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65 🌺125 🌵1新:💬55 🌺80 🌵1
主题:怕富不怕穷 -- 编号87405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5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1 怕富不怕穷

我刚看了一本书,《塘约道路》。

都是写创业,都是写脱贫,都在写求生存谋发展,我更喜欢《塘约道路》。

《中国橡胶的红色记忆》的作者是薛媛媛,她湖南人,湖南人写湖南人的故事,就是自己人写自己人的故事。《塘约道路》的王宏甲不是贵州人,他是福建人,可是,为什么我也读出来自己人之感呢?

可能是因为我长期孤家寡人,也可能是因为我是个穷人的缘故吧。我始终坚信,穷人是最讲道理的,也可以换过来 说,人穷到一定程度,就肯定讲道理。

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重新去定义穷人。什么样的人,才叫穷人呢?有一点火星,他就会燃烧,有一丁点希望,他就愿意去试。所以穷人是最讲道理的。

人,其实只有一个道理讲,大家都坐在一条船上。我喜欢用自己人来表述。只要是自己人,就没有谈不拢的,不论怎样,最终都能放下过去,向前走。

但有的人始终认识不到这个问题,他怕穷,怕得要死。有时候我想,这些怕穷的人,是不是就像树叶,注定是要凋零的,你拿他没办法的?

主题:4638862
家园博客2 真●心得

这里要说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人类的自我欺骗能力,高到一般人无法相信的程度。

这个大王吧,你可以当成一只极其狡猾的蚊子,它就不停的在你耳边飞来飞去,不停的跟你闹——这就是许多人产生的所谓纠结感。

我为什么知道 呢?因为我是个正常人啊,我跟所有人一样,刚生就下来就是一只“白眼狼”啊。

我的小王跟大王斗了很长一段时间,小王时时刻刻想把大王解决掉。后来我终于明白了,不能斗,斗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和为贵。所以小王就跟大王坐下来谈判。

我的小王对大王说:哥,求你了,别闹了行不。

大王说:你傻啊你,我就是跟你闹着玩,玩游戏而已,你又玩不起。

我的小王听了之后,无语了半天,后来挠了挠头,说道:哥,要不咱们找别人“玩”去?

大王一听,就来劲了:好啊,咱们一块干,“玩”别人去。

这个过程,其实就跟小老虎们互相撕打一样,你可以说是游戏,也可以说是练习。

我完成这个过程,大概在初中到高中阶段。所以后来就没有人能骗得了我。为啥?大王跟小王联手了啊。

所以我前面反复讲过一句话:这世界上谁都可以骗,我唯一不骗的,就是我自己。

我在成年之前,就做到了。那么,成年之后,是 不是就没有机会了呢?我不知道 。只是据我观察,很难。

为什么我会天天唠叨:众乐乐、和为贵,所有人在一条船上呢?

修身,就是第一步,修身,就是自己的大王跟自己的小王讲和,自己人不骗自己人。

当然,在斗的过程中,也并非是大王总是占上风,小王经常会对大王说出极其刺耳的真话。我对我自己,从来就是说最难听的真话,一点都不加修饰,完全没有掩饰。

那么,除了不骗自己,还有一个要点:这个大王,是24小时在线,你睡觉的时候,他都在“搞事”。所以如果一个人没事做,大王是无法跟小王真正讲和的。今天谈好了,明天又翻脸。

一个人无所事事,会到什么程度呢?睡觉的时候,大王都在“搞事”——做梦。

要么就是做梦,并且做很刺激的梦,比如在梦里跟人恶斗,要么就是睡不着,即便夜很深了,也不肯入睡。

还有一点,是大王喜新厌旧,是大王趋利避害,所以你不能每天都做同样的事,你也不能每天换一个事——这个换的意思就是你要再找,两条合在一起,就是你必须有一个长远的目标。在长远目标之下,会不断的遇到各种不同的挑战,大王就会表示“非常满意,这就是我需要的。”

这就好比说,一个班级里,有一个特别调皮的孩子,精力无穷,你怎么办?你得给他安排一个目标,能管一个学期,并且还总有新鲜感,他才“消停”。

通宝推:mezhan,
帖:4644769 复 4638862
家园博客2 畅想下一次左倾风暴的革命成果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一次婚姻,只有五年有效期。到期想继续,得通过审查,没有通过审查的或者没有提交材料,自动解除。

五年有效期内,每年都有考核,每年只发12分,若当年扣光,自动解除。

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换配偶的机会。

帖:4644718 复 4638862
帖:4644915 复 4644718
家园博客4 高高兴兴的活到80岁,是一门新技术

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寿命提升到了80岁,混个肚圆不难,这一改变,是【突变】。历史数据表明,从平均寿命40岁,提升到80岁,只用了约100年时间。

从平均 寿命40岁,提升到80岁,是跃层式发展。不适应的人占比非常高,只有极少才知道怎么活。

可以想象 成一名学生,从小学升到初中。只有极少的学生,才很快意识到,初中学习跟小学学习,不在一个层面上。他们会投入极大的精力,研究如何学习。

他们的学习方法,很快就会得到推广。但无论如何,至少有一半学生,“跟不上”,因为“不上心”。这是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至少目前可以这么说。

