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7 阅 1347043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11-17 05:22:05
904680 复 426358
萨苏
萨苏`725`/bbsIMG/face/0000.gif`70`1238`279250`3452850`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6-25 12:56:54`
二十一.五毒断阳膏 61

林师姐下令扒大神经的裤子,这是小贝跟我说的,对此,我有些狐疑,因为怎么算林瑛大姐当时也不到十八岁,这未成年少女干这个。。。问到海子,海子憨憨一笑,摇头,说小贝“吹牛X”。问军儿,军儿说没这回事,林师姐这种事儿还干不出来,主意是她出的,药是她熬的,但扒裤子是胖子下的令,人家都把人给抓来了,动手这种活计,弟兄们还能让人家一个姑娘家家的下手么?

反正是不由分说,大神经的裤子又被扒了下来。

对大神经来说,这时候只有惊惧交加。他想解释,但是嘴里塞着东西,而且人家好像根本没听他解释的兴趣,他大概想起了胖子那句话 – “见一次,咱就给你治一次。。。”

完了,想想上次痛不欲生的一天,估计大神经当时寻死的心都有。

不过,事情并不象他想的那样,这次没人动手收拾他,只是好像用一把刷子把什么东西均匀地刷在了他两腿中间的东西上 – 不用说,就是林师姐精心熬的那“药”了。

要真是下手再给他治一次“疝气”,也许他感觉还更好些,有人说越是未知的恐怖越让人害怕不是?

何况,一会儿工夫,他就知道这种恐怖也许并不是完全不可知的。

只见大神经两腿之间仿佛立起了一面帆,越来越大,越来越高。几分钟的功夫,大神经的那话儿就肿得象一根大萝卜粗细了(小贝的说法过于夸张,竟然说能有一尺多长,不取),而且黑漆漆的看着吓人。

这时候,一边胖子和军儿把大神经解开,一边三儿就把收音机打开了,声儿还开得挺大 – 这种事儿让邻居听见影响人家心理健康不好。

解开以后,大神经第一个动作就是赶紧穿裤子 – 这么多人有男有女看猴盯着光腚谁都不适应,要报仇要逃都得把裤子先穿上啊。

第二个动作就是脱裤子 – 那玩意儿不说裤子根本套不上,而且一碰它大神经就疼得尖叫起来。

到底这东西抹上之后是什么感觉,谁也没体会过,只是按照某个版本的说法,湘西土匪打老财的时候,要想知道他窖藏的银元珠宝在什么地方,就是给财主那话儿涂上这个,然后抹上蜂蜜放在外头晒太阳,据说一个对时之内要是没能成功寻死的无一不招,说法是落个蝴蝶都跟拿菜刀砍那玩意儿的感觉一样。

所以大神经那么急地穿裤子,简直就是给自己上刑呢。

尖叫完了,也顾不得这帮半大孩子看着哄笑,自己抱了那个东西满屋转三圈 – 估摸着大神经是疼糊涂了想找个地方把这东西藏起来,想想不对这东西能往哪儿藏?

林瑛就始终坐在杨家唯一的藤椅上笑得捶腰,旁边自有军儿给倒了茶伺候 – 学医的女孩儿多泼辣,对这种场面没有什么不适应。

转了三圈以后大神经终于明白过来了,小心翼翼抱着那个东西坐在床上,鼻涕眼泪,就冲胖子求饶起来,说了一大通软话 – 什么整杨先生是上面要整他自己也不想这样做啦,什么调令的事儿要党委自己也没办法啦。。。

说了半天,眼瞅着下边快从萝卜肿成哑铃了胖子没反应,这才明白这屋里还有做主的呢,转过头来又求林师姐,说着说着还要往下跪。

“行,我信你。”林瑛翘着二郎腿打断了,一挥手让两个小子把他架回到床上 – 到底是姑娘家,再泼辣一个男人抱着那么个玩意儿对着一通嚎啕感觉也很不对劲的;“我们不整你,不过,你一个星期,可得把杨老师弄回来。”

“一个星期?这真是没办法,党委。。。”

一边三儿照着那棒槌就是一巴掌 – “没办法你不会想么?”

大神经嗷的一声,两眼一翻差点儿背过去 – “有,有,有,我有办法。。。”

林瑛好像对大神经特别信任 – “行,我信你,有办法就好,你走吧。”

“哎。”大神经松口气,想想不行,这样子怎么能走?赶紧指指下面 – “你看,我这个样儿,怎么能走?你们能不能。。。能不能。。。”

“好说。”林大姐一乐,然后拿过一个小罐来 – “这个药,你自己刷上。”

大神经疑惑,可是又不敢不从,疑虑重重地拿那个药自己往上刷,看的一班小子笑得不行。

还别说,真有效,那东西至少不那么硬了,总算可以塞到裤子里去,但体积却没有缩小,而且碰上虽说不那么疼,却是麻痒难受得厉害。

胖子看着大神经乐,把那罐药都递给他, – “回去每天刷,不刷就跟刚才一样。你X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这叫五毒断阳膏,一个星期,杨老师回来,我们给你治,回不来,你那玩意儿就烂了,跟烂茄子似的。。。”

阿?大神经大惊 – 一个星期我哪儿有办法阿?

你刚才不是说有办法么?

这。。。

林大姐站起来了 – 我不管,一个星期杨老师不回来,你 后 – 果 –自 –负。

那要一个星期杨老师回来你不给我治呢?大神经忍着疼很认真地和林瑛谈判。现在可不敢把他们当孩子看了 – 孩子有玩“五毒断阳膏”的么?

你不用怕。林瑛说,向毛主席保证,杨老师一回来我们就给你治。再说,你不是和杨老师是同事么?我这都是跟他学的,我不救你你找他,他能不救你么?你不是他们头儿么?

。。。

林师姐说,你再闻一下这个,我们送你走。

[待续]


  • 本帖 6 回复
关键词(Tags): #铁拐李#林瑛#大神经#五毒断阳膏
2006-11-17 05:22: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