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下半场开踢 -- 方平

共:💬4973 🌺37638 🌵353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母亲当年下岗那个工厂,也是卖地

厂长下岗了职工后,美其名曰“合资办厂”,结果就是伙同港商卖了市区内工厂那块地(武昌区紫阳路一带),也是一毛一样的故事情节。

甚至本世纪初,我母亲多年来只能拿几百块钱(记得是很多年是400块)的内退工资。习上来后,慢慢得给加到三千。很多当年下岗的职工,对习观感并不差。

我家下岗故事有两个情节,至今还记得:

1、厂长曾到我家,找我父亲“沟通”母亲下岗的事,我母亲给他们倒茶后,避去另一房间。我父亲对厂长说:“你们单位的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2、多年后,组织上查工厂地皮的事,该厂长自杀。

武汉作为老工业基地,当年下岗,工人的生存状况,大概是仅次于东北。当年有全家拿最后一点钱买一点猪肉,然后全家走的;有卧轨的;还有去市政府门口闹,被打甚至被捕被判刑的。

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位下岗职工,拿分到的一点“买断费”,买了一辆麻木(人力三轮车),全家就靠这个维持生活。结果遭逢朱棺材那句讽刺武汉市容的话:“中国最大的县城“云云。

市领导大受刺激,整顿市容,取缔麻木。该下岗工人的麻木被交警没收。该工人不哭不闹,平静的拎着一瓶汽油,到交警中队自焚。

人未当场死亡,所以更惨。

我父亲去处理完的现场。回来后,难受得吃不下饭。连夜给领导写信,建议立即停止”整顿市容“,给人留一条活路。市领导当即收回成命,武汉的麻木存留了很多年。

从此,我完全理解了为什么奉命带队“围剿”法轮功时,父亲总是对手下人交代一句:“都悠着点啊,那些爹爹婆婆们,摔倒了算你们的”。然后布置“围三阙一”,与另外的几个领导,默契的点着烟,默默的等着时间到了立马收工。

亲不亲,阶级分。

每当听到有人嘲笑武汉是中国最大的县城、麻木乱穿的时候,我都觉得这其实是一种好评。

就这,现在还有人吹朱棺材的。

通宝推:河兮兮,缆绳,广宽,师兄,鹰蓝,领班军机,super97,方恨少,soufayu,起于青萍之末,青青的蓝,onlookor,老王,AIRAIR,ccceee,绿色蔬菜我的爱,闻斜阳,小泽珍珠,天狼星,很高兴,北纬42度,大道至简,zwx650,李夏禾,凤城,懒龙,中关村88楼,nettman,qq97,独立寒秋HK,南门桥,无此人01,史料推理,履虎,卡路里,时间的影子,scanning,exprade,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