用打比方的方式来说,目前尚处于“初一”,优生和差生的距离还没有拉开。等到了“初二”就会比较明显了。

其实看中美 GDP之差就可以略知一二,目前双方很接近。好比“初一”上学期期末考试,各学生得分差距不明显。不过,无需证明的是,有一部分学生“心慌”得很——这,我们已经见证了。

我估摸着,到了“初三”阶段,中国的GDP至少是美国的3倍以上。

主要的法子,当然是建设“世界的中国”。

简单归纳,老黄历,多记载的是“到40岁就会挂”的相关经验,新历史,当然书写的是“怎么就高高兴兴的活到80岁”。

说真的,我发现金庸是个真正的预言家,神雕侠侣已经提前告诉我们会怎么样了。第三代古墓派掌门小龙女生性豁达,悟性极高,然而她却有一个变态的师姐李莫愁……

要理解这些问题,需要进行思想性实验。不妨想象自己最多能活40岁。

“对不起,我已经无法思考了,因为按你的说法,我已经死了。”

“大哥,您就想象 一下您 是比较特殊的品种,人家活到40岁都挂了,您还在健在。”

“那我就苦逼了,跟我一辈的,都死了,晚辈说不上话。”

思想性实验的难点就在这里,有的人,他太发散……

如果我们只能活40岁,嗯,18岁就结婚了,20岁就生娃了,最多吵架吵20年,那要比如今快活太多了,现如今要吵50多年。要吵50多年啊,想想都恐怖。

如果我们只能活40岁,也不需要什么人生规划,学个手艺,不是种田就是当木匠,然后挣钱。这个钱是真难挣啊,打小就没吃饱过。没别的想法。活到闭眼,一蹬腿,了事。

是不是跟读小学一样容易?

离婚,不存在的。刚起了心,“我说,你在那发什么呆呀,缸里没米了!”一个声音传过来。你只好马上站起身往外走。“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没言语,大踏步走出了家门。“你妈的,外面空气真好,狗日的,去哪弄米呢?”

刚冒出来,就给按下去了。刚冒出来,就给按下来了。来不及离婚,就蹬了腿。临死前,你的儿跪在你的床前,你张开嘴,想说点什么,转念一想,“说个屁”,就这么一想,你就去了。

活到40岁就会挂,真的不需要太多,既不需要想,也不需要说,就像小学生那样,轻松考满分。

帖:4644971 复 4644915
家园博客5 具体说说,平均寿命40岁跟80岁是怎样一个不同法

具体说说,平均寿命40岁跟80岁是怎样一个不同法。

有的人,对古人的生活,可以说,完全搞不清。

平均寿命40岁,那是指有一小部分人能活到70、80,更多的人,连40岁都活不到。比如孔子,他活了72年。孔子为什么能活这么久呢?

从多数人的情况来看,并不是想象 中的“衣衫褴褛、食不果腹”,弄个肚圆,问题不大。关键在于,弄个肚圆,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所以我为什么老说一个投入产出比呢?很多人他的意识中就没有这个概念。

正因为他没有投入产出比这个概念,所以他一拍脑门,想象古人穷啊,穷得一碗稀饭里面只有三粒米。假设真的这样,还有你吗?人类不早死绝了?那一小部分人,从哪去弄锦衣玉食啊!

投入产出比极低,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抗风险能力极差,很容易就挂了。这就好比那些个做小买卖的,他起早贪黑,挣点钱,也不比你坐写字楼少多少,问题是,风险一来,分分钟就破产。

以上,从衣、食、住、行,四个方面,可以看到具体的对比。

衣,那就好说了,极端天气一来,必冻死。其实都谈不到极端天气,比如下雨给淋着了,一发烧,挂了。

食,挑一个讲,食品保存技术在过去是很落后的。遇到丰年了,是有多收的,问题是怎么保存?被虫啃了,那是小损失,最怕雨水泡,一泡就完蛋,我们知道 大米霉变是要吃死人的。黄曲霉素,我们如今都知道 了。

住,也只挑一个讲。都不用古代,就我自己都住过土房子,什么瓷砖啊,什么木板啊,那是闻所未闻,能抹层水泥,那叫豪华。有的家里面,连地面都是凹凸不平的,它也没法找平,都泥地夯实了,可是遇到下雨天呢?所以人住在这种屋子里面会出现什么问题?跟各种小野兽、小昆虫,共眠。

行好像关系不大。说这种话的,只怕没有走过路。“不对,我天天走路。”你走的是什么路?古人走的是什么路?不用讲别的例子,就说秋收起义,毛委员的脚坏了,这是大家都知道 的故事。脚坏了,十个里面要挂个五个。以为跟今天似的,在家静养呐。脚坏了还得干活,所以它老也好不了。

