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新时代政坛少帅动向二 -- Feichangzhun
共:💬21 🌺342 🌵6 新: 🌺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新时代政坛少帅动向二

【新时代政坛少帅动向二】

正文开始前,说点题外话,个人观点罢了。

分析一个企业的投资价值,至少有三个路径:看技术(市场),看财务资产,看人。写这篇东西,是因为我认为不管是分析企业还是国家,看人最重要(其他也重要)。二十大形成的局面和趋势,将影响至少30年,怎么看待评价此一代管治团队,将影响你预测中国前景的结果。

(由于此篇涉及的主角均在二十大后赴新岗位,需要凑多一点情报分析的素材,所以隔了这么些天才发出来。)

这一篇谈的重点是“科学专家系”人马,之所以起这个标签,是为了和“航天军工系“,“deep state政务官系”,“投机党”,“老黄牛党”这几个我认为的所谓官员派系区别开来。 我尽量避免用”团派“,”西北帮“,“山东帮”,“闽浙帮”这些标签,不是我认为这些派别不存在,而是从一号和陈希十九大以来的运筹操作看,用这些标签似乎太贬低他们的水平。 一号“党管一切”必然需要多条组织路线,与其他利益集团妥协或者收编“为我所用”也需要接纳不同组织路线。“科学专家系”对一号来说无非是“比选”,“比优”。反面例子就像虽“酷吏”型官员招人恨,但一号也需要这条组织线路。

以往二十年,庆王爷的组织路线就是“deep state政务官系”,这个派系人马的优点熟悉基层,善于左右逢源,勾兑妥协,精通内部行文处事之道,少了这些人,哪个国家的官僚体制都玩不转。缺点嘛,不愿意也不懂对外”斗争”(对内高手),没啥战略思考,喜欢阿谀奉承,企业国家处于上升期时靠这些人没问题,一旦进入动荡不稳,对外斗争阶段,这些人的屁股就露出来了。非要说这些人忠于谁,我觉得不是那么绝对,但他们和“投机党”人最根本区别在于”政务官系”主流是忠于本体制的,是爱国的,从这点看,他们自己喊的“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也勉强算老实。李强/彩旗/丁薛祥/李鸿忠/陈wq等,我认为他们还是属于广义“政务官系”人马;倪岳峰(投靠安徽同乡汪道涵侄子汪光焘后起家)/龚正/殷勇/秦刚这些少帅们就属“政务官系”中“根正苗红”的,其关键一步离不开庆王爷。二十大前,庆王爷还通过云南的支线把一个其貌不扬的前丽江市委书记(崔茂虎)提到统战部民委宗教局局长的要害位置,可见此派系的能量和抱团。(本文不讨论分析政务官系人马,所以大家有看法欢迎随便聊)

题外话太多了,回到正文。

“科学专家系“独立成军,就是陈希在组织路线上的“创新”,科学专家系就是“陈家军”。不管是独立招募还是收编,陈希把这批人马提到了他们自己都不敢想象的高位,自然也惊掉了全世界的下巴。至于所谓“专家治国”的争论,我个人认为是个伪问题,因为在本国,真的有几个人称得上“专家”吗?把那些伪专家从政后的劣迹当成反对此组织路线的理由,有点不智。比如殷勇,仅仅在花街干了几年分析师,这种履历能去美联储当个分行行长?去花街大厂能当个什么级别的合伙人? 但殷勇跟陈雨露相比,却也勉强算半个专家了,本国的各领域所谓领军人才就这么个局面,除了某些科学技术领域,真找不出几个能在世界上称“专家”的,这点我相信搞“千人计划”的陈希很清楚。(就像胡和平/沈晓明这些,不提便罢了,你让一个医生去管一家快餐店都管不好,夸张地说,一线医生是经验主义的熟练工,没有贬损意思,但除了算账不需要用多高级数学。胡沈是蹭路线,不是真路线。)

在“科学专家系”人马中,本篇挑了四个人:a 尹力书记(现北京市书记),b 陈吉宁书记(现上海书记),c 李干杰书记(现山东书记,将任中组部部长),d 周祖翼书记(现福建书记)。

注:本部分只更新到尹力,后面三人待有空再陆续补完。

以鄙人拙劣揣测,陈希组建“科学专家系”队伍有5条硬杠杠:

第一 在本专业持续研究15年以上,真实学术水平达到国内顶尖(尹在公共医疗政策和食药监督领域,陈在环境综合分析领域,李在核安全领域,周在地球地质成油领域);

第二 出过国,见过世面,在广场事件后能顶住欧美的“吸引”(或威逼利诱),不润不移民,回到国内发展的(尹在俄瑞美,陈在英,李在法,周在德美瑞);

