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关于工农业的随笔 -- 审度

2020-10-15 10:25:29审度
六,我所知的农村前三十年是稳步前进的

公社化时,我们长辈说大炼钢铁吃大食堂那几年叫“公社化时”,我祖父六十岁,上面有人调查问大食堂好不好,祖父说了句:好,好过头。然后就被人批斗,那一年连病带饿,过世了。

我大舅对之后封神的时任中南局书记陶铸一直不能释怀,我很奇怪。他告诉我,当年陶铸说“鼓足干劲干活,放开肚皮吃饭”,害死很多人。

长辈对公社化的印象,两个事:饿,大炼钢铁。当然还有拿筛子选鸡蛋之类的一笑置之的事。

饿,饿到混身没力,扶着膝盖走路,吃糠,吃麻叶,吃干豆壳。镇上天天有人出殡,大规模蒸水肿。

据说记得是十月份开大食堂,每家只准留二两铁,其他铁器上交,拿到高炉厂炼钢铁,吃大食堂,米饭管饱。那时候农村成人,一两斤半的饭,轻松得很,我爸据说吃过四五斤米的饭,一顿干光。大食堂吃到年初二就煮糯米饭,没粳米了。然后就粥,然后粥汤,光见水不见米那种,然后正是青黄不接之时,水肿,死人,一直到秋收,才基本正常。把一年的粮食,两三个月就吃完了,能不出事么?按正常,各家煮,是吃粥,加玉米红薯各类瓜菜,偶尔吃饭,一年就过去了。那时候一亩田五六百斤水稻,磨成米大约是四百斤,上交后一亩田还能用三百斤谷左右,就是两百来斤米,我们那分田到户大约人均一亩二分田,三分地,附近村都差不多。我记事,平时是吃粥,圩日,那时五天一圩,吃饭。省点吃往往还能有些谷米粜出换钱。

为什么大饭堂吃干饭?长辈的解释是虚报。明明只有五六百斤的亩产,生产队报八百,大队报两千,公社报一万,县报十万。明明把十多亩的稻谷,割了堆一起,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是假的,但是上级来看,就是认可,不这样做的还要挨批评甚至撤职。

后来七十年代末,亩产粳米能去到六七百斤,糯米有四百多,制种(帮农科所生产杂交水稻的种子)接近五百斤,杂交稻七八百斤。

啰哩巴嗦说这么多,是想说我所在的粤北山区,农村的生产,在前三十年,其实是一直在进步。那年饿死人,是人祸,是分配问题,不是生产问题。

通宝推:阴霾信仰,醉寺,燕人,桥上,
帖:4560742 复 455979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