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7 阅 1349044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11-16 20:55:41
904221 复 426358
萨苏
萨苏`725`/bbsIMG/face/0000.gif`70`1238`279270`3452850`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6-25 12:56:54`
【原创】十八.把他裤子扒了 76

一听杨先生说这些天要下乡不能教他们了,自己学吧胖子军儿他们就觉得不对,再多问杨先生也不说了,他知道这帮徒弟原来都不是什么善茬,一不留神就能作出点儿出格的事情来。自己不就是下个乡么?有那么严重?

你不说不代表人家不能打听,这帮小子多精阿,找着平时帮着搬家的几个叔叔阿姨一打听,连蒙带诈不到一天功夫,“大神经挤兑咱们师父下乡劳动”的前因后果就都清楚了。

要说这些叔叔阿姨也都智商不低,怎么就那么容易给诈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还有人添油加醋呢?那我可就不知道了,不过听人说,这世道颇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的,包括科学家在内,要不,怎么还会有人认为苹果掉下来不该砸脑袋而应该去砸月亮呢?

反正事儿传出来,这帮小子可就不干了。好容易有了个师父,还是大家崇拜得不得了的师父,刚觉得日子过得有点儿滋味儿,这大神经算什么敢跟我们师父过不去?你在QH犯横的时候小爷抢人都抢了好几年了。不行,师父自己不出头,当徒弟的可不能当缩头王八。

您说这几个孩子不原来都是北京站抢包的小流氓么?哪儿来的这么高觉悟?

事儿可不能这么说,萨说个真实的事情,主角是个烟花女子。

萨的外曾祖父是民族资产阶级,文革中倒架落魄,先是没了自己的住处,只好在几个子女家轮流吃饭,不久子女们也都被牵连纷纷落难,自己被揪斗管制,就此断了联系。结果,一生叱咤津门数十年,曾被周总理称为“天津民族资产阶级的典范”的四爷去世时贫病交加,身无长物,连一个亲人也不在身边。文革后期子女们通过政府部门才得到了老爷子的死讯和骨灰。到了后来平反昭雪,打听老爷子晚景,却是没人清楚,只听说他死时身边始终陪着一个相貌极平常的无名女子。

但这女子是谁,家中人始终不得其详。老爷子算命是有女人缘的,一生果然是风流成性。先先后后家里娶回来十二房姨太太,或红角,或才女,风月无边,儿女情长,曾是老爷子十分骄傲的一件事。可老爷子倒霉的时候,十二房太太早已天各一方,一方面不知道他流落在哪里,另一方面,当时的形势,知道他在哪里,又有谁敢去惹火上身呢?

直到文革以后,才有一个穿着干净朴素的老太太来舅舅家,带来了老爷子最后时候留下来的两件衬衫,一本影集。问到她和老爷子的关系,老太太落落大方地说自己年轻时候在天津租界是作妓女的,后来看过小孩儿,作过街道工厂,四爷最后两年的时光,就在她的家中度过。

原来,四爷早年和别人吃花酒,事情谈得顺利,心情好一时高兴就给牌局上伺候的一个妓女赎了身,就是这个女子。赎了也就赎了,四爷心情好而已,这女子长得极平常所以根本没往家带,只让她自谋生路就是,一别几十年,早忘了这回事。而老爷子倒架被红卫兵批斗挨打,这女子看见晚上却寻了来,认了是四爷的小老婆。她在那种地方作下了病,没法生育,因此这时依然孤身一人。此后,两个人就住在她的家里,老爷子一辈子没受过苦,让他自食其力只有饿死,最后的日子,靠这女子在街道糊纸盒给“反动资本家”饮食医药。

老爷子最后的时候回光反照,执意让这没名分的太太扶了病体靠在窗棂前面,对着大杂院里的海棠树不动地方看了两个时辰,末了,作了一辈子商人的四爷,津门商界的一代枭雄,意外地说了两句本该是文人说的话

