币并不按华尔街的音乐起舞。欧美可能看不见,日韩则心有灵犀。

其次,中国整合日本与韩国工业的机遇来自一带一路的理念。

“一带一路”比西方的忽悠经济学强多少?这是当今世界的一个巨大问号。“一带一路”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2.0版。

此前,世界主流的发展学说就是:LPG(即自由化-liberalization, 私有化-Privatization,和全球化 - Globalization)。LPG就是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开的药方,它挽救了多少国家,有待发掘,但LPG把苏联忽悠没了倒是不争的事实。对此,许多西方学者颇为自豪。至于苏联解体后的震荡和困窘,倒不入学者和戈尔巴乔夫们的眼了。他们一方面把资本的邪恶和卑鄙演绎得淋漓尽致,另一方面也让所有发展中国家对LPG心存警惕。

与LPG相比,一带一路则更象邻居间推心置腹的“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新中国70年的历史,前30年站得稳,后40年跑得快。这种又稳又快能否推广,引领世界走上一条“不带血”的发展之路?这对许多新兴市场闻所未闻,尤其是非洲等早已从欧美经济雷达消失的市场。如同经合组织一样,中国不是未卜先知。但中国和前者不同在于,承认不确定状态。所以中国愿意学习,乐意合作。换言之,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反而提供了更大的发展和容错空间。大风暴前,日韩择良木而栖也是顺势而为。本不奇怪。

另,美怼俄把日本也弄得很尴尬。比如:日本东丽公司,其碳纤维是航空制造公司主要供应商。俄MS1-21(接近波音737-800和中国的C-919)也部分采用东丽公司的产品(注3)。但对俄制裁的扩大,日本也不得不停止对俄出口。只是,俄罗斯比较淡定。作为备胎,中国碳纤维产品美国控制不了。同时,随着中国(黑龙江)自贸试验区方案近日公布,日本更有了危机感。哈尔滨航空工业集团和沈阳飞机制造公司等冬眠的制造能力释放出来会怎样?C928其实已到了呼之欲出的门槛。能参与到C928项目中,许多国家和企业,打破头也要挤进去。日本和韩国“压箱底”的技术如果不“嫁”,以后出阁的机会也许就不多了。

对日、韩,时不我待啊!于中国,整合日韩工业,更多的是水到渠成期待吧。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两副忠义胆,刀山火海提命现”。 这种自信和耐心是中国的强项!

注1: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英语: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法语:Organisation de coopération et de développement économiques),简称经合组织(OECD),是由36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经济组织,旨在共同应对全球化带来的经济、社会和政府治理等方面的挑战,并把握全球化带来的机遇。成立于1961年,目前成员国总数36个,总部设在巴黎。

注2: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d1c1670102x2y2.html

注3:http://www.cannews.com.cn/2019/0430/195083.shtml


通宝推:桥上,
2019-09-21 18:43:25
2019-10-06 17:56:32
4431274 复 4412120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6`24628`21926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79. C928 美元之锅 19

79 C928 美元之锅 ( (鲲鹏展翅通大洋十三)

近期,马云和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说到同一话题:如果美国不打仗,把节省下来的军费拿来搞建设(如:高铁),它哪里会落入今天的田地。这种说法经不起推敲,因为美国的老板可不是世人皆知的总统,而是美元。美元不是美国的,但美国是美元的。美国和美军是为美元服务的。说美国总统管不了美元,并不全对,但说美元可以掌控并改变美国政治和美军格局,倒非妄言。

美元的世界霸主地位可不是单纯靠GDP成长实现的。如果说坚实的GDP打下了美元的基础,那么战争就是美元成长的推进器。

美国GDP在1890年代超过英国。其真正超越英国乃至引领世界经济则在1948年之后(马歇尔计划)。两次世界大战,所有欧洲国家都背上了美国的债务,一方面通过马歇尔计划逐步恢复经济,同时也通过各种贸易把美元渗透到各个角落。从马歇尔计划,到苏联解体,另一种形态的战争:冷战,其实也就是美元与苏联卢布的博弈。卢布之后 ,美元对欧元的打击就更直截了当,一场科索沃战争直接让欧元贬值近百分之二十。 战争与美元的如影随形,相伴相生。这种嗜血性让观察美元如同看月球一样:永远只可见其一面。

马云和伊姆兰•汗对美国经济与战争讨论,基于对美元白莲花般包装的解读。但美元凶残,冷血,甚至邪恶的一面则无人涉及。美元就是通过一次次战争获利而修炼出来的。一战、二战、冷战、科索沃战争让美元赚钱,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怎么会让美元赔钱?事出反常必有妖!马云和伊姆兰•汗就错在这上头。

没人知道,美元凭借一场场战争赚了多少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不修高铁,只是因其不赚钱。在美元的所有人看来,战争是廉价的,和平才最昂贵。和战争的利润比起来,高铁实在入不了眼。

最早的美国高速铁路1969年运营。在纽约市和华盛顿特区间225 英里 (362 公里)距离,2.5至4小时即可到达。但因技术和资金等原因,2006年停运。

2009年上任不久,奥巴马也提出过高铁计划,作为刺激经济的重要一环,后来,他再次提到将建设高速铁路网,在25 年内覆盖80%的美国人口。这项高铁计划包括:

西部:加州圣地亚哥到洛杉矶到旧金山到沙加缅度、波特兰到尤金、西雅图接到温哥华;

中西部:芝加哥到圣路易到堪萨斯市、明尼亚波里斯到密尔瓦基到芝加哥、克利夫兰到哥伦布到辛辛那提、庞提亚克到底特律到芝加哥;

东南部:坦帕到奥兰多到迈阿密;

中大西洋:夏洛特到洛丽到华府间的单独与相关的30高铁与整修计划;

东北部:包括宾州、纽约、佛蒙特、康乃狄克、麻州和缅因州的五个计划。

直到今天,一条线路都没落实。一个没有海量资金和完整金融体系支持的高铁,就是镜花水月。尽管华尔街的确在美国。

在巴基斯坦,中国的铸铁锅比较普及。但使用方法和中国人相反。即锅口朝下,用锅底烙恰巴提(一种印巴非常普遍的生面饼子)。

美元给世界经济的空间就是一口倒扣的大锅。世界各经济体的主要贸易,包括奥巴马的高铁计划也在其中。

美元不是美国的,不是美国人的。美元是华尔街上那些垄断金融资本的。这些垄断资本在锅外。其余的各种经济体,包括美国政府都只是美元的使用者和维护者而已。美元出现问题,美国政府是要背锅的。对于美国政府来讲,背锅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把锅的重量分担出去。

美国出现过许多比阿里巴巴牛气的公司,Ebay, Amazon, ICQ,yahoo, AltaVista, Netscape。。。它们都按互联网经济规律起步,然后按华尔街的规律消失,停滞,或者举步维艰。阿里巴巴在美国会怎样?如果可以写成电视剧,估计演不到第二集。因为金融是碰不得的主题,所有美国网络的金融基本上都是按照华尔街的意愿写剧本的。

伊姆兰•汗在巴基斯坦有很好的口碑。其上位是靠绿林气十足的民怨。这股子民怨竟还包括中国对“中巴经济走廊”的投资!在中国网络充斥着“巴铁”有多铁的热文,伊姆兰•汗颇少对中国的正面评价,这难道不应让人警醒吗?