所以古人不是没有衣穿,没有饭吃,而是他要混个肚圆,代价太高。这就是为什么古代人,多数活不了多久的一个主要原因。

第二个,卫生、医疗状况太差。这里只说一条,就说中医的伟大之处。有人说,中医不讲科学,这就是放狗臭屁,臭狗屁。我们印象中,中医给开的什么药?不就是些草本吗,然后煮水喝吗?对,可是,大家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发展出来这样的中医吗?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活得太短,所以没有几个人肯去学中医。学中医,本身就要求你出身高贵。

中医的学习,是非常依赖实践经验的,意思就是40岁以前,你甭想学会。问题是我一共都活不了40年,我学个屁啊。

这就导致我们的中医——我讲的是“老中医”——数量太少。所以怎么办呢?一个,是重防御,它搞出很多在今天称之为“食疗”的方 子,这个节气你吃个啥,那个节气你喝个啥,这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防御力;一个药材成本低。不是人工制造的,去山上挖,这个成本就给控制住了。要不然呢?中国一贯是人口大国,一贯的高密度,为啥没有像欧洲那样各种传染病大爆发?所以说,中医伟大。

但是,也远远比不了今天,所以我们只能这么说,没有伟大的中医,中国人灭种灭族可能 已经800回了。

那么,多数人寿命不长,又影响到什么了呢?

读书人,变态。

为什么古人中那些穷人,成年之后没几个正常的?他不变态,他考不 上功名啊。这是其一,好理解吧。很多学子,都是好几个家庭供,甚至一个家族供着念书的。这么多人,都指望着他飞黄腾达呐。今天的人天天讲自己压力山大,这他妈就是一个千古笑话。

为什么像陈世美这样的,千夫所指呢?要不然呢?你大爷的,你考上了,你就把糟糠之妻给忘了,老子就是用唾沫也要淹死你个狗日的。问题是,陈世美自觉“宝宝心里苦啊”,我那个结发妻子,唉,不说了不说了。算了,我死了好了,大家 都满意了吧?

考上功名,那就是官。官是什么意思?官的意思,就是他能活到80岁了。他的下一代,下下一代,也有很大的可能 ,活到80岁了。

这么一想,就值了,头悬梁、锥扎骨,小意思,凿壁偷光,小意思,手不释卷、程门立雪,还是小意思。范进中举,如今很多人当笑话看,这能叫笑话吗?这不能叫笑话。可怜呐。

要不然我为什么一看到如今的崽子们,就想拿羊角锤给锤死了呢?

可是,光考上功名,够吗?不够,远远不够。一想起来家乡父老们,都眼巴巴的等着呐,所以还得玩命往上爬,我他妈的弄死这个,我他妈的弄死那个,我他妈要当五品、四品、一品,我当了一品大员,我就可以回家乡了,我就成功的实现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我一个家族的人,都有条件活到80了!值,怎么都值了。

我女儿看《长安十二时辰》时,就老是瞧不起里面那个元载,说这家伙利欲熏心,坏透了。我斜着眼睛看她:你比他,要坏上一万倍!

所以中国古代的读书人,没几个不变态的。就我说的那个《我在大清官场30年》作者,我说他也不怎么样,那要看这话怎么说。回到那个时代,他真的很不错,很不了起了。

寿命太短,读书人变态,这是一个影响。另一个影响,就是庶人短视,且不怕死。

孔子说,四十不惑,五十……停!打住打住,后面的不听了。为什么不听了呢?五十、六十,跟我有鸡毛关系?我四十不惑,确实不惑了,我他妈都去见阎王爷了,我还困惑个屁啊。所以孔子这些学说,怎么可能 在民间有广泛的市场呢?不听不听,跟我没关系的。

庶人那是必然短视的,也必然不怕死的。有什么可怕的?随时都能挂。说,早上去砍柴,挂了,昨晚下雨了,山路太滑,掉下去了。说,早去去卖炊饼,挂了,遇到一“活一天算一天”喝了劣质酒已然酒精中毒的牛二,让牛二两拳给打死了。

要不然为啥民间盛行“富贵在天,生死由命”呢?太容易挂了。想那么多干嘛呀,怕死有什么用呢?

所以这个水浒他就很真实,我们今 人读来,觉得里面个个都是亡命之徒,说真的,想多了。孙悟空为什么那么盼望长生不老啊。

所以说,同志们啊,只能活40年,跟能活80年,那完全不是一个层面 的啊。

独我们中国人如此吗?西方人一样,一毛一样。所以你读古代西方史,感觉换换人名、换换地名,好像跟神州大地上发生的事,没有什么区别。之前有个人,把《唐吉坷德》给改了,硬是用(好像是)浙江替换了西班牙,一点都不违和。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寿命的长短,能极大的影响 一个社会的整体风貌。

反过来,也能明白,为什么西方人讲的什么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在中国也有它的影子,并且从数量占比来看,一点都不低。

帖:4645070 复 4644971
家园博客6 无非就是图个体面

只能活40年,跟能活80年,差太远了。如果还理解不了,可以试想一下:你跟张三,脾气不对,但是你俩只有两天可活了,你们还吵架吗?反过来,张三只不过有有脚臭,但是你要跟他一块生活50年,你是不是要慎重考虑?

