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 -- 王外马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38 阅 358605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6-01-29 08:43:53
634489 复 628645
王外马甲
王外马甲`9730`/bbsIMG/face/0000.gif`70`1877`48474`596692`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6-01-18 09:21:06`
【原创】我知道的老兵故事(五) 179

53年,上甘岭战区与24军对峙的联合国军始终保持有三个师以上的兵力,美军和南韩军队虽然时有换防,但在下甘岭方向,70师的正面一直是南韩的首都师。

老邓说,不同的部队有不同的作战习惯,区分美军和“李伪军”也很容易。比如夜间,美军有打“值班炮”的习惯,美国坦克(自行火炮?)冬天不熄火,隔一会就往我们这边打几炮,这种炮发射位置不固定、间隔时间不固定、弹着点目标也不固定,很麻烦。有一次,祖国慰问团的一个团员就不幸被“值班炮”击中牺牲了。在上甘岭,由于敌我双方阵地较近,美军还打“值班机枪”,打照明弹,时不时用大口径机枪通通通地扫射我方阵地,所以,我军在做前沿运动和军需运输时都必须十分小心。相对而言,“李伪军”在这方面就安静得多了。但“李伪军”会搞夜间袭击,甚至能把手雷甩到坑道里来,而美军一般不会这么干。

敌人进攻的时候,美军火力又猛又狠(准),步炮协同好,动作快,反突击能力强,他退下去的时候你还不能追,一追准吃亏。击退美军进攻很不容易,但美军很少连续攻击,象那种一上午就进攻十多次的,都是“李伪军”的做法。所以美军一退,我们马上就防炮,而“李伪军”一退,我们得抓紧修工事,因为他们紧接着就又要来了。“李伪军”动作慢,但一波接一波的,怎么打人也不见少,等打完了,满坡都是血印子,他们死的人多。我军进攻敌人都是在晚上,敌人火力配置好,白天不好弄,有次老王他们团没弄好,白天强攻,一个营上去没拿下来,结果换老邓他们团,到晚上一个连就完成任务了。

老邓说这番道理时已完全是老兵的口吻了。可当53年2月的那个夜晚,面临第一次战斗的新兵老邓绝不会有如此丰富的经验。当时,他只觉得天气太冷、觉得昏昏欲睡,他只觉得周围的黑暗中隐藏着莫名的危险。

那天老邓的任务其实很简单,他每隔一个小时左右到阵地各观察哨位走一遍,通知时间,再到坑道口向值班排长报告,然后回到魏班长的哨位(当然这个过程时间不能长,否则连里就要派人找他了)。干这个活有个好处,就是可以时不时走动一下,有抗冻的效果。夜里4点20,就在老邓正琢磨着再出去溜达一下的时候,魏班长忽然说“注意听,好象有动静”。老邓吓了一跳,赶紧支楞起耳朵,可他还是什么也没听见。这时魏班长又说:“听见了么?有石头响”。另一个战士接着回答:“对,坡下面有人”。发现魏班长正看着自己,稀里糊涂的老邓也连忙跟着乱答应“是的是的,坡下有声音”。于是魏班长命令“准备战斗”。

观察哨的侧面是个很陡的坡,坡对面,是24军另一个师防守的上甘岭侧翼阵地,夜里,坡下面的谷地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魏班长上哨时带了半麻袋手榴弹,这时他命令两个战士把手榴弹盖子都揭开,等他一发信号就开打。魏班长爬到坡沿上继续听动静,隔了不一会,他的冲锋枪响了,老邓和另一个战士在他身后抓起手榴弹就往坡下面扔,战斗开始了。

老邓他们一开打,对面的上甘岭侧翼阵地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也就跟着打,他们那边还有门六零炮,咣咣地直往山谷里炸。可奇怪的是,山上打得这么热闹,山坡底下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不一会,老邓他们连长跑来了,问怎么回事,魏班长说坡下面有敌人,连长说先别打了我看看情况,于是大家都住了手趴在坡沿上树起耳朵,听了半天,没发现异常啊。魏班长说刚才是有敌人的有动静的他们俩都听见了的,老邓一面跟着点头一面心里犯嘀咕。连长说刚才有动静现在怎么反而没有了难道敌人都被你消灭完了?正说着,指导员来了,说指挥部在电台里问情况呢,连长说:“什么情况?八成是这几个二百五搞错了!”等到天亮,山坡下面果然什么人也没有,连长火大了,把魏班长臭骂一顿,老邓也就只好窝窝囊囊地回坑道睡觉去。

等一觉醒来,老邓看见指导员笑嘻嘻地坐在旁边,隆重地端过来一杯糖开水,并且亲切地拍拍他的肩膀,夸奖说:“小伙子,不错,不错啊”,把老邓闹了个莫名其妙。原来,昨晚山坡下确实有一股敌人,他们本是准备袭击对面上甘岭侧翼阵地的,没曾想却被下甘岭2号阵地的老邓他们发现了,观察哨一开打,对面上甘岭方面也有防备了,敌人见无机可趁就撤退了。守备上甘岭侧翼阵地的是24军的另一个师,他们的侦察小组看见撤退的敌人有两百多人,还拖带了十几具尸体,那边的部队把这个情况通报给了70师,师长很高兴,表扬了老邓他们连。三个“二百五”给连里增了光,连长指导员自然十分欢喜,结果是,魏班长记功一次,老邓和另一个战士各得一个大表扬(据老朱介绍,这表扬分大表扬和小表扬,小表扬是开会表扬,不记入档案,大表扬则要上报嘉奖,差不多就是立功的意思了)。

呵呵,老邓第一次打仗,连敌人是什么样都没看见,就立了一功,不能不说是个福将啊。

冬天过去,天气逐渐变热了,到端午节的时候,老邓已在上甘岭前线战斗了四个月。这期间,老邓又打了多少仗,他没讲,马甲也不知道,不过据老邓说这四个月他们连队曾经换下来休整了两次,那个魏班长也牺牲了,可见战斗是十分残酷的。

端午节的时候,老邓他们防守的是上甘岭的东南阵地(具体名字马甲记不清楚了,差不多是这个意思)。那一天,祖国慰问团送来了好多东西,除了苹果,还有日记本、针线包、毛巾。大家都乐意要笔记本,因为那里面一般都有封信,闹好了还可能有张照片什么的。“我分了条毛巾,上面绣了个红五星。日记本没得到,要的人太多。也是怪呢,越是不识字的人越是喜欢那本本,拿着封信到处求别人念”。老邓如是说。

在坑道里天天吃饼干,缺维生素,所以苹果是好东西,一人分一个,剩下的由指导员统一管理,保管苹果的任务自然就落到指导员的通讯员老邓的头上了。

端午节的中午,老邓正在坑道里忙着往弹药箱子里收拾苹果,炮响了,密集的炮火震得坑道里尘土飞扬。打了几个月的仗,老邓当然知道这是敌人要进攻了,可是,当时他并不知道,这将是他参加的最后一次战斗。


  • 本帖 11 回复
关键词(Tags): #老兵故事(landlord)
最后于2006-02-25 11:40:49改,共1次;
2006-01-29 08:43: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