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34 🌺2575 🌵17新:💬105 🌺1076 🌵9
主题:【原创】白左和绿党执政 -- 西瓜子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16 下页 末页
家园博客1 【原创】白左和绿党执政

前几天有篇文章不错,写德国绿党的前世今生(https://m.guancha.cn/yangzhi/2021_05_08_590012.shtml)。大意是说,这个政党溯源,原本是左派,1968年德法学生运动,绿党的始祖们都是冲杀在前的骨干。后来这批人却走上了白左道路,到了今天,成了坚定的反华反共份子,而今,默克尔下台后,很可能是绿党及其盟友上台执政,因而深为可虑云云。

绿党执政与否,我倒不太担心。德国的经济战略,已经紧紧跟中国捆绑在一起。德国以制造业立国,汽车又是制造业中的重中之重。德国经济研究所IW认为,全球汽车工业仍将是德国的中心产业,占总产值的10%,并为许多其他部门提供支持,例如金属生产,电气设备,机械工程,玻璃和陶瓷或电信。(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m/202009/20200903001702.shtml)

自从金融危机之后,德国汽车甚至整个德国出口的唯一大幅度增长的市场,就是中国。据德国CAR汽车研究中心最新研究显示,德国三大车企大众、戴姆勒和宝马于2020年共销售了1416万辆汽车。其中,有540万辆汽车是在中国市场销售,占总量的38.2%。(http://www.comnews.cn/article/ibdnews/202103/20210300072726.shtml)

不仅市场份额巨大,而且德国把未来发展方向也押宝在中国了。这个所谓方向,就是与中国合作发展电动汽车。比如德国大众汽车就宣布,预计在2025年之前拿出120亿美元的投资在中国生产40种纯电动或者混合动力的车型。所以如此,并非德国人要来扶贫,而是因为当今世界七成以上锂电池在华生产,而欧洲占比仅有一个百分点。除此之外,中国还很大程度上控制了电动汽车所需的钴和锂。(https://m.guancha.cn/economy/2021_05_13_590570.shtml)

下面三图来自日经中文网:

图片

比如全球每年13万吨的钴产量中,有60% 以上来自刚果(金)。中国公司掌握了刚果(金)钴矿石产量的40%,并与钴生产商嘉能可建立了长期的供应关系。此外,中国还在钴加工领域建立了主导地位,对矿山也展开了直接投资。(https://m.guancha.cn/economy/2021_05_13_590570.shtml)

图片

美国外交杂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报道称,中国具有影响力的矿物资源很多。比如,掌握用于纯电动汽车的稀土的80%、锂的59%的供货。在光伏面板领域,中国掌握镓的94%、用于风力发电涡轮机的石墨的70%,钒也达到56%。在智能手机等电子产品领域,中国的矿物资源份额也很高。(https://mp.weixin.qq.com/s/nhCMEiD9o_CSe2kBkNLrHQ)

图片

所以,默克尔建议德国汽车不要过度依赖中国市场时,德国车企表示根本做不到。德国戴姆勒集团董事长康林松说,未来10年,中国仍然会是奔驰最大的增长市场,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将会导致错失很多机遇。(路透社报道,在2020年10月19日举行的德国亚太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和经济亚太委员会主席凯撒同时呼吁,德国经济界的投资和出口不要过于依赖中国,德国企业应该实现多元化,在亚太地区获取中国以外的新的市场。)

德国绿党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当了家就会面对现实。所以,即使绿党上台,也没啥了不起的。一旦它们一意孤行,真正控制德国的资本家会告诉他们什么叫做真正的资本主义铁拳。

绿党这帮人,本质上是欧洲乃至于西方的白左的旗帜。其先左后右,实际上是名左实右的精神分裂的历史,让人感觉其行为背后动机的玄幻。白左跳来跳去,到底是为了啥?

