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38 🌺1209 🌵9新:💬50 🌺218 🌵3
主题:儒家和中国思想 -- 燕人
家园博客 董仲舒的问题是依附性,无非依附的姿态不一样而已

汉武帝要大有作为,于是董仲舒鼓吹“大复仇”,这与满清断发易服,满清文人鼓吹新朝雅正,是一样的,都是迎合皇权,无非鼓吹的姿态有所不用而已。

实际上,孔子的问题到不大,与那个时代的很多人类似,孔子千方百计寻找一个获取功名的机会,实际上,孔子也找到了。

从学术角度,晚年解散了学团(学校),这也许是意识到了问题,不管怎样,孔子起码有个底线,就是华夷之辩。

董仲舒的核心问题,在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与孔子不同,孔子的弟子中,有各行各业的人,而董仲舒试图构建一个纯儒的团体,同时给这个团体赋予了一个使命——剿灭一切非儒势力。

实际上,这已经属于邪教的范畴了。

而后世的儒生,走的并不是孔子的方向,恰恰是董仲舒所指引的方向。这个,就不去找证据了,证据比比皆是。

汉武帝引入儒生,说到底,就是引入一股势力,颠覆汉室的政治传统。汉室的传统,是黄老之学。汉武帝通过组建尚书台,架空了宰相。皇权与儒家文人想结合,这就是后世一切悲剧的起点。

正是因为这样,才需要从董仲舒开始,批评儒家,以及皇权。

你列举了儒家在历史上的种种表现,这些都不是根本问题。

儒家的根本在于两个,

其一,以“三代之治”的名义,树立意识形态。但是,三代的真正传承者,是老子是道家(非道教),不是儒门。话句话,儒家承当忽悠百姓的功能。

其二,以”代君王牧民”的名义当官,之后贪污发财。因为儒家鄙视农家、墨家等,摒弃一切实业,说白了,除了贪污,是无法发财的。

你说明太祖独尊理学,感觉不太像。说到底,明太祖构建的,是一个皇室、勋贵和官僚三者并存的体系。首先,儒家文人挑起“削藩”,皇家势力被肢解,后来的“土木堡之变”,勋贵势力失去军权,儒家官僚独大,最终明朝迅速向宋朝靠齐,死的也与宋类似。

我个人认为,明太祖真正支柱,是军户,正是因为军户的存在和支持,所以明太祖才能无所顾忌地屠杀文人官僚,屠杀勋贵,而不担心反叛。

军户最后的荣光,是戚继光俞大猷。后来,军户被儒家同化,出了“联虏平寇”的史可法——这就是标准的儒家作风,无能。

儒家“解释隋唐以来外族频发入主中原的客观现实下儒学存续的正当性与合理性”,回避了一个根本问题,就是“我是谁”,孔子提出的“华夷之辩”要不要讲?孔子是讲的,但是宋以后的儒家、理学家等等,是不讲的,那么?他们还算孔门的学徒吗?

所以,让子弹飞中说的好,“我只想当县长夫人,谁是县长,我无所谓! ”——这样的烂人,也只能靠野蛮的蛮族,才能生存。

对于“我是谁”的问题,儒家的回答很简单,只要给他官做,谁当皇帝无所谓。但是,这对广大的普通百姓,就是灾难,对于华夏文化,也是灾难。

对于五四,我也改变了以前的看法,当然,以前的看法源于教科书,与葡萄的说法类似。

五四的实质,是源于西方的自由主义(英美)与集权主义(德国苏联日本等)在北大发起的思想大决战。当年的日本俄国在东北的战争,被很多人视为耻辱,而外来思想上的斗争,被很多人视为法统的源头,真tmd的讽刺啊。

说到底,五四的背后,仍然是一种标准的儒家行为,满清这个“县长”倒了,“英美”与“德俄日”等等,哪个县长的势力更大呢?做谁的夫人更合适呢?不能因为会说几句外人,就说自己与儒家无关了,说起来,蒙古语和满语,也是外语啊。

对五四鼓吹的背后,是对西方文化全方位的投降,这一点,中国人远远不如伊斯兰。

我看过葡萄的不少贴,感觉葡萄是国家主义者,国家主义天然亲近儒家,因为国家需要人来推动各项政策,这些人,从广义上,都是儒家。但是,从人口问题导致的灾难,以及大大小小的各种问题看,国家主义是走不长的。

历史上值得借鉴的,还是道,而不是儒。道德经说,“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

身、家、乡、邦、天下,既是观察社会的角度,也是文化或者文明重建的程序。

家和乡村,是天下的基石。从当今中国的现状看,家不成家,乡村凋零,基本可以算亡天下了。要承认现实,就是,今天的中国,在思想文化领域,是依附于西方的——所以五四是成功的,成功地肢解了中华文化。

对于有一些华夏情怀的人来说,会意识到,作为依附者,是走不到最顶端的,比如传统时代的朝鲜和越南。

未来的中国,希望不在国家主义,而是要从基础开始重建。未来的希望,在于重建的家庭体系和基层组织(乡村体系和城市基层)。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但是我知道的是,国家主义是不行的,儒家是该死的。

通宝推:何求,avalon,hwd99,瀚海黄沙,老陈70,心有戚戚,审度,真历啊,
帖:4626956 复 462690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