所以在古代,就有两股“潮流”。

其一、向上。穷人要翻身,只能是伯伯、叔叔好几个一块来供,或者一个家族来供,甚至一个县供。

《长安十二时辰》里有这么一段情节,大意就是有个灯会,人气最高的就有机会面圣。然后有这么个女子“得票”遥遥领先。结果 呢,她喜欢上张小敬了。跟她一块的琴师,一个男的,就骂她,大意就是你想什么呐,一个县的人都在等着你。我女儿就看不懂,觉得这个琴师太不讲人情了。我女儿,一贯的,心里只装着自己,她当然理解不了,在古代,没有儿女私情的空间,某某,他的命运跟整个家族是连在一块的,全是家族大PK。

然后我们试想一下,你,十年寒窗,高中了,录取通知书发下来那一天,你的族人几百个,都来喝你的喜酒。你怎么想?搁今天 一些人,他就说,那还不简单,一定想的是“狗日的,都是讨债的。”这是真的吗?这不可能 的,只会想:“今天乐呵呵,明天还得继续”。考上功名,只是第一步,能让皇帝或者老爷 睡上一觉,只是开了个头。“几十、几百、几千号人,都觉得希望来了,我怎么能辜负他们呢?”

接下来怎么办?虽然考了功名,虽然让皇帝、让老爷睡了,可是势单力薄啊。怎么办?对了,联合起来就有力量了。陈氏,就跟同样的苦出身王氏联手。怎么才算定下了盟约?女儿嫁过去。有的人不知道 有多傻逼,说什么这种政治联姻就是以出卖女儿为代价的。这叫出卖吗?这种盟约,谁敢违背?谁背弃,天下人得而诛之。所以女儿嫁过去了,还是自己的女儿,陈王两家已经合体了。

这是自下而上的“潮流”。

那么另一股,就 自上而下了。

为啥?生多了。皇帝 也只有那么多肉,不够分的。所以有嫡、庶一说。庶子吧,大概就是小时候我给养大了,长大,你就自己出去混吧。什么概念?近乎于被 家族踢了出去。我去,这是开玩笑的吗?

原先可以活80年,如今只能活40年了,搁你头上,你干吗?你不会的。寿命只有40年,那就是目不识丁的,那就是牛二的。

所以这个嫡庶之争,那叫一个惨烈。当然,这里面有良性竞争,也有恶性竞争。所谓良性竞争就是,我,庶子,但我用功啊,我特别的用功啊,我要用我的本事 ,让我的族人认同我。恶性,就简单了,搞死他。不是一个人去搞死嫡子,是一堆人。谁?娘家人啊。母因子贵,不就同时意味着,母因子贱吗?所以这个庶子的娘家人,那是各种支招,怎么就把这个嫡子给废了,如果不能直接忘掉嫡子,那就把主母给废了。惨烈,太惨烈。

这就是为什么总有外戚干政的缘故。

简言之,在古代中国,不是你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你代表着一群人在战斗。你不能退,你不能输,你只能前进,你必须赢。

现代人讲自己压力山大,呵呵,呵呵哒。

所以陈 世美的故事,显而易见的,简化了。无所谓嘛,反正是要杀的,干脆 再丑化一些,说他是贪图富贵,说他没有良心,脏水一块倒他身上得了。搞不好,临刑头一天晚上,有一哥们,带了一桌子菜,几壶好酒,去找陈世美:“兄弟,今天啥也不说了,我都懂,来,吃吧,喝吧。吃饱喝足,好上路。”陈世美怎么说呢?说个屁,反正已经这样了。

只中国这样吗?西方人一样的。什么威廉啊、什么亨利啊,全是亲戚,各种互相残杀。

问:这究竟是图个啥呢?

不就是想活到80岁吗!!!

不就是想自己的子子孙孙也能活到80岁吗!!!

光是想活到80岁吗?是想体面点,像个人呐,不能跟禽兽那样啊!!!

体面,明白吗?就图个体面。

帖:4645126 复 4645070
家园博客7 细节不太一样

就是均分继承制和长子继承制,这是中外最大的不同。其次是民间自组织,比如宗族和宗教。在古代中国的晚期,庶出想要活到八十并不难,但这往往意味着躺平——放弃政治权力,仅保留经济权利。而没有几个人甘于躺平。皇家或者大家族不能躺平是个例外。而国外,是躺平的权力都没有的。尤其是日、英这样的国家。甚至女性没有继承权,十八房远方亲戚都可以把人家赶出家门。结果当然变态。

帖:4645134 复 4645126
家园博客3 你有可能 搞错我的意思

然而需要说明的是,你有可能 搞错我的意思。现行的婚姻制度,曾经好过,这才是真相。比如五十年前,完全可以先结婚后谈恋爱,这是因为那时的人要比现在奔放,要比现在对生活充满热情,所以,即便有些摩擦,也可以可以磨合到位——这只指一部分人,比例有多少呢?也许占50%,我不清楚。

