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沈胡之战 -- 胡里糊涂
共:💬168 🌺1064 🌵73新:💬16 🌺156 🌵11
家园博客 好了,不要互掐了,分派了,兔派龙派中间派

好了好了,你自己骂起中国来不狠吗?上面这一段里,你直接否掉了两代人,从50后到80后,否掉了中国文化和白莲花。就因为一张对比了印度烧人的图片,这不算侮辱国家民族吗?冷静一下吧,心态过激了。

我无意吵架,对你的观点解释几句。

事不顺,反诸已,中国文化本来就是强调反思的。又因为大一统,改变只能指望皇帝或政府,所以会强烈地反思和指责整个政府,乃至民族和文化,文死谏嘛。这个程度和边界不好把握和分辨,为啥鲁迅骂中国就是爱国?这个分辨看屁股坐在哪儿,要诛心的,本心是希望中国好,还是坏。希望好就是自己人,坏就是汉奸,我们如何对待汉奸,不用怀疑吧。

说到外交无小事,当年是合适的。当年与美国代表的西方打仗,与代表共产阵营的苏联交恶,与代表第三世界的印度打仗,外交环境多恶劣知道了吧。我们要重返安理会,必然要小心伺候那些狗屁穷兄弟。我也想不通当年外交为啥搞成那样,但现实就是如此。

当年是适用的,外交接触也少影响国内小,重回安理会也实现了。但现在这种传统保留下来就没必要了,只是惯性而已,大部分国家都没什么道德道义,畏威不怀德,原来没有威,现在有了,就该教教他们怎么做人。这种小白兔和巨龙之间的角色怎么变换,的确是个难题,中国人的道德包袱又重,自我约束也强,变得不自如。其实中国历史上处理的挺好,教化和改土归流都是道德与杀戮并重的,护匈奴校尉和护乌桓校尉好像和仁慈没半点关系。说白了,现在是不够自信,没有占据道德优势,自信了就会理直气壮,杀你也是为了你好。儒家浩然正气,对蛮夷却没啥怜悯,不想起边衅也是因为要花钱。急不来,慢慢来吧。

其实,好的方法就是不用纠结了,分成两派,一个威派,套龙马甲,喊打喊杀,一个德派,套兔马甲,占据道德高地。两派一致对外,不要互掐,完全可以两个声音对外,各做各的,习惯了就好。完全可以兔派送氧气,友好睦邻。然后龙派往氧气罐上扔炸弹,效果惊人。

需要友好时,兔派出面说我送了好多氧气,加班加点生产的。需要威慑时,龙派说我的炸弹厉害不?

我们不要吵了,分派吧,兔派龙派中间派,中间派可以换马甲,也可能墙头草。汉奸派先筛出来毙了。

我选中间派,偏龙派。做不了纯龙派,是因为道德束缚,我真的觉得笑人家死人不好,但不拦着别人笑,印度也该笑,它就是个笑话。

通宝推:mhymark,海底鼠拨土,
帖:4615881 复 461558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