中、美的资金循环是一个8字形。下面一个0相同,可称作经济基础,企业经营,个人消费,基础建设,商业活动都在里面。上面的0看似一样,实则截然不同。美国的战争收入未进入视野,战争GDP没有监管。但高铁呢?每一寸铁轨,每一张票,每一个乘客都有章可循。这是华尔街无法接受高铁最直接的原因。以加州高铁为例 ,尽管预算暴涨到了近千亿美元,但是全部媒体都是质疑。要知道,加州的GDP 曾经和中国的一样(现在加州的GDP已经超越了英国)。这时候,媒体是没有质疑民主,自由和科学的。因为加州和所有其他的美国经济体,都被罩在华尔街之锅里了,人在热锅下,怎能不低头啊!

今天的中英文媒体都在讨论一个话题:如果10年前(2008),或者18年之前,美国不放过中国会怎样?这实在荒唐。美国自1990年以来,基本上都在吃一种红利:苏联解体。克林顿的8年,美国的互联网经济才是真正可以将其推向另一高度的模式。但华尔街干了什么?华尔街削足适履地把互联网经济放到锅下烧了。这是美国的战略脉络。以如此之眼光,可以打败什么样的敌人?这就是美元,美国的悲哀。看着什么都是苏联,错了。中国不是苏联。

现在的美元准备金蝉脱壳了。如果说美元锅底下的热量来自各个经济体的“众人拾柴”。那么,现在华尔街准备自己拾柴了。这个“柴”就是美元。既然众人拾柴已不能保证锅的温度,华尔街就准备拿美元当柴自己掌控温度了。美元烧尽后,华尔街怎么办?数字货币。华尔街早就准备好了一揽子数字货币的理论和套路。不过只是等待时机而已。所以华尔街对于华为和中兴的咬牙切齿,赶尽杀绝,实在是”英雄本色”,轻车熟路,驾轻就熟,行云流水。

对于美元来讲,黄金早已抛光。所以,现在世上的经济体可以大致分为两类:有金和无金。和美国一起退群闹事的,就是无金的。因此 ,“光脚不怕穿鞋的”,百无禁忌。但是,究竟华尔街能不能脱壳成功,又离不开对黄金的掌控。所以,拥有黄金的印度就成了弹药库。华尔街对于黄金的关注,不是因为美元或者新的数字货币需要黄金,而是因为黄金会成为华尔街脱壳时期的“靠背石”。当美元被抛弃的时候,对于各经济体来讲,这就是“青黄不接”。毕竟只要是贸易,就离不开货币。当今世界贸易中介基本上由美元充当。美元缺失后,黄金一定会成为各个货币之间的中介。印度2万多吨的黄金就是让各个经济体解套的最佳利刃。例如:2016年印度占近86%(约合14兆1800亿卢比)的货币被废止了。然后,基本上所有的旧钞都换回了新钞。不过,印度的经济并没有垮。那么是什么在代替纸币实现整个国民经济的运转?答案就是:黄金。尽管在废钞期间,印度的黄金涨了20-30%,不过没有货币的印度是可以生存的。按照这个套路,没了美元的世界经济基本上也不会停止。

不过,印度拿出代替纸币的黄金的总量,也通过废钞运动测出来了。所以,印度现在是华尔街的好基友。今天投入到印度的美元,就是明天的靠背(对不起,不是断背)。

对于中国来讲,一个类似1990年代的机遇就会到来。C929的技术肯定会被抛售。来自美国,欧洲,或者俄罗斯,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取暖。锅下取暖,这才是明日美元最滑稽的地方。C928的机会就在这里。


通宝推:桥上,
2019-10-06 17:56:32
2019-10-07 12:17:48
4431663 复 4427204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6`24628`21926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78. C928,一梦两千年 11

C928,一梦两千年 ( 鲲鹏展翅通大洋 十二)

阿富汗的经济意义在哪儿?这是英国,苏联和美国拿国运赌的考题。

英国发动了三次阿富汗战争:1839-1842;1878-1880;和1919。其中,1842一役,英方损失总人数为16,000人,其中有4,500名军人(含英国第44步兵团),12,000个平民。值得注意的是阿富汗战争与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1842)在时间上基本重合。

苏联最强盛期1979开始阿富汗战争。10年阵亡15000人,伤53700多人。从阿富汗撤出后2年,苏联直接解体了(1991)。

美国最强大时开始阿富汗战争,18年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军阵亡3561人(其中美军2419人),但现在的焦点不是如何胜利的问题,而是如何撤出的问题。

这些大国何以要在阿富汗赌上国运?因为阿富汗是道门槛,越过去,即“更上层楼”。否则就只能原地徘徊,甚至倒退。这个“阿富汗门槛”,经济实力没达到一定境界,是看不到的。不过,对中国来讲,这早就被发现了。只是,中国人一直没意识到。

发现这“门槛”的人是张骞( 约前164年-前114年)。大约2200年前,汉朝被北方匈奴侵扰。遂派张骞从长安出发去找盟友。重点是大月氏。几年折腾,张骞在今天的阿富汗附近找到了大月氏。但他没说服大月氏,反而有些被大月氏洗脑。当时,被匈奴从今天的伊犁赶到阿富汗(大夏)的大月氏根本无心向战,他们认为:这地方土地肥美富饶,很少有敌人侵犯,心情安适快乐。自己又认为离汉朝很远,根本没有向匈奴报仇的心意(地肥饶,少寇,志安乐。又自以远汉,殊无报胡之心。史记《大宛列传》)。和大月氏一起带了1年后,再加上在匈奴之地10年的历练,张骞慢慢理解了大月氏的想法: 贸易是可以止战的。第一次出使西域时,由印度(古称:身毒)传过来的两样东西给他印象深刻:邛竹杖(约等于今天中年男士戴的佛珠)和蜀布(即丝绸)。这在长安司空见惯的东西在阿富汗可是天价。大月氏可以用上这些奢侈品,日子的优越可见一斑。

回到汉朝,张骞就把这他的发现和两个值得关注的商品汇报给汉武帝。武帝非常重视,派张骞去今四川宜宾(犍为郡)任职,专门负责开通一条通往印度的商路。前122年(元狩元年),张骞派出四支队伍,分别从四川成都和宜宾出发,向青海南部、西藏东部和云南境内前进。目的地都是身毒。四路使者各行约一、二千里,分别受阻于氐、榨(四川西南)和禹、昆明(云南大理一带)少数民族,先后返回。张骞遣使后,汉朝开疆辟土,在西南方向建立了交趾各郡,但西南向印度“凿空”没再坚持。因为汉武帝已摆平匈奴,西域各地也开始和汉朝交往。至于张骞,在配合李广作战时不力,险些丢了性命。后来,汉朝开始,中国找到了从西域通往印度的道路,也取了佛经,但中国人一直没明白张骞说的找到印度,就不用再打仗了究竟啥意思。

