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69 🌺3744 🌵390新:💬192 🌺1784 🌵196
主题:【原创】《用一张图阐释小平的伟大》 -- Ace
家园博客 在立与拆这两端之间,还有反思和扬弃

为什么一对邓胡赵时期进行批评和反思,就是要拆像呢?

习大大说的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是在邓胡赵时期对前三十年进行了大规模的抹黑和污化的历史下提出的,不把这些污水洗去,怎么能正确地认识和肯定前三十年的功绩?只有对每一时期的政策、成就和长远影响进行思辨和甄别,才能正确地认识社会进步的真实动力,从而对这些政策进行扬弃,正确地指引国家未来的发展。

比如,八十年代吃馒头包子的光鲜我们都看到了,但如果因此就轻浮地得出结论“是分田单干让中国人民吃饱了”,那思辨能力与朝三暮四的猴子何异?这个说法就是对前三十年的否定。

qq97:你吃的馒头是谁做的?

qq97:分田前后发生了什么?

又比如,八十年代说文革是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也是对前三十年的否定。实际情况是,前三十年以与清朝无异的农业社会,建立的国家安全保障,建立了以重工业为主的完整的工业体系,建立了经过大规模改造和水利治理的良田,在70年代末为后人准备好了袁隆平的水稻和李振声的小麦良种,准备好了大规模的化肥和化纤生产能力,甚至还在前三十年国家财力主要投向国家安全和重工业这样非国际市场竞争优势领域的情况下,还做到了站着开门,与西方国家建立友好关系,为后人准备了石油大规模出口换汇的石油产能和西方出口市场。所有这些,都是主席那一代人辛辛苦苦二十几年,自己没怎么享受,在主席去世后的76-80年,蒸好了端上来的大馒头,八十年代享受着这些大馒头然后鄙视前人没吃上馒头,良心去哪了?

qq97:你没看到最重要的两点

真要说崩溃的边缘,那也是肇始于70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英明领袖和小平同志联袂推动的洋跃进,导致无数的项目下马,以及八十年代后期前人红利发完带来的风波。

这里说一下我对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观点,实际上,这一点我赞成小平同志的观点,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都是工具、手段,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可以用。小平同志不愧为主席欣赏的人,说的都是大白话,一针见血。

我理解的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就是前三十年新中国选择的计划经济是当时唯一正确的路,因为在一贫如洗、极其原始工业化的大国,从重工业开始发展工业化,只能选择计划经济,因为所有的国家资源都要被集中起来投入的领域,都不是私人资本愿意投入的领域。用今天的话语体系来说,那时候做的甚至都不是2B的业务,而是2P(PRC)的业务,是新中国得以立国的业务。而到了70年代后期,引入市场经济也是正确的道路选择,这时工业化已初步发展,资源逐步投向日常民用和人民生活领域,做短线的业务,做2C的业务,市场经济的效率就要优于计划经济。这也是邓胡赵时期要肯定的。

但是,邓胡赵时期的市场经济,本质上是买办型的市场经济,长远发展下去,不要说和美国、日本比,跟韩国、台湾比都有所不如,而只能是香港和泰国、马来西亚等所谓亚洲四小虎。

在我看来,对邓赵胡时期的反思,对前三十年的再反思,影响着386-586时期中国机体内邓赵胡时期基因和前三十年毛泽东时期基因的此消彼长,推动着中国前进。

90年代后期开始的对买办型市场经济的反思,推动了国家向创新型国家转型;

对八十年代以来两少一宽政策的批评和反思,推动了国家少数民族政策的纠偏;

对八十年代以来一胎化极端政策的批评和反思,推动了极端化计划生育政策终于走下神坛;

对军队经商的批评和反思,推动了那支保卫国防的人民军队的回归;

这也是毛泽东民间声望日益走高的社会历史背景,尽管他仍然是庙堂一群圣人之外唯一有晚年错误的人。

就以刚刚经历的新冠疫情之役,人们环顾全球,恐怕还是会庆幸,幸亏我们——

有一支人民的军队,

有具有统一意志、拥有强大执行力的人民的党和人民的政府,

一个能将控制力和执行力深入渗透到社会最基层的强大的组织,

一个全球独一无二的可以有效控制疫情的中西医结合的、以人民为本而不是以资本为本的公共医疗体系。。。

这一切,很自然地让我们想起现在的不忘初心,以及那位缔造这一切的,在1976年离开我们、唯一有晚年错误而屹立不倒的,穿越的人。

通宝推:四十千,阴霾信仰,和平共处,独立寒秋HK,empire2007,落木千山,mutong,北庄,寒冷未必在冬天,
帖:4641328 复 464117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