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07 🌺363 🌵1新:
主题:怕富不怕穷 -- 编号87405
家园博客 你有可能 搞错我的意思

然而需要说明的是,你有可能 搞错我的意思。现行的婚姻制度,曾经好过,这才是真相。比如五十年前,完全可以先结婚后谈恋爱,这是因为那时的人要比现在奔放,要比现在对生活充满热情,所以,即便有些摩擦,也可以可以磨合到位——这只指一部分人,比例有多少呢?也许占50%,我不清楚。

在那个年代,现行的婚姻制度是起到保护作用的,你可以理解为一种缓冲机制,因为不是想离婚就可以离的——当然,这仍然只是对其中一部分人。

到了今天,现行的婚姻制度就成了一个坏制度。这是因为今天的人,也很“奔放”——其实是放荡,也对生活充满“热情”——其实是一时冲动。

所以,人们开始呼吁要改变,改变这个“该死”的制度。显然,这种看法是错的,但是,必须要做出改变。这就是人类社会的运行规律。

马克思所痛斥的那个吸血的制度,在一开始,也是大受欢迎的,农民终于得以摆脱地主的控制。可是后来呢?后来人人都唾弃它。马克思,只不过说了人们【愿意】听的话。

人类中的大多数就是如此,只听【愿意】听的话。一种生活,过了那么一阵子,开始厌恶它,得有人说:“对,这该死的生活,哦,不,这该死的制度。”于是,就所谓的团结起来,将“可恶”的旧制度砸烂。

你可以这么想象:你有一个花瓶,最开始你很喜欢它,过了一些日子,你看腻了。可是怎么办呢?这房子里只能摆一个花瓶。花瓶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你看腻了。你想换掉它,但你不知道 怎么办。如果你就这么换了,别人会说你浪费,可耻,喜新厌旧。所以你保持沉默。终于有一天,你找到了机会,有个人跟你吵了一架,你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一边走动,一边咆哮,一边舞动着你的手臂。果然,你“不小心”打翻了花瓶,花瓶掉到地上,摔成了碎片。

第二天,原先你脸上的阴云消失得一干二净,你买了一个新花瓶回来,里面插了好几支鲜花,你的心情好极了,你一边摆弄着花瓶,一边哼着小曲,你围 着花瓶转,点头、赞许、称道。你的心情从来就没有这么好过,因为你终于满足了你的心愿,换了一个新花瓶。

你这样的做,换了十个花瓶。有个人终于忍不住,冲着你怒吼:“你何时才能住手!”你会怎么办呢?你可能 一时会有一些慌乱,但用不了几分钟,你就稳住了阵脚,开始反击:“不,这不是我的错,是花瓶的错。如果它造得足够好,完美无缺,我就不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是感官动物。

就像我女儿一样,一看到某个玩具,就一见钟情,就不离不弃,也就能保持5分钟热度,后面都是强撑,再往后就开始装糊涂。每次都是如此。

所以如果人类的寿命只有40岁,你会听到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你也是其中一员。100多年前,人类的平均寿命,不到40岁。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人类的寿命已经提高到平均80岁,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逐步浮出了水面。

很少有人能够面对真相,就像前面花瓶的故事那样,他们会说,“不是我的错,我没有错,是花瓶的错。”

此外,当人类的平均寿命只有40岁时,可能干到死,肚皮也没有填饱过。混个肚圆,可以成为一个人一生的目标。

但是到了今天,这一目标就太容易实现了,每天吃到撑。剩下的日子怎么过?

或者让我把话说得温和些,人类的教育质量,并没有随着人类寿命的延长而提升。

所以,其实一切的问题,都源自人:日子怎么过。不会活,不论时代如何,都会闹腾。

帖:4644743 复 464471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