实际上,白左的根子,是一批小资产阶级。确切一点说,是小资产阶级上层。它们掌握知识,会写作,在二战之前,在欧洲有着不低的收入,体面的生活,以及较高的社会地位。

它们基于自己掌握的技能,从工人阶级中独立了出来,然后被资产阶级的残羹冷炙收买,更自觉高人一等,渐渐认为自己与脱胎的工人阶级不是一回事,这叫做白左的阶级本能。

白左的生活,依赖于本国资产阶级政府的施舍。当这种施舍被打破的时候,白左就陷入了窘境。于是他们不满,它们愤怒,甚至有人还参加了反抗。甚至有人还加入了各国红色阵营。

这就是德国入侵欧洲各国后,各国小资产阶级加入反抗行动的背景。它们反抗的根源,在于自己原本的优渥生活被打破,继而,它们为着恢复这种资产阶级之下,但是工人阶级之上的生活水平和地位而战斗。

这就决定了它们的妥协性,不彻底性和动摇性。萨特参加过反法西斯斗争,还加入过法共。它后来写书记下这段生活,它写主角被法西斯抓住,严刑拷打,然后内心激烈挣扎,想着下一次我就招了。这就是鲜明的表现。

图片

萨特及其伴侣波伏娃诸人也是1968年红色风暴的主角、领导人,然而它们参加运动并非出于革命理论,而是追求所谓个性解放。于是后来他的作品之指导思想就变成了所谓“脱离了阶级性和社会性的存在主义”,他的存在主义完全从人的主观性谈个人自由,换言之,就是剥离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合,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建立其在生产活动中扮演的角色及其建立的各种社会关系基础之上的),剥离了物质基础(因为对于它们个人来说,欧美资本家会施舍,所以用不着考虑这个问题),再去谈人的自由。

所以,萨特才能在《墙》里,写出这样的情节——即使关在西班牙法西斯牢狱里的战士,面对被判处死刑并且同狱中难友逐渐被提出去枪毙的时候,只要通过麻醉自己,从而在主观上克服恐惧(麻醉自己,而非我们熟知的革命烈士基于对革命胜利的坚定信念而藐视死亡),就能获得自由。

然而法西斯当然不会随意就让主角(也就是萨特的投射)逃出生天。于是萨特就得给自己(萨特自己就进过德国法西斯的监狱)和投射自己进入小说的法国乃至于西欧民众一条生路——到底它们爱自己胜过一切,包括正义。于是,萨特设置了这样的情节:成功麻醉了自己的帕勃洛藐视敌人,给它们提供了假情报,意图耍弄它们一下,结果愚蠢的敌人如获至宝,拿着假情报去抓人,结果歪打正着,成功抓住了主角的战友,于是主角就被释放了。

于是萨特及其主角和代入自己的西欧读者们释然了,有人替自己死了,但是自己是无辜的。于是大家如梦方醒:先麻醉自己,再以玩世不恭的态度应对面前的危机,然后再去碰运气,只要相信自己是主角,就一定能过关。哪怕造成了对人类解放事业的损害,那也跟我没关系啊!

萨特将这种理论简洁地总结为:“人是自由的,人的命运取决于自己的选择。”于是西欧民众听从他的教导,感觉找到了人生最大难题的解决方向。它们代入自己,立刻解决了自己的问题——面对苏东集团的随时毁灭整个西欧的五万辆坦克和上万枚核弹头,以及西欧内部资产阶级政府的压制,大家就先对自己进行麻醉,再做出选择——这个所谓的选择,就是上街打砸抢烧,回家吸毒纵欲。

它们面对战后优渥的生活,以及被压迫的现状,既不想斗争牺牲,又不想失去现有的蛆虫一样的苟且偷生的日子,于是才有了各种奇葩一样自相矛盾的生活方式。后来的电影拍出来,就是这个鸟德行。

到了晚近,美国有《阿甘正传》中珍妮享受着这种存在主义的生活,直到她无法再欺骗自己想跳下大楼,想了结自己。

图片

在法国有《戏梦巴黎》中的三人行在践行着萨特在《恶心》中描绘的情节——生活在污秽肮脏环境中追求“通过选择实现的个人自由”。实际情节,则是每天吸毒纵欲吃方便面,无聊时参加学生运动。

图片

图片

然而,存在主义者们虽然在理论上剥离了物质基础,再去谈自由和个人选择,却无法在自己的现实生活中剥离物质基础。这一点,正如萨特虽然拒绝了诺贝尔奖,却还是要吃喝拉撒的,他的收入,还是建立在法国、西欧、美国、乃至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体系和商品交换基础之上的,他再清高,也还是要拿稿费度日的。

所以它的自由和选择,是选择性无视自己的经济基础,也就是说,实际上享受着二战后改良了的西欧资本主义提供的物质享受,吃饱了肚子后,再跳出来喊自由。

谁也无法拎着自己的头发上天,吃了这个体系的饭,就要不自觉地维护这个体系。于是萨特到了苏联看看,看到了严密组织的社会体系,被吓坏了。他在苏联走了一圈,发表了一个赞扬苏联的讲话。然后,离开苏联后,他就改口了,说自己发表这个讲话是违心的,是在“撒谎”。

