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叶公好龙的“为被奸污的女知青流泪”? -- 怒发冲冠凭栏处

2021-01-13 08:11:05冻雨
讨论问题还是就事论事,不要人身攻击。

能为女知青悲惨遭遇落泪的人,也会为下岗工人落泪;能为下岗工人落泪的人,也会为女知青遭遇落泪。

宏观层面的问题,会带来微观层面的悲剧。我们讨论这些,是想要个是非曲直,用自己的意见去解读历史,而不是人云亦云,管TMD什么决议,管TMD什么史书,我们老百姓有自己的评价。不然的话,听新闻看史书背教条就行了,长脑子干嘛。我想你和醉寺,应该都是这个态度。

无论是wg,还是改开后严打,还是90年代大下岗,经济环境一变差,社会秩序一旦混乱,最倒霉的,是最弱势的群体。wg中的女青年,醉寺说被qj的情况,其实还有返城的时候,通过xing贿赂获取返城指标等等。武斗风潮起来,批斗风潮起来,最倒霉的,又是最弱势的一部分,手无缚鸡之力的知识分子,一心教学不愿意参与政治斗争的老师,大概是最早被折腾的,反复横跳不断投机的,可能还没那么惨。无ta,拣最好欺负的欺负,是人的本性,更是坏人的本性。魔鬼一旦放出来,最先吃的肯定是童男童女,和最善良无助的那批人。

卞仲耘如果是赳赳武夫,或者手腕高超的政客,大概也不至于被残害死。

拉拉杂杂说这么多,大概可以落成两个结论:

1、经济大环境决定犯罪率,经济一旦衰退,大量失业,普通人面临饥馑,犯罪率会飙升。

2、几十没有经济衰退,社会秩序一旦被破坏,结果也是少数野心家去残害最弱势最无助的普通人。

以上,在一个正常运行的社会里,尽量期望经济繁荣,尽量期望社会秩序良好。良好运行的社会,仍然有很多黑暗点,阳光照不到,某些成员会堕入地狱;非良好运行的社会,黑暗会扩散,成为很多人的地狱。

通宝推:钛坪樽逾,宏寺,普鲁托,
帖:4581694 复 458141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