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散记 -- 本嘉明

2020-11-26 07:47:13本嘉明
散记

(一)

文学城博主阎润涛先生不幸辞世,确实令很多人震惊,希望阎先生在天堂安好。

阎先生过世,造成这么大的反响,我觉得有几个原因。一,文学城这个网站捧他,很多文学城的博主跟风表态。二,很多常常上文学城的海外网友,突然觉得疫情离自己近了,害怕。三,阎先生写得久了,心理上某种程度依赖于他的博文的(就是所谓“有粘性”)的网友数量比较大。

我对此事也有共鸣,因为我也曾沉湎于码字,乍看到此消息,心有戚戚焉。但我没法评价阎先生这么多博文好还是不好,因为从韩国天安舰事件后,我再没有读过他的博文。当时韩国出示了朝鲜鱼雷的残骸,普通读者普遍怀疑爆炸后的鱼雷怎么可能有那么完整大段的残骸,阎先生用自己小时候用钢管(还是竹管?)自制炮仗的经验,断定完全合理。我觉得这实在太扯了,科学是个严肃的事情,不带这么玩的。

(二)

某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就是一场政变。

既然是政变,就必须有正方(正统持国者)和反方(发动政变/窃国者)。怎么划分呢?

看结果。成王败寇。

就是说,如果唐输了,那他就是试图政变者,野心家。反之亦然。过程中的具体情节,其实不重要。

从具体情节看,拜团体是发动政变者。

某国的政体,不是民主,而是共和------就是“兄弟连”内部共和,精英共治,商量妥了,发懿旨,着下面去办。我很久前说过,该国大选,就是羊倌或者导演组(兄弟连)赶着一群羊,走到某个地界,一起翘脚撒泡尿。今年的情况特别,就是本来内定,羊群走到东河滩一起尿,打算跟以往一样,团结地尿胜利地尿,就完了;结果半道炸群,一半羊在唐纳羊带领下,偏要去西河滩尿,认定西河滩尿起来更爽,羊的事人类是不懂滴。羊倌有点忙不过来,只好默许拜年羊上手段------其实没啥了不起,就搞了点凡尔赛式绵羊文,还没逼到羊倌放狼狗的份儿上呢。

但是剧情必须反转,社死的只能是唐纳羊。

因为唐纳羊“癫痫治国”,全世界,包括中国兄弟营,日本兄弟小队,德国兄弟冲锋队,法国兄弟火枪手,等等吧,都受不了了。你某国兄弟连再不管管,道上的一众朋友要跟你翻脸了,山鸡们虽然没有浩南那么高端大次上档气,横竖也要为自己打算一二。江湖和谐,这才是正统,这才是人间正道,这才是主旋律。

世界不是平的,世界是“兄弟”的。

唐纳羊怎么着还是一头羊,你个头确实大过好多个在海地那种穷山恶水坐镇的山鸡兄弟了,但羊再壮,壮得过老羊倌手里的电棒吗?

某国大选,不是某国人民选的,你也配?

某国大选,是全世界的“山鸡兄弟”参加进来一起选的,当然该国“浩南兄弟们”的票数多一些。德国投票了,法国投票了,英国投票了……最后拿着票箱一瞅,咦,就中俄没投票,怎么回事,还有没有点组织纪律?

中国赶紧补票上车。然后俄国表示,我保留意见。

保留意见是绝对不允许的,整个“兄弟党”,只能有一个意志,不然这地球没法带了,不然人类这个物种没法带了。

拜年羊的正统性,来自于全球兄弟们的多数票,来自于该国兄弟连的举荐,而不是来自于任何一个国家内部的全民公投。

什么叫“得道多助”?就是说,只要得了“多助”的,那就是得到了“道”,得到了天的眷顾,得到了“正统”。手段不重要,你看李世民怎么当上的总统?还不是“唐利坚合众国”历史上最好的总统?

2020年某国大选,无意间带出了一个事实:中国大陆到该国的第一代“新移民”,读书读傻了的比例,高得令人发指。

整个12月份是个坎,唐纳羊不是没有翻盘的一丁点儿机会,但基本上机会为零。是男人就振作一点,要搞政变就认真搞,拜年羊先做的初一,你唐纳羊无非是理直气壮“用政变来反政变”嘛-----但是且慢,你觉得军队会跟你走吗?

在某国这个讼棍国家,搞到有利于自己的证据是一回事,能不能合法用上这些证据反转大局,是另一回事。靠法庭搞政变,前提是兄弟连支持你。假如兄弟连支持唐纳羊,拜年羊敢抢先玩那些凡尔赛文??要知道大选搞事情,双方都能搞的。

现在唐纳羊不是在搞政变,是在“假装搞政变”,糊弄那些为了他忽喜忽忧连人形都基本不完整了的支持者们,混到最后,穿帮拉倒,反正我“努力”过了,对得起你们了。他就是那么个货,枉费了十三钗们的芳心错付。

醒醒吧,日子该过还得过。

我在微信里看得实在是烦不过了,记一笔。

通宝推:脑袋,梓童,青青的蓝,無華,不如安静,秦波仁者,醉寺,高三三班,
主题:456931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