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客熙熙

主题:【原创】流浪肥猫兄,俄乌的赌帐已经过期3个多月是不是该结了? -- 凤城

共:💬309 🌺2069 🌵146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肥猫兄还是要脸的,让这个事翻篇罢

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肥猫兄为什么消失?

咱们理工科出身,发言之前,先做点调查。

1、肥猫兄最后一次发言时间:2023-03-16 07:34:29,发言内容是不再设立“乡村振兴局”,那是之前10天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早就公开的新闻,没有任何敏感性;

2、肥猫兄当天发言最多的是关于那次大会的投票程序,包括“秘密投票处”,包括以下这句话:

没有秘密投票处,只有秘密写票处,写了 还是要出来投。

你知道秘密写票处在哪里?呵呵。

谁敢去?

可能有网友觉得这是敏感话题,甚至是导致肥猫兄被“捂嘴”的原因,所以被消失了。

其实,真的是想多了。他讲的能有多大的敏感性呢?包括所谓“谁敢去”之问----明显是公开的废话嘛。 这并不是那次大会或者说习时代的“发明创造”嘛,这么多年,体制内不一直这么玩的嘛,都是国内公开报道的老常识了。我直接引用公开的2016年的老文章《“秘密写票处”的秘密》: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蒋洪曾经说过,当委员这么多年没看见有人去秘密写票处写票。他说:“你想想看,精神正常的人会到那去秘密写票吗?上海的那个秘密写票处就在主席台的两侧,北京的秘密写票处稍微隐蔽一点,在座位最后的房间里。我当了这么多年委员也没有看见有人去秘密写票处写。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肥猫兄突然在那一天之后消失呢?

我个人认为:当天肥猫兄发言正酣的那栋楼里的一个对话,才是真正的触因:

点看全图

这个发言的前因后果,也不复杂:

(1)我当时正跟肥猫兄交流投票程序及历史形成;

(2)凤城兄插话回复我

(3)另一河友插话回复凤城兄

所以,即使肥猫兄当时没看到这个提醒,在当天过几个小时后看到了,因此不再出现 ---- 这应该是更符合相关人物心理的一种解释。

从这个观察上说:

(1)肥猫兄并不需要任何人替他付赌债 ---- 即使你想替他还,你问过他意见了嘛?人家生活在北京,为2000块钱还让人替自己还 ----- 你确定这不是更大的一种尴尬?何必陷人家于一种更为难堪的境地?

(2)退一步想:即使还了这2000块,肥猫兄也有极大的可能性再不出现。肥猫兄把自己的脸,看得比这2000块钱要重得多。消失了 ---- 也是一种言责自负的担当形式。尤其是,那个时候凤城兄并没有发“讨债贴”,肥猫兄主动选择消失,说明肥猫兄还是要脸的。

这里发一句感慨:所有论坛的一大通病,就是在乎自己脸的人太多

正是太在乎自己的脸,所以不愿接受自己说错了;

正是太在乎自己的脸,所以不愿向他人认错道歉。

脸经常被人打打发发烧,人丢大了才能动心忍性 ---- “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脸这张皮,就是让人打的,人这个货,就是用来丢的

在这一点上,《古惑仔》们,都要做的光棍得多:

点看全图

第二个问题:凤城兄两次“讨债”的目的是什么?

我认为凤城兄有两个目的:

【一】并不是逼着肥猫兄”羞于见人不再露面“ ---- 人家早就自我消失了嘛。凤城兄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肥猫兄出来,大大方方认个错 ---- 承认自己当初对俄乌局势的判断错了,这个事也就翻篇了。肥猫兄若愿意付这2000块钱,也只是小赌怡情,多年后大家当个玩笑一乐而已。况且,凤城兄还不见得真愿意收呢。

【2】通过此事,提醒诸位河友,无论你观点如何、屁股如何,白纸黑字的发言时,不仅不要为难自己,更不要不珍惜“老铁多年的心血” ---- 这才是凤城兄两次“讨赌债”的真正目的:

今后也请多走走心好吗?理性思维、客观讨论、去芜存菁、共同学习、共同进步是咱们对西西河应尽的责任,咱得对得住老铁多年的心血不是

相比赌债这区区2000块人民币 ----

铁手这么多年下来,花了多少倍的2000块?

铁手这么多年下来,花了多少倍能赚2000块的时间?

铁手这么多年下来,花了多少倍2000块买不回来的心血?

这个事,大家就此翻篇罢。

肥猫兄是熟悉体制、尤其是了解相关人事的河友,我与他诸多观点并不相同。但恰恰是这种不同,相反才促使我在与他交流时,更加谨慎的反思反省自己,从而修正自己、提高自己。

欢迎肥猫兄在认为恰当的时候能够回来,继续像您当年在帖子一样,全面系统、挥斥方遒的批判一尊:

《我几年前就概括过他,文化低、能力差》

也许,历史终将证明:真理站在你那一边。

通宝推:journal,empire2007,陈王奋起,崂山一道士,亮子,秦波仁者,等明天,菜根谭,别看我矮,凤城,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