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财富寄生论之《资本的财富寄生》(01-04) -- 心的方向

2021-04-01 18:21:29心的方向
【原创】财富寄生论之《资本的财富寄生》(01-04)

第一章 财富寄生是否真实存在?

寄生是个生物学术语,是一种生物生活在另一种生物的体内、体表或体外,并从后者摄取养分或者获取帮助,来维持自我生存或者延续的自然现象。

寄生是个广泛存在的自然现象,例如,七鳃鳗就喜欢吸附在其它海洋生物的体表为生;杜鹃自己既不筑巢,也不育雏,而是把蛋产在其它鸟儿的巢中,通过巢寄生,由其它鸟儿为其代孵和代育。

财富,通常都是由所有者进行特意的保管。古往今来,保管财富的方式是五花八门,无论采用何种方式,都是为了防掠夺、防窃取和防其它损失,通俗说法就是:防火、防盗和防闺蜜。

以美国为首的资本阵营,反其道而行之,把自己的财富放到大众的口袋里,让大众代为持有、经营、甚至增值。这不是天方夜谭,这种大胆且破天荒式的寄生尝试,已经存在了很多年。

事实上,资本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依赖谋利为生,这本质上就是一种对生产的寄生。这种寄生还有一个更正能量的名字,那就是共济。随着时代的变迁,资本的寄生手法也在顽强地进化。

财富寄生,是个自创的概念,适合用来观察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部财富管理和财富运动的相关规律。

很少有人从这个角度来研究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和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用财富寄生的方法来观察资本阵营,一切复杂的经济现象、政治现象和社会现象将被极大地简化,我们会非常容易地看到问题的本质,这种便利性迫使我必须把这个方法分享给大家。

将财富寄生于大众,出现在二十世纪。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末;自美元摆脱金本位后,开始流行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中;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步入高潮期;自2008年次贷危机起,开始转入低潮期;对其危害性的综合治理,将会伴随着对新冠病毒的防疫而持续很长的时间。

二战以后,美国凭借其在工业生产领域的巨大产能优势,把来自全球的自然资源,转化为工业品,然后倾销于全世界。由此,美国积累了天量的财富。

通过发展面向大众的地产经济作为财富累积的新手段,取代了以往靠战争或者经济危机消耗剩余财富的落后模式。随后靠石油美元解锁了金本位,为货币的不受限增发铺平了道路。资本阵营对财富以多元模式存在的尝试,终于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

放弃金本位后,资本所积累起来的财富,可能要超过人类社会之前所累积财富的总和。由此,我们生活的时代,注定是一个财富溢出的时代。

要让别人寄生自己的财富,首先,必须有一个封闭且安全的环境来容纳财富和财富的承载者,而且,还要把财富寄生的手段设计地天衣无缝。

把财富寄生出去,同时还要配备安全可靠的财富回收机制。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流动而难以滞留的财富其可控性更强,回收的难度系数也最低。

实行全方位财富寄生后的美国,在其社会架构的设计方面,必然会做出重大的改变,由此,才能保证资本从全球盘剥回来的财富,通过依附在美国常规经济架构之上的财富寄生和回收机制,经过多重倒手转换之后,最终转化成资本指定的财富模式。

所有的转换活动,由于附着在传统的社会经济活动中,如此,做到了不易为人所察觉。即使偶尔被怀疑,由于寄生在传统的经济活动中,谁也不会因为洞察了资本的企图,而一根筋地不再食周粟。也就是说,谁也无法在体制内反体制,这种机制就决定了财富寄生很难被铲除。

我们随后会花费大量的篇幅,专门解析这种寄生于合理中的不合理,看看资本为了窃取财富,都耗费了哪些心智和心血。

记录在资本账面上的财富,不是财富的最终归宿。资本会把账面财富以债务的形式转嫁给民众,由此,资本和美国民众的利益就会有机地绑架在一起,如此,就可以彻底坐实了资本所窃取的财富。

