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俄乌战争三个月的军事总结 (1) -- 关原食神
共:💬159 🌺842 🌵1 新: 🌺1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俄乌战争三个月的军事总结(5)

俄乌战争走向何方?

战争打到今天,就算是最虚伪最猖狂的西方主流媒体,如BBC和纽约时报,也不得不承认乌克兰打得“很艰难”,乌克兰的失败“是一种可能性”。这种悲观的看法与俄军从基辅附近撤出时他们的癫狂叫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北约不大规模公开派遣地面部队助战,或者在乌克兰上空设置“禁飞区”,或者对俄罗斯进行核挑衅,那么俄罗斯大概率会在保持“区域拒止”能力的前提下消灭乌军主力,并最终取得战争的胜利。

5月20日落幕的马里乌波尔战役具有深远的军事和政治意义。该战役宣告了俄联军使用相对于守军两倍左右的兵力,在火力充足的情况下,可以以极小的代价歼灭防守永备工事的乌军三个精锐旅/团。换句话说,乌克兰所有的堡垒群除了能消耗一些俄军的弹药和时间以外,如果死守,必定成为乌军的钢筋混凝土坟墓,而正好俄军既不缺炮弹也不缺时间。马里乌波尔的解放给每一个乌军军官和士兵都传递了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即他们的负隅顽抗既不会成功也没有意义。顿巴斯地区乌军士气的崩溃只是个时间问题。现在每天都有被强行拉出州界押送到顿巴斯填补战线的乡土守备旅士兵和军官发视频公开向基辅当局请愿,说上级军官把他们押送过来之后就逃跑了,他们既没有吃的也没有弹药。最近这种请愿活动已经扩大到正规军的连队中。与此同时,每天都有多股以班排为单位的乌军向俄联军投诚。此外,基辅当局已经不再公布己方伤亡数字,试图掩人耳目,直到在逼问之下才承认每天约有100人阵亡。就算不考虑乌方经常性放出的假消息,按照一死三伤一被俘的比例,一天也有一个乌军编制营彻底丧失战斗力。这对于顿巴斯,尤其是战况激烈的北顿巴斯而言,是一个非常高的损失率。

如果基辅当局在其西方宗主的指使下仍然拒绝一个体面的和平,那么它可能会采取如下措施。第一,基辅当局可能会继续进行“表演式”反攻,用以吸引西方社会的注意力,从而拿到更多的装备。当然这些反攻将损兵折将且不会有任何军事意义。据不完全统计,基辅当局的表演式反攻至少包括三月的“第一次哈尔科夫反攻”、四月的“基辅反攻”和“尼古拉耶夫反攻”、五月的“第二次哈尔科夫反攻”和“蛇岛反攻”,以及最近的“赫尔松反攻”。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种表演式反攻的规模可能会越来越大,攻击方向的选择会越来越绝望且具有戏剧性,给乌军带来的损失也会越来越不可接受。第二,基辅当局可能会继续使用战术导弹或西方送来的远程火箭炮系统轰炸两共和国和俄罗斯的平民住宅,挑逗俄罗斯民众和俄军的复仇情绪,刺激俄军基层官兵采取过度报复行为。第三,基辅当局可能会对本国民众使用化学武器或生物武器,或者向两共和国方面释放核废料,然后动员西方媒体嫁祸俄罗斯,为北约干预升级创造条件。第四,基辅当局很可能会假装以和谈的名义提议停火,为重新部署争取时间。此外,当乌军中政治上相对清醒的部分被消灭或者投降,基辅当局傀儡化和纳粹化程度迅速加深的时候,炸毁第聂伯河大坝或者大规模破坏东南乌克兰基础设施的行为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但无论如何,这些单方面的疯狂举动都不会对大局有所影响。

结论:站在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

俄乌战争在地理上和我们相隔万里,但在政治意义上又与我们息息相关。从暴露各个派别的认知水平和政治成色的意义上讲,俄乌战争就相当于爆发在我们面前。俄乌战争不仅让中国小资产阶级的三个主要政治派别:民族主义者、右派、进步左派之间相互争吵不休,同时也让上述三个派别内部都发生了或大或小的分裂。

