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下半场开踢 -- 方平

共:💬5005 🌺37959 🌵362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这里先说点平常事

这几天领导们反复说别口嗨,反正近在咫尺的事我从来不猜,一个是猜对了无济于事,猜错了也是无所事事。这里我说点上个月就想和方兄说的话。恰好那段话,中央台有一个节目新一期已经给我演绎了。 这就是国家宝藏第四季第二期香港篇中的李小龙段落。不知道方兄有没有看过国家宝藏这个系列综艺节目没看过很推荐,如果没时间去听下国家宝藏中的配乐精品,绝对是放松的时候能作为洗脑循环听一下午的,比如现在我就在听的《水龙吟》。

在推荐节目前我先说我前面因为简述的缘故想写一个一件事。这件事我曾经写过,然后有人猜到背后是谁。这事说起来简单,解放初期某个监狱长的女儿爱上了监狱里临时关押的囚犯,然后顶住家里压力终成眷属。婚后也没什么波折。后来监狱长成为了湖南警校的创办人之一。我知道这事,是因为以前做历史版主 他们的后代要我帮忙查一下黄埔六期的资料,他们长辈被关押也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情况,后面都澄清了。回到和李小龙相关的连接点就是,因为这层关系,我和他还有他的兄弟姐妹聊的挺好。也因此进了现在可能叫武术圈的小圈子。这个朋友家学是形意,而上海办过武术杂志编辑的是做过上海武警教习的万籁声。而勾起我写这个话题的心思是广东的蔡李佛。因为,蔡李佛传人曾经是广州警察的总教习。为什么想写,是因为 一段时间尤其镇反期间,不少传统武术的拳谱集中上交国家。虽然在改开后,这批拳谱也陆续发还。但是,整合中国武术大成套路也因此成型。其实相关套路的简化版绝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学过,这就是军体拳。但是如果这个话题止步这个 ,那么既和国家宝藏那期节目无关也和我想和方兄说的第一层话离题万里了。

这里开始夹叙夹议,接着上面的话,既军中 继承了传统武术的套路后(此前的集成是民国办国术馆)在改开随着我们国内对外交往的不断增强。不断有武术圈的人开始学习并融合世界各国武术让我们的中国武术现代化走出一条前人未有的道路。看着他们的尝试,以及和他们的讨论,我逐步了解什么是巴西柔术,泰拳和印尼武术的优点。其中有一个人开始练习菲律宾短棍的时候,我自己查的菲律宾武术的特点之一是流的概念。这个流的概念,和李小龙的截拳道异曲同工。这就是,在对战中保持自己行动的流畅,同时打断对手的节奏为目的,而不是求胜本身。(从这里理解菲律宾在南海对抗的思路是很有意思的)同样,在帮他们中的一个朋友写毕业论文是关于嘉纳治五郎的研究,在搜集和讨论资料的过程中,嘉纳治五郎这个长期困扰于糖尿病的武术家他如何亲身教授柔术及其思想影响了广濑武夫和鲁迅一代人的事迹我深为敬佩。然后我们回到李小龙,某种意义说李小龙促进了MMA运动的全面发展。讲到这里我推荐国家宝藏的理由是,节目中演绎的武师名字叫白龙,是个白人但是打出了地道的八极拳太极拳 形意拳 咏春拳和 屏幕上难得一见的蔡李佛(至少中央台这个平台上我是第一次看有人展示蔡李佛)。我在说什么,我一直的叙事结构都是试图传递一种对变局的期许,这就是什么是知来处明去处。世界各国传统武术,在进入火器时代尤其进入枪炮时代的衰落,再到现代化进入到全球一体化的历史进程中,各国武术的融合逐步走向竞技的新生,李小龙是一个不能不说的转折点。同样,这也是 世界各国在发展中走向一体化的写照。不管今天多少分歧多少纷争,这个相互学习,相互融合乃至相互促进的进程,我以为不可逆。不然你我的讨论,乃至论坛的存在意义就不大。这种融合,其实看方锦龙怎么用一个琵琶演绎从丝绸之路的西端波斯然后一路沿线各国再到中国最后西至日本的各种弹拨乐器,千年历史所谓文明进程都在一曲中。这是我想和方兄说的第一层。

然后我们说说第二层。

我曾经说过我不是一个人在讨论,我自己的朋友们经常把网络热议的讨论结合进自己所思所学。其中有几个朋友喜欢方兄的文字,也在私下里讨论方兄的观点。比如前几周讨论到方兄说的基层的辛苦。我说我自己的体会,还是回到上面开篇的警察家族的视角。找我查黄埔六期小伙子的是他们家族唯二不做警察的。但是他们兄弟姐妹那时候还没读大学 ,除了聊武术文化聊多了就会聊警察的家长里短。但是触动我的是快二十年前的一个晚上,小伙子的妹妹突然说睡不好很难受,然后一群人安慰问怎么回事。她说,她和喜欢的一个叔叔做卧底给毒贩从五楼扔下来,全身瘫痪。同样是那一年春节,某省会警队上街执勤,因为不能配枪,然后街头执勤对付持刀歹徒,一死一重伤。为啥那年不能配枪执勤,因为前一年山西某警察配枪执勤中一时冲动击毙了违章的司机,这件事报道出来引起轩然大波。然后,暴力袭警的案件一度压不住,这逐步有我们现在的警察持枪执勤的制度完善。我在说什么,我在说方兄说的一些事情我是感同身受的,或者说能共情的。这也是我特地给方兄写金表组的原因。即使我知道领导们知道后还会骂一句混蛋。这就是我前面文字写,我知道写什么一些领导只是脸颊会抽搐下然后当没看见。