本书不是正统的院校教材,除非不得已,我将尽量避免使用有可能把大家搞糊涂的经济学和金融学术语,但是,马克思的经济学和唯物史观的术语将会不可避免的频繁出现。

随后,我要用三个具体的案例,来初步判断财富寄生是否存在。也就是说,我们将通过实例,先帮助大家建立一个感性的认识。

这三个例子都涉及到美国,用美国作为基准,看清了美国,就更容易看懂整个西方。

在本书中,对于财富寄生这个现象,我们将把重点放在全视角的观察而不是全方位的精细研究。分辨率可能低了点,但是绝对能保证大家对于财富寄生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1 美国工薪族的工资

首先,我们从大家熟悉的工薪族工资谈起。要谈论美国工薪族的工资,我们必须为美国工薪族的工资找到一个合适的国际参照物。

选哪个国家比较合适?我看,选择朝鲜这个美国多年来的眼中钉作为参照物,或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对比效果。

朝鲜是个封闭的国家,根据公开的资料来看,普通朝鲜工人的月工资,折算成美元,大致在10美元左右。

在美国,雇主按照时薪制或年薪制支付从业者的劳动报酬。对于时薪制,在雇主给员工支付劳动报酬时,每小时的工资数,不能低于所在州政府所规定的最低时薪。

在美国,各州的最低时薪是不一样的。时薪较低的州,例如佛罗里达州,2020年其最低时薪为8.56美元左右。这就意味着,佛罗里达州的一个全职工人,假设每月工作160小时,那么,他的月收入至少可以达到1370美元。

如果一个工人的月工资是1370美元,去掉应缴税金和保险后,落到这个工人手里的钱,会少于1370美元。不过,到了年终报税的时候,低收入人群通常会拿回每月被扣除的大部分税赋,甚至,还可能得到政府发放的某些工作奖励。

在生产资料基本相同的情况下,全球劳动者在单位时间内,创造的劳动价值基本上是相似的。

既然劳动产出基本相似,为什么一个朝鲜工人和一个美国工人的劳动所得,即他们的工资,会相差如此悬殊,居然是137倍?

朝鲜是公有制社会,满足个人或家庭生活所需之外的劳动所得,为国家代持,属全民所有。国家把这些财富积累起来,经过优化调配后再反馈给国民,反应到大众生活层面,就变成了朝鲜现在的免费住房、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等全民福利。

美国是私有制社会,美国工人的所得,高出朝鲜工人的部分,就是所谓被寄生的财富,被寄生的财富本质为资本所有。

也就是说,佛罗里达州工人每月1370美元的收入,对比朝鲜工人每月10美元左右的收入,所多出的1360美元,基本就等同于寄生在这个工人身上的财富。本质上,资本才是这些财富的主人。

美国劳动者很容易产生一种阿Q式的错觉,感觉自己的劳动所得,要比朝鲜工人多得多。由此,大家不由自主地为呆在美利坚而自豪,对朝鲜的嗤之以鼻乃至各种冷嘲热讽就是常态了。事实上,这个地球上的大部分民众,对于美国和朝鲜工资的差异,都无法避免产生这种认知上的错觉,也包括我本人。尤其是,在我懂得用财富寄生这种观点来看问题之前。

每月得到的,和真实属于自己的,这两者并不是同一回事。

每月的工资在支付了每月的生活开销,也就是被美国的某种隐形机制洗礼后,一个美国工人也不见得能剩下更多的铜板。这种隐形搜刮机制是什么?请保持耐心,随后,将会给出细致的分析。

由于美国信用卡透支机制(对应于中国的就是花呗和借呗等)的纵容,每月或者每星期,美国大众出现收支倒挂的,绝不在少数。也就是说,在美国,工资“月光”或者半“月光”(每两周支付一次工资)的现象是比较常见的。

事实上,一个美国工人的月物资消费量和一个朝鲜工人的相对比,可能也没有什么质的差别。

从表面上看,美国工人生活资料的消耗量要多于朝鲜。不过,美国粮食的生产效率显然要大大高于朝鲜。同时,美国民众消耗的日用品,都是从其他国家通过汇率机制剥削而来的,因此,美国民众的生活资料消耗量虽然高于朝鲜,但是,所消耗生活资料的真实成本未必高于朝鲜。

在商品供应方面,朝鲜是定量供给,美国是自由供给。定量供应给人的感觉是不自由的、是受限制的、是匮乏的、是落后的,等等。而自由供给则显得更优越、更先进、更丰富,等等,其实,这些都是非理性的感性认识。