萨特还是有着基本的良心的,1955年9月,他对中国进行访问之后,发表了《我对新中国的观感》,内中表达了自己不太理解的一些看法,却没有抹黑。

但是,他之后的所谓欧洲左派,就渐渐走向萨特的反面。毛主席说,知识分子是靠统治阶级赏饭吃的。当所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成了西欧主流之时,西欧知识分子觉得自己的奋斗目标已经实现,立刻就变成了自己所寄生的这个体系的维护者和打手。

而西欧真正的主人付出的,则是从吸血全球的份额中,分出一部分来,赎买西欧民众,再重重拿出一份来,赏给为其摇旗呐喊的知识分子。

自然,西欧知识分子也是有风骨的,不会直接从政府拿钱。它们拿钱的名目,是通过市场,通过影视作品,各种名义上的学术基金会拨款支持它们的研究项目,以及各种奖项,比如戛纳电影节,比如威尼斯电影节,比如柏林电影节,各种萨特及其继承者描述的情节、或者其精神指导的作品成了名作,拿了这个奖那个奖。然后这股风潮流遍全球,流进美国,拉美甚至中国,出现了一堆又一堆的效颦者。

其情节自然也千篇一律,大致有这么几个必备内容:

第一,法西斯或者苏东集团发动的战争背景,或者1968年红五月——作用是把苏联等同于法西斯——这种抹杀了进步和反动的区别的奇葩逻辑,建立在白左信徒们极端精致利己主义的立场上,无论是谁,都不能妨碍白左们精致的生活。比如《铁皮鼓》中德国入侵,比如《戏梦巴黎》的五月风暴,比如《红高粱》中的日本鬼子,比如《鬼子来了》中的鬼子。

第二,混乱的情侣关系。比如《阿甘正传》中的珍妮,乱到没边。

第三,否定无产阶级政党正确领导,判断事物正确与否的标准,则是本能。

比如《阿甘正传》中的挥手枪乱喊口号、力大无脑的黑豹党这个让人反感的反面典型的对立面,则是一根筋的阿甘。

与黑豹党类似的角色,比如各种抗日神剧中,不干正事专门捣乱拖后腿的政工人员,而作为其对立面的,则是抗日神剧始祖《亮剑》中无组织无纪律无根据地建设无阶级立场只靠亮剑就能击破一切敌人的李云龙,怪不得后来李云龙死后能够理解它的只有海峡对岸的反动势力残余。

而阿甘,若是换个名头,就是《侠客行》中的石中玉,就是所有武侠小说电视剧电影里坚持正义被朝廷(镇压地主反革命的社会主义政权)迫害的各位坚持传统道德的大侠(比如组织反革命武装被人民政权镇压的大地主家的少爷,无家可归只能流落香港的各位武侠小说作家、武侠电影电视剧的演员及出钱开办公司拍摄这些电视剧电影的新义安、14k的黑社会老板们)

第四,愚昧无知的民众。比如鬼子来了里面的中国农民。所以这样设置,是因为这群迷途羔羊需要由白左信徒去拯救,需要崇信“白左”神教的新信徒相信自己一入教就高人一等。于是为了顺应白左的这个设置,《红高粱》《鬼子来了》《大清炮队》中的中国人民一个比一个愚昧,而它们则柏林电影节银熊奖、诺贝尔奖、高票房,以及豆瓣网上的高评分拿个不停。

第五,做出萨特定义的“选择”后,基于耍机灵、好运气或者主角光环就能轻而易举获得的胜利。这一点的源头,自然是要追溯到萨特“存在主义”开山之五著作之一的《墙》里面“无意中”出卖革命同志而获得出狱的主角(实际上就是萨特本人的心理投射)。

到了东方,这个思路稍作修改,就成了主角掉下悬崖死不了还能获得秘籍从而升级进而秒杀大怪的烂大街的剧情———比如《倚天屠龙记》里李连杰碰到的火红头陀。

图片

说到这里就明白了——白左啊,为何这么火?为何在西欧、香港台湾、拉美这么火,而在灾难深重的非洲火不起来?