第三. 真有国际竞争力的综合人才,凭学历+履历+能力能得到国外类似高管职位,比如尹力去FDA/大药企/咨询公司/华府医药游说集团搞个高级职位,李干杰去海外核企或咨询公司做高管都不难,相比之那些“政务官系”到外面,不靠利益交换没谁要;

第四. 人品正直清廉,生活作风低调朴素,家庭关系清楚,不容易被利益集团拉下水;

第五. 对党和事业有真实的信心,政治观历史观足够布尔什维克,这要是在没当官之前就能看出来的(如周祖翼在同济时出过一本随笔其中有一篇“谈井冈山精神”。)

以上五点是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是“陈家军”选人的否决项,我相信考察指标还有许多其他重要维度。都是瞎猜,不要太较真。

下面分别谈谈尹/陈/李/ 周 四人。

a 尹书记。

看点一 —— 尹的执行力:作为一个“光杆司令”,一个没有任何北京市履历的前部委官员(比蔡奇强点),尹到北京首先要面临的难题就是政令不行,阳奉阴违。果不其然,尹到京后第一站去朝阳抓“二十条”新试点,从一线到指挥部走了个遍,以“希望”的口吻给朝阳下了个军令状,没想到转头就被朝阳书记和几个区长(都是资深政务官系)摆了一道,当晚乱撤核酸点,搞的民怨一片。我认为北京这帮deep state低估了尹的执行力,当年尹给高强当办公厅主任时搞定了非典,做国际司时将陈冯富珍推上世卫总干事,之后又帮彭教授搞定一堆的国际卫生慈善事业头衔,做食药监局时筹划建立了划时代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体系,在四川时将成都正式提升到超一线城市行列……. 尹力大概比许多官员更了解本国从上到下各环节的猫腻,也深知如何对付deep state 的窍门。被朝阳摆了一道后,尹专门带上老部下孙梅君(现组织部长)连续两天到其他区和防疫重要节点如批发市场等现场办公,直接和防疫要害环节的处级干部“深入研究”,一杆子插到底,也是侧面警告北京的各级老油条“要么换思路要么换人”。(就在我写这段时候,北京宣传部门又给尹力来了个高级黑,发明了“区自为战”新词,我查了20号常委会会议精神稿,尹力讲话重点明明是“加强市级统筹”,“打好整体战”,这么明目张胆搞动作,绝不是一两个人的事。)

北京整体的破局,在尹任上注定是到了要“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阶段,蔡陈任上无非是开了个头,打了上半场。没有过硬的执行力,疫情防控/ 非首都功能搬家/ 雄安/ 金融/ 科技自主/ 数字经济/城市治理等工作极可能停滞倒退,虎头蛇尾,甚至全盘崩溃。个人认为,这是对尹未来几年最大的考验,因为他之前并未碰过这么复杂困难的局面。

二 尹的“科学良知”:我不敢确定这是否陈希组建“陈家军”的内在动机——就是目睹党和军队在胡温时代从上到下的贪腐败坏后,陈希内心要寻找具备科学良知的人来做接班人。如果是真的,这让我想到创建新加坡的莱佛士(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和米国的founding fathers TJ 和 BF。不晓得《美国反对美国》的作者是否也赞同这路线。

尹的“科学良知”第一次被高层知道是在03非典的国务院专项会上,这位刚从哈佛做完公卫访问学者的专家建议高层要迫切重视建立公共卫生应急制度;而最早为外人所知,是他在“毒奶粉”事件后(时任卫生部办公厅主任)到西安儿童医院,专门看望食用问题奶粉的“结石宝宝”,离开前,他还给熬夜加班救治的医生们鞠了深深一躬,表示了个人的致谢和“复杂”的情感;这份良知到他正式任食药监局局长后,处理“毒胶囊”事件等当时中国十分严重的药品质量问题也有所体现。必须承认,在尹担任食药监局局长四年后,国内的食药监管体系被基本建立起来,药品食品质量问题也有较大的改善。(期望一个官员改天换地太过理想化)。尹在兼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期间(2013年),参与推动了二胎政策的出台,启动了最终结束计划生育的进程。

二十大后,尹把福建的疫情扑灭后,匆匆赴北京上任,不到十天时间,也可从侧面观察到他的“科学良知”:16日起,北京市公布了此轮疫情的第一例死亡个案,并在之后几天连续更新公布死亡个案和详细死因,捅破了新疆/内蒙/甘肃/广州/重庆/郑州等多地这三个月疫情爆发以来“不可说的秘密”;同时,北京也详细公布了此次老人院新冠爆发在地坛医院治疗的病情,印证了小道消息流转的“惨况”。

当然,我个人相信,尹这位光杆司令敢于如实公布,离不开有蔡奇在海内撑腰。无论如何,不吹毛求疵的说,陈希如果要寻找具备“科学良知”的未来“董事会”成员,尹力最低程度是能入围的。

