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03 🌺1396 🌵15新:💬203 🌺1293 🌵15
主题:郑州市宣布即刻进入特大自然灾难一级战备状态 -- 葡萄
注:本帖有补充
家园博客 我想了想,明确了一点感觉到哪里不对?

最早看到地铁视频的时候,车外水位更好,车内大概腰部吧,门窗封闭,大家静静的等着。

接着就是一个几乎淹没到胸口的视频,仍然门窗封闭,大家静静的等着。

这会,我就忍不住想了,难道不是预计水流上涨速度和救援时间,需要准备破窗而出,到车顶上去?

今天早上,我们知道了,被救人员部分有窒息,因此死亡了12人。如此,我的疑惑更大了,为何没人砸窗?!

如果说怕水位差涌入淹没,更加没顶,那就应该有预计更早砸窗。事实上,淹没到大腿的时候,已经有人窒息了。

今天下午,更多的采访出来了,居然看到有报道,某一列5号线停的时候,工作人员曾经组织过撤离。车厢前端的撤离了,车厢后的撤离未遂,再倒退回来,等待救援?!

这里不讨论,运营公司是否按照应急预案及时停运,工作人员的安排组织是否恰当。

为什么在地铁仅仅地面进水,已经疏散部分乘客的情况下,剩下的乘客,都没想过留在一个更低洼的隧道中,更不安全?

在仅地面进水,危险等级较低的情况的下,有多少必要“等待”,“救援”。

这里,我的一个理解是,在我们低估预期危险的情况下,当专业人士(地铁安全人员),没有做出一个专业准确判断的时候,中国人倾向于听从工作人员的安排。个人独立的常识判断,时常会让位屈从于貌似专业人员漫不经心,实际经不起推敲的判断。

但是这,还没有到最坏,最坏的时刻,应该是从开始有人窒息,到真有人倒在水中,难道没人尝试要破窗吗?(有一个报道是破窗后不歪窒息等来救援的)

我感觉很不对的有两处,为什么死亡了12人的车厢们,窒息濒临死亡,会打电话交代后事,但是没人去破窗?

为什么自己不能为自己的生命最终负责,挣扎一下,一定要从比较安全的状态,一直等待救援到最后危急的时刻?“主人翁精神”呢?

我的猜测是,二共官僚和资本,已经长期将主人翁驯化成了螺丝钉绵羊或者砖,需要被搬运。

所以新冠对比非典时期,基层组织已经相当退化,全民防疫基层人手不足的时候,也不敢动员群众成为主人翁。

通宝推:钱六,盲人摸象,大井故事,葡萄,
帖:4643211 复 4642955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1)
2021-07-21 06:52:54
或者,螺丝钉绵羊和砖,才是群众的常态

主人翁才是需要不断培养强化的?

很多年前,葡萄提到过分化,说中国已经没有革命的土壤。

古时候的革命组织,大约来源于宗族之间的联合

太祖瓦解宗族的封建自治之后,用工会来取代之

工会被二共实际消灭后,单元的家族联合被西式家庭和少子化更加碎片化了

碎片后的群众,没有外力就成了布朗运动?

通宝推:辣椒,大井故事,
帖:4643213 补 464321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