在那个年代,现行的婚姻制度是起到保护作用的,你可以理解为一种缓冲机制,因为不是想离婚就可以离的——当然,这仍然只是对其中一部分人。

到了今天,现行的婚姻制度就成了一个坏制度。这是因为今天的人,也很“奔放”——其实是放荡,也对生活充满“热情”——其实是一时冲动。

所以,人们开始呼吁要改变,改变这个“该死”的制度。显然,这种看法是错的,但是,必须要做出改变。这就是人类社会的运行规律。

马克思所痛斥的那个吸血的制度,在一开始,也是大受欢迎的,农民终于得以摆脱地主的控制。可是后来呢?后来人人都唾弃它。马克思,只不过说了人们【愿意】听的话。

人类中的大多数就是如此,只听【愿意】听的话。一种生活,过了那么一阵子,开始厌恶它,得有人说:“对,这该死的生活,哦,不,这该死的制度。”于是,就所谓的团结起来,将“可恶”的旧制度砸烂。

你可以这么想象:你有一个花瓶,最开始你很喜欢它,过了一些日子,你看腻了。可是怎么办呢?这房子里只能摆一个花瓶。花瓶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你看腻了。你想换掉它,但你不知道 怎么办。如果你就这么换了,别人会说你浪费,可耻,喜新厌旧。所以你保持沉默。终于有一天,你找到了机会,有个人跟你吵了一架,你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一边走动,一边咆哮,一边舞动着你的手臂。果然,你“不小心”打翻了花瓶,花瓶掉到地上,摔成了碎片。

第二天,原先你脸上的阴云消失得一干二净,你买了一个新花瓶回来,里面插了好几支鲜花,你的心情好极了,你一边摆弄着花瓶,一边哼着小曲,你围 着花瓶转,点头、赞许、称道。你的心情从来就没有这么好过,因为你终于满足了你的心愿,换了一个新花瓶。

你这样的做,换了十个花瓶。有个人终于忍不住,冲着你怒吼:“你何时才能住手!”你会怎么办呢?你可能 一时会有一些慌乱,但用不了几分钟,你就稳住了阵脚,开始反击:“不,这不是我的错,是花瓶的错。如果它造得足够好,完美无缺,我就不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是感官动物。

就像我女儿一样,一看到某个玩具,就一见钟情,就不离不弃,也就能保持5分钟热度,后面都是强撑,再往后就开始装糊涂。每次都是如此。

所以如果人类的寿命只有40岁,你会听到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你也是其中一员。100多年前,人类的平均寿命,不到40岁。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人类的寿命已经提高到平均80岁,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逐步浮出了水面。

很少有人能够面对真相,就像前面花瓶的故事那样,他们会说,“不是我的错,我没有错,是花瓶的错。”

此外,当人类的平均寿命只有40岁时,可能干到死,肚皮也没有填饱过。混个肚圆,可以成为一个人一生的目标。

但是到了今天,这一目标就太容易实现了,每天吃到撑。剩下的日子怎么过?

或者让我把话说得温和些,人类的教育质量,并没有随着人类寿命的延长而提升。

所以,其实一切的问题,都源自人:日子怎么过。不会活,不论时代如何,都会闹腾。

帖:4644743 复 4644718
家园博客4 因为理解已经不复存在。

将外在形式当成关系(现实)的本体,尤其将人理解成本能与权力。这本质上是将人作为逻辑分析的对象,认为凭借理性可以把握人这一实在本身。当然这主要是指先前规定的那个人,而不是有着无限可能的人。结果将思维限定在历史经验,甚至将人等同于微观粒子的组合,也就难免只能寻求这种外在。然而外在终归是有限的,是比而不周的。充其量只能填补一个条件关系,故而永远是不足的。和内在的无限远远无法相比。

虽然现在一些人仍然强调形式,但形式是作为内在的体现并且始终保留了启明成分而不再局限于形式。

胡扯一番,其实就是……活在哪个现实里面。是生活本身,还是象征生活的那些符号。甚至是符号之上的符号。然而生活、象征和符号之上的符号,分别属于不同的秩序。后两者很可能根本无法连接现实,甚至是一个空对象,就像之前说的A表述B。在符号的逻辑体系中完全成立的,现实中可能完全不可能存在。或者说是一个明确的意向对应一个模糊(无限)的方向。

最简单的,现在已经很难见到对人的直观描述,更多的是在堆砌标签。就像大家可以理解颜值很高是很漂亮,但具体如何,是不得而知的。

当下意识形态的建构,无论是左派的还是右派的,民主的还是自由的,共产的还是资本的,都脱离不了这个问题。我们只能活在这种现实中不能自拔,从而忽略了原本的生活本身。当然,这只是说作为意识形态的,而不是作为政治思想或者社会科学的。

但恢复现实可能更为可怕,不仅要直面现实的荒芜,也必然要面对自身的屈服和无力,有些人宁愿选择意识形态,活在可以找到解释、拥有借口、无限保障、充满确定的世界里。这不是说这种选择是错的,而是说这种选择必然是已经意识到了何为现实才能做出的。只不过是面对挑战选择了退缩。