现在和未来的局面是,经过这三年防疫的消耗战,普遍民意对党和政府产生了怀疑,特别是围绕清零与放开之争,隔离与居家之争,疫苗与药物之争,对过度扩大的基层权力的种种不满。如果尹能向社会有效展现“科学良知”的具体举措,重新建立科学管治的范式,更多呼应民众的“良知之问”, 他将很可能真正成为“明日之星”,反之,照着前任的路子,是通往恶性循环的死胡同。我相信,这也是顶层选用尹任九门提督的原因之一。

三 尹的“斗争能力”。斗争,是“事”的斗争,是“人”的斗争。没有“人”的斗争能力,达不成“事”的斗争目标。缺乏“斗争能力”,是过往对“科学专家系”人马最大的诟病之一。

从80年到03年,整整23年,尹都是做学者(算上了学生时代),用时髦词叫做高级智库,进不了“庆王爷党”,但多半也有其本人自诩学者,清高自爱的因素。

从03年到15年,12年时间,自卫生部办公厅始锻炼“斗争能力”,先有资深国务院老人高强保护,后有“科学专家系”老前辈陈竺赏识重用(血液学院士,非党员,其父母与尹的父母都是医生);

15年到20年,赶上陈希下放京官的大潮,完成最重要的“大校升将官”跨越一步,在四川先后在两位组织部老人王东明(灭周清川有功,庆王爷党)和彭清华(庆王爷党心腹,香港动乱埋雷人)下,也是从政以来第一次在地方工作;

20年底到二十大,在福建先后和两位部委老政务官搭档——王宁(在建设部20年,15年陈希提到福州市委书记),赵龙(在国土资源部20年,20年陈希提到厦门市委书记)。

从这些表面履历看,尹有丰富的和“政务官系”共事的经验和本领(他其实也算半个),如何识别/ 驾驭/ 调用/ 整治 “政务官”老油条,如何和政治大佬打交道,如何“出淤泥而不染”,如何平衡“照顾”多个利益群体诉求,这些大概都是尹已具备的“斗争能力”。反过来,从尹日常讲话风格看,水平很高,有针对性,但同时也比较“圆滑”,表面咋眼一看仿佛没啥特色,但很多话要结合底下实际操作来理解,这与他长期的高级智库专家经历,以及后来长期处在“弱势”政治搭配位置有较大关系。

将来如果彭清华等人被清理,可能才会验证尹在四川五年到底在王和彭眼皮底下干了啥,暂时连郭声琨都还太平,要扯到彭清华和王东明难度还很大,广西和四川要先有一大批葫芦娃被挖起。

总结起来,在陈家军的“科学专家系”人马中,论与中央和地方“政务官系”相处的“斗争能力”,尹是最突出的,也可能是最得庆王爷党认可和支持的之一。他绝对不属于“酷吏”党,但却给人“老好人”的印象,关键“出人命,分胜负”的时刻,他有没有足够的政治胆识和手段,尚难论断。

以上是谈对内的斗争能力,下面简单聊聊尹的对外“斗争能力”。

尹在卫生部自高强到陈竺时代,一直分管国际交流业务板块,05年前后任世卫组织执委会执行委员,这个执委会拥有实际的世卫总干事提名权,一经提名,大会都是默认通过。06年世卫总干事突然病故,给了陈冯富珍补缺获得提名的机会。当时外围的政治外交是外交部李肇星在做,正值中美友好期,现如今的驻华大使伯恩斯“卖了”李肇星一个人情表态支持陈冯富珍;在内围执委会的具体拉票工作据说是尹力在联系。结果经过激烈斗争,陈冯富珍艰难挤进了前五名,最后大国关键票帮助陈冯富珍获得执委会提名。

后面几年帮山东老乡彭教授当世卫慈善大使等就不提了,有点敏感。

苏联解体前在世一大读博士,长期在卫生部涉外板块和掌握食药监审批实权,又在哈佛做过访问学者,帮助尹建立了与欧美大药企/基金会(背后往往是大财团),与各国学术界/专业界,各国政界(包括大量发展中国家)的长期广泛合作关系。总体来说,尹具备本国政坛少有的国际视野和沟通协调能力,能够在涉外领域协助达成国家战略意志,是一个“和”将,“干”将。

后待续。

元宝推荐:加东, 通宝推:方平,陈王奋起,喝点红茶上会网,红尘无极,Rusher,衣香楚楚,脊梁硬,方恨少,秦波仁者,土木辛科,颟顸,米爹,醉寺,南宫长万,天白,flycloud,梓童,wild007,大神盘古,桥上,青青的蓝,李根,鳄鱼眼泪,金台夕照,履虎,回车,钓者任公子,唐家山,神仙驴,再闻鸡起舞,黄序,mhymark,麦喀士,小泽珍珠,伪叔叔,盲人摸象,fumachu,胡一刀,GWA,
主题:481936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