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28 🌺1464 🌵13新:💬79 🌺934 🌵9
主题:读革命回忆录漫谈之七: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彭德怀(二) -- 孤星
家园博客 读革命回忆录漫谈之七: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彭德怀(二)

上小学时学过一篇课文《在炮兵阵地上》,其中讲了建国后彭总在海防前线视察时批评一位团长的故事,至今还有深刻印象。

彭总对手下要求严格是出名的,脾气不好、经常训人也是出名的。他自己也深知这一点。张爱萍上将之子张胜在《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写到,张爱萍关于彭总的回忆中,几乎都是彭总批评他的事。在陕北,彭总有次专门对彭雪枫和张爱萍说,我这人脾气不好,喜欢骂人,你们都是挨过我骂的人,很对不去,等等。

骂人总是不对的。在一般人看来,彭总是一个喜欢骂人的人。张爱萍却有不同看法,他认为:“人家讲彭老总骂人,我说他不是骂人,是严格要求,战争嘛!他要求别人做到的事自己首先做到,他的指挥所就一直在最前线。”湘江战役,红3军团红4师首先过江,在界首以南的光华铺、枫山铺阻击桂军第7军的进攻,保障渡口,掩护中央纵队和红9、红5军团渡河。张爱萍当时担任红4师政治部主任。看着敌人从四面八方地压上来,而中央纵队伤员辎重多,徐特立、蔡畅等老同志女同志过河慢,张爱萍着急了喊道,我的老祖宗吆,快一点啊!彭总来了,他手一指,把师指挥所给我开设到最前面去。这件事给张爱萍印象很深。

2012年底,我去遵义出差,专门去红军烈士陵园瞻仰过邓萍墓。旁边是一座表现邓萍中弹倒在张爱萍身上的半身雕塑像,生动再现了邓萍牺牲时的情景。张爱萍在1936年写的文章《第二次占领遵义》(收集在1954年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中),详细记载了邓萍牺牲的经过。

1935年2月27日,红一方面军二打遵义。时任红11团政委的张爱萍带着参谋长蓝国清,陪同邓萍抵近敌前沿,隐蔽在距护城河50米远一个小土坡的草丛里。他们要寻找一条便于部队向前运动的路线,以便天黑时发起总攻。蓝国清担心停留时间过长被敌人发现,建议转移,邓萍考虑到那里便于观察,没有同意。结果一个小通信员从后面摸上来报告什么情况,邓萍交代了一句,那个小战士趁着薄暮飞身跑回,结果把他们三个暴露了。城墙上的敌人开枪,邓萍头部中弹,英勇牺牲。

撤下来之后,张爱萍向彭总汇报,他在电话里就骂开了:“你们这些猪狗养的,都给我去死光好了!”事后彭总说了一句话,张爱萍一直没有忘记:“革命的路还很长很长,你们都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啊!”很难想象彭总听到邓萍、左权、彭雪枫等人牺牲时的心情,那该是何等的悲痛!

《王平回忆录》中也提到了邓萍牺牲的场景,说邓萍牺牲的时候他自己也在旁边。这一点和张爱萍的回忆对不上。《王平回忆录》中还讲了另一个故事:

1935年3月,红1方面军在鲁班场与国民党周浑元部打了一战,打成对峙的态势,就撤出战斗,向仁怀、茅台转移。3月16日,彭总随红11团行动。王平时任红11团政治处主任,团长、政委分别是邓国清、张爱萍。出发前,彭总专门向王平交代,为了躲敌人的飞机,部队要快走,至少走60里才能休息。因为下雨,路也窄,不好走,队伍拉得很长。彭总骑马走到前卫营后头,要求部队再加快速度。部队走了40多里,几个团干部一起走在前面,张爱萍看部队很累,就提出让部队休息吃饭。

部队刚停下来要吃饭,彭总骑马跑到前边,批评他们不顾大局。于是,饭没吃成,挨了一顿批,部队接着前进。彭总骑马走在后面,与王平等团干部隔了一个通信排。彭总一直絮絮叨叨批评他们。王平他们听不清楚,也不搭理他。又走了30多里,彭总才亲自下令休息吃饭。

彭总一个人坐在路边吃饭,几个团干部蹲在一棵树下边吃,还是不搭理彭总,斗气呢。彭总看他们有情绪,就过去逗他们:“你们吃什么好东西还躲着我?”之前批评人的严肃劲早没了。王平他们也没啥好吃的,有点辣椒和豆瓣酱。彭总菜盒里有点腊肉,就递过去招呼他们几个人一起吃。

彭总一边吃,一边讲进军茅台镇的安排,还讲起了茅台酒,讲得兴致勃勃、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大家恨不得马上带部队赶到茅台。当然,后来到了茅台镇,酒没少喝。很多人的回忆录中都提到在茅台镇喝酒的趣事。