真正的问题是,有些人连这种挑战都意识不到。而这是人文教育的失职。也就是,不再告诉人应该怎样活。

帖:4645115 复 4644743
家园博客5 生命的力量,不是人类教育出来的

我曾经认为,尸横遍野是人世间最可怕 的景象,后来换成了一座城市 中只有一个人,后来又换成了缸中之脑,现在我才发现,死了的青蛙在盐水中还是会动,才是最可怕的景象。

所以,我真正难以面对的,是虚无,是生活在一大群假人当中。这些人自认为是人类中的一员,但其实是“死了在盐水中还是会动的青蛙”。

假人这一说法是不贴切的,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因为欺骗是人的本能之一。“死了在盐水中还是会动的青蛙”并不是欺骗,而是虚无。所以,将假人一词替换成虚无人,可能是最合适的。

然而我后来又想,虚无其实也并不可怕,人的内心世界是无限的。生活在充满虚无的人世间,或许能激发灵感。孟子说,虽千万人,吾往矣。孟子或许只是吹个牛,但对我来说,这就 是现实。

有些人被 吓着了,但这些被 吓着的人还是人,这就是为什么会有《终结者》、《黑客帝国》、《传奇》、《星际穿越》这些故事的原因。在我看来,与其说写故事的人保有善良,不如说他们实在是无法在生之年,将这一切说个透彻。直白的说,他们无法面对的是自己内心的绝望。

从这一层来看,他们,与他们所见的那些个虚无人,并无二致。恐惧,会让许多人,收敛成虚无,收敛成即便死了却仍然会在盐水中抽搐的青蛙。

但是,不要忘了,人并非是从零开始。并非是从零开始的人,是可以战胜一切恐惧的。

换言之,假设,有一天,所有活着的人全都变成了虚无人,全部的教育尽数瘫痪,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也是能够战胜这恐惧的。生命,原本就是注定了要战胜虚无的。生命的力量,不是人类教育出来的。

请务必相信这一点,人,并非是从零开始,生命一定能战胜一切恐惧。

然而,要相信这一点,就必须,对自己说真话,说最真的话。你不能告诉自己,可以从未来穿越到今天以拯救未来;你不能告诉自己,你被浸泡在培养液中;你不能告诉自己,枯死病正在蔓延,然而人类却找到另一个星球;你不能将你的生活描述成你生活在空无一人的城市中,你不能将你的生活描述成你生活在一群僵尸中。你必须告诉你自己:你周围的人,正在走向虚无,你也有同样的可能。这就是最真的话,也是最叫人战栗的末日景象。

只有这样,你才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有这样,你才能明白,生命是不可战胜的。

帖:4645201 复 4645115
家园博客2 《从苏格拉底到辛普森的审判史》之读后感

有人说,西方人是非愚即奸,我既同意,也不同意。因为西方人的非愚即奸,跟这些人所认为的,不在一个层面上。

拿中世纪的宗教审判所来说,设立的初衷是什么?净化社会。那么,什么样的人在危害社会呢?纵欲者。纵欲者的一般特征是什么呢?一看到喜欢 的就要拥有,一遇到困难就要退缩。换言之,活在【一时的冲动】当中,并且一生都是如此,这是他们的人生的主旋律。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还是可以容忍的。到什么时候就无法容忍了呢?这些纵欲者要么,不断的索取,要么,不停的钻空子,窃取。如果索取不到,窃取不得,就到处抱怨——跟今天 是不是完全一样?所以历史是很有趣的,没有记录下来的,一定会重现,补全。历史,没有人可以篡改。

到了无法容忍的程度,情绪也就从厌恶发展到了憎恨。所以,审判过程的本身,已经不必讲究了,随便捏造一些证据,就可以定罪。

那么,我们能说西方人是非愚即奸吗?当然不能,他们清楚得很。但,如果孤立的看审讯过程本身,定然会认为西方人愚不可及,奸诈无比。

我们要看清一点,道德和法律,对于纵欲者,是无可奈何的。

道德,只能骂,“可耻”,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会掉一块肉吗?不会。所以,“聪明人”很快就发现,“道德拿我没办法。”

正经的法律有没有办法呢?也没有。因为纵欲者所干的每一件事,都是“小事”,法律无法审判某个人的“公式”错了,法律只能“就事论事”。所以,“聪明人”也很快发现,“法律拿我没办法。”

如此一来,社会风气必然不断恶化,纵欲者在不断的拿黄金换空气,而另有一些人,在不断的用空气收购黄金,贫富悬殊必然不断拉大。

接下来,必然怨声载道,必然怨气冲天,社会风气必然进一步恶化。

所以,宗教审判所,根本就不在乎审讯的过程,荒诞又如何,胡编乱造又怎样?反正就是杀掉,烧成灰。

就像我“对付”我女儿一样,杠,你且慢慢杠,等你杠得飞起,我一个“直拳”过去。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只能治标。

所以,在更高的一个层面,大概就可以说,西方人是非愚即奸了。他们没有意识到,审判官,跟他所审判的对象,其实是“同质”。

他们没有意识到,纵欲者的根本就是因为他们其实是生活的吃瓜者,也就是说,自己没有生活,把别人的生活当成自己的生活,这跟审判官,有什么区别吗?

