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大学新生日常记录:到底何为民主集中制? -- 编号87405
共:💬691 🌺2193 🌵16 新:💬13 🌺39 🌵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遵义会议之博古为什么会发懵?

遵义会议中心议题一共有两项:(一)决定接下来的行动方向;(二)检讨第五次反围剿的经验与教训。我们常说的遵义会议,实际上指的第二项。进入第二项议题后,博古首先发言,正式的说法是博古做关于第五次反围剿的主报告。博古的大意就是敌人太强大,同时还认为后方工作没有做好影响了前方。紧接着,周恩来做副报告。周恩来的副报告大意是之所以失利主要原因是军事领导者犯了错误。周恩来主动承担责任,作了自我检讨。第三个发言的是张闻天。张闻天的报告俗称“反报告”。第四个发言的是毛泽东,他讲了一个小时。

这里面有个细节,那就是周恩来的副报告、张闻天的“反报告”让博古吃惊、发懵。博古之所以吃惊,很有可能是他认为“敌人太强大”是共识,其它人再讲,也就是修修补补。有权术爱好者分析认为,这是毛泽东搞的一次偷袭。对此,我不发表意见,我感兴趣的是博古的吃惊。

起初我就对这一细节“有所感觉”,但在当时我不知道这说明了什么,那个时候的我是被“农村包围城市”所左右的。也就是说,我相当于认为中共能够在农村站稳脚跟。

这个小小的疑点跟了我很长时间,在查了N多资料之后——准确的说,我并不是为了解疑去查资料的,而是不断的阅读新的内容——我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博古认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主要是因为敌人太强大,这是对的。军事指挥上确实犯了很多错误,但是,就算能打退蒋介石的第五次围剿,还能打退第六次、第七次吗?中共中央在瑞金是真的能长久生存下去吗?

周恩来、张闻天,有意的只说第五次。

这就是政治。

博古其实也相当懂政治,我发现我自己极大低估了博古的政治素养,他不是特别清醒,但并不糊涂。所以,尽管吃惊,但是,在会上,作为主持人,他并没有去压制他人;会后,他也没有打算“反攻倒算”。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就是凯丰,就是那个说毛泽东靠三国演义跟孙子兵法打仗的人,他会后找博古,叫博不要交权。

大体来说,周恩来、毛泽东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张闻天、王稼祥比较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博古不是很清楚,但方向感不错,凯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近的来说,博古、李德必须下课,否则没有办法跟全党全军交待;远的来说,中共中央的出路到底在哪里这是一个极大的问号,可这事不能跟全党全军说。

发现了问题,一个重大的问题,但如果你拿不出解决方案,那就只能憋着!

中共得“感谢”日本人,准确的说,得“感谢”军国主义。当然,军国主义是必然的产物,这事以后再说。军国主义是什么?是“老子要把你们通通打死”,帝国主义不是这么个做派。帝国主义是软硬兼施,慢慢搞死你,最好是在不知不觉中把你化成一滩血水。日本侵华,中共的机会就来了——本质上是中华民族的机会,这是真正的转机。

应该这么说,包括毛泽东在内的、比较少数的中共中央高层领导,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必须团结多数人,否则就不可能夺取全国政权。那怎么才能团结多数人呢?

以王明为代表的这一批人,他们是非常迷信,非常盲目的,他们的脑回路极其简陋,一、洋人先进,二、俄国十月革命成功了,所以我们中国也可以成功。所以为什么早期中共是信马又信列呢?马克思代表理论,列宁代表实践。以王明为代表的这一批人,他们还自认为这就叫理论结合实践,可是简陋的脑回路在早期的中共中却很有市场。

按王明这些人的搞法,只认无产阶级,农民就直接被排除在外了,甚至把贫农也排除了。为什么这么说呢?贫农的梦想是什么?是重新得到土地啊,岂不是又成了小资产阶级?

毛泽民在安源煤矿搞得有生有色,但王明这些人是不认可的。为什么?因为在王明看来,毛泽民在走资本主义路线。比如消费合作社,这股份制公司有区别吗?没有区别。但就是这样的所谓的“走资本主义路线”,在相当程度上,改善了煤矿工人的生活状况,物质上和精神上都是如此,所以得到了工人及家属的拥护。

换言之,代表中共的毛泽民等人在安源煤矿的(阶段性)成功,不仅没有证明共产主义能团结多数人,反而证明,想团结多数人,搞不搞共产主义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能够切实的为工人谋福。这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为什么后来有一段时间“曲线”整毛泽东呢?就是这个原因。迷信者必野蛮。一个迷信者,不管你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告诉他“你信错了”,他都要烧死你。

当然,对于中国革命而言,这个问题是复杂的。因为实际上,包括王明在内,他们也不是要证明共产主义是真理,大家都是为了争得一个主权独立,为了把西方列强从我们的土地上赶出去。说简单一点,大家之所以能走到一起,还是因为要反帝。

因此,我得出了一条“公式”:若想把迷信者争取过来,你不能跟他去讲真理还是假理,你要问他一个现实的目标是什么。

哥白尼说,实际上地球转着太阳转,这不是一个现实目标,所以被烧死了。同理,你跟人讨论也好争辩也罢,就为了一件事:火星上到底有没有生命,恐怕最后能打起来。

中共内部之所以没有弄到大分裂的程度,就是因为始终有一个共同的现实目标:反帝。而这一现实目标,在918事变之后变得清晰起来,在77事变之后变得不容置疑了。只能说,日本军国主义者“太牛逼”了,他们要来“包场子”:不需要再恨西方列强了,只需要恨我一个就行,大家都来打我吧。

我甚至认为可以这样来解读:每当中共内部出现分裂破产的苗头时,日本就“及时”跳了出来,提醒每一位中共党员,不要忘了你们的初心是什么。

还是孟子说得对,有内忧有外患,不是坏事,是好事。

通宝推:别看我矮,
帖:4796282 复 4792448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