英国,苏联和美国不惜血本也要拿下阿富汗就是因为:过了阿富汗就可以打通印度商路。张骞2000多年前看到,可以止战的的方式和英国,苏联,美国一样,这就是:贸易。到现在为止,中国还没有总结过张骞的贸易思想,只是以“凿空”来纪念他。这实在委曲了博望侯。

张骞尽管没有到过印度,但他为什么对邛竹杖和蜀布念念不忘?因为生于陕西的张骞肯定在家乡见过它们,场景做过一般官吏的他肯定也知道其价格。经历10多年磨难,张骞在阿富汗见到了类似商品,他肯定比较了价格。然后,明白了为什么大月氏不愿打仗。因为和印度的贸易,大月氏已无需打仗来保护自己了。通过贸易,大月氏这个外来户都可安居乐业,那么,通过直接和阿富汗以南的印度直接贸易,汉朝会何等强大?

张骞理解的贸易具体是怎么样的?在阿富汗,他看见的邛竹杖和蜀布应该是今天北上广学区房的价格了。更难得的是,张骞走过了各种贸易交换情境的地域。所以,后来的乌孙王以1000匹骏马为聘礼,娶了一位汉朝王公之女为妻时(细君公主),如果以张骞的眼光来看,这1000匹马其实也就是值若干邛竹杖和蜀布而已!汉朝的物产,人口匈奴无法企及,通过贸易使这种优势量化,物化,军事化,什么样的匈奴打不败?这想法拿今天的语言概括起来就是;贸易立国。但贸易立国也非脑袋一拍就能实现。它需要一整套国家机器来推动,配合,协调并共进。

英国在印度经营了335年(1612–1947),阿富汗则是英国与沙俄顶牛的结果。新中国建立前夜,英国彻底放弃了整个南亚(含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和缅甸)。如果把英国统治过的南亚和张骞的足迹拼接,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图形就出现了:支撑了大英帝国的南亚,就是张骞张骞想去而未去的身毒。19世纪,英国本土才超越印度成为纺织第一大国。不过,2019年,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将要发生:印度的GDP将首次超越英国。回首张骞欲开通而不能的中国西南到印度的道路,中国在2000多年里错过了什么?

沙俄,苏联和俄罗斯对于印度的神往始于彼得大帝。彼得大帝对于俄罗斯帝国有个规划:”不论谁继承其王位,都应将领土向南推进到君士坦丁堡和印度”;“当俄国可以自由进入印度洋, 它就能在全世界建立自己的军事和政治统治”。据说这个规划或遗嘱是假的,但沙俄,苏联和俄罗斯始终都没忘记要往印度去,找暖水的海港。在扩张的道路上,俄罗斯人可能忘记了彼得大帝要干什么,他们真不知贸易该怎样做。这种无知,大抵可以让今天对张骞念念不忘的人有了些许安慰。

今天的美国在阿富汗却步了。这是黑色幽默吗?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美国连印度的门都没找到。印度有很多宝藏,仅黄金在民间就有2万多吨(注1)。1998年韩国经济自救,452吨黄金救了韩国。印度的黄金可以救多少韩国?开发得当,印度的黄金可能救美元的。要知道目前美国黄金储存量也不过8133.5吨(注2)而已。

如果中国把印度的这个宝藏在不远的将来开发出来,日本与韩国会怎样?这无法预测。但是,C928显然不是一个难题。因为整个世界的经济版图将会由中国引领,开始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个梦,已经有2000年了。今天的中国不能再让这个梦继续下去。因为,只有今天的中国有可能真正的把印度的商道打通,实现”凿空”,通过贸易改变整个世界的经济版图。在这个新的版图中,协作将是水到渠成的主流,C928这样的工程将是一朵自然发生的涟漪。这才是对张骞们最好的纪念!

注1: https://www.financialexpress.com/market/commodities/shining-bright-indias-household-gold-reserves-touches-25k-tonne-over-40-of-gdp/1583058/

注2:https://www.gold.org/download/file/7739/world_official_gold_holdings_as_of_Sep2019_ifs.xlsx


通宝推:桥上,崇山彩云,
2019-10-07 12:17:48
2019-10-07 16:12:41
4431704 复 4431274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6`24628`21926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80. C928 人民币之锥 14

80. C928 人民币之锥 (鲲鹏展翅通大洋十四)

美元将会出现问题,中国如何应对?这是一个烧脑的问题。

急不可耐者有之。许多人认为,世界贸易的通用货币,“美元”摸得,为什么“人民币”就不能摸得?这种说法是典型的看见“贼”吃肉,没有看见“贼”挨打的想法。一种货币要走向国际化,这首先是一件焉知非祸的事。1951年至苏联解体前,苏联给印度贷款100亿苏联卢布(另赠款1.1亿苏联卢布),约值110亿美元。苏联解体后,印度按时价以卢布还款100亿俄罗斯卢布,约值300万美元。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了俄罗斯和越南之间。不过,2018年,俄罗斯与印度又签了以俄罗斯卢布为基准的贸易合同。这是俄罗斯,还是印度是不长记性,还是艺高人胆大?这种经济界的“杂技”,还是再三斟酌,再三掂量比较踏实。

一种货币要走向国际化,也是一个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齐舞的过程。国际社会有时候就是一个群魔乱舞的江湖。秩序,法律,规则,和道义都是强者和“妖”的道具。没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手段和机制,远观要好过掺和。英国,德国,苏联,日本,和欧盟,都是在美元式弱的时候或被一箭穿心,或被钝刀子割肉的。其实,人们看到的只是一箭,美元背后没有百箭的支持,何来如此一箭?小心驶得万年船,作为已经有5000多年的文明,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强的是俄罗斯和欧盟,横的是美元,狠的是周边宵小与蕞尔(中国周边从来都不缺乏这样的邻居)。中国越是在此貌似“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当口,越是要未雨绸缪,气定神闲。对于今日中国来讲,台湾与远方相比,孰轻孰重?