在生活质量方面,对比美国,朝鲜也并非一无是处。朝鲜的免费住房、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等国民福利,美国民众或许永远也享受不到。在朝鲜,基本上所有的食品都是天然和有机的,农药和化学肥料等对于朝鲜而言,可能都是奢侈的。转基因对于朝鲜,那更是多余的。

在美国,低收入的普通大众,他们几乎终生都不会踏进有机商店的大门,只有高收入的白领和中产,才有能力光顾有机商店。

美国高收入群体的月收入,是佛罗里达州最低月收入,即1370美元的几倍甚至几十倍。普通的美国大众,在同朝鲜的横向比较上,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真实的消费能力,未必比朝鲜普通民众10美元收入的购买力更有优势;在同本国高收入群体的纵向比较上,他们更看不到,自己在消费质量方面和他们的差距有多大。至于说,朝鲜的全面福利,对于大多数的美国民众而言,那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在质量和数量之间做出何种选择,这取决于每个人的收入水平或者消费观念,甚至跟一个种群的文明观有某种关联。我们在此不用好与坏来评判,我只是要把这些事实忠实地反映出来。

1370美元在佛罗里达能购买到的生活资料的总量,和在朝鲜消费1370美元,所能购买到的生活资料的总量(假设朝鲜的供给限制不存在)是不一样的。如果,在美国,1370美元能够按照朝鲜的物价进行消费,如此,才能证明美国的民众,对比朝鲜民众,是真的富有,是真的有必要为美利坚去鄙视朝鲜。这时候,美国民众的心理优越感才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在美国,对比朝鲜,美国民众的高收入,也就是高出生活资料真实成本的部分,也就是高出朝鲜工人月工资的部分,并没有给美国民众带来真正的实惠。不过是每个月,在美国大众的手心里温柔地过一遍而已,或者说,每月到他们的银行账户上打了一次Call,随后就滑溜地钻进某种隐形存在的回收机制中。

也许有人会辩解,美国工人的收入,还要做各种支出,例如房租或者房贷、各种保险、车贷款、水电费、物业费、食品和娱乐、消费税、学费,等等吧。这堆理由确实充分,可是不要忘记了,朝鲜工人每月10美元的收入,也可以保证当月的一切生活开销。同时,朝鲜帮助民众实现了免费的住房、免费的教育和免费的医疗等。美国工人也是忙了一个月,美国工人的免费住房、免费教育或免费医疗在哪里?其实,美国工人每月要支付的账单,本质是美国财富回收机制的一部分,收入的大头就是这样被人巧妙地拿走。综合起来,美国工人1370美元消费后的真实所得,貌似不比朝鲜工人10美元的综合所得更实惠。

对比朝鲜民众的工资,美国民众工资高出来的部分,由于无法给美国民众带来真实的回报,我不得不将之称为是一种寄生,一种财富的寄生。

美国民众要用自己的工资,一沓被寄生了财富的美元,去购买同样被寄生了财富的生活必需品,也就是要面对某种隐形机制的剥削,如此,美国民众永远无法实现同样额度的美元在朝鲜所能实现的所得。

谁在寄生财富?是国家的,还是私人集团?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这个寄生和回收机制的设计出自哪位天才之手?等等,就此,我们可能会提出一大堆有趣的问题。

很显然,这些问题,在美国,乃至在西方,都是隐晦的。至今,没有听说哪位经济学家,或者哪个诺贝尔经济学得主研究过这个课题。既然是隐晦,那自然是有见不得阳光的理由或苦衷吧。

2 球员BOA和他的团队

代表大多数的工薪族粘上了寄生财富这贴狗皮膏药,对于美国的名人或者有钱人,是不是也享受着类似的殊荣?让我们还是用实例说话吧。

通过下面的例子,我们将领略到财富回收机制对所谓的高等级人群的重点关照。重点的关照,就意味着被回收的财富,并非是资本对名人真心实意的馈赠或垂青。

我们假设NBA又诞生了一位巨星,且已经被NBA球队高薪签约,假设他的名字叫BOA。

为什么是这么一个名字?西方社会印刷量第二的读物是法国人的《小王子》,在小主人公的想象中,能够吞象的贪吃蟒蛇,名字就叫做BOA。

我们虚构的NBA巨星BOA和球队签约后,年收入一下子迈过千万美元这道门槛。对比普通民众的收入,这绝对应该算是富有了。这千万级别的年收入,该怎么花?有些吃瓜群众禁不住替人家发愁。

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资本主义体制,有挖掘寄生财富优质载体的天然喜好,既然BOA是优质载体,资本怎么会放过利用其寄生财富的可能?

