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从个人当外卖员的经验,到我的人生经历 -- 121gdi
共:💬193 🌺1188 🌵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补充:互通有无

我现在同意宝河友他们都给你加上的这个“总”的帽子了,因为你对这个世界的观察、体验、判断和总结都挺全面和深刻的

不要放下你手里的笔,坚持写下去,否则等到像我这样时,恐怕就来不及了。

自己写的,只要是经历过的,就不要担心别人不理解,因为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同样也不要轻易否定别人的经历,因为我们也可能同样很难理解他的嘛。

交流的过程和目的就是互通有无,否则的话,我们来西西河干什么?

再补几个自己过去的经历,来证明现实中的一些事情:

1. 你写的送外卖的研究生,我也能接受。因为在我们那批留学生里,你喊一声“开过出租车,送过匹萨的站出来?”,欧美的那个城市的博士,硕士们不能凑出一个团,或者一个营来?这是自豪地,而不是丢人的。

2. 关于“功勋”里的于敏,那也是成千上万。复旦大学还有个物理二系,毕业就意味着“失踪”。家人都不知道他们到那里去了,数年没有音信。(现在我们知道,他们都在戈壁滩上呢)可是,入学分数线是越来越高的,因为那是暗藏着“核”这个字,那些报考的孩子们到底是图得是什么?

3. 我小时候,隔离住的是“杨XX”,后来是魔都的高教局长。三年灾害期间,连我们家都有点“糕点票”,大教授的待遇就更好了,但是他的孩子却是享受不到的。我送好友去插队的那天晚上,他爸爸,“军工路”上一个大厂的厂长(国家的脊梁骨啊),才肯从柜子里翻出羊皮军大衣给了他,那是朝鲜带回来的啊!虽然我们家是属于“出身不好的”,但是老一辈就是佩服共产党。

4. 不知道河里有多少人会耐心地把“功勋”里的张富清的那几集看完,但是我是含着眼泪的。因为我在“恩施”刚通火车时,就去那里爬山越岭摄影了。他家住过的同样的屋子,我也住过。那个“狮子关”和洞子我也钻过。无数先人们炸山开出来的路,都会让你震撼和敬拜。特别是他的访贫扶弱,更让我信服,因为我们过去也这样干过。看过我帖子的河友会记得,过去就写过,厂里的头头们,过年分头去给“困难户”送扶助金时,买的年货都是我们自己掏钱的,没有一个去“报销”。张富清60多年后才给儿子看了自己的“特等功”证书,一辈子都默默无闻。他这样的人,被尊为“国家功勋”,让我们这些海外华人看到了希望。

通宝推:PCB,青青的蓝,桥上,醉寺,happyyuppie,
帖:4668568 复 466843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