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研究员中的另类 ?C “铁拐李”杨耀武 -- 萨苏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67 阅 1348890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6-16 07:07:28
760058 复 426358
萨苏
萨苏`725`/bbsIMG/face/0000.gif`70`1238`279270`3452850`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6-25 12:56:54`
十六.高压线事件 77

有朋友注意到兄弟这个铁拐李的系列写到中间停了好久,其实这并不是萨发了懒惰的毛病 – 虽然这个毛病是常犯的。真正的问题是这位“大神经”先生。

对“大神经”,小的时候没少听他的“事迹”,如果说那时候觉得科学院数学所还有一个坏蛋的话,那就是此人无疑了。想想也是,文革败类,斗争头目,开数学所打人之先河的主儿么。

然而。。。写到中间和所里的叔叔阿姨们核对一点儿情况,却觉得大伙儿对他并没有多少恨意,他当年干过的坏事,也大多“记不起来”了,包括被他打过的X老, 提起来,也是一笑 – 他是“大神经”么。

好象这样一说,他当时所作的种种事情,就都可以解释。

难道中国人真的如某些人说的有太容易原谅坏人的恶习?可是我分明能读懂他们眼里那一份宽宏 – 那时候的“大神经”也不过是个二十几岁的孩子。。。

流传下来的“大神经”故事,也是周星驰版的居多。他在数学所出人头地的一幕就是如此 –

那是六九年春节前后,数学所附近有一路高压线,不知道怎么的,轰的一声就挂了,具体原因谁也不清楚,有人说是有一辆农村来的马车上边竖了根特别长的木杆子,给刮断的,有人说是俩不良乌鸦在两根高压线上先忽悠后亲嘴,一家伙就放电了。

前一个说法还有些谱,北京不是不让马车进城么?中关村这片当时不算城里,直到八十年代数学所周围相当荒凉,今天中关村海关和翠宫饭店那里,那时候是一条潺潺水沟,两边是黄土的沟沿,有大量的癞蛤蟆生活着呢,走个马车一点都不新鲜;后一个说法就太过分了,乌鸦有亲嘴的么?乌鸦嘴要能玩出这妖蛾子来咱贝利球王早就让雷给劈了哪儿还能跟现在这么欢蹦乱跳的?

反正不管怎样,一根高压线就断了,落在铁架子上啪啪打火。

从这个情节看,当时的高压线还没有自动断电保护功能,真要靠得太近,是很危险的。

但是谁会吃饱了撑的靠过去呢?离大楼还八丈远呢。一声巨响后大家都跑了出来,保卫处赶紧一通招呼,让大家都退回楼里去,一面通知供电局抢修,一面用白灰绕着出事地点画个大圈,闲人免进。

正在一切有条不紊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一声大吼,只见一人双袖高挽,手举一根头上带着钩子的长竹竿,冲出楼门,呐喊着扑向了垂下来的电线!

那就是这位新分配来的大学生干部了,他是看到这种情景,大受刺激,激动的。

只见他直扑向高压线,抡起竹竿将垂下来的高压线高高挑在空中,口中啊啊大叫,大致还可以听出是“毛主席万岁!”“排除万难。。。”“不怕牺牲。。。”“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一类,直叫到电工赶来,一时场面极为壮观。

但这样做有何必要呢?又能起什么作用呢?众人瞠目结舌,却无一人敢上去拉他,有人悄然叹道 – “这是一个大神经阿。。。”

这个外号不胫而走。

不过,当时一位中科院革委会的大干部正好在场,这也是一位有名的人物。流沙河有笑话,说某干部开会,自号“我什么都不怕!”,有人下面递小条,说“你怕十二号”,干部虽然觉得不是好话,但不明白十二号指的什么,只有瞠目。下来一问才明白,当时物资短缺,买什么都要票,票种类多了要编号,十二号票,是买火柴的。

怕火柴的,“草包”也。

九少爷这段笑话,据说就是此人为原型。

草包大干部对电是一窍不通,所以对“大神经”这个怪异而勇猛的举动大为赞赏,过后会上表扬,还要记者采访。所里的人莫名其妙 – 这“大神经”发病有什么好表扬的?草包大干部觉出语有讥诮,电这个东西怎么跑他是说不明白的,干脆拍了桌子 – 生死关头,考验你们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冲上去,你们都要检讨!

谁还敢说什么?

结果就是这位成了一时的风云英雄,那时候的记者神通广大,亩产可以万斤,煤球可以雪白,给“大神经”的行为找出万点光芒来那不过是牛刀小试。

不过,这位能够跻身于所领导之中,还有更厉害的“事迹”。

很多人都认为,文革是一气搞了十年。其实人都是肉长的,哪有一折腾十年的精神?只不过有人不断添柴禾,不让它结束罢了。其实文革也是经过几次波折,至少在数学所,到六九年就折腾不动了,于是华罗庚遭到打倒,掀起一个新的高潮,然后就是反击右倾翻案风,又一个高潮,等到了七六年,那就无论怎么“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都没人跟着起哄 – “捏着鼻子也救不活了”。

“大神经”,就是赶上了华老被打倒抄家的机会。

当时,按照惯例,数学所对华罗庚等“反动权威”进行批斗。这种批斗,其实并不是很激烈,因为华罗庚总理有话是不能“完全”打倒,还要做工作的,其他的老权威也都很有威望,大家都不会做得太过分。话虽然说得狠,叫得凶,实际上雷声大雨点小。

真正华老等吃苦头,是到外面单位批斗的时候,那就是什么都有了。

数学所批斗一直都是这个传统,不免有些有气无力。

有人不干了。

谁呢?

“大神经”。

他是在学校斗人斗惯了的,一看,这还得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阿。跳上去,照着X老啪啪就是两记耳光。

[待续]


  • 本帖 14 回复
关键词(Tags): #高压电#华罗庚资深推荐:不爱吱声,
不爱吱声 荐,
2006-06-16 07:07:2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