如此天量的财富,一旦寄生在球员BOA身上,就必须及时回收。只寄生不回收的财富,那就是流失,资本怎么干这样傻缺的事?我们很快就会看到,球员BOA的高薪,将被合理地瓜分而巧妙地被回收,而且会显得那么地合乎情理,让任何人都不会轻易产生任何质疑。

球员BOA很快会听到这样的建议:您是NBA历史上最伟大的球星之一,您很有必要配备一个包括职业教练、按摩师、理疗师、心理医生等在内的私人教练组,来提升您的竞技能力和保持您的竞技状态。

BOA认为这个建议很有道理,瓜分他年薪的第一群寄生虫就到位了。

这些专业人士对于BOA肯定是有帮助的,但是,我们必须搞清楚他们和BOA之间的因果关系。是BOA成为明星有了高薪之后,才使这个职业团队的职业需求有了落脚点,而不是这个职业团队培养和塑造了BOA。即,该团队和一个篮球巨星的诞生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有了篮球巨星这朵鲜花之后,他们的绿叶陪衬作用貌似才有了一定的必要。

随后,有人会建议BOA,您的时间是宝贵的,那么,您需要一位顶级的律师来处理您潜在的麻烦事。

律师是美国社会的特殊组成部分,律师是干预财富定向流动的推手之一。资本阵营的那些身份显赫的人,本质上也是替资本寄生财富的。富豪的人选也不是凭空而来的,资本阵营也有自己的组织部,也有自己的人才选拔机制。这个隐形的组织部会根据所掌握的信息,来认定哪些人可以继续寄生财富,哪些人要被清理出寄生队伍。一旦某人被组织除名,就会出现针对这个人的一些突发事件,然后由律师和法官,以法律的名义,完成相关财富的交割。

刘强东在美国被逮了个现形的民事纠纷,就是因为他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的观点,所以,他就在美系资本的大本营,被美系资本有组织地羞辱以示警告,也效尤其他同类。

京东的原始投资,是美系资本提供的,包括他身边那位“美龄”式的奶茶天使,也是资本牵线的。所以,强东居然敢给即将取代美系资本的中系资本唱共产主义的赞歌,这实在有点大逆不道了。鉴于强东也是圈内中人,鉴于中系资本即将脱离美系资本的领导而与之形成平等的关系,所以,这种警告也只能点到为止。

BOA认为这也有道理的,给他配备的律师就到位了。随后,经纪人、会计师、投资理财师、保镖等等也相继跟进,第二群寄生虫也到位了。

这些人,个个都是证书加持,都是在资本提供大纲的书本堆里煎熬了多年,满脑子都灌满了资本倡导的功利理论,彻底失去理性辨别能力而只懂得追求财富后,才奖励了他们一堆光鲜的头衔。

从来没有多少人去质疑:一个社会,有必要搞地如此复杂?

设置地雷,就是要为排雷提供借口。可是,大家的注意力通常被有意无意地引到排雷的惊险上,却忘记去质疑,这些地雷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存在这些地雷?黄奇帆就说过,大凡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一般就是骗局。事实上,埋雷是为了寄生财富,排雷是为了回收财富。

身边有了这么多的寄生虫,进进出出的,总不能让大家挤一辆奔驰大巴吧,一个车队就是必须的。普通车哪儿行,球星BOA得拥有一个车队,必须有多辆配得上他NBA巨星地位的豪车。

豪车,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财富寄生品。豪车的售价和豪车的成本之间是严重脱节的。为了掩盖这种脱节,为了显示车辆的特殊性,限量版、手工打造、狂飙的动力和拉风的造型,这些扯淡的做法都有了用武之地。

