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为什么美国精英能欺骗很多人? -- hwd99
共:💬131 🌺844 🌵4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继续补充

道德问题和宇宙问题是一回事,都是待待无穷的,但是从中发展出来的形而上主体(本体)不是一种东西。道德是潜能发展。宇宙是本原生成。作为宇宙本原或者说为现实世界奠基的超验主体,它可以是通过我们知行过程中所认识到的道理(逻辑)构建出来的,所谓总万物之理是也。而道德不能,因为道德不能等于任何实在,所以他一开始就只能是形而上的存在,而且也不能作为本体发展出来什么。超验主体中的逻辑原则可以制造出具体的实在,而且是稳定不变的,比如我们知道可燃物+燃点+氧化剂可以制造出火,就总是能够制造出火。只要满足这些条件,这些定理是超越时空的。但是道德本体中的指导原则,比如忠、义,永远是因人而异、因地制宜、因时而进、因势而新的,他们永远是变动的。

如果将道德等于规则,实际上就是用超验主体中的逻辑原则替代道德本体中的指导原则,将道德固化在某一个时空,必然只能是线性发展的。而且这等于取消了道德,只剩下科学主义,或者存在主义。因为对于事实的科学或者历史中的人而言,没有任何先验的东西可以指导他们的行为。结果就是事实上的原子化。因为哪怕是最基本的共同体,家庭,都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了。有,也只是出于所谓生物学主体的生理本能,或者社会学主体的价值灌输。和个人想法,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从那个帖子一直说到这个帖子,因为这讨论的是社会甚至文明的根基,也是中外最大的不同,这不是说国外没有过以道德作为基础(比如基督教的道德),而是已经现代社会消磨得差不多了。最简单的事实就是,中国传统以孟子的性善作为社会根基,以荀子的性恶作为法治根基。霍布斯以性恶推导出来的恐惧作为社会契约的根基,后来发展出社会学主体的自由与民主。这是现代西方社会的根基。这就是中外最大的不同。

也许大家并不了解这些具体是什么。但表现符合或者知道那个更高价值的存在,并且追寻就足够了。典型就是以德治国,讲究道义。具体的方法策略层面上,我们当然还是可以血淋淋的斗争,但是依然要有最高的价值进行启明。如果没有,或者用事实层面的去替代价值层面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纳粹,但即便是纳粹,他也有一个所谓的价值存在,那就是雅利安人高于一切,而相关的研究是基于这个价值出发,而不是从事实中得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总有人会觉得当代的价值虚无和民粹主义已经往当时的德国靠近。

谈到这里,我的意思无非是,价值和事实是两回事。大家多是在用具体事实去代替价值,而那些具体事实是可以轻易反对的,只要去分析成立起的前提预设即可。比如扶不扶,只要设置一个可以扶的条件,还是会扶。但是价值问题在于,会把扶直接取消,扶不扶根本就不存在了。还谈什么具体事实。(当然未来也未可知)

会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之前的帖子也说过,因为上一个级别的事实,可能是下一个级别的价值。同时由于现在存在普遍混淆,不管是这里说的各种主体,还是司法那里说的用局部的程序正义去替代实质正义,都是把不同的事情搅在一起。而这还不是因为我们本能上察觉不出来,反而是教育和公知群体洗脑的缘故。

---

我回复的那些胡言乱语,很多是一回事。不管是共产、资本、医药、司法、道德、儒家、女性主义……还是别的什么,都是在说一个序列的变化,过程后面的东西取消或者代替了前面的东西,甚至将整个过程等于自己。然后产生了一系列问题。

说实在的,这其实是汉语最基本的思维……也是20世纪早期哲学的共通之处。

中国语言是通过形象符号来模仿、模拟自然,以象征、显示世界,进而认识、把握对象。也就是说,形象语言表示主客关系的一体相即,主体运用形象语言以整体地把握对象:由于主客是统一的。形象语言就成了象、言、意三层结构体。中国形象语言中,语言的结构法则、语言与所指对象的关系以及语言与使用者的关系也是统一的,即语法学、语义学和语用学三者是合而为一的。语用虽有外在语法制约,但内在的“意”是主客交融而呈现的形象,“意”既为“象”,而“言”又是形象的,就是说,“意”可变成“象”和“言”,也可变成“无象”和“无言”。与此相应,中国形象语言对名词、动词、助语的形态不加分别,而是要求主体通过语用环境、条件的差异去领会、体验语义。——方以天

那就是汉语是分析语,概念要按情况分析(情景分析),要考虑前提预设(意向性分析)。前提预设一旦发生改变,概念也就发生改变(意义不同),不再是相同的含义(本体不同)。而现在,变成了统一而且唯一的含义……

比如上面所有的XXX学主体,说的都是人。如果混在一起,就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一个人天生如何,就是如何。已经封建思想和没有任何区别了。

比如,我们可以通过基因研究和神经生物学论证一个人有天生的攻击/暴力倾向(有这样的节目),进而这个人是恶的,但是社会发展可以约束,价值观念可以改变,因缘际会可以阻碍,进而这个人在社会学意义上并不是恶的。在行为学上,由于有社会规则、价值观念,还有因缘际会,也可以达成善的行为,并且通过社会激励和个人价值实现一直继续。那么还能够轻易地判断这个人的善恶吗?

而上面的帖子,也是现代的一种风向,就是用生物学主体去替代所有情况,你不觉得可笑吗?而且这已经是许多司法判断、文化研究的基础了,尽管能够证明的只是绝对少数人,但已经制造出了可能性。这样的后果是什么?

想想现在那些女权的煽动是怎么来的?所有的对立,都是这套手法。

那就是人性是恶的,你必须恐惧,你只能恐惧,你只能选择交出你的权力,渡让你的利益,经由这些代表(不管是知识权威、社会团体、还是政府组织)来帮助你更好的生存。

这已经是最恐怖的宗教了。

帖:4660048 复 466002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