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大公司轶事:手下喝多了 -- 宝特勤
共:💬74 🌺32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聊聊“酒应酬”

关于工作性质的酒“应酬”,也聊几句个人的体会:

先天能喝酒,是个长处,只要不是真“醉”的话,也就不会失言和失态了。在酒桌上能保持清醒,是难能可贵的。

但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绝不要滥用,要牢记“天外有天”和“寡不敌众”。

先天不足的,则需要靠后天的锻炼和自己的悟性了。

那里面的道道儿是极多的,最重要的是把握“节奏感”。

哪个人能主控桌上的敬酒的节奏,谁就能把握了别人的“分寸”感。既让大家能尽欢,而又不扫兴,是个细心精致的实践。而借酒调动对方,是高手们过招儿的技能。

(虽然是有心有意的,但却不能让别人觉察到,因为谁也不高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不是?)

我见识过各种人不露声色地,灵活争夺“掌控权”的场面,但是自知不是那块料子,从来不去揽这个瓷器活儿。

有兴趣的河友可以自己去挖挖河泥,搞个链接的话,藏龙卧虎们的“酒经”集,会是非常精彩的。

最后也写一下自己:

我一是尽量不碰酒的:

一般都会礼貌地示弱在先,实事求是地说明自己不宜饮酒。(这也是实情,确实小时候生过病,酒精过敏)

二是“点到为止”:

对于尊敬的的长辈和领导,自己也会象征性摆个杯子,每一轮也都举杯抿一下。但是绝不接受“一口清,一口亲”。

三那就是屈指可数的“破例”了:

大喜大悲之时,一次是等到半夜,看完中国申奥成功,几个好友涕泪交加,然后大醉一场。

另一次,是全家人遥祭东方,为父亲送行后,我一个人独饮。

不过,我也有拼倒过别人的先例。

那是在集团的一次圣诞酒会上,有个一贯妒嫉亚裔,喜欢欺下媚上的主管,借酒耍疯,主动地向我这个众所周知不碰酒的“老好人”挑衅,我也难得地应战了一次。(这也是老母亲过去教过我的话,要么不教训,要么就留下“最深刻”的记忆! 再多的不疼不痒,都不如一次的刻骨铭心)

我用那些看过的学来的斗酒的“节奏感”,不仅把这个人干趴下了,还顺便地诱他吐出了不少犯忌和犯众的“真心话”,出了个大洋相,是大快人心的。

说明一下,我是知道自己的实际酒量的:经过多年的自觉地刻苦锻炼,我已经把自己的敏感体质基本上改变了。

也发散一下,记得五代在浙江省时,曾经坐过冲锋艇救灾。他好像对记者说过:我知道自己的水性,可以应付落水;也明白那个时候自己出现在第一线的意义。这才是知己知彼的正确举措。

通宝推:大神盘古,宝特勤,
帖:4642235 复 464106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