这还不够,这一大堆事情总得需要一位协调者吧?这样的人,俗称管家,现在美其名曰:经纪人。甚至,BOA府上还得有数量不等的佣人和专业的厨师等等。这最后的一群寄生虫,你总不能把他们放在大街上或者摆在院子里吧?传统的住宅显然是容不下他们。豪宅,甚至是多栋,这些又是必须的。

豪宅,本身也是一种特殊的财富寄生品。顶级的设计、不菲的建筑材料、特殊的地理位置、帝王级的配套设施,等等,会让豪宅的售价和豪宅的成本拉开必要的距离。

至此,对于BOA千万级年薪的瓜分就基本完成了,给予(BOA的年薪)和回收(寄生虫们的费用),相关的布局是如此合情合理。

BOA还有余钱?不要紧,还有一个弹性标配没有出场,那就是女人。

每天在名媛模式中刻苦磨练的女人们,将会随时或者随机地杀进对BOA财富瓜分的寄生会战中。对比豪车和豪宅,风月圈中的女人,本身具有不可复制所带来的唯一性,所以,她们就有着独特的财富承载或者财富串通能力。甚至和她们有关的绯闻,和负责运营绯闻的狗仔队,都会构成财富寄生的特殊链路。

对于球星BOA而言,发达的资本主义可以给他配置帝王级的享受和待遇。上述的人和物,就是在特定的时段赏赐给他的。这个特定的时段,基本对应着他运动生涯的顶峰期。如果他能成功理财或者表现出能美化资本主义的品德,这个时段会被相应地延长。

仔细品味,我们会发现,为球星BOA配置的豪华阵容,颇有在不同财富寄生体之间赶场的味道。例如,女人,豪车和豪宅等,总是不停地变换着主人和东家。这些配置因为BOA们的存在,而激活了资本对其所赋予的价值期待;BOA们也会因为他们的高薪而朦胧认定,这些配置是因为前生已注定的缘分,才变成他们今生的幸福邂逅。

寄生与被寄生,利用了人性缺点的寄生与被寄生,就这么合情合理地构成、存在和延续着。由此,可以让围城之外的看客燃起追求幸福的无穷动力,而这种动力,就是美国阵营引以为傲的竞争力之一。

事实上,整个BOA团队,每个月所需的支出,就等于团队成员的数量,乘以朝鲜工人的月工资额。这才是这个团队存在所需要的真实支出。其它的一切,不过是帮助资本实现对财富的传递和寄生罢了。

为了寄生财富和回收财富,资本可是煞费苦心的。可是,模板做好一个,然后依此类推,照葫芦画瓢地拷贝就是了。如此形成的财富管理机制,虽然眼花缭乱,实质上是井然有序。

球员BOA面对诸多要吸血自己收入的寄生虫,他只有选择不同寄生虫的权力,他绝对没有拒绝寄生虫的自由。

对于BOA而言,他需要保持的是自己的竞技状态。是他的竞技状态影响着他的竞技水平。资本是因为他竞技水平所带来的观赏性有寄存财富的价值,所以,他就被资本世界选中,来担负财富寄生的大任。本质上,这也是出卖自我劳动的一种方式,因为有了类似网红的价值,所以在寄生与回收的轮回之间,被动地实现资本所赋予的自我价值。

纵观人类历史,这种以财富的寄生和回收为宗旨的价值交换,绝不能称之为不公平。在资本主义之前,是不存在这种交换方式的。或者说,即使存在,交换的范围也只限于军功等少数领域。

我们也要看到,BOA享受的一切,其实是共享经济的一种。当然,这和封建时代的独享,势有本质的区别。独享和共享哪个好?或许,如张麻子所言:没有,更重要。

时下中国的网红经济,也属于类似模式的财富寄生,他们是球星BOA现象在更多领域更广泛的延伸。只是,中国网红的所得更实惠,这是因为,由于中国公有制天然的免疫力,资本一直无法彻底搞定中国,所以在中国就无法像美国那样对寄生财富进行精准的回收,来完美控制中国高收入群体的所得,所以,中国网红的财富,对比BOA的收入,要更真实一些。

任何要移民到美国阵营的人,通常是腰包不瘪的人。这些人要是真地看清了美国的高效财富回收机制,他们是断然不会再有移民美国的想法。在中国,个人财富的含金量要更高,更真实一些。

