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为什么曾国藩不造反?及清末民国战斗力鄙视链 -- 狂草舞茅
共:💬484 🌺6298 🌵66 新:💬13 🌺104 🌵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曾国藩真是靠”结硬寨打呆仗“赢得战争吗?澄清几点

首先,曾国藩对太平军的战略很简单,就是控制长江从上游向下游打。控制了航道,太平军的军力就被分割开,很难集结聚成一个拳头,而湘军可以以长江为轴心,江南江北分道合击,而后勤运输由湘军水师负责,哪怕打不赢往长江边上一躲,水师大炮就可以为陆军提供一道保护伞。

其次,湘军最典型的围城战--安庆围城战,由曾国荃围城,多隆阿打援,而在太平军打多隆阿的时候,多隆阿变成守卫营寨,鲍超打援。有点类似彭总喜欢玩的双重穿插,这个双重打援很有创意。陈玉成的主力大军就是在一次次打援中消耗殆尽的,即便突破了两道打援,还要面对曾国荃的长壕和堡寨,眼瞅着自己的老娘和家眷围在安庆城中,而不能救助,直到被曾国荃破城屠灭。

当然,天京保卫战和安庆保卫战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相同点是水师始终在保护曾国荃的长江后勤线,不同点是安庆攻城战,湘军是五路东西向攻击,护卫曾国荃侧翼,不仅构成战略策应,也是战役策应。而天京保卫战则是曾国荃贪功心切,孤军深入,只有左宗棠楚军从浙江方向和淮军从苏常沪方向的战略策应,只有鲍超的霆字营勉强称得上战役呼应。鲍超一会儿在江西,一会儿在皖南,一会儿在皖北,成了天京保卫战期间的西线救火队。好在陈玉成已被消灭,天京只有李秀成帅13王支援,否则陈玉成李秀成联手,再搞一次大破江南大营也未可知。

实际上曾国荃当时处境和江南大营很相似,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湘军水师强大,把长江后勤线牢牢控制在手中,造成太平军每次过江都要损失大批人马,安徽粮食过不来,而李秀成从陆上运输粮食的成本完全不能持久。而曾国荃虽然兵力不足(曾国藩把亲兵队400人都派给曾国荃了),但曾国藩靠水师依然能源源不断把粮食、火药、炮子和安庆造开花炮弹运到曾国荃营中。

当然,也不是完全否认湘军的确喜欢结硬寨打呆仗。当时火炮沉重,攻城威力不足,后膛枪漏气,射程不如配备米尼弹的前膛枪(恩菲尔德M1853)。把硬寨扎在敌人家门口,切断后勤,逼迫敌人来进攻,的确是交换比最好的办法。安庆攻城战,陈玉成扑壕,曾国荃一天曾消耗17万斤火药,50万斤炮子,劈山炮一发射,陈玉成的太平军都是血衢一道。太平军最少伤亡2万,而湘军伤亡才不到200。交换比超过1:100。陈玉成装备了大量恩菲尔德M1853,曾国荃也装备了这种武器,但在近距离攻防战中,劈山炮(铜质或铁质土炮),效果远比恩菲尔德M1853前装步枪好。

但到了镇压捻军时代,连发步枪开始进入清军。双方战术都彻底改变了。捻军抛弃了步兵,走向全骑兵时代。而湘淮军不再结硬寨,而是靠河防。斯班瑟七连发,亨利-温彻斯特十三连发,雷鸣登杠杆连发枪这些速射步枪进入清军之后,100名湘淮军守住渡口,就可以让1000人捻军骑兵根本不可能渡河。后膛螺丝开花大炮也进入清军,捻军不守城,这些武器用不上。

但回军就不同了。回军使用俄罗斯及英国步枪和前膛炮,被左宗棠的大炮炸得屁滚尿流。陕甘回军还是新疆回军,只有伏击才有一丝胜利可能。攻城有后膛炮,对付骑兵有速射步枪乃至多管机枪(如加特林和一种被迅速淘汰的法制多管机枪),而穆斯林白刃战是永远也打不过汉族的(想不到吧?这却是事实。白刃战我们中国人从来不怕任何民族的,我们智力超过他们,心理素质超过他们,身体灵活性也超过他们。穆斯林只有在残暴程度上超过我们,其余他们全部是渣渣)。所以到左宗棠、刘锦棠带着老湘营收复新疆的时候,就进入闪击战时代了,各种花式狂虐回军。

扯到国军。国军一直是战五渣。首先组织度和天地会这种黑社会一个档次,完全没有野战的意志力,全靠死守。但一旦共军有了运输大队长送来的美式日式榴弹炮,死守有意义吗?国军整个解放战争中全歼过解放军一个团或者一个营吗?一次都没有吧。国军在抗日战争中投敌数十万。湘军有一个营或一个哨投敌的记录吗?一次也没有吧。如此还打什么仗。

通宝推:天地一沙鸥,葡萄,秦波仁者,愣头兔,黄序,吃土的蚯蚓,米爹,铁手,大司农,dfindy,青青的蓝,孟词宗,
帖:4837238 复 483651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