一种货币要走向国际化,更需要一套完整的国家政策和机构来配合。目前来看,人民币还是在美元的框架下打游击战。美元,日元,欧元,英镑都有一套看似各有特色的货币国际化运营系统。尤其是英镑,这可是从老大的地位下全身而退下来的国际货币。大家都是怀着兼济天下的心思,在做着独善其身的努力。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后来者,从前车之鉴,找到后事之师的路依然久长。现在的贸易战,其实就是草创时期的一次反围剿。等把根据地坐大,做强,做实了,再打大兵团做战也不迟。走进国际化容易,但退出就难了。卢布是紧盯着美元几十年的,但是到最后让卢布垮的仅仅是美元和美国吗?卢布除了红军可以提供与美军类似的武力支持之外,贸易上的失败和滞后也是需要认真反思的原因。苏联后期,国内机构连国内有多少粮食都没有准确的统计,一个从意大利引进的小汽车可以生产几十年不改款,航空制造看似紧跟但航材和技术储备严重不足。当两位俄罗斯总理问黑海造船厂的原厂长需要什么才能完成瓦良格号时,答道“苏联、党中央、国家计划委员会、军工委员会和九个国防工业部”。这样的工业体系,这样的卢布,能不倒下吗?给人民币保驾护航的辽宁号和美国的航母之间的差距,基本上就是人民币与美元在实力上的差距。这不是妄言。

但是,人民币还是要走上国际化的道路的。人民币的国际化道路,一定要坚持自己的特长出发。善战首先要懂得避战,和美元不要比体系和体量,和欧元不要比合纵,和日元不要比波动,和卢布不要比耐力。把这些货币的专长找到后,人民币国际化的道路自然就找到了。

与已经国际化的货币比,人民币最强大的地方在于结构。上面所提的各种货币都是平面化的,但人民币是立体的。以美元为例,美国,美元和美军的三位一体其实是平面的。美元的万变其实就是这三个点的排列组合。现在美国天天在讲的“美国制造”其实是美国二战经验的另外一种解读。随着“婴儿潮”一代退出美国劳动力大军,“美国制造”已经是昨日黄花了。美元在没有把信息投射,数据分析,信息制造当作一种产业来当作“美国制造2.0”来发展的时候,美元在经济思维上就落伍了。如果克林顿时期的互联网工业不在布什和奥巴马的16年里被华尔街绞杀,今天的美国会怎样?互联网工业其实就是现代经济的空军,没有了空军优势的现代战争是怎样的?看看今天的贸易战就明白了。美国还有重新拾起互联网工业,重振美元组合的可能吗?这种可能性已经非常遥远了。因为华尔街已经把美元的血吸干了。而新一代数字货币究竟能不能生根,这还是一个巨大的未知。美元的霸道,是基于英镑的经验,卢布的迷茫,欧元的妥协和人民币的信义。2008年以降,美元的休养生息就是靠人民币的输血和信义,不是对于美军和美国的畏惧。非常可惜,2016年,美国人的荒唐选战把逻辑彻底搞反了。没有美元和美国制造,人民币可以继续前行。没有人民币和中国制造,美元会怎么样? 要知道:美元是与海洋,与贸易如影相随的。人民币是与土地,与农业相伴相生的。

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一场洪水袭击了一个村落,黑夜里两个人慌不择路,爬上了相邻的两棵大树上避水。一边是村里的富翁,身上背了一袋黄金,一边是村里的穷人,肩上扛了一袋馒头。大水中,富翁要和穷人换馒头。穷人没有同意。大水后,穷人活了下来。黄金也还在。中国的5千年历史,就是扛着馒头度日的历史。比中国富的文明和国家太多了,埃及,两河流域,罗马帝国,东印度公司,西班牙,荷兰,英国,苏联和美国。但是,中国还在,富强如昨的还有多少?

如果说一袋馒头,让中国在历史的生存性上大大胜出,那么今天的中国的结构则是更具有生命力的。与美国的平面性的三位一体(美国,美元,美军)相比。今天的中国是一个锥体结构:中国(作为一个政治体)为顶,人民币,黄金和中国制造为底。在与国家这一政治体相连的同时,人民币,黄金和中国制造也是相连的。在这个锥体结构中,国家通过调整与下三者之间的关系,这个锥体对外呈献不同的角度。稳定,坚硬,同时不失灵活。上一贴讲的是“美元之锅”,意思就是说美元是穷美国之能力与智慧,把一口锅状的结构扣在了世界之上。中国的锥状体是专门剋这种锅的。有了足够的动能,人民币之锥是可以把锅顶个洞的。这是美元最担心的。但是,锅破了,对中国有什么好处?谁知道破锅里会崩出什么。世界上想要出头的国家和势力有的是。中国没有必要去费这个劲,出这个头。毕竟,锅破了,就要有人顶锅。中国没有很多朋友,也没有很多敌人。犯不着!功夫在锅外!

当今的世界经济是以海洋运输为主体的贸易集合体。但是,世界贸易这艘船上是什么功能和设施都有,唯独缺乏一样东西:锚。人民币,也只有中国的人民币具备成为世界之锚的能力。这才是人民币需要努力的方向。


通宝推:桥上,
2019-10-07 16:12:41
2019-10-08 06:13:18
4431896 复 4422488
陈王奋起挥黄钺
陈王奋起挥黄钺`27847`http://bbs.anjia.com/UploadFace/149060_200910171856426339.jpg`70`37550`120945`1012623`从八品上:承奉郎|御武(侮)校尉`2008-09-20 06:57:55`
信息不多,简单回一下 4

2008年全球范围内的数字对讲机(我指信号信道全部数字化的,仿照GSM或者CDMA进行改造的数字集群)并不完善,从上下文来看,属于UHF模拟对讲机加上了数字信道管理。

既然是模拟对讲机,信道被捕捉到后监听和录音是肯定的。

UHF对讲机的通讯距离和功率的平方成反比,和所在的高度成正比,要想距离远,找制高点建一个中转台即可。

找到信道,再根据呼叫关系找到几十个相互呼叫台的方向和根据大致信号强弱判断距离也不难。

综合以上, 属于故事九真一假。


2019-10-08 06:13:18
2019-10-14 18:50:46
4434073 复 4412120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6`24628`21926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发重了。del 7

81. 航空制造的妈

航空就是较劲的行当。首先是和地球的重力掰腕子。这在人类历史上都是妥妥的壮举。其次是要和自己硬磕。生理的极限,智慧的极限,合作的极限,一次次的都被打破了。还有就是要和知识与常识共处。科学是航空制造人唯一的护身符。每一条戒律都是拿命换来的,容不得马虎和懈怠。不过,仅有雄性十足的壮志,航空制造是没有办法长久的。最典型的例子是印度尼西亚。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首先被国际货币基金砍掉的就是航空制造项目。印尼的航空制造起步时是东南亚的唯一。被阉割时发展的机型是与西班牙合作的IPTN N-250,此型接近于中国运七飞机。后来印度尼西亚只有类似于中国运12的N-219还在坚持,但是主要功能也就是用来刷刷东南亚在航空制造上的存在感而已。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用在航空制造上也是可行的。“成功的航空制造都是相似的;不幸的航空制造各有各的不幸”。只是对于航空制造来讲,航空制造的不幸也有非常大的共性的。各个航空制造都是不缺乏雄性,或者父本的要素。金属材料不行,木头总还有吧。大的发动机不几,小的总是有的。喷气式的不行,螺旋桨式的也可以代替。自己的飞行员不行,钱砸够了,外国的也是可以找得到的。所以决定航空制造成败的,往往不是父本上的雄心,知识和胆量这些要素。决定航空制造成败的更大程度上是:资本。说透了,航空制造最大的秘密就是:资本是航空制造的妈。