为中国形成这种隐形的财富保护机制的根源,就是共和国头三十年所构建的,也是某些既得利益者一直要除之而后快的公有制体系。这些既得利益者居然不知道,自己所窃据的财富,居然不是拜资本所赐,而是源于中国勤劳民众的贡献,也是源于公有制的保护。

BOA及其团队的运作,实质上类似一个商业公司的运作。这就意味着,美国的商业公司,在其经营活动中,同样也要接受被寄生的财富(收入),同样也要接受财富回收机制的盘剥(支出)。

华为公司不信这个邪,在资本的世界里到处捞钱,所以,就遭到了资本无情地反击。受到制裁后,华为公司打的悲情牌是没有意义的,中国正在统战全球资本,现在就是资本当道。现实是冷冰冰的,在这种背景下,华为要经受大磨难才能把握住自己的气节。

对于球星BOA而言,服务团队、豪宅、女人、名车等,是对其所寄生财富的回收利器;对于普通商业公司而言,被寄生了财富的基础设施、被寄生了财富的基础服务、被寄生了财富的人力资源、被寄生了财富的生产资料等,将会对其经营活动中之所得,进行精确的回收。

3 美国的车辆保险

在个人和商业公司之外,就是美国的公共服务领域了。通常而言,对于一个国家的国民而言,公共服务水平的高低,往往是衡量这个国家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志。

公共服务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和大众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例如,自来水供应、电力供应、煤气或者天然气供应、交通和运输服务、通讯服务、邮电服务、气象服务、消防服务、警务服务、初等和高等教育、托儿服务、医疗服务、监狱,等等。

把这些公共服务组织起来,连同第三产业所构成的商业网络,就可以构建一张无死角的财富回收网。因为这些领域与民众的生活息息相关,已经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常规收费,通过这些收费来同步回收投放在民众身上的寄生财富,就有了绝对的隐蔽性。

如此,就可以放心地在美国民众的所得中寄生财富,然后通过公共服务系统和为民众提供日常消费服务的商业系统所共同组成的回收网,将美国民众的劳动所得巧妙地导引到资本指定的目的地。

大家通常会因为这些收费的合理性,而容易忽略这些收费里面是否夹杂了不合理的成份。所以,借助这些社会运转必不可少的公共服务,进行财富的回收,就是一举两得,这就是效率,这就是优化。

要回收财富,就需要在这些领域寄生财富,寄生的多寡,取决于回收的适宜量。我们还是通过实例的分析,来领略资本通过公共服务进行财富回收的精巧构思。

在美国,任何一个民众,在他的工作、生活或学习中,是离不开保险的。离开了保险,基本就等于不便利和超麻烦,甚至是寸步难行。

在各式各样的保险中,车险是大家比较熟知的。那么,我们就看看在跟交通事故有关的车险当中,藏着那些不易为人察觉的秘密。

在全球化生产的大背景下,全球不同地区汽车配件的价格,是没有本质区别的。唯一的差别,就是从汽车配件的生产工厂,到全球各地配件物流中心的运输费用。既然配件价格基本相同,那么,维修费用也就不应该存在很大的差别。

可是,在美国,一个最普通的交通事故,如果走保险,那相关费用就高出很多。在中国,类似的维修服务,价格通常情况下是比较亲民的。我们没有朝鲜的数据,可以肯定的是,朝鲜的维修费用会更公道。

美国的车险是这样定义的,在保险公司赔付之前,个人要承担一个小比例的理赔额度。个人需要支付的额度,在中国,基本可以覆盖整个事故的维修支出。也就是说,对于购置配件和支付维修的人工费,都是足够的。

那么,这个个人最低支付额和整个交通事故被评估的维修总费用之间存在着一个不小的差额,这个差额意味着什么?这个差额是车辆每月所支付保费的一个分流,其中的一部分作为第三方鉴定机构的费用,另一部分作为车辆修理厂的维修费用。

这个分流在表面上担负了大部分的维修费用,事实上,这个分流并没有参与事故的维修,而是为了掩护大股保费定向转移所祭出的障眼法而已。自始至终,是事故当事人所支付的费用,负担着车辆的维修。