原因很简单,在红色集团的强大武力威胁下,欧美政权被迫多让出一点残羹冷炙,养活了一个生活远比二战前精致的小资产阶级阶层,这个阶层完全依附于本国政府——要么是欧美要么是其附庸,所以作为无本之木,它们找不到自己力量的来源,故而对自己的虚弱惶惶不可终日。

它们对自己的被压榨的地位不满,却又怕参加斗争导致的红色风暴毁掉了它们随心所欲、放荡无忌的“精致生活”,于是它们在反对欧美政府的同时,更加警惕底层民众的觉醒,于是它们一定要让民众永远处于麻木无知状态,由此被压榨出来的剩余产品,在顶层拿走大部分后还能分出一点残羹冷炙留给它们自己。

后来欧美顶层在评估这个思潮之后,发现它的威胁远小于其对自己的帮助作用,换言之,就是欧美顶层高度评价了白左思潮的反动性,便将其圈养了起来。

于是诺贝尔奖送到了萨特手上,各大电影节奖项一轮一轮向白左信徒手里送,而用白左思路洗脑东南亚香港底层民众的金庸也成了亚洲报人的优秀代表,于一九[**]年四月, 到日本东京参加国际新闻协会(IPI) 所举办的“亚洲报人座谈会”,得到了日本外相大平正芳的接见。

图片

到近年,一个竭力追求调和历史和现实矛盾、追溯白左光荣历史、从而使得故事支离破碎的大烂片《黑豹》竟然成了奥斯卡大赢家,也算奇葩一个。

图片

不过,比起更奇葩的、觉得lgbt都不足以表达白左之精彩思路因而搞起人兽恋的、拿了四项奥斯卡奖的《水形物语》来,拿了三项奥斯卡的黑豹还不算最烂的。

时至今日,白左已经彻底走向全面反动,成了欧美帝国主义的帮凶和打手。帝国主义国家机器玩明的,用暴力机器恐吓威胁全球,而白左玩阴的,用精神鸦片给全球洗脑。所以,白左,就是披着画皮的恶鬼,就是帝国主义的帮凶,就是比起凶残的帝国主义国家机器来更加阴险的敌人。

PS:这文写了半个多月了,放在公众号的草稿里,比较粗糙,衔接也有问题。原本想着改一改,结果越放越没心情,先发了,以后改吧。

西西河贴图太麻烦了,所以没有配图,原图在公号有,可以那里看一下。白左和绿党的执政

通宝推:ziyun2015,卢比扬卡,白玉老虎,宏寺,领班军机,mezhan,fuxd2002,为什么不可以,瀚海黄沙,西门飘飘,秦波仁者,拉拉的拉拉,不如安静,审度,soufayu,潜望镜,天狼星,潜龙在田,士不可不弘毅,崂山一道士,光头佬,别看我矮,尚儒,qianji,蓝鸟,nanimarcus,肖羽,布隆施泰因,
主题:4627566
家园博客2 精彩!想起饶毅名言:“白左是推动世界历史进步的重要动力”

再想想饶毅在国内的人脉圈,包括和方舟子一起力挺转基因、一起‘学术打假’,还有黑箱操作当上首都医科大学的校长。这个饶“白左”背后到底是谁在出钱出力打造他的影响?正如西瓜子兄所说:“欧美帝国主义的帮凶和打手”。

帖:4629744 复 4627566
家园博客3 我倒不那么认为,也许他是真的为了国家好,只是格局小太多

或者思路就是受到了美国的限制。

在美国大圈子里面玩,也许难免吧。

毕竟,依赖美国的相关配套早已经是习惯了。

谁会想到中国还需要自己开拓一套中国的体系呢?这几十年,有几个人能这么考虑?

帖:4629747 复 4629744
家园博客2 白左这个帽子

显然是大陆到美国的第一代移民发明的,以表达民主党在教育平权中损害华人/亚裔利益的不满。平权为左,白是因为白人利益也在教育平权中受损。黑人呼吁平权,推动自身的利益,反而是符合这部分美华价值观的。然后被国内自媒体发扬光大,又被共和党右派媒体捡起来。至于为啥粗鄙的夷人媒体会注意到这个帽子,大概还是离不开美华的掺和。

白左在你帖子里的化用,大概是指欧美主流的反华左派政治文化势力。偶尔有个别左派反对敌视中国,感觉就不能算白左了。你的批判可谓鞭策入骨,把他们和马克思主义和共运做了切割,取消他们的先进性。

不破不立,请问你认为马克思主义和共运的正朔由什么势力来继承?马克思主义和共运在现阶段仍然代表人类社会发展的先进性? 

