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72 🌺1012 🌵7新:💬89 🌺385 🌵6
主题:没人说说长沙货拉拉案吗?第二个南京彭宇案 -- 田昭明
家园博客 司机一方无法做到完全脱责,这是问题的关键

货拉拉的App给出了行车路线,这个路线不一定是当时情况下的最优选择,但是,这是默认的服务方与被服务方共同认定的路线选择。

这个路线并非圣旨,不是不可以改,但提出改动的主动方需要征得另一方的认可,或者说至少对方不反对才行。

事发前的情况是:第一,司机与乘客已经发生过明显的不快,第二,在这样的前提下司机主动擅自更改约定路线,第三,面对乘客的质疑司机以冷峻的态度不做任何语言上的回应。

上述三条同时具备,这就与乘客因担忧遭侵害而跳车这个举动之间构成了一定程度的因果关联。也就是说,乘客跳车身亡,司机无法完全脱责。至于这个责任的量化比例应该是多大,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司机判一年缓一年的具体量刑是否恰当仍值得讨论,但不能说司法机关判定司机有责就一定是有什么黑幕。

通宝推:四十千,玉米菜,
帖:4659509 复 465949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