因此,西方人的非愚即奸,在于,开错了药方,或者说,只知道 治标,不知道 治本。

对于纵欲者而言,要治其本,关键在于引导他们成为生活的“运动员”。怎么才能成真正成为自己生活的“运动员”而不是“裁判”呢?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遵从同一个逻辑:即,众乐乐,即,和为贵。

从最底层的修身来看,究竟什么叫修身?就是让自己的“左脑”跟“右脑”和谐相处,让自己的“原生APP”跟“后天APP”水乳交融。用民间俗语来说,要诀就是始终牢记“气坏的是自己的身子”。

为什么要众乐乐,为什么要和为贵?因为,家和万事兴。自己的左脑跟右脑和解了,自然就“兴旺发达”了。

帖:4644317 复 4638862
家园博客3 《从苏格拉底到辛普森的审判史》之读后感(2)

马克思炮制资本论,跟中世纪的神父们炮制撒旦,其用心,完全一样,其手段,并无二致。

像他这样一个人,调查了那么多事物,读了那么多书,他真的不明白,用黄金 买空气的人,跟用空气换黄金的人,根本就是一体两面吗?

既然他不可能不清楚,就像中世纪宗教审判所的那些判官,为什么他还要洋洋洒洒论证那么多呢?

事情很简单,他明白,只有先缩短贫富差距,才有可能让社会走回正轨,于是,他就像柯克那样,将罗林——所谓的资本家们——送上被 告 席。

从某种角度来看,马克思这样的骗术,跟中世纪那些判官们的骗术,都是可以接受的,至少,中国人是沾了左倾风暴的光——否则今天十之八九,国号还叫大清。

换言之,中世纪的判官,跟马克思,不在乎,有多少人会浑水摸鱼,重点在于,贫富差距的收窄。必须收窄,然后才有机会。

这是我学到的重要内容,如同必须开窗,苍蝇蚊子的存在,不可能阻止开窗行动。

这也就意味着,每一次左倾风暴的到来,都是社会的一个节点。抓住机会的,就能前进一步。抓不住机会的,只能等下一次。反复如此。

同理,每一次右倾思潮的升温,也是社会的一个节点。能规避风险的,就至少不退步。一旦将风险当成机会,跟着“新自由主义”的,就只会下沉。

这样综合来看,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的了:

“原理”是,人的内心无可审判,纵欲者既不害怕道德,也不畏惧法律,他们总是在悬崖的边缘上疯狂的试探。如此,必有用黄金 买空气者,也必有用空气换黄金者,二者一体两面,人类不可能 将此二者消灭(至少可以说,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无可奈何)。

因此,人类社会必然交替出现左倾风暴和右倾思潮,左倾风暴一般出现在社会贫富差距拉大某种程度,右倾思潮一般出现在贫富差距收窄至某个程度,一左一右,轮番上阵。

对于个体而言——这里的个体,是广义上的个体,比如张三这个、张氏这个族、张国这个国——左倾风暴来的时候,抓住机会,就进一步,右倾思潮来的时候,规避风险,也进一步(相对 进一步,因为无法规避风险的,会退一步)。

所谓牛逼,就是总在进步。

回顾人类的历史,大概可以说,西方人(这里的西方人是广义之西方人),既善于制造左倾风暴,亦擅长掀起右倾思潮,可谓“长袖善舞”,而(广义)中国人则“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抓机会,避风险,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说得再通俗一些,左倾风暴一来,有钱读书了,不抱怨了,右倾思潮一来,拒绝放纵自我,继续埋头读书。

此谓,胜不骄,败不馁也。

帖:4644374 复 4644317
家园博客4 结语

说了这么多,其实事情是相当简单的。

人类社会,总有这么一大票人,是拒绝长大的,他们要么就是用黄金买空气,要么就是用空气换黄金。如此,必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会左倾风暴,一会右倾思潮。一波又一波。真懂事,一定知道 如何应对。拒绝长大的,多说无益。

中国人唯一比西方人更有智慧之处,就是提出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解决方案,即,众乐乐,即,和为贵,即,家和万事兴。

其它,统统都是浮云。

显而易见,摆平人类社会内部事务,主要靠骗,因为骗的成本是最低的。比如炮制上帝与恶魔,比如炮制阶级剥削论,比如炮制新自由主义。动动嘴皮子,耍耍笔杆子,就可以成功。

用黄金换空气的人,与用空气换黄金的人,不断交易之后,必拉开贫富差距,这个时候,像马克思这样的骗子就走红,杀掉地主、资本家、分而食之的理论必然走俏,此阶段叫政治斗争 阶段;等到重新 洗牌后,贫富差距不大时,像新自由主义学者,如诺姆·乔姆斯基之流,必受捧,必得奖,必成“教父”,此阶段叫经济发展阶段。

这是因为,第一,没有必要在这些“小孩”身上投入太多,第二,没有需要投入太多,随便骗骗就可以成功。

我们人类就是这么“处理”这些“小孩”的,既不无情,亦不冷酷,在我看来,反而是温情脉脉,给足了时间和空间,给足了耐心和爱心。

说得再简单点,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舵手,把握主方向,左倾风暴和右倾思潮是两边划桨的。问,是舵手重要,还是左右护法重要?