就民族主义者来讲,有正义感的、朴素的爱国群众认为,北约东扩是对世界和平的威胁;俄罗斯如果失败,也是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因此支持俄罗斯。而崇拜强权的“工业党”和“大棋党”认为,俄罗斯体制僵化、社会保守、装备落后,因而一定会失败,未来是中美共治的天下。

就右派而言,一切指望颜色革命、发大财做大官的投机分子自然希望俄罗斯的崩溃引发连锁崩溃。指望着全球化可以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国际买家的上层小资也希望俄罗斯的失败会让全球化“回到正轨”。但是,长期定居海外的部分华人保守派则希望俄罗斯的胜利可以有效打击腐败透顶的“深层国家”,从而推动民粹主义运动(如特朗普运动、勒庞运动)上台,重整社会秩序。

进步左派的情况最有意思。一些自称左派的人士对西方主流媒体的文字垃圾深信不移。在他们看来,俄罗斯是凌虐乌克兰人民的“俄帝”;俄罗斯过去出现过光头党,所以今天的俄罗斯也是“法西斯国家”;具有深厚革命传统的顿巴斯两共和国是“法西斯政权”;普京是残暴无良的“刽子手”。他们吹捧深度纳粹化、早已凶相毕现的基辅当局是“民主政权”,将亚速营的负隅顽抗美化为“保家卫国”,又将特务机关捕杀反对派和进步人士的倒行逆施辩解为“必要措施”。他们的口号是:左派唯一正确的观点是同时谴责“俄帝”和美帝。但表现在行动上,他们却要求支持乌克兰(当然包括支持基辅傀儡当局、亚速营和各色法西斯分子)“抵抗侵略”,要求饱受欺凌迫害的两共和国人民“尊重乌克兰主权,尊重国际法”,要求支持亲西方的俄罗斯小资“反战”。扒开他们话语的“左皮”,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的逻辑和利益。他们空喊着要革命,要天下大乱,但是到了天下大乱的关头,他们却完全不敢把握这个机会。他们明知道美帝国主义是世界上所有反动政权的总台柱,是乌克兰傀儡政权的宗主,但还是要叫嚣着惩戒俄罗斯,为美帝出气。他们对乌克兰纳粹的暴行视而不见,认为“只是少数”,不能决定“国家性质”,但是却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一道反对乌克兰法西斯的朴素正义感嗤之以鼻,认为中国人民需要“对照纳粹主义的特点”反思自己。

这些特点一起指向了一个方向,即这一部分中国的“左”翼分子,对美帝主导的新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服从已经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他们在所有的抽象道理上肯定革命,比如幻想俄罗斯失败后“引发国内革命,推翻寡头政府,重建社会主义”,再做一次当代列宁的美梦。但是他们却在每个具体的环节上否定革命。他们不去思考俄罗斯失败后社会主义能否在更加强大的新自由主义世界秩序中生存下来;他们尤其不思考顿巴斯革命本身已经拥有的进步意义,反而要求顿巴斯人民服从傀儡当局。他们对“纯而又纯”的革命的每一丝向往,都转化为对现实存在的、削弱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社会运动的卑怯诅咒。他们对革命的想象永远停留在1917年。他们越是走出列宁的篇章字句,越是接近早已不同于列宁时代的世界格局,就越会觉得陌生、迷茫乃至恐惧。现实中资本主义社会的灭亡与他们梦想中振臂一呼的革命越是生疏乖离,他们越是会把头埋进书本寻找温暖。而这种温暖给他们提供的,不仅仅是个人跌出“阶层跃升”渠道时的虚幻安慰,更是维持小团体内部等级秩序稳定性的理论权威。这就是今日中国左派中的教条主义和宗派主义在俄乌战争中的表现。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俄乌战争是美帝霸权从衰落向崩溃的临界点。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右派和进步左派各自内部在俄乌战争问题上的分裂实际上反映了两种不同的选择:是服从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并为之殉葬?还是走出一条解放自己与解放全世界的新道路?

个人的选择千种万种,历史的方向只有一个。中国劳动人民最终会站在历史前进的正确方向。

通宝推:审度,冬晓,海木耳,潜望镜,海外俗人,破鱼,河兮兮,曾自洲,玉米菜,
帖:4753454 复 475345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