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清朝亡于排满还是排汉? -- 狂草舞茅
共:💬74 🌺455 🌵10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大部分观点赞同,商榷一二点

德国皇室密授中国王子抓兵权是著名老梗。载沣,载涛,载洵和袁克定貌似都获得了此万金秘方。

但抛开兵权问题--王子们又不可能和军官士兵整天摸爬滚打在一起,哪可能抓到军权--中国立宪的第一步,即官制改革,是学习日本体制。

参见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文海奏折:“今议者欲去军机大臣,而设大总理以为立宪之地,是欲学日本权在大将军也。败坏国家,莫此为甚。”

袁世凯作为汉人官僚代表人物,必须为汉人官僚争权益。曾国藩如此,李鸿章,左宗棠,刘坤一都是如此。只有张之洞懦弱一些。所以张之洞做不了疆臣领袖。只能被满人活活气死。

慈禧光绪刚去世,袁世凯就坚持督抚保留部分财税权力,坚持尽快召开国会,加速官制改革。而且袁世凯把他的观点透露给新闻媒体,相关报道满天飞。这些是阳谋,也是基本政治立场。袁世凯不是不知道挑战清朝皇室的风险,但作为成熟的政治家,背弃基本政治立场等于叛卖背后的基本盘,形同政治自杀。这些是他被赶回老家的根本原因。

即便如此,袁世凯也不能不这样做。当初慈禧三批次严旨下令彻查马新贻被刺案,曾国藩全然不理慈禧旨意,最终按前两次审问结果结案,结果是慈禧让步,湘淮系不仅保住了两江总督位置,还得到了直隶总督位置。

慈禧狡诈的地方在于该让步时就让步。解决不了,就把最困难的事留给子孙后代的智慧去解决,只是祖宗都没这个智慧和决断,子孙何来此智慧和决断。

这些不可调和的矛盾显然没法写在上谕里。更不可能揭老皇历:光绪帝废立风波。这个伤疤太痛,摸不能摸,看一眼心脏都难受。我认为载沣和袁世凯都是极力回避原来的旧伤疤的。

载沣只能借中美互派大使这些相对不重要的事训斥袁世凯。然后后者以足疾开缺回籍。

载沣顺利踢开袁世凯,紧接着大收督抚财税权,驳斥召开国会的大规模请愿,同时加速地方咨议局选举。作死三步曲一气呵成。政治智慧仁者见仁,没亲身经历过战争的载沣倒是把后代子孙的决断发挥的淋漓尽致。

至于杀袁世凯是完全不可能的。人家那么大功劳,那么优秀业绩,且忠心耿耿,让交兵权就交,凭啥砍人家脑袋?

至于袁世凯在辛亥革命后的行为,根据清宫奏折档案,学者们已考证出袁世凯从来没有提出六条或者八条要挟清廷。袁世凯最初南北议和基本立场是立宪。

但全国立宪派怕清廷报复,坚持清帝逊位。否则就南北开战。支持开战的三大主力是江浙,广东和湖南士绅。这三个地方的士绅都被清廷排斥,组建了大批新军,连毛主席都成了湖南新军的一名列兵。

既然立宪派害怕秋后算账,袁世凯何尝不害怕?故而袁世凯也不再坚持立宪。全国十七省代表全票同意袁世凯作为大总统主持共和。对袁世凯的信任不仅是形势使然,也和当初袁世凯能不顾个人安危坚持汉人官僚立场有关系。唯一的例外是自封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磨磨唧唧,一直找借口拖了好几个月不肯放弃自封的临时大总统。但清室逊位袁世凯就任大总统是国民公意,一切遂成定局。

通宝推:独草,胡辣汤,springisok,
帖:4851060 复 485099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