哈哈哈,两个都重要。

“孩子”一听到这种问题,就会激辩哪个才是最重要的。哈哈哈。看到了吗?“孩子”多幼稚啊,随便就给骗了,随便抛出一个问题,他们就开始热议、争抢、互撕。

帖:4644418 复 4644374
家园博客5 结语(2)

人类社会可能 永远不变,但也有可能 会变,如果一个人盯着这个看,他十之八九会绝望。这是一种隐藏得很深的依赖心理。比如,我若问:现在告诉你一个铁论,人类社会,永远不变,你还活不活?

不管你是出生在什么时代,你会看到成群结队的,拦都拦不住,就是要拿黄金换空气,就是要花10万块买一组音箱其实跟200差不多;就要用空气换黄金,比赛还没有结束,通讯稿已经完成,电影还没有拍完,影评已经写就。你活,还是不活?

我初中时,曾经犯过一次傻:听说同学都在玩,于是我认为我也可以玩,应该玩。这种傻,我就犯过一次。

生活,始终是自己的,与别人无关。这个社会怎么样,所谓的世风日下,所谓的道德沦丧,与你何干?为什么你要因此而左摇右摆?你的亲人,只是名义上的亲人,你的朋友,只是狗肉朋友,你的老师,其实只会照本宣科,那又怎样?

有人说,像我这样的人,叫高度理性。错,我不叫高度理性,我只是不依赖别人。

人不学不知义,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不学,我不习,我必定拿黄金换空气,拿空气换黄金,我必定会吃屎。这与任何人,任何时代,都是无关的。

我女儿,每次我跟她剖析清楚一个问题,她往往是非常郁闷,感觉自己被 骗惨了。我问她:“你为什么要郁闷?难道不是闻过则喜吗?我是你爸,我骗你,是为了教育你,因为事后我会把所有的事情摆在桌面上告诉你,是怎么骗到你的,你的问题在哪里。那要是换成别人呢?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你仍然是一头白眼狼吗?可是为什么你还是一头白眼狼呢?因为你不学啊,你没有学到位啊。被我轻轻松松的骗了,只能说明,你当继续学习。此外,我从未从道德上审判过你,我从没有指责过你是一头白眼狼,换成你的其它亲人呢?你难道还没有意识到,你不学,就会跟牲口一样,甚至不如牲口吗?我之所以不像其它人那样用道德审判你,难道不是我学习的成果,难道学习是没有意义的,不是一种必须?”

我已经训练了我女儿十多年,但她仍然会被 我轻松骗倒。只要我抛出类似于“谁更重要”的问题,她十回有九回能被 我骗倒。只有一回,她会问我,“你凭什么说某某更重要”,等我陈述了理由之后,她又被 我骗了。比如,我曾经跟她讨论过,到底是被 骗的人无理,还是骗子无理,我跟她讨论了一番,结论是被 骗的人无理,她表示同意,我却黯然神伤!!!

这是因为她的认知的出发点,出了错。我的观点是,人的认知之起点,就在于比。是先比相同与不同,还是先比大小呢?当然是先比相同与不同,只有(属性)相同才有可能 比大小,她却直接跳进了比大小,这就是为什么她总是喜欢争论“谁更重要”的原因。并且她还一次又一次的抗辩:“我周围的人全是这样比大小,争高低的!我的同学,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的老师,无一例外,只有你,才是个怪胎!”我驳斥她:“你这是最深刻的懒惰!周围人都这么说,你就不过脑子了?你凭什么不过脑子?”她无言以对。

尽管她次次最后无话可说,但是她要改过来,还需要更多的练习。我也不知道 ,能不能学有所成。但我知道 ,只能接着练。

可能 会有人说,“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不,我的要求根本就不高,因为大骗子,全是靠创建理论来骗人。所以,一个人,是否可信,不是看他是不是权威,不是看他是不是天天泡图书馆,不是简单看逻辑是否正确,不是简单看数据,不是看他是不是你的亲人,不是看他是否慈眉善目、口吐莲花,什么都不看,只认一个:真。

一切的辅助证据,统统不是证据。真理,只需要一句话。正确的解决办法,往往特别简单。并不是所谓的大道至简,而是人类将正确掩盖了起来,反复的以各种名义编织谎言,并且将这谎言理论化。人之所以这么做,有各式各样的原因,不论你如何看,一定就是这样,一定总是这样。

只有彻底地搞明白了,才能走直线,否则必定陷入巨大的迷宫,一辈子都在里面打转。

所以,学习的过程,若简化之后,就是这样:假的,假的,还是假的,仍然是假的,假、假、假……全是假的。嗯?打住,怎么可能 全是假?哇,这个是真的。

帖:4644631 复 4644418
帖内引用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5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