解析资本对于航空制造的养育作用,美国是最好的样本。航空制造的起步,美国和欧洲(尤其是法国)基本上是处于同一起跑线的。让美国的航空制造开始领先于欧洲的是一项当时匪夷所思的创举:开通航邮。这项业务是1911年开始试运行,1918年正式开始由美国的陆军和海军执行的(美国空军独立成军是在194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交战各方的飞机和飞行员都是过剩的。但是,美国的航邮给非常稚嫩的航空制造提供了市场,人员和技术。1917年,被称为“波音之父”的王助从美国回到了中国,在中国首家正规的飞机制造厂-马尾船政局海军飞机工程处担任副处长。当时,中国的起点也是不低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是非。航空制造也不例外。1906年,美国的莱特兄弟取得了飞行器的发明专利。然后,把全世界的航空制造商推上了被告席。那时的美国没有现在的江湖地位,美国的“长臂”也就是撸一下本国的航空制造企业而已。因此,美国志愿上欧洲打空战的飞行员都喜欢开欧洲产的飞机。此时美国制造的飞机都已经被撸得脚发软,腿(翅膀)发飘了,性能和质量严重落后于欧洲的产品。按照专利的内容,莱特兄弟的发明是可控制的,有动力的和重于空气的飞行器。所以,莱特兄弟认为鸟之外的飞行器都是侵了他们的权。从这个官司给莱特兄弟带来的利润要远比飞机制造多得多。这两个修理自行车的兄弟也成功的实现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屌丝逆袭的梦想。心中充满了资本的豪情。莱特兄弟(和寇蒂斯公司)开出的专利使用费,以今天的眼光来看,高通纯洁的象是一朵白莲花。除了美国制造的飞机需要交专利使用费,从欧洲进口的飞机,甚至是从欧洲飞到美国参加航展的飞机和飞行员都要交专利使用费。中国的成语“雁过拔毛”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种敛财了!对于这种“打家劫舍”的资本掠夺,美国政府采取的是招安的方式。当时,美国参加一战已经势在必行了,但是莱特兄弟和寇蒂斯公司铸的专利壁垒已经主美国的航空制造奄奄一息了。美国政府于是就出手了。1917年,美国政府把所有的飞机制造商组成了一个产业联盟。每一个飞机制造商只需要交很少的加盟费就可以使用所有航空专利。加盟费主要莱特兄弟马丁公司和寇蒂斯公司,直到专利到期。这一专利库制度一直持续到今天。为飞行员和飞机找市场,操刀建立航空制造专利库制度的人就是年轻的弗兰克林·罗斯福。他以资本的手段解决了资本主义的问题后来放大到了罗斯福新政。这种套路以静水流深的方式为美国航空制造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美国的企业也走上了全球化的道路。这种专利库后来发展成为了技术库,建立了三种技术和专利的转换机制:美国军机公司间的技术共享(如:F-22对YF-23设计的吸收);美国军机与民机之间的技术共享(波音747就是空军招标项目失利后转民机项目最成功的典范,麦道10变身为空军加油机);对外国专利和技术的引进(英国的海鹞整机技术和苏联垂直起降飞机雅克141都为F-35B的发展直到了借鉴作用)。二战前的1929年寇蒂斯莱特公司与中国政府合作公司总部了中国的第一家民航公司-中国航空公司,王助任总工程师,在上海龙华机场开始了了飞机的组装与维修。那时的中国依然不落后。

与美国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英国。英国在航空制造上也是大神级的存在,也具有工业化生产的实力。比如,遥远的加拿大温哥华(准确的说是列治文)就曾经为英国生产过轰炸机。可见英国工业的组织能力也是非同小可的。但是,英国的资本缺乏开放的态度,总是专注于闭门造“机”。性能优秀,但总是单打独斗的英国一次次的曲高和寡,一次次的功败垂成。如:世界第一型喷气式客机:彗星式就是因为实验不够成了波音707的小白鼠。英国不是缺乏资本,而是缺乏如何把资本做大做强的信念。世界上有的机型,英国都曾经掂记过,但是英国现在连个能代表国家整体航空制造实力的整机都没有了。1970年代中国引进了英国的斯贝军用发动机。英国有人嘲笑中国人用40年才搞定。不过,反过来看,40年后更应该反思的似乎应该是英国。因为在这40年里,中国从一个螺丝钉都要进口的工业,发展到了连核电站都可以出口的巨无霸。中国的这种逆袭,就是资本开放与资本封闭最鲜明的对比。如果,英国当年在鹞式飞机,BAE-142,甚至三叉戟这些产品在欧洲退市时能给中国一些介入的机会,英国的航空制造也不至于到今天东山再起乏术。解放前的中国和后来在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在资本上也是不缺乏的,比如在今天的台湾还有近400吨黄金存在库房里(注一)。这些黄金如果拿来发展航空业,今天的台湾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无人知晓。但是只有黄金没有适宜的产业配合,黄金是不可能成为资本的。

苏联航空制造的工业也是与资本紧密结合的。图别列夫,米格,伊尔,安东诺夫,雅克,苏霍依等设计局就象一只只风筝,线都攥在“俄罗斯航空之父”茹科夫斯基创立的中央空气流体力学研究院(TsAGI)手中。苏联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对航空航天制造的投资可一点不含糊。如果一个设计局在某一个细节上卡了壳,工程师就可以向中央空气流体力学研究院求助。很多情况下,工程师都可以得到欧美近似设计的数据。这种数据整合功能,在空中客车成立之前,只有美国可以实现。当然,这种殊途同归的数据库或专利库有时只靠资金远远是不够的。不过,单纯靠经济手段,苏联和俄罗斯对于航空制造的掌控是非常初级的。比如,苏联解体后,雅克设计局推出了一款教练机:雅克-130。为了推动销售,俄罗斯与意大利合作。结果,意大利在与俄罗斯的合作破裂后,就推出了一款一模一样的教练机:M-346。俄罗斯只能感叹:城市套路深。现在,俄罗斯资本极度匮乏,但航空制造依然不弱。这不能不佩服苏联成立时就建立的航空研发体系。这种体系的生命力实在是顽强。有的时候,与资本结合的体系就是要在资本缺乏的时候才能检验出效能。

