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俄乌战争三个月的军事总结 (1) -- 关原食神
共:💬157 🌺815 🌵1 新: 🌺6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俄乌战争三个月的军事总结(2)

俄军的三大主要战役决策

从来没有任何一场战争像本次俄乌战争一样受到西方主流媒体和主流文人的关注。同样,也从来未有任何一场战争像本次战争一样被上述两者恣意歪曲。西方主流媒体对俄军军事决策的评价极尽污蔑之能事,中国的右派和左派中自称“国际主义者”的挺乌派也对西方的蛊惑宣传深信不疑。在纷繁复杂,真真假假的信息中,他们一惊一乍,时醉时醒。看到一个补给车队被袭击了,就高呼普京完蛋了;听说几辆坦克被摧毁了,就说俄军要被围歼了;读到几个俄军士兵被俘虏了,就说俄军士气要崩溃了;传闻几个将军“阵亡”了(后来又“活”过来了),就说俄军指挥中枢已经分崩离析了。结果,三个月下来,在持续的被围、断粮、解体乃至兵变中,没有任何一支俄军连以上单位被成建制消灭。西方文人和他们的中国左、右两道拥趸们挺乌仇俄,并对战争进程做出错误判断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与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联系远比与世界劳动人民的联系更加紧密。他们的经济利益依赖于全球统一的小资产阶级劳动力市场,如果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打碎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国际秩序,全球化小资产阶级的直接经济利益就会受到损害。但所有这些,仅仅能解释他们为何要扭曲事实,要分析他们如何扭曲事实、编造俄军本来不存在的战争目标并对俄军的战役决策作出荒唐滑稽的误判,就必须从这些人的认知缺陷说起。

西方主流媒体的大多数撰稿人拥有传媒、经济、法律或者国际关系专业的学位,对于军事问题一窍不通也不屑一顾。他们对战争的评论往往基于乌克兰国防部发布的假视频和拼接的图片。这些评论,无论其具体内容如何,往往反映了西方文人对西方以外世界的极度无知。在历史上,东欧(俄罗斯)、中东(奥斯曼)和东亚(中国)是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从未彻底殖民化的地区。在西方文人眼里,这些地方要么是凶蛮无道之地,要么是腐朽糜烂之邦。他们针对上述三个地区分别构建了“共产主义(东欧)”、“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中东)”和“黄祸论(东亚)”三种“邪恶力量”的想象。苏联解体了,冷战结束了,西方文人们设想的“历史终结”并未如期到来。他们又只好杜撰了“文明冲突论”来进一步强化上述三种“邪恶力量”在西方民众中的刻板印象。在他们眼里,人类历史要么是人类走向西方化也就是走向(他们认为的)文明的历史,要么是文明(西方世界)与野蛮(非西方世界)的正邪二元对立。这种二元对立最终会反映在这些文人的军事认知上。他们认为俄国军人乃至俄国人民都是一群毫无感情的机器,上层贪腐,中层怯懦,下层麻木;俄军完全不在乎任何人(包括自己)的伤亡;俄军的军事计划就是“能用人命往里填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直到死的人太多本身成为问题”。中东地区的武装是一群毫无组织的极端暴民,他们只想着死后进天堂,所以毫无战术可言。东亚的黄皮狒狒就只懂渗透和偷袭,在正面战场上一触即溃。随着参加过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老兵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西方世界就只剩下少数曾在冷战最前沿与苏军对峙过的军官还对世界军事格局尤其是俄罗斯军事传统有所了解,但这些人早就被边缘化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成年的西方文人对西方以外的军事冲突只有两种态度。第一种,当战争的进展经过数道剪裁和扭曲之后最终符合他们对“邪恶力量”的刻板印象时,他们就会得意洋洋地宣布是敌人的邪恶(专制/封闭/保守/落后)导致了他们的必然灭亡。第二种,当战争的进程即使被极度扭曲之后也无法符合他们的想象时,他们就会愤愤不平地指责敌人的邪恶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因此就算现在不灭亡,也会在以后的某个时间以更惨烈更耻辱的方式灭亡。

