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整理】凛冬待春 -- 神仙驴
共:💬2154 🌺18279 🌵410 新:💬3 🌺57 🌵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沉痛悼念,敬承遗志。

引激流网消息:

朱永嘉先生于今日4:35因新冠引起的呼吸综合症不幸离世,享年92岁。朱老是文革风云人物,著名的罗思鼎写作组负责人。文革结束后,主张不妥协,虽败犹荣!巴黎公社150周年之际,激流网邀请朱老与阳和平老师做主题为“从巴黎公社到上海公社”的对谈,但受阻未成,成为永远的遗憾。

向朱老学习!

朱永嘉同志生于1931年,上海解放前他在读高中时参加了党的地下党,积极投身革命活动。1950年他进入复旦大学历史系学习,但只读了两年大学就因为学校需要干部,让他提前毕业当了专职的政工干部,担任过新闻系、物理系的党支部书记。

在做了四年党务工作后,朱永嘉同志回到历史系,开始从事业务工作,跟随历史系老教授陈守实学习明史,开始崭露头角,不到三十岁就评为讲师,同时还担任着系党总支委员,成为一位又红又专的青年教师。

1962年,朱永嘉同志与历史系几个岁数差不多的教师自发组织了一个写作集体,取名“罗思鼎”,以呼应当时向雷锋学习做党的螺丝钉的号召。

1964年,“罗思鼎”小组被整体借调到华东局内刊编辑部,最初是写与中苏论战有关的历史论文,反驳苏联学者齐赫文斯基有关中国古代疆域以长城为界的论调,此后也写其他历史文章,如关于李秀成自首变节问题的《大节、气节、晚节》。

而后“罗思鼎”成为上海市委的写作班子,朱永嘉同志也由一名单纯教书做学术研究的高校教师,转而成为听党指挥的笔杆子,人生道路从此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半个多世纪之前,那个属于人民的火红的年代,上海的革命与其他地方相比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从最初的造反开始,一部分机关干部与知识分子一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朱永嘉同志就是其中重要一员。

他领导上海市委革委会写作组,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贡献了诸多珍贵文字,参与了可歌可泣的革命斗争,在当时得到了张春桥同志、姚文元同志与广大人民群众的赞誉。

1965年,朱永嘉以明史专家的身份参与撰写了重磅历史文献——《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后来多次近距离接触了毛主席。

1966年,朱永嘉又听从毛主席的号召,对上海市委发起关键一击,后朱永嘉担任上海革委会常委,创办了《朝霞》《学习与批判》《自然辩证法》等刊物,实际上成为上海文化领域的主要负责人,为整整一代工农阶级奉献了笔墨年华。

他组织上海的专家学者,标点了八十六篇古文,以方便视力退化的晚年毛主席阅读;他组织近现代世界史方面的专家翻译了许多专门的著作,创办介绍外国文化的《摘译》等书刊,以适应中美关系打开后,外事工作和人们了解国外动态的新需求;当毛主席支持大学办学报时,朱永嘉等人办了《学习与批判》这份复旦大学的学报;当毛主席希望繁荣文艺创作时,朱永嘉又办了文艺刊物《朝霞》;当毛主席关心下乡知识青年的境遇时,朱永嘉又组织出版了青年自学丛书,让上海的大学到农村去办函授,让农村的知识青年可以继续学习……

朱永嘉同志曾认为:

那十年历史,不应成为禁区。历史很难按照判决书来写,那个判决书都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其所攻之一点,也不一定都准确,历史如果那样写的话,干巴巴的,没血没肉。

因为历史事件不可能是单方面的故意,而是双方和多方博弈的结果。没有博弈和互动的过程,那样的历史著作就没有任何意了。

即使是审案,也要控辩双方真刀真枪地互动,才能说明事件的真相,才能使人们心服口服呀!

1976年10月12日,朱永嘉同志在上海振臂一呼、为革命写下了最后一声呐喊:

打嘛,干嘛,打他个巴黎公社,虽败犹荣!