如果说美国,英国和苏联(今俄罗斯)的航空制造之路都是背靠资本,背靠强权走向成熟的,那么空中客车就是凭借市场研究,利用制度,精打细算,抱团取暖闯出困境的。如果英国在协和客机上没有伤透了法国,法国不会走上和德国合作开发民航客机的道路的。空中客车公司实现了德国,法国,西班牙,和英国四个国家航空制造实力的整合与倍增。从资本动作的角度来看欧洲航空工业的发展,简直就是在看一部资本阻击手的狩猎笔记。空客成立之初,英国政府兴趣淡淡。空客就干脆让英国的霍克公司占股10%。霍克公司拿不出来资金,德国干脆垫资。理由是必须让霍克公司来制造机翼。在总结出四发和三发宽体客机的缺点后,空中客车开发出了A-300这一款双发宽体客机。推出之时,A-300的许多操作系统是非常小众的。为了让市场接受,空客甚至开发出基于当时非常流行的麦道机型的操作系统。同时,空中客车还在A-300的变型上下了大力气,第一种到第九种变型根本就没有生产出来。但是,第十种后来成为了空中客车A-310,第十一种成为了A-330,第十二种成了A-340。不仅如此,A-300退役下来的飞机也没有被浪费。许多都变改装成了专门运送空中客车配件的大白鲸:A-300-600ST。中国的运十基本上是与A-300同时开始发展的。从建议轰六改开始,到最后因为缺少资金而停滞,这其中的经验教训举不胜举。但是,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资本的规律是航空制造不能违背的!

前面写了那么多的贴,就是在为说明资本与航空制造密不可分这一论点做铺垫。如果说中国现在以举国之力将航空,航天等产业作为未来经济技术发展的突破口。那么航空制造出来的资本环境,资本规律和资本风险就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在推送前面讨论C-928,这一C-929机型的备份机型时,有的群中有这样的态度:这种问题是理工科的问题。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因为C-929这样的机型不是技术修炼到家,材料到位,人员齐整,市场准入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的。

一个关系到国运的机型必须把风险掌控,系统的开放性,运作的容错性,甚至突发事件处理的韧性都按部就班,有条不紊,恰如其分地以资本的方式准备到位。与父性十足的技术相比,这些资本的,具有母性特点的要素有时更为重要。

缺乏这些资本要素配合的航空制造最后会走到什么样的境地?运十就是最好的例子。没有人做错过什么。所有的人都是无辜的。但运十就是飞不起来了。

当前,ARJ-21已经投入市场,C-919也是紧锣密鼓,C-929更是箭在弦上了。国家的资金其实也是捉襟见肘。房市的资金固化,高铁建设的资金欠账,一带一路的投入,地方债。。。但是,这反而给以资本市场来发展航空制造带来了空前的机遇。因为资本市场发展航空制造不是庄稼和果树抢土争肥,此消彼长的斗争,反而是一个拾漏补缺,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珠联璧合的协调配合。

钱从哪里来?

市场在哪里?

人才在哪里?

技术在哪里?

答案非常简单:在新疆。

注一: http://news.sina.com.cn/c/2008-05-12/140615522330.shtml


通宝推:北纬42度,
最后于2019-10-14 22:34:32改,共1次;
2019-10-14 18:50:46
2019-10-14 18:52:53
4434075 复 4412120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6`24628`21926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81. 航空制造的母系思考 14

81. 航空制造的母系思考 (鲲鹏展翅通大洋十五)

航空就是较劲的行当。首先是和地球的重力掰腕子。这在人类历史上都是妥妥的壮举。其次是要和自己硬磕。生理的极限,智慧的极限,合作的极限,一次次的都被打破了。还有就是要和知识与常识共处。科学是航空制造人唯一的护身符。每一条戒律都是拿命换来的,容不得马虎和懈怠。不过,仅有雄性十足的壮志,航空制造是没有办法长久的。最典型的例子是印度尼西亚。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首先被国际货币基金砍掉的就是航空制造项目。印尼的航空制造起步时是东南亚的唯一。被阉割时发展的机型是与西班牙合作的IPTN N-250,此型接近于中国运七飞机。后来印度尼西亚只有类似于中国运12的N-219还在坚持,但是主要功能也就是用来刷刷东南亚在航空制造上的存在感而已。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用在航空制造上也是可行的。“成功的航空制造都是相似的;不幸的航空制造各有各的不幸”。只是对于航空制造来讲,航空制造的不幸也有非常大的共性的。各个航空制造都是不缺乏雄性,或者父本的要素。金属材料不行,木头总还有吧。大的发动机不几,小的总是有的。喷气式的不行,螺旋桨式的也可以代替。自己的飞行员不行,钱砸够了,外国的也是可以找得到的。所以决定航空制造成败的,往往不是父本上的雄心,知识和胆量这些要素。决定航空制造成败的更大程度上是:资本。说透了,航空制造最大的秘密就是:资本是航空制造的妈。

解析资本对于航空制造的养育作用,美国是最好的样本。航空制造的起步,美国和欧洲(尤其是法国)基本上是处于同一起跑线的。让美国的航空制造开始领先于欧洲的是一项当时匪夷所思的创举:开通航邮。这项业务是1911年开始试运行,1918年正式开始由美国的陆军和海军执行的(美国空军独立成军是在194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交战各方的飞机和飞行员都是过剩的。但是,美国的航邮给非常稚嫩的航空制造提供了市场,人员和技术。1917年,被称为“波音之父”的王助从美国回到了中国,在中国首家正规的飞机制造厂-马尾船政局海军飞机工程处担任副处长。当时,中国的起点也是不低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是非。航空制造也不例外。1906年,美国的莱特兄弟取得了飞行器的发明专利。然后,把全世界的航空制造商推上了被告席。那时的美国没有现在的江湖地位,美国的“长臂”也就是撸一下本国的航空制造企业而已。因此,美国志愿上欧洲打空战的飞行员都喜欢开欧洲产的飞机。此时美国制造的飞机都已经被撸得脚发软,腿(翅膀)发飘了,性能和质量严重落后于欧洲的产品。按照专利的内容,莱特兄弟的发明是可控制的,有动力的和重于空气的飞行器。所以,莱特兄弟认为鸟之外的飞行器都是侵了他们的权。从这个官司给莱特兄弟带来的利润要远比飞机制造多得多。这两个修理自行车的兄弟也成功的实现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屌丝逆袭的梦想。心中充满了资本的豪情。莱特兄弟(和寇蒂斯公司)开出的专利使用费,以今天的眼光来看,高通纯洁的象是一朵白莲花。除了美国制造的飞机需要交专利使用费,从欧洲进口的飞机,甚至是从欧洲飞到美国参加航展的飞机和飞行员都要交专利使用费。中国的成语“雁过拔毛”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种敛财了!对于这种“打家劫舍”的资本掠夺,美国政府采取的是招安的方式。当时,美国参加一战已经势在必行了,但是莱特兄弟和寇蒂斯公司铸的专利壁垒已经主美国的航空制造奄奄一息了。美国政府于是就出手了。1917年,美国政府把所有的飞机制造商组成了一个产业联盟。每一个飞机制造商只需要交很少的加盟费就可以使用所有航空专利。加盟费主要莱特兄弟马丁公司和寇蒂斯公司,直到专利到期。这一专利库制度一直持续到今天。为飞行员和飞机找市场,操刀建立航空制造专利库制度的人就是年轻的弗兰克林·罗斯福。他以资本的手段解决了资本主义的问题后来放大到了罗斯福新政。这种套路以静水流深的方式为美国航空制造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美国的企业也走上了全球化的道路。这种专利库后来发展成为了技术库,建立了三种技术和专利的转换机制:美国军机公司间的技术共享(如:F-22对YF-23设计的吸收);美国军机与民机之间的技术共享(波音747就是空军招标项目失利后转民机项目最成功的典范,麦道10变身为空军加油机);对外国专利和技术的引进(英国的海鹞整机技术和苏联垂直起降飞机雅克141都为F-35B的发展直到了借鉴作用)。二战前的1929年寇蒂斯莱特公司与中国政府合作公司总部了中国的第一家民航公司-中国航空公司,王助任总工程师,在上海龙华机场开始了了飞机的组装与维修。那时的中国依然不落后。