“黄泉无客舍,今夜宿谁家”

老太太是打听了舅舅的地址,才上门送来一点遗物,顺便告诉家人四爷最后的日子里“没有好的,可他至死吃得饱,身上有衣,去的安稳。”得知这些,家人感激不尽,看她也已年迈,便欲接来家中一起生活,也好照顾。她推却不过,答应了回招待所去收拾东西。

然而,这一去,就再没有回来。舅舅带了她留下的地址去找,那里竟是一个鞭炮厂,从没听说这个人的。

这才发现,她留的那个地址,叫做“圆恩寺”。

至今我家祭奠老人,四爷旁边都有一个不写名字的牌位,我们都知道是谁。

古人怎样说? -- 英雄每出屠狗辈。

胖子他们当然不是英雄,他们最多只能算是混混,而且还是一帮灌了一肚子汤头歌诀的小混混。但是,欺负混混的师父,那肯定是混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一点,连杨先生都没想到。。

后果很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呢?嘿嘿,混混们不会什么有文化的整人之类的手段,遇上这种事儿第一个思路就是肉体伤害。

当然,要真给弄出人命来可不是玩儿的,所以尽管胖子和军儿招集兄弟们说这回事儿的时候,大神经在这帮小子嘴里死的支离破碎,惨不忍睹,十八代祖宗坟上青烟缭绕,大伙儿都明白那只不过是嘴上说说罢了,真动手,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目的,有军儿这个“狗头军师”,骂完了,气出了,事儿也就定下来了。以前在车站上看见谁一副让人别扭的拉风样子,小哥们儿们也是这个路数。

不过这回的事情有点儿不容易,因为条条框框比较多。

首先是不能明着玩,将来大伙儿还要在这片儿混呢,让局子里挂了号那就麻烦了。其次,师父那儿得交代得过去,师父是坚决反对动武的,所以三儿“花了他”的提议肯定不行,但是,得有足够的威慑力让大神经把那调令收回去。

“得让这小子一看咱哥们儿就想上茅房才成。”胖子总结说。

于是,第二天,大神经上班的时候就迟到了一个钟头,而且面色苍白,身形佝偻,好像是不太舒服。

这一个钟头发生了什么呢?

因为“被害人”一方对此一无证实,所以只能将我所知道的记录如下。

大神经骑车上班,正走在科学院幼儿园对面的时候,就让一个半大小子从路边跑过来,抢了他挂在车把上的书包就跑,嘴里还喊了一嗓子:“大哥,我替你把饭给嫂子送去。”

那时候科学院闹红色风潮正盛,食堂都不开火了,一般工作人员都带个饭盒放在书包里,中午用开水隔着一温作午饭,大神经也不例外。被抢了饭盒还能得了?大神经叫一声,把车往路边一撂就追了上去。

周围没人管么?确实没人管。一来,还以为他们是互相认识闹着玩呢,二来,大神经是一副好衣裳架子,那跑在前头的小孩儿,打起来就仨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没人当回事。

科学院幼儿园对面有一片不大的银杏树林(今天还在呢),大神经追进去,就来不及后悔了。

胖子他们一帮人都在里头猫着呢。

怎么动的手就不用说了,反正是好汉难敌四手,加上这帮小子街上打惯了的实战经验丰富,整天玩按摩,手上都有暗劲,转眼间就把大神经放翻在地。大神经刚要喊人,两把弹簧刀就架脖子上了,背后顶上一根管叉。。。

下边怎么办?

揍他?

胖哥说了,那哪儿行,师父不让打人么,咱不能坏了规矩。我不打他,我给他治病。

胖哥一扭头冲三儿和海子 – 去,把他嘴堵上,别让他出声。好 ---

把他裤子扒了。

[待续]


  • 本帖 9 回复
关键词(Tags): #铁拐李#孙仲恺#混混#圆恩寺
2006-11-16 20:55:4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