由于西方全球化大资产阶级掌握媒体霸权,同时与依附于全球化的小资产阶级利益一致,所以就算他们在战场上被俄军的“反介入”能力“拒止”于战区之外,他们也能在各种媒体平台上宣传俄军已败、速败、至少是终将败的结论。我们对俄军战役决策的判断需要排除这些媒体的蓄意歪曲,从双方现实的力量对比和俄罗斯的真实目标出发,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俄军的第一个战役决策是在开战初期向基辅的进军。这一决策可以细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俄军试图用空降突击的方式迅速瓦解基辅政权,试图实现乌克兰大部和平解放。第二,俄军地面部队在基辅东、西、北三个方向迅速摆出合围和进攻基辅的态势。第三,俄军在基辅周边停留了超过一个月。在西方文人和其中国拥趸们看来,俄军是先败于安东诺夫机场,再败于基辅近郊,最后在撤退途中败于“北乌克兰反击战”。不过我们仔细审视一下俄军的兵力部署情况,就能轻易拆穿这些谎言。

首先,俄军在本次特别军事行动中总共集结了约20万地面部队,加上两共和国约4万民兵和车臣方面约1万人的特种部队,总兵力约25万。而乌军战前常备兵力就有25万,经过动员和扩编之后的武装力量约有70万。俄军在不打算进行大规模动员的情况下要有效消灭乌军的有生力量,实现乌克兰去军事化,就必须将乌军的大部分力量用各种方法牵制在主要战场之外。而这些方法中最主要的方法就是佯攻。

佯攻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意图问题,俄军佯攻,乌军也不是傻子,也有可能会正确判断俄军的意图,从而采取对应行动削弱佯攻的牵制效果。第二个是能力问题,要在总体兵力一比三的劣势条件下将主要力量集中在主攻方向上形成局部优势,佯攻方向的劣势就会远超过一比三。因此佯攻要想起到最大的牵制效果,首先要在主观上做出主攻的姿态,即投入一定量的精锐部队,做出志在必得的部署。其次也要攻其所必救。俄军初期的进攻轴线主要有如下几条。第一条,从克里米亚半岛出发,向东北方向进攻梅利托波尔、别尔江斯克、马里乌波尔,打通克里米亚和俄罗斯之间的陆上交通线,与顿涅茨克人民武装会师,并从南面包围顿巴斯地区的乌军主力。这是战争初期唯一的主攻方向。第二条,从克里米亚半岛出发,在西北方向夺取赫尔松,威胁尼古拉耶夫、敖德萨和克里沃洛格。这是一条佯攻路线,其目的是将西南乌克兰的乌军机动力量(主要有第45和第80空中突击旅、第5装甲旅、第35海军陆战队旅、第28和第60机械化步兵旅,还有四到五个乡土守备旅)牵制在尼古拉耶夫附近,同时威慑西乌克兰的第15、第62机械化步兵旅。第三条,从俄罗斯的别尔哥罗德出发,威胁哈尔科夫。这是一条佯攻与主攻兼而有之的进攻路线。其佯攻意义在于拉长顿巴斯地区乌军主力的北翼,其主攻意义在于为伊久姆地区的突破寻求机会。第四条,经由苏梅和克诺托普,从东面威胁基辅。第五条,经由切尔尼戈夫,从北面威胁基辅。第六条,经由切尔诺贝利从西面和西北面威胁基辅。这第四、五、六三条进攻路线共同构成了战争初期“基辅大佯攻”的核心。

图1:俄军在战争初期的六条进攻轴线

从军事上讲,这次佯攻的架势摆得很足。首先,四、五、六三路共同构成了一个经典的“向心突击”阵势,这是苏联机动作战传统中最为典型的歼灭战形态。俄军摆出这个架势,就是要向世人宣布其攻击重点就是基辅。第二,为了塑造一个“基辅闪击战”的假象,俄军还不惜血本地对安东诺夫机场(格斯托梅利机场)进行了机降突击。第三,对进攻路线后方的苏梅、克诺托普、切尔尼戈夫仅做监视而不进攻,做出一副在无后方条件下直捣黄龙的架势。上述三个大动作,第一个仿佛是1944年白俄罗斯战役的再现,第二个仿佛是1979年喀布尔空降的再现,第三个仿佛是1968年布拉格之春的再现。就算是乌克兰军官团再怎么纳粹化,这些事情还是能记着的,这个架势还是能看明白的。在无法判断俄军向基辅投入的总兵力和预备队状况的时候,基辅政权选择了将机动部队抽调进基辅保卫首都。除了被围困于切尔尼戈夫的第一装甲旅以外,基辅当局在基辅及其附近30公里的近郊集中了至少包括三个摩托化步兵旅、两个机械化步兵旅、三个乡土守备旅以及安全局下属的大量特务单位。就这还嫌不够,还要向基辅市民发枪来“保卫国土”。但就算如此,俄空降兵还是在稳定了机场局势后,与后续到来的机械化部队会合,一度打进了距离基辅市中心只有数公里的地方。同时,俄军还在基辅西南的瓦西里科夫进行小规模空降,并且佯攻日托米尔,做出切断东西乌克兰交通动脉的姿态。俄军在基辅及其附近的行动歼敌效果是有限的,但这并不是主要目的。俄军的主要目的是给基辅政权尽可能地造成恐慌,迫使其忽视其它方向的军事行动,并把预备队抑留在基辅。

