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原创】货币锚定国债,不是建金融防火墙,而是建金融抽水机 -- nobodyknowsI

共:💬187 🌺499 🌵15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你说的很对,但长征是一个独夫和一群革命家的对杀屠龙局

你的荒郊野岭收费站的比喻看似高明其实不值一提。首先,按金融资本主义的观点,边疆哨卡更是幸苦,还是吞金巨兽,是不是更应该裁撤?

其次,我说我最初是从国家统计局的经济数据出发的,我说一下我在数据中发现的三个阶段,

(1)笔杆子们觉得办工厂太幸苦了,还是收税方便。

(2)觉得收税太幸苦了,还是卖地方便。

(3)觉得卖地太幸苦了而且卖不下去了,还是印钱方便。

自从2016~2019年三年,在某些人英明决策之下,我们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

我觉得这帮废物退化的速度有点太快了,既然我能看得懂经济,我对这帮废物但凡有一点点尊重,我觉得都是对我看懂经济的不尊重。

(1)但凡他们能把收税的事情搞定,就不至于卖地。

(2)但凡他们卖地的时候别把银行加进来发债务,就不至于陷入不断印钱的庞氏陷阱。

(3)但凡他们能够在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二选一的几次机会中,选择实体经济,都不会面对今天这种"从体制内彻底无药可救"的局面。

==

你觉得他们无懈可击,我觉他们只是冢中枯骨,没有一丝一毫的希望,因为同样的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最近的一次就是常凯申。

未来真正的问题是,如何避免坏的未来可能,如何从他们手里抢救回来一些东西。

大革命失败之后,常凯申不也学希特勒,狂喊“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吗?中原大战之后,国民党那边除了常凯申只有一个半政治家(李宗仁、阎锡山),其他所有人都是为常凯申摇旗呐喊的小卒子。

既然你提到了常凯申,那么我们就要好好说一下,大革命中,

(1)进步青年有什么错?国民党左派有什么错?不论广东还是江浙的国民党基层有什么错?

(2)工人和农民有什么错?

(3)共产党有什么错?

常凯申既然选择成为三座大山合流之后的代言人和刽子手,那么他就站在中国所有进步力量的对立面。

红军的长征,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的活路,这就是紧气和长气的此消彼长,这是对杀屠龙局。

作为一个独夫,常凯申这边的棋手只是他自己,但中共这边的棋手可不仅仅是毛,而是以毛为代表的一大批革命家。

长征阶段是围棋,国共内战的终局确实象棋,最终,以毛为代表的革命军绝地翻盘,成功将军——常凯申能够逃得狗命,一个要感谢日本帝国主义,而要庆幸他落在张学良手里,落到任何一个革命家手里,他的最好结果是被囚禁至抗日战争之后再公审枪毙。

现今的总路线之争,不过是大革命总路线之争的继续。三共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三位一体,最终才诞生的“一国金融帝国主义”,看似占尽一切,不过是个独夫而已,越是集权,死得越快。

第一、正是因为三共看似占尽一切,所以它反而会对军队毫不在乎,最终失去控制力,胖猫事件之后的“军婚不算出轨”只能算前兆,后面三共各种道行逆施最终自掘坟墓的操作你就等着瞧吧,三共对军队的上限是只能控制空军,三共既然变成了鱿鱼的同类,就绝对控制不了陆军,它只能选择拆解陆军或者将陆军拱手让给其他人——这正是速胜论的机会。

即使速胜论失败了又如何?正是因为三共成了比常凯申更强大更集权的独夫,三共的反对者遍布了整个社会的所有阶层——这就是天然的统一战线和天然的三三制联合政府,只要后来者坚持联合政府就不会过度集权,只要不过度集权就不会被“蜕化成熟女真的笔杆子”窃国。

归根到底,首先是,我们信不信我们的道,我们信不信毛留下的军队,我们信不信毛留下的政治遗产——与毛的经济遗产比起来,这两者才是毛最大的遗产,也是“蜕化成熟女真的笔杆子”窃国之后绝对无法继承的遗产。

风已经起了,祝好。

通宝推:史料推理,ccceee,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