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纪念朝鲜战争70周年 -- 种植园土

2020-10-14 01:51:11种植园土
纪念朝鲜战争70周年(2)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出发前,韩军也是威武雄壮地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但很快就变成这样。

1953年金城战役,李承晚叫嚣要单独北进,统一朝鲜。我军在杨勇将军指挥下打了一天,韩军三个师就全线崩溃。在高度要塞化的前沿阵地,我军向纵深突破了9.5公里,歼灭韩军5万人(其中俘获2700人),美军2000人(俘虏70人)。这要是一战英法对付德军,简直会高兴得无法形容,阵地战,每一寸得失都很不容易。

金城战役之后,美军就不管李承晚了,快速签署了和平协议。再不签,有可能就签不成了。因为志愿军接收了大量苏军火炮,武器已经今非昔比了。如果斯大林在世,朝鲜战争肯定会继续打下去:中国在战争中,肯定听命于苏联,而美国天天被揍,俄国看笑话,每天做梦都笑醒。但换上来的赫鲁晓夫是个傻逼,他立即停止了战争。

朝鲜战争有多伟大呢?不对比不知道。吹上了天的德军,面对美军空中优势,也只能在寒冬的阴天发动了一次局部反攻(阿登战役),一到晴天,攻势立马瓦解。而志愿军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打了2年7个月。在这两年零7个月中,美军就没打过一次漂亮仗!

有人说180师如何如何。180师在五次战役后期大概被俘了4000人(含400多伤员),但师部没有被打掉。师直400多人基本完整突围,连文工团都完整地逃出来了。五次战役前期战损2000,最后还有4000多人的实力。师长副师长都脱险了,师政治部主任不忍离开伤员,后来打游击,被俘。这和美军第二师二次战役的遭遇相比,最多就是不相伯仲吧。从来没有人说美第二师被全歼,可为什么众人异口同声180师被全歼呢?

当然,要是和12军31师91团相比,那180师是差远了。

五次战役,91团负责向南穿插。一路向南猛攻,进展颇为顺利,20日夜,已切断了敌人南逃的归路,团长李长林正高兴地准备攻歼南朝鲜军第3军团部。可正当他准备下达新的攻击命令时,师作战科副科长枫亭历尽艰险,穿过敌人的炮火封锁区,送来了师部指示:立即后撤转移。此时91团已脱离大部队100公里,敌我兵力对比是30:1,撤退中稍有不慎,必将全团覆灭。但91团向南然后向东,沿着海岸山脉走了8天,返回来了。中途还抓了119名南韩军俘虏,移交给人民军。

当然这是一支英雄的部队。在上甘岭战役中,这支部队上去四天,采取小群灵活作战的方式,把伤亡率由1:1(15军坚守时期),变为1:7(12军时期)。这个伤亡率,联合国军坚持四天就扛不住了。随即上甘岭战役结束。

战争打成这样,让美军怎么拍电影哟。首先,美军有值得吹嘘的将领嘛?麦克阿瑟基本待在日本总部不到前线。他的军长们如ALMOND都配有拖车,有洗澡盆和热水浴,军部有3000人服役,亚麻餐布,整排士兵穿着白制服当侍应生,吃着新鲜蔬菜和日本空运来的牛排。

李奇微是最优秀的美军将领。但他也只是能打个防守反击而已。他认为这是一场赢不了的战争,也从来不主张发动大规模攻势,因为他尝试的大规模反击统统失败了。

范弗里特打了那么多炮弹,以至于华盛顿心疼了:小口径炮弹无所谓,大口径炮弹很贵的.......但有用吗?李奇微知道范弗里特不可能完成大的突破,于是禁止他动用营级以上部队进攻。到了李奇微升职,克拉克接位的时候,范弗里特忽悠了克拉克,说发动一场有限进攻,这场进攻就是上甘岭。

克拉克一上任就吃了一个大大的哑巴亏:打,打不赢;撤,丢面子,已经投入了那么多部队,连187空降团都参战了,造成了那么多伤亡。克拉克只得用韩国人代替美国人。可当12军31师91团上去的时候,双方伤亡率变成1:7,连韩国人都撑不住了,只得认输。

于是范弗里特马上被退休了。他的待遇连当初第九军军长都不如--第九军的第二师吃了大败仗,军长提升8集团军副司令,明升暗降而已。范弗里特一点面子都没得到。

美军对志愿军有哪场战役值得吹嘘呢?没有!一场都没有!能不跳入陷阱,就是英明,能不溃散,就是神武。没有哪个志愿军老兵说过美军难打。都是说,好打,咋不好打?抓了俘虏没有?咋没有?俘虏的多了!然后,志愿军不约而同回忆起的就是“吃”。没有吃的。饿着肚子打仗。饥饿永远是比美军更可怕的敌人。连美军俘虏都跟着志愿军学会了挖野菜。

这你让美帝怎么拍电影?拍我军战士蔑视美军,无视韩军和其它仆从军?拍志愿军一两个人渗透进敌军阵地,掉转重机枪就打,把从太平洋对岸辛苦运来的子弹带打个精光,让美军尸横遍地?拍一群在军队教育下才脱盲的农民士兵,打得美军屁滚尿流?70年了,找不着角度拍,今后也找不着了。

但最可恶的是汉奸。手撕鬼子的神剧,完全是汉奸的诡计。让壮烈的抗日战争闹剧化。而管虎拍的《金刚川》和《八百》一样,是果粉灵魂附体的东西。唯一的目的就是贬低我志愿军,把他们降低到韩军的水平去。

我从图书馆里借来一本David Halberstam写的《最冷的冬天》。敌人的话语里才真正体现出对志愿军战士的崇敬。David Halberstam是一个好记者,好历史学家。他不仅讲了长津湖的故事,更讲了西线的故事。西线的故事是讲不的,最精锐的一个美军师,被以慢动作在全世界面前扒了一层皮,完全溃不成军,编制全散,只有半数归队。而东线毕竟陆战一师跑掉了。所以David Halberstam犯了忌讳。他后来很方便地车祸死了。

而我们日复一日地跟着西方媒体鹦鹉学舌般吹嘘着长津湖的故事,而第二师的悲惨却无人提及。

以此文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

通宝推:混沌之源,tom,三笑,花棍舞,呆头呆脑,yushu,sasakio,HarryGore,scanning,秦波仁者,keynes,清溪照影,empire2007,钓者任公子,领班军机,认真讨论,脉冲超宽带,糊里糊涂,金灰熊,jhjdylj,caoban,ziyun2015,西门飘飘,乃力,莫问前程,五磊山,天马行空,胖老猫,海岸森林,桥上,闲眠,嘉洲,我心安处是故乡,黄序,红军迷,东海后学,阳春白雪,拿不准,龙驹坝,尖石,jnwill,金台夕照,xhUserI,神仙驴,AIRAIR,遥远天空,蓝鸟,加东,逍遥笑清风,gasarak,mezhan,pendagun,大厨,瓷航惊涛,newbird,hnlhl,钱六,心远地自偏,80后30,回车,方恨少,瀚海黄沙,用心荐华,梓童,牛栏山二锅头,河江河,老调重弹,秋哥,燕人,qq97,和平共处,光头佬,胡一刀,猪啊猪,
帖:4560478 复 456045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