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 -- 王外马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67 阅 213359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3-10 12:02:28
677004 复 675205
王外马甲
王外马甲`9730`/bbsIMG/face/0000.gif`70`1877`48473`596692`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6-01-18 09:21:06`
冀鲁豫战场上的“哥萨克骑兵”(续二) 119

有马又有刀,能骑马也会耍大刀,刘大爷本来寻思,他这样的材料,到了骑兵队里怎么样也能算个人才。可是,没门,新马要训、新兵要练。

老百姓家里的马,养得再好也只是牲口,从骑兵的眼光来看,驾过车拉过犁的马,样子再结实,其实都带着毛病,所以先得“骝”,每天骑着马慢走,经过一个月左右,把马匹弓起马背的习惯压下去,再上鞍子练跑。马一歇下来,赶紧把马缰绳拴在高处,让马的头抬起来,除了饮马的时候,战马连睡觉都必须是抬着头的,这样的马反应快、爆发力也强。

训马是老兵的事。新兵先学习刷马、给战马洗脸、检查口腔、绑护腿,还要学习喂马,铡马草(“草不过寸”),学会爱护战马、照顾战马是每个骑兵的首要课程,等知道怎么和战马打交道了,再学骑马。刘大爷说,练习乘骑之前,先让新兵踩高跷,高跷是自制的,一米五高,把这玩意弄熟了,骑马骑自行车都没问题。有几个小伙,高跷练了一个月还是经常摔跟头,结果就转到步兵部队去了,按说他们本来也是会骑马的,可领导说不行,这样的人骑在马上,人家一拽就掉下来了,再练也白搭。

新兵在分配到属于自己的战马之前,先学习乘骑、乘马卧倒射击、马后上鞍(这“马后上鞍”就和跳木马的动作差不多),等有了战马,再学马上射击、马上劈刀、马上投弹(向后投)以及乘马越障、马上救护等等,还要学冲锋队列、包围队列和掩护队列等战术,很多技术是在战斗中逐渐掌握的,有许多战士,还没等技术学全就牺牲了。

刘大爷有基础,很快就新兵毕业了,部队给他发了战马、步枪和马刀,马不是他带来的那一匹,可军刀还是他自己的。当初,刚到部队,营长叫他把马匹和军刀交出来,刘大爷把马交了,可不愿意交马刀。“那是把好刀,俄国货,刀身是直的,比一般的马刀长,能砍也能刺”。

还是在石家庄的时候,有个逃兵拎着这把军刀去当铺换钱,当时兵荒马乱的,当铺不敢收这个凶器,于是这家伙就满世界叫卖。刘大爷练过刀,也喜欢刀,可是他没有钱,当时学徒三年的规矩是没有工资的,老板心好,给他置办了一套好衣裳,其中有双鞋子,能值一两块大洋,这是刘大爷最值钱的财产了,他就拿鞋换了刀。

刘大爷不愿意把刀交给部队,营长想了想,也就算了,可接下来几天,刘大爷就倒霉了。先是在喂马的时候挨了营长骂。训练新战马,马匹挺遭罪,所以需要加强营养,办法是在草料里加上料豆,料豆先用盐水煮熟,然后再炒干,刘大爷一面干活,一面抓了把豆子当零食吃(估计这是他当厨子时落下的习惯),结果被营长看见了,说他“跟牲口抢食”。隔天,刘大爷去刷马,一不小心,马匹把老百姓家枣树的皮给啃了一块,营长知道了,又是一顿臭骂。这下刘大爷有情绪了,他觉得领导为这么点破事刁难他,摆明了是惦记着自己的那把好刀,于是他拎着马刀去找营长,见面就说“这把刀我不要了,营长你以后也别再跟我过不去”。

营长没吭气,把刀收下了。晚上就召集新兵开会,先检讨了自己的态度,然后宣讲部队纪律和共产党八路军的群众政策。新兵毕业,刘大爷见营长又把军刀还给了自己,很感动,他觉得,这八路军还真是不错啊。

扛枪挎刀骑大马,刘大爷这回威风了。还别说,在当时,象他这么神气的兵真不多。骑兵团是刚从一二九师骑兵营升格为团级单位的,虽然叫做骑兵团,可兵力只有三个连外加一个营,那三个连都是正宗的红军老底子,战马是配齐了,可战刀却是五花八门,另外的这个营叫做“独立营”,实际上是个新兵训练营,只有一百来号人,马匹都没多少,就更别提军刀了。其实,骑兵团征兵是比较容易的,想当骑兵的人多嘛。刘大爷记得有次团里来了个小伙,牵着匹骡子,拎着关老爷的大刀,死活就要当骑兵,把大家逗得直乐。骑兵团对扩充兵源很慎重,主要原因是骑兵花钱多,咱穷八路养不起大规模的骑兵团,甚至后来九、十、十一分区把各自的骑兵连并入骑兵团,也是因为单靠一个军分区,根本就难以保证骑兵部队的供给。43年冬,一二九师骑兵团扩编,才在原有的四个连之外,增加了一个营级编制—— “徒步大队”。

骑兵少,当骑兵的就有优越感。当骑兵的别说看不起一般步兵,就连同样骑马的通讯员、警卫员也看不上眼,说“那不过就是四条腿的步兵”。想想看,咱们刘大爷当年,头戴“四片瓦”、身着新军装、腰挂俄国刀、手横汉阳造,跨下一匹枣红马,臂上三字“八路军”,二十郎当的小伙,一米七八的个头,那真是要多帅有多帅。

帅气归帅气,新兵还是新兵。是新兵,就得干新兵的活,从38年到39年,刘大爷干的工作主要就是四件:割电线、贴布告、跑通讯、征税粮。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干骑兵游击队的活,割电线最容易,征税粮最难”。

咱们先说容易的。

……

(俺去找萨老大讨杯水喝先)


  • 本帖 10 回复
最后于2006-03-11 05:05:34改,共1次;
2006-03-10 12:02:2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