与美国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英国。英国在航空制造上也是大神级的存在,也具有工业化生产的实力。比如,遥远的加拿大温哥华(准确的说是列治文)就曾经为英国生产过轰炸机。可见英国工业的组织能力也是非同小可的。但是,英国的资本缺乏开放的态度,总是专注于闭门造“机”。性能优秀,但总是单打独斗的英国一次次的曲高和寡,一次次的功败垂成。如:世界第一型喷气式客机:彗星式就是因为实验不够成了波音707的小白鼠。英国不是缺乏资本,而是缺乏如何把资本做大做强的信念。世界上有的机型,英国都曾经掂记过,但是英国现在连个能代表国家整体航空制造实力的整机都没有了。1970年代中国引进了英国的斯贝军用发动机。英国有人嘲笑中国人用40年才搞定。不过,反过来看,40年后更应该反思的似乎应该是英国。因为在这40年里,中国从一个螺丝钉都要进口的工业,发展到了连核电站都可以出口的巨无霸。中国的这种逆袭,就是资本开放与资本封闭最鲜明的对比。如果,英国当年在鹞式飞机,BAE-142,甚至三叉戟这些产品在欧洲退市时能给中国一些介入的机会,英国的航空制造也不至于到今天东山再起乏术。解放前的中国和后来在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在资本上也是不缺乏的,比如在今天的台湾还有近400吨黄金存在库房里(注一)。这些黄金如果拿来发展航空业,今天的台湾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无人知晓。但是只有黄金没有适宜的产业配合,黄金是不可能成为资本的。

苏联航空制造的工业也是与资本紧密结合的。图别列夫,米格,伊尔,安东诺夫,雅克,苏霍依等设计局就象一只只风筝,线都攥在“俄罗斯航空之父”茹科夫斯基创立的中央空气流体力学研究院(TsAGI)手中。苏联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对航空航天制造的投资可一点不含糊。如果一个设计局在某一个细节上卡了壳,工程师就可以向中央空气流体力学研究院求助。很多情况下,工程师都可以得到欧美近似设计的数据。这种数据整合功能,在空中客车成立之前,只有美国可以实现。当然,这种殊途同归的数据库或专利库有时只靠资金远远是不够的。不过,单纯靠经济手段,苏联和俄罗斯对于航空制造的掌控是非常初级的。比如,苏联解体后,雅克设计局推出了一款教练机:雅克-130。为了推动销售,俄罗斯与意大利合作。结果,意大利在与俄罗斯的合作破裂后,就推出了一款一模一样的教练机:M-346。俄罗斯只能感叹:城市套路深。现在,俄罗斯资本极度匮乏,但航空制造依然不弱。这不能不佩服苏联成立时就建立的航空研发体系。这种体系的生命力实在是顽强。有的时候,与资本结合的体系就是要在资本缺乏的时候才能检验出效能。

如果说美国,英国和苏联(今俄罗斯)的航空制造之路都是背靠资本,背靠强权走向成熟的,那么空中客车就是凭借市场研究,利用制度,精打细算,抱团取暖闯出困境的。如果英国在协和客机上没有伤透了法国,法国不会走上和德国合作开发民航客机的道路的。空中客车公司实现了德国,法国,西班牙,和英国四个国家航空制造实力的整合与倍增。从资本动作的角度来看欧洲航空工业的发展,简直就是在看一部资本阻击手的狩猎笔记。空客成立之初,英国政府兴趣淡淡。空客就干脆让英国的霍克公司占股10%。霍克公司拿不出来资金,德国干脆垫资。理由是必须让霍克公司来制造机翼。在总结出四发和三发宽体客机的缺点后,空中客车开发出了A-300这一款双发宽体客机。推出之时,A-300的许多操作系统是非常小众的。为了让市场接受,空客甚至开发出基于当时非常流行的麦道机型的操作系统。同时,空中客车还在A-300的变型上下了大力气,第一种到第九种变型根本就没有生产出来。但是,第十种后来成为了空中客车A-310,第十一种成为了A-330,第十二种成了A-340。不仅如此,A-300退役下来的飞机也没有被浪费。许多都变改装成了专门运送空中客车配件的大白鲸:A-300-600ST。中国的运十基本上是与A-300同时开始发展的。从建议轰六改开始,到最后因为缺少资金而停滞,这其中的经验教训举不胜举。但是,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资本的规律是航空制造不能违背的!

前面写了那么多的贴,就是在为说明资本与航空制造密不可分这一论点做铺垫。如果说中国现在以举国之力将航空,航天等产业作为未来经济技术发展的突破口。那么航空制造出来的资本环境,资本规律和资本风险就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在推送前面讨论C-928,这一C-929机型的备份机型时,有的群中有这样的态度:这种问题是理工科的问题。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因为C-929这样的机型不是技术修炼到家,材料到位,人员齐整,市场准入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的。

一个关系到国运的机型必须把风险掌控,系统的开放性,运作的容错性,甚至突发事件处理的韧性都按部就班,有条不紊,恰如其分地以资本的方式准备到位。与父性十足的技术相比,这些资本的,具有母性特点的要素有时更为重要。

缺乏这些资本要素配合的航空制造最后会走到什么样的境地?运十就是最好的例子。没有人做错过什么。所有的人都是无辜的。但运十就是飞不起来了。

当前,ARJ-21已经投入市场,C-919也是紧锣密鼓,C-929更是箭在弦上了。国家的资金其实也是捉襟见肘。房市的资金固化,高铁建设的资金欠账,一带一路的投入,地方债。。。但是,这反而给以资本市场来发展航空制造带来了空前的机遇。因为资本市场发展航空制造不是庄稼和果树抢土争肥,此消彼长的斗争,反而是一个拾漏补缺,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珠联璧合的协调配合。

钱从哪里来?

市场在哪里?

人才在哪里?

技术在哪里?