俄军的基辅大佯攻是成功的,因为乌方必须保证基辅万无一失。从民心上讲,如果开战一个星期首都就丢掉,那么对内对外都无法交代。从军事上讲,基辅当局如果被擒获,则全国的正规军就有可能士气崩溃。从乌克兰国内各派系上讲,基辅丢失意味着现政权实质上降格为地方政权,其余寡头实力的独立性会大大增加,并有可能和俄罗斯达成妥协。(我们在开战之初就预料到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及其寡头集团可能在泽连斯基政权遭遇重大打击时擅自行动。在马里乌波尔解放后,波罗申科果然受到泽连斯基当局猜忌,目前有可能在逃往波兰的路上被乌安全局扣押)。因此,俄军大张旗鼓地进攻一个对手一定会保卫的目标,并最终达到了佯攻的目的。

其实,第四、五、六三条进攻轴线上的俄军在留下了监视部队之后,到达基辅近郊的只有第36近卫摩步旅、第37和第64摩步旅、第5近卫坦克旅、第217近卫空降兵团和第228摩步团(俄罗斯的摩托化步兵相当于乌克兰的机械化步兵),总兵力可能只有3万上下,约为基辅守军正规军的一半、守军总数的三分之一弱。这点兵力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攻下有三百万人口的基辅的。不过,由于基辅当局的筹码太高,在战略和战术上都缺乏虚置首都向东增援的决心和气量,因此只能选择在基辅周围集结远超过防御所需的部队。俄军见敌人将要上当,就再加一码,故意在基辅西北摆出七十公里的卡车队列,一来欺负乌克兰空军不敢出战,二来继续坚定了乌克兰加速调兵前往基辅的决心。我们在早期的“快评”中,由于不清楚俄军的意图和部署,再加上被目光短浅、水平业余且心怀鬼胎的美国战争研究所(ISW,其头目与主导乌克兰2014年政变和乌克兰生物武器人体实验项目的美国副国务卿纽兰是亲戚和政治同盟)发布的分析所误导,也一度判断俄军真有进攻基辅的意图。事实证明是我们错了,俄军向基辅的进军是本世纪最成功的战役欺诈行动。

不过,俄军有没有真的通过机降突击和少量特种兵在数个小时内擒获基辅当局高层的想法呢?俄军有没有绕开路上的乌军据点在两天之内行进间夺取基辅的的想法呢?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上述两种想法与基辅大佯攻的总体计划并矛盾。如果上述两种可能真的由可能转化为现实,那么在基辅方向上由佯攻转主攻也不是不可想象的,如果无法成为现实,它们本身也让基辅大佯攻显得更加有声有色。

西方文人在面对与自己的判断大相径庭的战争发展时,通常先是掩饰,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然后就是阴阳怪气地评论俄军取得了局部胜利,但是代价很大。当事实证明俄军以很小的伤亡达成了战役目标时,西方文人就开始主动为俄罗斯设定目标,比如三天打下基辅,一周打下马里乌波尔,两周围歼乌军主力,胜利日前彻底占领乌克兰等等。如果俄罗斯没有完成这些只有宣传价值而没有实际意义的目标,他们就会兴高采烈地替俄罗斯宣布战败。四月初,俄军从基辅周围和北乌克兰的撤退就曾被西方文人鼓噪成为俄乌战争的转折点和普京的决定性失败。这也是我们要讨论的第二个战役决策。

通宝推:海木耳,
帖:4753450 复 4753423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