帖:4628994 复 4627566
家园博客3 人民掌握生产资料,人民运营生产资料

然后收益用来建设人民政权领导下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这就是正朔所在。

在当今世界,有且只有一个可当此重任,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中国。

通宝推:天空不空,
帖:4629004 复 4628994
家园博客4 这是公然否定改革开放啊

把邓小平执政合理性给挖了。你是美帝卧底吧。

帖:4630022 复 4629004
家园博客4 你说的“人民”主题是不是有原罪的贪官污吏黑心资本家?

“ 5

西瓜子

💓7千+ 🌟4万+ 💧30万+

从七品上:朝散郎|翊麾校尉

注册:2008-09-12

家园博客短信 追订 取消

人民掌握生产资料,人民运营生产资料4

然后收益用来建设人民政权领导下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这就是正朔所在。”

你说的“人民”主题是不是有原罪的贪官污吏黑心资本家?

还是故意黑伪共?

帖:4629189 复 4629004
家园博客5 他是伪装成邓粉的反贼

中国今天早私有制为主体了,他实际上就是来否定今天党的领导的。

帖:4630023 复 4629189
家园博客6 他不是邓粉,是连走资派都要反的极右,还装左派指点社会主义

帖:4630175 复 4630023
帖:4630054 复 4630023
家园博客5 经济命脉是不是还掌握在国家手里?

特殊历史时期,根据特殊情况安排政策,是不是主席的思想的精髓?

抗战的时候,有没有地主参加政府?1956年之前,有没有资本家出任要职?这帮人个个都是纯洁无瑕小白兔?

为了最重要目标,灵活掌握政策,是毛主席一向的思路。到了现在,为啥不能用了?

党中央老早讲了,利用好战略机遇期,这个战略机遇期是前三十年无数牺牲加上后二十年委曲求全才争来的,一旦错过,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来,为了在这个时期内全力以赴把经济实力做到最强,为啥不能采取灵活措施?

再说,内蒙古倒查二十年,政法系统倒查三十年,这些举措你没看到么?

驴云想翻天,想当资本教父,结果被人民政权一巴掌拍倒,成了瘸驴。这些都没看到?

谁敢碰红线,立刻被收拾,资本实际上一直在人民政权布置好的笼子里活动。

而且未来某一天,如果要消灭资本,也就是一声令下的事情。这种事情,又不是历史上没有出现过。

党史国史没读过?党的宗旨、行事风格都不知道?

通宝推:贼不走空,DDDgva,
帖:4629196 复 4629189
家园博客6 人民日报:用“店小二”精神改善营商环境

政府以店小二精神为资本服务,似乎“灵活措施”都是资本的专享特权,怎么没见让资本灵活一下为人民服务?

帖:4630306 复 4629196
家园博客7 在国内资本是稀缺资源

等不稀缺了,自然就不一样了

帖:4630313 复 4630306
帖:4630358 复 4630313
家园博客8 国内还缺资本,是错误的方向吧?吃喝玩乐有钱

呵呵。

国内资本方向绝对是应该大幅度调整了!

看看西方人在干嘛?

继西方七国(G7)峰会之后,14日开始举行的北约(NATO)峰会将在其发布的“联合公报”中,将首次出现针对中国的表述。更新的北约“战略概念”也可能首次纳入应对“中国挑战”的概念。

  这是美国国安顾问沙利文透露的讯息。在13日从英国康沃尔前往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峰会的途中,沙利文对随行媒体表示,在G7峰会结束后,北约将成为拜登会谈的下一个议题——这将是北约国家首次在“联合公报”上直接应对“来自中国的安全挑战”。

  沙利文说:2010年的北约“战略概念”没有纳入中国···现在是更新北约“战略概念”的时候了。

对于在对抗中国方面,北约应该发挥什么作用,沙利文称,有三件事是他特别关注的:

  一是北约在分享有关中国构成的安全挑战性质的信息方面发挥的作用。对这一挑战有更广泛、共同的认识将是非常重要的。

  其次,在新兴技术领域,中国的作战能力和作战方法越来越先进,包括在核领域。因此,北约必须在发展互操作能力方面发挥作用,以应对正在超越亚太地区,并扩大到更广泛地区的挑战。