答案非常简单:在新疆。

注一: http://news.sina.com.cn/c/2008-05-12/140615522330.shtml


通宝推:jhjdylj,桥上,
最后于2019-10-14 19:01:45改,共1次;
2019-10-14 18:52:53
2019-10-15 19:39:49
4434446 复 4412120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11006`24628`219262`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2011-03-05 16:12:07`
83。C928 陆权贸易之veni,vidi,vici 35

83。 C928 陆权贸易之veni,vidi,vici (鲲鹏展翅通大洋十七)

“veni,vidi,vici”读[veni]、[vidi]、[viqi],翻成英文就是“I came,I saw,I conquered”,即“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这是恺撒大帝在一次战役胜利后说的,豪气冲天,壮怀激烈。

中国历史上也是有人想这么说的,比如:张骞。

张骞可以这么说吗?从中国史学来看,张骞是没有办法和卫青,李广这样的英雄相提并论的。起码他的陕西老乡司马迁是这么认为的。《史记》给卫青和李广都是专门以“列传”的规格来对待的。张骞则是被包括在《大宛列传》里面了。想想也是,男子汉大夫就应当提刀立马,血战疆场。张骞本来是派出去找友军打匈奴的,怎么会被没有出息的大月氏洗了脑,天天扯那些个竹杖蜀布保江山的淡,难怪驰援不力,还耽误了李将军的战事。幸亏汉朝当时没有追查两件事,一是张骞买命的钱从哪里来的,二是张骞的西域夫人。否则,就没有张骞二使西域了。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和第一次出使不一样了。张骞学乖了。张骞再也没有扯身毒的事,只是讲西域的人不堪,贪心。然后皇帝和同僚们也都很惬意。西域,就应该是这样的嘛!自此,以后出使西域的官员都拿张骞的爵位来护身:博望侯。其实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时,是挂军衔的:中郎将。从郎官,到使者,到博望侯与再到中郎将不是一个个提升,而是一个个演变。张骞的演变就是热血青年,到文青,到官吏,再到官油子的写实。以今天文艺界的口味来发掘,张骞可以满足一切风花雪月的奇思妙想,但是如果把张骞的经济和政治思想提炼出来,张骞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标杆。

张骞的思想概括出来就是:陆权贸易。今天的贸易体系基本上是欧洲地理大发现的产物。当代的金融,运输,法律,货币,甚至词汇都主要是欧洲人在海洋上进行的战争,贸易和殖民后发展起来的。但是,海洋贸易,或者海权贸易之前的贸易是怎样的?今天,海洋贸易,或者海权贸易之外的贸易是怎样的?这些问题,很少有人关注。毕竟,海洋和海权已经在世界上发展并运行了600多年了,司空见惯了,顺理成章了。现在讨论陆权贸易,这不是开倒车吗?这不是叠床架屋,莫名其妙吗?恰恰相反,现在讨论陆权贸易是当代中国经济精兵简政,精打细算,有的放矢,因地制宜,对症下药的一剂良方。把陆权贸易看清了,中国经济的牛鼻子就牵到了,很多看似无解,或者挠头的问题就不是难题,甚至可以迎刃而解了。这种问题就包括中国航空制造等关系国家命运的大产业。对于中国来讲,陆权贸易,实在是“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张骞通西域以来至今,中国都没有把陆权贸易搞明白。中国以远的陆权贸易有两个问题是非常令人震惊的。第一,陆权贸易的量有多大。张骞通西域之前,中国就有了来自北方和西方的侵扰(当然也有防御左邻右舍的考量),所以中国就修了长城。除了战争,中国对长城之外的关注度几乎为零。但是,长城之外的贸易一直都是存在,发展甚至兴旺的。例如:海洋大发现其实就是陆权贸易的产物。海洋大发现之前,奥斯曼土耳其把持着东西方的贸易,使得欧洲的各个国家终于叔可忍婶不可忍了。可是打又打不过,所以只能和海洋较劲。奥斯曼帝国一直到1924年才最后寿终正寝。这2千年里中国的货物一起都是陆权贸易的重要内容。但是,从西安到欧洲,丝绸之路基本上就是欧洲在中国印度之间任由游牧部落和穆斯林拿捏的历史。丝绸之路的秘密基本上都装在穆斯林的脑袋里。尽管马可波罗记录了一些皮毛性的历史,但依然震撼了古今的欧洲和中国。中国政治家的思维中,没有农业就没有江山。但是丝绸之路一线,依靠贸易存在了几千年的城邦和部落也比比皆是。以元朝为例,南宋和元朝的历史其实就是一个元朝直接打破中原与草原部落间政治和贸易关系的过程,把南宋所有的工农业产品化作了零成本的后勤补给,然后远征欧亚的过程。更应该值得中国政治家思索的是元朝在已对对中亚完成了征服后,大批的蒙古部落开始了整体伊斯兰化的过程。这种伊斯兰化,与其说是在宗教上的转变,不如说是对经济和政治结构的调整。而这种调整,更是一种对农耕和贸易经济模式的选择。这种选择,就是张骞一直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陆权贸易模式。因为张骞看到了,农耕与游牧,农耕与贸易是有巨大的动能差距的。农耕没有贸易,只能挨打。以农耕打击游牧,根本就是有着维度差异的。中国是直到清朝才明白这个道理:没有贸易的农耕是走不下去的。这种结论,其实张骞通过大月氏的例子两千年前就说出来了。如果按照张骞的想法接着走下去,中国的历史会是怎样?不可想象啊!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土耳其,波斯,印度的财富造就了多少传奇,中国就错过了多少机遇。

第二,陆权贸易的货币是什么。今天的世界贸易是有着明确的货币与汇率的。人们司空见惯。当今货币体系里的霸道横行,坑弯遍布,这让人们叫苦连天,但大多都是敢怒不敢言。但是对中国人来讲,张骞其实是指给中国人另外一种选择的。在张骞之前到现在,在陆权贸易中,货币不是如此“恶贯满盈”的。因为在中原以外的贸易中,蜀锦一类的丝绸产品是可以作为货币的,换言之,中国制造的丝绸是货币的替代之一。今天依然如此。“少年不懂博望侯,懂时已过两千年”。中国的历朝历代都没有搞明白与游牧贸易中的货币问题。因为使用纸的货币,游牧民族不好用,使用金属的货币,游牧民族会想尽办法化金属造利器。最近网上又有一个短片《大唐漠此的最后一次转帐》非常火。讲的是唐朝安西都护府(今库车)往北庭都护府在西州(今吐鲁番)送军饷的故事。感动与致敬之余,其实也有特别值得深思的地方:如果按照张骞的陆权贸易来经略西域,西域还会那么难以坚守吗?所以,张骞如果活在当下,他会更愿意只说出“veni,vidi”即:“我来了,我看见了”,而说出“vici”即“我征服了”则是今天中国的使命。中国是可以做到的!


通宝推:尚儒,梓童,北纬42度,独草,桥上,
最后于2019-10-29 19:45:30改,共3次;
2019-10-15 19:39:4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