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复旦婚外情、中大王晓玮副教授约炮直播相形逊色的大瓜! -- 纳米小洞儿

注:本帖有补充
2020-11-21 20:42:41袁大头
大系统鼓励甚至是逼的

我丝毫没有替张叫兽鸣冤叫屈的意思。我这里要重点抨击各级政策制定部门制订的脑残政策,一个漩涡套着一个漩涡。

八十年代,全国一年招收四万多硕士,现在一年招收五六万博士,每个博士毕业各校又规定了不同的毕业标准,有的是两篇SCI,有的是至少两篇EI,说实在的,有的行业发SCI论文像玩似的,比如生物科学,我听中山大学一个讲本科教学经验的介绍,他们的本科生都能出SCI,该行业是个刊物就被SCI检索。有的行业SCI检索就非常困难,于是博士生们就只能选择一些旁门左道,比如与材料结合的课题容易出SCI,于是博士课题纷纷效法,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内发SCI,课题有无意义、是不是编点数据就顾不得了。几乎每个浸入学校的人都或多或少沾一点屎尿,他还好意思笑话别人身上有屎尿吗?

社会热衷于指标化管理,无异于逼良为娼。

中国大学的工作重心不是培养学生,而是“培养大师”。评价学校好不好的指标,不是毕业于学校的学生做出了什么贡献,而是学校的教职工有多少院士、多少杰青、长江,有多少科研经费、发了多少SCI.......这样情况下,学生沦为教师的长工的现象就不可避免了。教师的工作重心是上下沟通拿项目、拿各种奖,唯一的写作就是写申报书、结题汇报书。论文写作一概交给学生,老板不逼学生,怎么写得出得来?

想要干净,唯有逍遥一些,对那些指标不屑。

通宝推:审度,
帖:4568494 复 4568199
以下是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 (1)
有的行业根本不需要,也不可能容纳那么多博士

现在每年毕业那么多博士,高校和研究机构根本消化不了(就算进了高校,三年拿不到基金评上副教授也得卷铺盖走人,这政策也逼得青年教师为发论文不择手段),做基层的事情又觉得委屈。找不到自我感觉合适的工作,青年学子更加怨恨社会和政府。据说阿拉伯之春的诱因之一也是这个,突尼斯那个自焚的小贩就是个失业的大学生,要是他没上过大学,接受洗脑的高等教育,没准也不会自杀。

帖:4568498 补 4568494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