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 -- 王外马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67 阅 214977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3-11 09:37:58
677768 复 675205
王外马甲
王外马甲`9730`/bbsIMG/face/0000.gif`70`1877`48474`596692`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6-01-18 09:21:06`
【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三) 110

38年,一二九师骑兵团在陈再道司令员的领导下,配合东进纵队基干团,积极开展打击日伪军、平定地方反动会道门武装的斗争。在这个阶段,骑兵团战士的军事素质尚不完善,团队的战斗能力也还不够强。在作战中,对敌人的精神威慑力远超过实际的战斗杀伤效果,师首长对这个红军底子的宝贝疙瘩十分重视,刘伯承、徐向前师长为加强骑兵团与师部的联系,还特别给骑兵增设了电台和译电员。在师部,刘师长一一紧握住骑兵团主要干部的手,反复叮咛“背靠太行山、面向大平原,记住,要游要击、要游要击”。

在相当一段时期内,骑兵团对日军作战所起的主要作用还只能是:破坏交通、牵制和消耗敌人。由于骑兵的作战特点,骑兵团很少分散行动。但刘大爷不同,他干的是“斥侯”啊,于是乎,他时而三五成群、时而单枪匹马地游荡了一两年。

“斥侯”,在骑兵部队的另一种叫法是“远端前卫”,严格地说,其任务是在部队行进时担任越前搜索、在部队驻营时担任远方警戒,同时,还担负一定的袭扰、钳制、侦察功能。有句话说“吊儿郎当通信兵,东游西逛侦察兵,吃香喝辣勤务兵”,这“斥侯骑兵”,可就是吊儿郎当、东游西逛、吃香喝辣都占全了。

刘大爷能当上斥侯兵,原因有三。第一他是当地人,情况熟悉;第二他骑乘技术好,上马下马一溜烟,团里比赛“抢毛巾”,他能把几个从新疆来的老骑兵(从盛世才部回来的红军,受过苏联训练)都拽下马来;第三,他是新兵,暂时没资格学习队列战术。在这之前,骑兵团还没怎么练过队列,原地列队、行进列队倒还可以,可冲锋就是一窝蜂,一撤退就更象是放了羊,所以应该赶紧练战术。骑兵练队列得人马合练,训练规模也只能从小到大,从党员干部开始,逐渐到战斗骨干,象刘大爷这样的新兵,打仗时跟着班长跑就行了,战术的事还轮不到他操心。由于边打仗边训练,干部和骨干们的时间都很紧张,刘大爷有能力有精力,就得以补充进斥侯兵了。

当斥侯兵在营地的时候也要出操站岗守纪律,可出了营地就自己管自己了。刘大爷出营地最乐意干的事是割电线。

八路军到平原打游击,一开始最不适应的就是日军的战术反应太快。他们通讯条件完善、运输手段完备,八路在这个点刚一开打,周围几个县的鬼子就全围上来了。吃了几次亏,陈司令发话:“把鬼子电话线给我割了”!

割电话线的位置一般远离八路军营地,而且还应该选择在离老百姓村庄较远的地方动手(这一方面是为了不被人发现,另一方面也是免得事后老百姓受连累),这个活,在地方游击小组壮大之前,基本上是由斥侯骑兵来干。

一开始,动作简单。刘大爷拿着根长竹竿,上面绑把镰刀,跑到电杆下面瞄着电壶底座一划拉,线就下来了。一晚上跑个几十里,收割的电话线能带的带走,不能带的埋掉,完事。可没想到,等天亮,鬼子开来摩托车,忙乎好一阵,把电话线又都接上了,得,刘大爷晚上还得再去。

再去就多叫上几个人了,带个长杠子,先绑在木头电杆上,横着象推磨一样这么一转,线也断了电秆子也倒了,再拿锯子把电秆锯成两截丢掉,哼!我看你小鬼子怎么办。等天亮,鬼子开来摩托车,看看不行,回去,第二天,又开来大汽车,忙乎好一阵,把新电杆埋上、电话线都接上,得,刘大爷晚上还得再去。

再去就得再动脑筋了,叫上几个人,还是忙着锯电杆、割电线。刘大爷自己不干那个了,他找个地方爬电杆上,把电话线从电壶底座那里切断,再弄根黑色的弦线连接上。别人来明的,他来暗的。天亮鬼子又来了,忙乎了两天抢修完毕,电话还是不通,于是继续检查,线没断,可电话就是不响。敌人急了,大鬼子骂小鬼子,小鬼子骂汉奸,汉奸骂线务员。这回好,电话足足断了一个礼拜。

割电话线的目的是破坏敌人的通讯,可八路军也要让老百姓听到自己的声音,这就需要张贴布告、散发传单。

抗日战争时期,冀鲁豫各地方政府组织以及军分区部队都经常张贴布告、散发传单,这些宣传品大都是手刻油印的,比较粗糙。而一二九师骑兵团的材料却不同,那都是根据地的大印刷厂印制的,样式精美,有些传单(比如《告日军官兵书》)还是日文的,一看就知道是大部队的正规东西。所以,每次鬼子汉奸一看见骑兵团传单,就以为八路军主力出动了,四里八乡也都传言附近埋伏着化了装的老八路,敌人立刻全城戒严、关闭城门,好几天都不敢出动。这样,八路军和抗日政府在乡村开展各种活动就方便多了。

贴布告是越贴越胆大,一开始是在乡村集市、城外公路电杆贴,后来就贴进了城,把传单撒进兵营,布告贴到了日本宪兵队的墙上。干这事当然是斥侯兵的工作,但也需要地方政府的配合,刘大爷他们都是便衣进城,贴布告、散传单,出城打马就走,还从没有出过事。

有时候也穿着军装贴布告。39年,刘大爷有次去鲁西的东阿贴布告,回来的时候布告还剩两张。地方上的同志说,当地有个恶霸,倚仗着大汉奸李连祥是他亲戚,还有十几个伪军给他看家护院,经常欺压百姓、报复抗日积极分子,简直坏透了,干脆把这两张布告贴他家去。刘大爷当然同意。地方干部又找了张纸,写了个顺口溜,那是在当地老百姓中间流传的民谣,意思是这老家伙很坏,不得好死。刘大爷带上这些,穿戴整齐、全副武装,就奔恶霸家大院去了。

骑马进村,地方干部就喊“八路军骑兵团下战书来了!”,老百姓于是都跑出来看热闹。恶霸家院门紧闭,刘大爷抬手朝着大门就是一枪,接着把布告和顺口溜都贴在门上。然后,向人民群众挥挥手,跃马扬长而去。嘿嘿,动作着实潇洒。

当晚,恶霸老头又气又怕,暴毙。呵呵,果真不得好死。

斥侯兵胆大心细,见多识广,对周围的敌情也比较了解,所以每当骑兵团配合基干步兵团打大仗,就需要斥侯骑兵发挥作用。用刘大爷的话说,就是“我们满战场转,哪个部队打得怎么样,我们最清楚”。

刘大爷喜欢打大仗,因为那时候,他在战场上挺能出风头。


  • 本帖 15 回复
通宝推:吃土的蚯蚓,
最后于2006-03-11 09:48:11改,共1次;
2006-03-11 09:37:5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