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整理】凛冬待春 -- 神仙驴
共:💬2154 🌺18279 🌵410 新:💬5 🌺66 🌵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我的解读,给驴大捧场

A.对疫情本身:

对付病毒,无非全面封控,精准防控和基本放开(现状)三种。理论上当然精准最好,但是任何结论都是有前提的,精准的前提是

1. 自然因素-R0不能太大,太大则如野火燎原,指数曲线太陡峭,一次封堵不住则前功尽弃,只不过略微推迟指数曲线而已

2. 追踪详细行程和接触人员是可能的。每个案例从早到晚去过那里,何时可能被传染,接下来接触过谁,行程如何等这样详细的大量数据获取必须是对流调透明的。实际上摄像头再多也不是个个都开着,开着也不是个个都能用,能用也不是所有数据都能调动(政府部门内部信息化互联都做不到,和社会机构信息就更不行);电话询问也是,不是人人都说实话,或者确实不记得;手机信号定位没有精确到那么准,何况这种程度的全民大数据我不认为有足够的存储和算力,这等于要监控全民,数据还要保存不短的时间(这还造成大量数据泄露的问题)。但凡有做不到的点就是漏洞,感染者足够多的情况下,每个漏洞都会造成未被追踪的传染链条,时间够长,逐步放大,最终必然破防。疫情以来一直是流调追着疫情跑,根本追不上。对数据安全也有很不好的作用。

3. 人类社会因素-财政跟得上,物资和人员、组织跟得上。流调队伍需要迅速调查清楚并控制涉疫人员,快速协调各方,灵活多变。除了上海这样的地方,没几个地方有这种队伍和经验以及专业能力。

综上所述,对22年的高致病性新毒株系列(统一命名为奥株是语言操控思想的典型例子,根本不实事求是,这个是全球精英的共谋),精准基本不太可行。全面封控是在无法做到精准的前提下,又要满足清零的唯一办法。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已经逐渐不可行了。之所以乌鲁木齐封锁百日仍然无法清零,必然是基层漏洞不少,基层机构师老兵疲,普通百姓因为民生怨声载道,财政根本无法全面补贴,因此也逐渐不可行了。放开之举,早有端倪。其中大略,不少人都写过了,我也记不清详细的,但是20条是经过zzj的,早先几个病例明显上升的试点地区,都是嫡系所在,北京的数据在放开前也是明显压不住了。

B.对人类社会:

本来逐步放开是必然,但是宣传上还是强调动态清零,要给予试点地点一个时间来检验,还不能全面破防(一旦不说清零了,以基层疲敝之态,必然如后来实际发生的那样迅速躺平)。说实话这个过程肯定没法保持优雅,堤坝破损不可能逐步有序,必然是全面迅速崩塌,所以政治责任重大,舆论上也很被动。

不过反对派和境外都以为清零才是目的,因此针对全面封控,才有了11月底的A4纸和舆论汹汹的乌鲁木齐大火案,其中A4纸之乱只有2天迅速偃旗息鼓,颇堪玩味(是不是琢磨过味来了?)。趁此机会突然转向,则后面负面成果都可以归咎于推墙派,等于让推墙派背了黑锅,不管是自私的小资产阶级还是境外势力,又让大家接受了一次教训。这也是很多看清真相的人对老大十分不满的原因:权谋只推卸了责任,但是该做的准备没做全,全民承担了后果。

最后说说我的看法:说实话,作为小民我倒不十分生气,圣人不仁以万民为刍狗,这本来就是常态。回看历史,其实所有辉煌之前都有惨重的损失,只不过后人只看到了辉煌,或者几个抽象数字的损失,这次实实在在地看到现实的具象的损失而已。所有损失,都可以作为代价而不是损失,只要后面能拿到足够利益。拿到了,那就是代价,拿不到,那就是损失,千秋功罪,维待后续,祝老大好运。

我小时候读的第一本外国名人传记是马歇尔将军转,这个寡言靠谱的人年轻的时候就批评法国人“胜利的时候忘乎所以,失败的时候垂头丧气”,言下之意缺乏坚韧。希望大家保持韧性,不要重现21年的骄傲,不要沉迷于22年的沮丧。

元宝推荐:加东, 通宝推:mhymark,梓童,天堂,菜根谭,陈王奋起,常挨揍,灶王爷,自以为是,广宽,冬晓,广阔天地,林三,加东,不远攸高,方平,米爹,神仙驴,俺本懒人,shyukyo,秦波仁者,
帖:4839630 复 483792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