这里我脑回路也是我想和方兄你说的话。一方面我知道行政官僚介入技术官僚专业领域是必然的改革趋势。尤其在现在的历史转折点,在关键时刻关键节点保证国家暴力机关的服务哪怕下面想不通的变革贯彻下去。比如香港现在新特首李家超背后,是通过警务处这个抓手完成对香港翻篇了的转型。对应行政官僚和技术官僚博弈的电影寒战也一度大火。在香港翻篇前,香港警队不支持中央的一度过半,为什么在今天会扭转。这会是我想和方兄说的。

回到方兄提及对一些基层的诉求对应生产力迭代社会转型,我相信多数理解其中意义的人多少都会经历一个从惶恐到抗拒的过程。这就是我引用韩非子说难篇的意思,人有逆反心理,人有好恶,人有逆鳞。比如信息化,到今天多少50后差不多毕生积累想在退休前变现,有错么。没错的。他们的诉求在信息化的车轮中随时会成为泡影,他们只能拼死抵抗。他们的诉求怎么 考虑。曾经不止一个人要我去社会各个层面多走走,为了方便进千家万户机缘巧合我选择卖保险。这期间我见过随手打发司机就是千吨加油卡的镇长(因为卖地皮),也见过靠低保为生的夫妇,一到冬天夫妻两个抱着在太阳下取暖,为省钱电视电灯不舍得开。即使如此,街道还有人挪用他们的低保款去炒股。同样因为类似目的我尝试把各种人拉在一起尝试通过沟通解决问题。有一次,我让他们参加某协会的演讲,期间有个小伙子为自己某一份工作,把我们一群人撂一边找其中一个会员毛遂自荐。但是他不知道,协会的会长副会长就在我这里等他快一个小时,同时我一个死党在南京处理市长和市委同时爆发要案的间隙来上海看我也一起等。这小伙子,在生活里见遍网络上他能找到的人包括忙总。但是他还是吐槽,上海对他的不友好。他的行为我眼里没有错,只是在说跨越阶层有时候是一层窗户纸有时候也是沟壑。类似的还有我在明确知道路线斗争不可逆后,在退群前劝说一些曾经的网友不要讨论太多现实政治,他们听不进然后我只说了就此别过他们骂了了我三个月。为啥我知道,因为有几个部委还有省常委的孩子当好玩在看。他们和我身边不少朋友一直反对我和多数人沟通。为什么,因为此前有一个见面的河友,一会要我见汪洋的秘书一会要我见李源潮秘书,我们自己讨论中我说,不在意他吹牛逼,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也是这样的人,一面在我们面前 否定我所有朋友,一面在我朋友圈竭力否定我。心理学层面,这是标准的控制一个人的套路。也因此我把信他的人 和他笼到一个圈子打包了。他们肆无忌惮的理由之一就是其中谁公开说的, 无论怎么骂我都会在网络写甚至骂多了会多写。方兄说到这里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么。我在说,我曾经的困惑主席说要相信人民。你也知道,我多次提过,身边不少朋友还是领导的小辈都困惑一件事,为什么不少人用加速的方式结束一个时代的结束这就是我在说,试图通过接触缓解矛盾和冲突的尝试是怎么结束的。所以本届风格就是,只做不说。但是网络上一些事养成习惯,迟早影响生活工作的行为模式。未来信息社会,网络和现实生活会越来越模糊。甚至,不久的将来,信息化必然导致人在互联互通中占据学习生活中的大多数时间。这样的社会,方兄你诉求的基层和他们的子弟怎么适应。对应的配套我是猜到一部分的,但是于今天我不能多说,且这是每个人从今天开始要必争的,也是我说的不干预每个人利益最大化选择。不争就没有所谓合力。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作为补充,今年我们自己讨论的一个基础是,作为改开那个以和平发展方式融合进世界贸易循环进程的国家上升期结束。也因此一个朋友延伸是,这个进程实际在2008年就结束了。(2000年到2017年全世界70%增长份额被中美两国瓜分)我前面说香港的翻篇了,也是说中国和美国翻篇了。香港翻篇的核心是什么,是反川普的势力为避免川普为连任和中国签署全面贸易协定的落地。大白话就是,美国内部分裂延伸到美国政府对香港问题的失控。你美国失控的地方我们就帮你管起来。同样,在见美国在台湾问题的任何承诺,都无法约束下面利益集团的冒险。同理,你美国失控的地方而且是我们核心利益的太晚,我们也照例管起来。无论后面多曲折,这个不是定力问题而是合力问题。以美国选举政治的现状,国内保守派都在指责激进派太保守。不信你看复旦国关知名教授的访谈,他曾经是美式建制派的坚定支持者然后你看他怎么在访谈中破防的。

同样到今天的世界,我们现在只是还处于一个和平的国家。但是我们之外的世界已经是乱世,是大争之世。千言万语,无论多少曲折,最终都是要下场争的。我们这一代不可能把问题留给后人了。这是我说的第二层意思。其实一个老师说过,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通宝推:东方青木,西电鲁丁,方恨少,东山之石,寒冷未必在冬天,枪膛草原,师兄,newbird,凤城,flycloud,脊梁硬,玉米菜,方平,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