  第三,北约是安全、军事协调和集体防御的中心,也是一个民主价值观的论坛,是民主国家联盟。因此,北约有力地阐述民主国家的共同目标和共同力量,是未来几十年能够应对中国挑战的集体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作为美国在欧洲的主要盟友和伙伴组成的北约集团,多年来在遏制中国一直在扮演角色,比如在对中国的武器禁运和技术管制问题上,北约国家一直在美国的压力下,严格限制与中国的军事合作。不过,此番若北约“战略概念”正式纳入对抗中国的内容,还是有重大的政治意涵。

  沙利文称,北约的联合公报不会出现大段关于中国的文字,语言不会是煽动性的,而将是清晰、直接、坦率的。中国将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出现在那里。他认为拜登的观点是:用透明和清晰的方式解释美国是如何看待事情的,不试图推动对抗或冲突,但要准备好团结盟友和伙伴,面对未来几年的激烈竞争。

  13日结束的G7英国康沃尔峰会发表的联合公报,多处谈及中国并在新疆、香港、台湾等问题上对中国提出批评和要求。

中国驻英国使馆发言人13日指出,七国集团峰会公报在新疆、香港、台湾等问题上发表了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的言论,对中方进行蓄意诬蔑,对中国内政横加干涉,这是对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的严重违反,进一步暴露出美国等少数国家的险恶用心,中方对此表达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这位发言人指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世界肆虐,全球经济低迷、复苏乏力,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日益突出。在此背景下,国际社会需要的是各国的团结与合作,但是,这次峰会让世人看到的是搞“小圈子”和集团政治、强权政治,是人为制造对立与分裂。这是逆时代潮流而动,违背各国人民的意愿,也无助于国际社会携手应对共同挑战。

中方敦促美国及七国集团其他成员尊重事实,认清形势,停止诬蔑中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损害中方利益,多做有利于促进国际合作的事情,而不是人为制造对立和摩擦。

中评社 华盛顿 6月14日 记者 余东晖

http://bj.crntt.com/doc/1061/1/3/4/106113481.html?coluid=93&kindid=7950&docid=106113481&mdate=0615001915

外媒关注:中方正告“小团体不能操纵世界”

发布时间: 06-14

12:14

《参考消息》官方帐号

参考消息网6月14日报道外媒称,中国警告七国集团(G7)领导人,少数几个国家操纵世界上事情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6月13日报道,中国驻英国使馆发言人是在G7领导人于英国会晤、谋求对中国采取统一立场之际发表这番言论的。

报道称,G7通过了一项开支计划,以应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分析人士说,美国总统拜登下定决心,西方大国现在必须采取行动,以抗衡复兴的中国。

路透社援引中国驻英国使馆发言人的话说:“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世界上的事情应由各国商量着办,而不应由少数几个国家操纵,那样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报道称,G7领导人周日发表声明,承诺为受气候危机影响的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财政支持,并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以替代中国的计划。

拜登说,他希望美国支持的“重建更好世界”计划成为北京“一带一路”倡议的更高质量替代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为许多国家修建铁路、公路和港口提供资金。

外媒:北约秘书长称北约不会与中国爆发新冷战

发布时间: 06-14

18:34

《参考消息》官方帐号

参考消息网6月14日报道据法新社布鲁塞尔消息,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当地时间14日说,北约不会与中国爆发新冷战,但西方盟友将不得不适应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

斯托尔滕贝格对记者说:“我们不会步入一场新冷战,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

他说:“但是,我们需要作为一个联盟携手应对中国崛起的挑战。”(编译/杜源江)

马克龙:发展同中国的关系需要坦诚和尊重,不能夸大分歧

当地时间13日下午,在七国集团峰会结束之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英国康沃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七国集团(G7)不是敌对中国的“俱乐部”,在应对气候变化、国际贸易以及发展政策等问题上,七国集团成员仍要同中国一起努力。

马克龙还称,他看到中国走出的道路在过去几十年让数亿人脱贫,同时他也承认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存在的不同。马克龙强调,现在发展同中国的合作伙伴关系需要坦诚与尊重,七国集团应该去直面分歧,但不能把这种分歧夸大。

在当天的发布会上,马克龙还被问及新冠病毒的溯源问题。马克龙表示,病毒才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当前需要各国共同努力来保护民众,并且分享创新带来的成果。马克龙强调,现在当然需要弄明白新冠病毒的来源,但不能听某个国家的一家之言。病毒的溯源应当基于清楚的事实,并通过所有国家的合作,由世界卫生组织来展开调查。(总台记者 邹合义)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帖:4630348 复 4630313
帖内引用
分页 树展 一览主题全看 / 16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