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整理】金秋盛会 -- 神仙驴
共:💬2935 🌺27576 🌵273 新:💬22 🌺192 🌵8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从宋的团灭,到专家治国

宋是团内出类拔萃的人物,尤其是私德极好,这一点与古月惺惺相惜。

可惜,宋之后,再无宋;胡之后,已绝胡(春花)。

驴兄思考过这其中的缘由么?

甚至可以说,十年前对团造成毁灭性影响的两人,都与宋有关。

抗美且不说。只说令狐公子:他仕途上四次重要提拔,有三次与宋相关:

1、在口中央由副处提正处----抗美找延东帮的忙

2、在口中央由正处提副局----抗美找宋帮的忙

3、由口中央入中办调研室----抗美找宋帮的忙

4、由副局到正局并升任中办调研室主任----宋亲自提拔

第三次,最难也是最关键的一次,当时也只有负责中直机关编制的宋有这个权力帮忙。而宋还就是帮了。说到底,宋还是脱不了小团体的窠臼。

宋对令狐公子的发展,影响至深。问题是:宋的私德尤其是家风,对令狐公子有任何影响?

可以说,今年的团灭,种子在十年前埋下;而十年前埋下的那颗种子,某种程度上又是宋亲手培育。

今天的团灭,时也命也势也。

当然,我不认为偌大一个团派,只有宋这么一根社稷擎天柱、乾坤架海梁。果如此,岂不是更证明了团派的脆弱与覆灭的必然?

对团的组织建设与体制改革,宋早年曾经写过一本书:

点看全图

问题来了:团这么一个几十年的庞然大物轰然坍塌,究竟是当初对体制的思考不够?还是被改革的实践所淘汰?这个问题,宋是永远没有机会再思考了,只能留待后人----如果团还有后人的话。

以古月、宋为代表的80年代至90年代前期的那一代团领导们,绝大多数经历过漫长而扎实的基层甚至底层工作锻炼、淘汰、选拔。包括我早年曾认识的两位团省委书记(入省委常委时46/43岁),都是从公社一步步被选拔上来的,他们与宋等团领导,都有非常鲜明的“工农兵”特色,都是工作能力非常突出的一时之选----足见早年团干从基层选拔的正确性。

团派的选拔标准的变化,恰恰由宋的接班人小强及之后开始,到宋非常欣赏的抗美主持中组部人事工作时期,年龄一刀切成了团派挤掉其他所有派系的利器(这也是今年团灭的历史祸根之一),唯文凭尤其是海外党校文凭论,更成了超常拔擢的敲门砖。最终的结果,就是以小强为代表的从校团委进口中央,成了主航道的一群。这一群人,别说公社(乡)了,连县都没下过。

结果终于被团灭,还“株连”了春花这个当年被团组织看不上的非典型团派的仕途。

再说一说“专家治国”。譬如这几年从环保口走出来的专家掌部督省进局,数年可就 ---- 这与前面说的小强等人的培养路线,有本质的区别?不过是又一版本的拔苗助长而已。

有一天婆娘偶然看新闻,发现当年在中科院的室主任,搞模式识别的居然去任香港中联办副主任。不知道这模式识别的专业,是否有利于自动识别“黑暴”,那好歹也算是专业对口了。好歹现在又回学术圈了,也算不远而复。

坦白讲,中国的大学校长、书记,撑死了管过几万师生+家属,区区数平方公里的院落而已。而国内公立大学经费一般充足,不大为柴米油盐操心。让这种副部级的校长去管一个穷县,能半年不出纰漏,我就佩服。现在动辄直接掌几千万人口的省市----封建时代翰林院放出去的,也得先从省学政历练起罢。

由此联想到我当年母校的校长,算是哈哈时代的“专家治国”的早期实践之一了。上海籍、清华毕业、留美海龟,履历耀眼。

入省委常委,开会一言不发;任大市市长,四月抬腿高升;掌教育部,怨声载道;任工程院;恍若无闻。

这种所谓的专家治国,注定不会普遍成功。不再搞出前几年一刀切式的”气改“ ---- 这种从理论到数据,看上去很完美的扯淡施政,老百姓就烧高香了。

专家还是好好的专其学问罢(如果是真专家的话)。做学问与管社会,完全是两个专业。尤其是海龟出身的专家,与中国的基层民生脱节更久更甚。说个难听的,让这些专家去治国也行----至少得配备个资深干吏随时准备擦屁股,才算是对一省老百姓负责。

通宝推:李根,方恨少,牧云郎,宏寺,冻雨,潜望镜,红尘无极,夜郎国主,齐眉,田雨,empire2007,东山之石,黄序,破鱼,中关村88楼,df31,漂漂2号,盲人摸象,赛昆仑,mhymark,鳄鱼眼泪,老老狐狸,青青的蓝,玉米菜,神仙驴,心有戚戚,分瓜,云山,李夏禾,shyukyo,Rusher,秦波仁者,keynes,天狼星,lxjian2008,衣香楚楚,
帖:4816269 复 481577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