同月,他出国访日,在东京和仙台都有人对他喊“北京变天了,朱先生想过回去会怎样吗”,他淡然答复:

我知道。我不用你们多虑,我不会改变日程。

随后,刚登上归国的民航客机便被隔离,审查五年后判刑十四年……😅

纵使在年迈的退休岁月,朱永嘉同志也一直坚持不懈笔耕不辍,同以《 炎黄春秋》《南方周末》等资产阶级自由化舆论刊物作着艰苦卓绝的斗争。

他曾批判《南方周末》杂志具有“资产阶级老爷做派”,还曾就《 炎黄春秋》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再思考》一文指出谬点:

所谓的再思考,实际上是对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分析和社会主义时期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正面挑战。第一篇文章的第一个小标题为“'阶级国家'与'阶级专政'在现实中是一种虚幻”,他的主旨是否认资本主义国家的国家机器不存在资产阶级专政的问题!

在长期的历史研究工作中,朱永嘉同志不止一次以明朝灭亡警示后人:

明所以亡,亡在贪官身上!朱元璋下决心治贪,颁《大诰》四篇,只是收一时之效,一旦松弛,结果明朝就亡于贪官污吏之手。可见反腐斗争必须持之以恒,不能有丝毫松懈,否则就会前功尽弃,明亡的教训值得我们警惕。

2008年,朱永嘉同志曾发表过一篇写给毛主席的信,其中有段落如此写道:

毛主席,您离世以后,我们的境遇发生了根本的逆转,我们所做的一切受到了组织上的重新审查,我被带上了反革命的帽子,被判了十四年徒刑,一下子被打到最底层,剥夺了自由和工作的权利。

对这一切变化,我无怨无悔,我做了什么,我为人的准则我自己心里有数。

记得我是88年末离开监狱回家的,那时正是改革开放的起步年代,我实在没有办法也为此出一份力,发一份光。

记得曹採曾经给将去世的蒯越报书曰:”死者反生,生者不愧”,如果您返生的话,我要说的也还是这一些,不如有一些人在您生前与死后完全表现出两付截然不同的嘴脸。

记得您曾经反复用《诗经》中”靡不有

始,鲜克有终”的话告诚过我们的党员干

部,要保持革命的晚节。做人也确实应

该慎始如终,始终如一,要做到这一

点,人得要有一点精神,有一点骨气。

这精神这骨气,就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也就是孟子所讲的那股浩然之气,否则的话只能是墙头草,随风倒的小人焉哉!他们还不如我这个被逐出教门的信徒心诚意正。

对那些反复无常的小人,我想借韩愈《调张籍》那首诗开头的几句话了:”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妣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伊我生其后,举颈遥相望。"那些妣蜉不过是在茅坑边上蠕动的蛆虫而已,起不了什么波澜和风浪。

2013年深冬,毛主席诞辰一百二十周年之际,朱永嘉同志更是痛心疾首感叹:

与地方政府公司化的同时,过去国家统一集中管理的一些部门,如金融、电信、电力、自来水、铁路、航空公司化以后,这些垄断行业通过行政垄断资源而获得垄断利润,这些企业的管理人员的薪酬与国际接轨过程中获取高额报酬,从而使这些部门的相关人员成为既得利益集团。

腐败的现象往往集中高发在这些方面,这样客观上形成不同的利益群体,在社会上造成贫富两极分化,从而在一方面出现一批资本的代言人,鼓吹全盘私有化,全盘西方化,从而否定中国的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

另一方面在弱势群体这边则出现仇官与仇富的现象,甚至出现个人报复社会的恶性事件,而这一切也正是既得利益集团与弱势群体之间矛盾在群体社会心理上的反映。

同时,这也是我们长期以来忽视思想政治工作,在意识形态问题上缺乏有力的引导。这里还有一个如何从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到全国人民共同富裕的问题,当然,这不是靠劫富济贫,而是通过发展生产,发展经济,城市辅助乡村,工业辅助农业,扩大社会保障来逐步实现。这些正是我们进一步改革开放所面临的政治和经济上的困难和必须解决的新问题。

毛泽东同志晚年反复思索的便是如何加强我们党的建设,如何维护我们党的性质和政权的性质不发生蜕变的问题。他担心,干部严重脱离群众的状况如果发展下去,会变成官僚主义阶级,最后必然要被工人阶级把他们当作资产阶级打倒。

他所以发动那场文化大革命,他是担心我们的党蜕变成一个骑在人民群众头上的反动政党,我们的政权变成官僚资本主义政权,我们的干部队伍出现权贵资本主义阶层。现在那么多会所、高尔夫球场,明令禁止,许多地方还是偷偷摸摸地干。我们那么多干部出入这些场所,我不知道他们的价值观、人生观与党员干部身份是否匹配。那岂不是毛泽东同志晚年说过的资产阶级就在我们党内的一种表现嘛!