保险是一种机制,以大家共同支付一个小额度,来帮助遇到意外的个体度过难关。理论上,要用大家每月支付的保险费用,来共同支付单个事故发生后的费用。

美国保险公司中跟车险有关的工作人员、交通事故鉴定机构的员工和汽车维修厂的员工,这些员工的总数,乘以朝鲜工人每月的收入,就是维持这个体系的真实费用。

而美国的保险公司,每年向美国全体车主征收的保险费,是个天文的数字,同时,我们也看到,事故车辆维修的费用,本质是靠事故当事人的最小理赔额来搞定的。那么,保费总额减去车险体系的真实费用,会剩下一个巨大的存量的。

这个剩余的存量,一直流转在美国的保险系统中,这是一个封闭的财富系统,最终汇集到其总部,也就是美国的华尔街。每年的盈余会被记录到一本特殊的账目上,然后,相关的盈余又会以新的面目重新进入社会经济的运行体系中,完成财富寄生战略的最后一环。

分析到现在,我们换一种更直白地说法。在美国,用保险来解决的任何问题,个人必须支付的份额,或者是围绕问题的解决,个人必须支付的额外边角,这两部分或者其中一部分,就能覆盖问题的全部费用。剩下的,就是资本利用公共服务或商业系统所进行的财富鸠占鹊巢式的隐性流动。

这样的例子其实很多,例如,利用保险配一副眼镜,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资本也不肯放过,也要利用其进行财富的回收。一个人要是走保险购买眼镜,保险公司会要求他提供指定机构的视力检测报告。

不就是看视力表中那一堆大小E字母的方向吗?自己在家里就可以测试自己的视力,即便在眼镜店,也可以分分秒地完成相关的测试。而这个视力检测的美国费用,在中国就能买到一副眼镜,更不用说在朝鲜能购买几副眼镜了。

离奇的是,这个,可以高于眼镜成本的视力检测费,保险费用竟然不予覆盖。保险公司为眼镜所支付的费用,首先进入眼镜店,通过眼镜店的支出和再分流,最终变成了员工工资和企业家的利润。如此,这些员工收入就会像再第一个实例重所描述的工薪族工资那样,通过每月消费账单的分流,最终被财富的回收机制巧妙再回收。

而眼镜的真实成本,是视力检测这个错位支出,本质是由保险受益人自己支付的。这个骗局真是有趣而生动,很少有人注意到其中的猫腻。

美国政府每年的常规性支出中,和保险有关的预算高达62%。2019年和2020年,美国的联邦政府预算案,两年的总额是2,75万亿美元。那么涉及到保险投入,就达到了1.7万亿美元。根据上面的分析,这笔钱,貌似是指定用于美国民众,可是,在享受这些保险之前,美国民众首先要打开自己的荷包来支付个人份额或者边际费用。

这笔巨额的政府支出在离开美国财政部的账户之后,在到达资本所指定的最终目的地之前,会装模做样地在美国民众的个人账户溜了一圈,经过一通眼花缭乱地操作之后,大众还觉得自己享受过保险的恩宠,事实上,一切都是被人卖了,还在回味替别人数钞票时的自我感觉良好。

如果,您对我的解释感到疑惑,我们不妨更详细地说明。想想保险行业相关从业人员,每个月仅需朝鲜工人的月工资额就可以正常生活;想想每年美国民众所支付的保费总额;想想每年美国民众为享受保险所支付的边际费用;想想每年美国政府为保险所投入的巨额补贴,我们就会发现,对比为保险行业及连贯产业所有员工所支付的工资,这背后,有着一笔多么巨大的财富在流动着。更不用提,这些支付出去的工资,依然包含着随后一定要被回收的寄生部分。

也就是说,税收所形成的美国财政收入,其中的五分之三会以保险的名义经民众之手进入资本的口袋,同时,民众还要打开荷包支付边际费用或者个人额度,如此高超的盘剥技术,让该系统的设计者和操盘者一直躲在幕后轻蔑地嘲笑世人的单纯。

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如果美国是一个合伙公司,这笔钱,几乎就等于合伙公司股东的原始本金。可是,他们年年从保险系统所获取的利益要远远大于这个股本。这套窃取系统的设计,完全可以获得诺贝尔盗窃学奖。

通宝推:白玉老虎,迷惑不解,rentg,审度,
主题:460363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