再看看其他人的回忆。

遵义会议后,1934年1月因黎川失守等被公审错误处理的肖劲光获得平反,被恢复党籍、军籍。从打鼓到毛尔盖进军的途中,肖劲光接到通知,自己被安排到红三军团当参谋长,从此他与彭总有了更密切的接触。《肖劲光回忆录》中提到,彭总对部属的过失,从不袒护,批评起来“火力”很猛,毫不留情面。他刚到三军团不久,彭总有一次批评杨勇,大发脾气,十分吓人。肖劲光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便出来打圆场,把杨勇支走了。事后他才知道,彭总批评人时,是不喜欢别人干预的,可能是他刚到3军团,破例给了他面子。

肖劲光提到,他批评人虽然很生硬厉害,但由于他一片赤诚之心,由于他不计前嫌,以及平时对干部战士的关怀爱护,被批评的同志事后往往可以从中领略到他对革命事业的忠贞,对有缺点错误的人恨铁不成钢的苦心,从而深深反悔自己,从心眼里感激他。有时批评有出入,他事后了解情况后,就主动找被批评的同志做诚恳的自我批评。所以三军团的干部上下之间非常团结。

《刘懋功回忆录》中提到了他终身难忘的一些事情。1948年2月,西野进攻宜川,围城打援。2 月 29 日上午,一纵已穿插到洛川到宜川之间。彭总命令一纵由西向东打,以合围瓦子街之敌。但一纵电台尚未架起来,于是彭总打电话给时任四纵警一旅副旅长(旅长高锦纯)的刘懋功,要他向右邻的一纵转达命令。

彭总说:“你给一纵传达我的命令,命令他们沿洛宜公路由西向东打。”刘懋功格外谨慎地边听边重复,以便于旁边的二团政委许尚志记下来。但彭总的湖南口音比较重,“沿公路”的“沿”字刘懋功没听清楚,以为是“原”。他着急地问是哪个“原”,问了四次,彭总解释了四次,他还是听着糊涂。彭总一下子火了,骂道:“饭桶!沿就是顺着公路往东打,连这也听不懂!”

彭总的声音很大,吓得许尚志连捏在手里的钢笔都握不住了。刘懋功赶紧夺过许尚志手上的记录本,把漏记的补充上,安排通讯员飞跑到一纵去转达彭总命令。

宜川、瓦子街战役共歼敌 2.94 万余人。这是西北战场上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的一次决定性战役,改变了西北战场的形势,同时也是警一旅第一次在参加野战军大兵团作战中完成重要任务。战斗结束后的第二天,刘懋功他们碰到彭总,彭总很高兴,与他们一一握手,关切地问刘懋功昨晚干什么了,刘懋功回答睡觉了(两天没睡觉了)。彭总和他们聊了几句,并提醒他们注意防空,之前骂刘懋功饭桶的不快早忘了。

过了两天,刘懋功分别碰到西野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副主任张德生。两人一个劲跟他说,彭总一再表扬警一旅打得好。刘懋功心里很感动:我们的彭总,给人的印象总是很严厉,实际是一个心热似火,爱憎分明的统帅。他严格要求你,不当面表扬你,免得你忘乎所以,骄傲起来,这是对部下的真正的爱护,也是高级领导干部一种极可贵的品质。彭总后来在朝鲜战场上大骂梁兴初,骂得狗血喷头,但二次战役时三十八军打了胜仗,他在嘉奖电上亲笔写上“三十八军万岁”,也是奖罚分明。

1949年8月20日,兰州战役前夕,彭总亲自带领兵团、军、师领导干部去看地形。他背着手在前面走,其他人跟在后边。在一个小山头上,大家各自举起望远镜,观察兰州城及其周围地形。时任四军十师师长的刘懋功,看到一个个土黄色山包光秃秃的,像和尚脑袋一样,没有树林,没有庄稼,连野草也没几棵,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真是兔子不拉屎的穷地方,在这里打啥仗!”

彭总听见了这句无意中的怪话,回头横了刘懋功一眼,然后目视前方,声音不大,但口气严厉地说:“哪里有敌人,我们就到哪里去消灭它。哪里有祖国的土地,我们就要解放到哪里。哪里有受苦的人,我们就去哪里解放他们。不想到这里打仗,想到四川去吃大米,造屎?”

四军政委张仲良强忍住笑,幸灾乐祸地用胳膊肘儿戳了刘懋功一下,悄声说:“你多嘴挨批了吧?”回去的路上,张仲良告诉刘懋功,西进之前开兵团、军领导干部会议讨论战略行动时,有同志在会上提出要进四川,说:“南下四川吃大米,西进甘肃喝西北风。”彭总狠狠批评了他一顿,说这是张国焘论调的翻版。

这件事虽然不大,刘懋功却终生难以忘怀。同全国其他战场比较,西北战场更艰苦一些。彭总不仅自己不计较这些,带头艰苦奋斗,还教育大家不要计较。

彭总批评人,也有不服的。比如上边提到的王平他们,以沉默表达心中的不满。还有的更牛,直接与彭总顶起牛来。《廖汉生回忆录》中提到,西北战场上,当时一些同志对彭总批评人过于严厉有看法,有意见。回忆录中也提到了林伯渠为了帮助他们正确看待彭总的批评,在土基会议上讲的“有威可畏,有德可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云在西湖。

通宝推:青青的蓝,acton,燕人,桥上,胡一刀,北纬42度,回车,唐家山,普鲁托,
主题:466009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