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75 🌺346 🌵5新:💬69 🌺312 🌵5
主题:【原创】996、中年危机、非升即走 -- 天马行空
家园博客 6年研究员不是坏事

姜的复旦的遭遇不了解,但是就这个岗位来说,对学校对个人都不是坏事的。

一部分以学术为志业的人,刚毕业不一定拿得到正式教职,有几年的研究岗位历练,积累科研成果也积累一些教学经验,对于职业发展找到合适的教职很有帮助。

即使早早拿到教职,有人可以拉项目组团队风生水起,也有人可能会忙于教学和事务性工作而误了研究。学校里聪明人从来不少,一辈子教书过来没什么研究成果的很多。几年的研究岗位,虽然也会有教学和其他事务,毕竟还是做研究多,这对年轻的研究者是一个水平上台阶的机会。

姜申请合同制的研究岗位应该不仅是为了待遇好,也是为了做出些成绩来,有他的梦想。

六年时间不短,如果学术有成,自然是好的;成果不如意,调整预期,到一个二三流的大学教书仍然是一条路,复旦也许对不起姜,姜也许咽不下这口气,但他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卢刚30年前以为他走投无路了,其实他买张机票回国马上柳暗花明。

签六年还是三年好,估计当事人会选择六年吧,有比较多的施展和转圜的余地。

六年内并没有人禁止你申请其他学校教职,实际做不到期限另谋高就的并不是少数。

对学校来说,只要不过度招收青研,按合情合理的标准管理也应该是允许的。如果一个人做了六年研究做不出多少成绩还要保证给他教职,会不会被批评大学都是尸位素餐,浪费国家资源呢?

通宝推:审度,
帖:4628327 复 462818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