朱永嘉同志说:

要永远忠于毛主席为之奋斗终身的社会主义事业,要更加谨慎地努力工作,才能不辜负毛主席的厚望。

自己不求名、不求利,只求对党对人民有益。

回首审视这许多年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没有抛弃过自己的信仰,无论此前此后……我相信自己这一辈子堂堂正正为人的品格。

无怨无悔,我做了什么,我为人的准则我自己心里有数。

写到这,突然发现很多左翼青年正在读的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青年自学丛书——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简史》,也是朱永嘉同志当年组织出版的。

如今,朱永嘉同志在天之灵不知道能否看到,他当年的那些努力,他当年和晚年留下的那些好书,很多左翼青年都在阅读着、在思考着……

从毛主席到朱永嘉,从朱永嘉到今天的我们,在理想主义的道路上,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慨:这就是历史的传承啊,这就是真理的力量啊!

通过梳理的那一个个历史细节,我们能强烈感受到,在那个风云变幻的年代,朱永嘉同志是紧密跟随毛主席的脚步的。

朱永嘉同志说:

只要是毛主席关心的,党和人民需要的,我们都尽心尽力地去做!

1976年10月,朱永嘉被隔离,后又被判刑十四年,也就是在那漫长的提篮桥监狱生活中,他认认真真读了《二十四史》《资治通鉴》和马列毛的经典著作。1988年,朱永嘉保外就医,提前释放。

出狱后,他并没有一蹶不振或安享晚年,而是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他一方面靠整理古籍维持生活,注译的《明词汇刊》《吕氏春秋》《唐六典》《春秋繁露》等古籍约五百多万字;另一方面,他更是积极宣传毛主席,为毛主席正名,用毛主席的思想重新解读中国古代史,写出了《晚年毛泽东重读古文内幕》《论曹操》《刘邦与项羽》《商鞅变法与王莽改制》《读史求是》《明代政治制度的源流与得失》《论李贽》等重要著作。

当《南风窗》的记者追问朱永嘉,在被扣上“文革余孽”的帽子,会不会觉得伤心时,他的回答是:

“他们怎么看我,是他们的自由。退出来了,倒了霉了,我也并不感觉自己见不得人。就看自己怎么看自己,摸摸良心,没做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情,自己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能为毛主席做事,很光荣!”

“个人得失在一整个大的运动过程中是微不足道的。摆正自己的位置,向前看,那才行。否则的话,你反而给人家小看了!”

在这里,真的是更加敬佩毛主席了,他亲自培养出来的那批知识分子,功底真得都很扎实,朱永嘉同志就是其中的一位代表。

朱永嘉同志是一位立场坚定、素养深厚、博览典籍又深入实践的学者,他不仅有丰富扎实的史学积淀,更有过惊心动魄的政治历练,所以他所阐发的历史观,完全不同于一般的史家之言;他所秉持的史学宗旨,是毛主席当年的那些教导——以史为鉴、古为今用;他的作品,更是以一种历史主人翁的角度,知人论世、设身处地、沟通古今、旨趣深远、发人深省,兼具研究深度与大众可读性。

所以,在此也郑重推荐朱永嘉同志的著作:学习他的思想,才是对他最好的祭奠。

有左派同志献上挽联:

上联:此前,紧跟毛主席,举红旗,铁肩担道义

下联:此后,捍卫毛主席,驱黑云,妙手著文章

横批:又红又专

寒窗拂页百年风,听雨已是灯熄时。

朱永嘉同志:永垂不朽!

通宝推:海中山,红军迷,bluestarry,黑山老妖,黄序,路远无轻,上帝大叔,潜望镜,鳄鱼眼泪,米爹,老惰,西江城,苏仙岭,陈王奋起,杨微粒,三叶虫,脊梁硬,strain2,tom,ccceee,方恨少,kekepei,纳米小洞儿,田雨,方平,叶入林,独立寒秋HK,死扛着,青青的蓝,acton,偶卖糕的,MaverickZ,水立方,真离,匿名:1
帖:4843453 复 484334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