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纪念朝鲜战争70周年 -- 种植园土

2020-10-14 00:12:46种植园土
纪念朝鲜战争70周年

朝鲜战争对中美双方都是一场被遗忘的战争。

对于每场战争乃至重大战役,美国人多年以后总要拍一部乃至多部电影:《珍珠港》,《细细的红线》(瓜岛),《中途岛》(两个版本),《拯救大兵雷恩》(诺曼底登陆),《风语者》,《硫磺岛》,《野战排》,《猎鹿人》,《现代启示录》,《我们曾是战士》(越战),还有电视剧《兄弟连》、《太平洋战争》.......但唯独朝鲜战争是一个禁忌。流传下来的朝鲜战争电影只有几步怪异的黑白片。比如1959年拍摄的《猪排山》。

《猪排山》(中方称石砚洞北山)故事背景是,志愿军将驻守在那儿的一连美军官兵全部消灭。美军统帅部里一部分军官认为丢失的阵地并不要紧,但另一些军官们认为虽然丢失的阵地无关紧要但是一定要和中国人寸土必争,以此达到让志愿军不敢小看美军并制止类似事件发生目的。于是一场美国人认为是不必要的战役就开始了。美军借助夜幕的掩护,一切都很顺利,一直爬到半山腰处志愿军阵地上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于是美军指挥官命令部队停下,因为他发现不远处有一道铁丝网,于是他开始琢磨着怎样破坏铁丝网又不被对方发现的办法。正当他还在沉思的时候突然美军后方几束强力的探照灯光将他们连队所在区域照的亮如白昼。

“卧倒、快卧倒”,美军军官高喊着。话音刚落,几发炮-弹就在美军阵中开花了,当场造成美军士兵死伤一片。然后美军赶紧联络炮兵把探照灯关了.......黑人扮演的志愿军象猴子一样双脚跳出战壕向美军扫射......给人一种超现实的喜剧感。

1962年拍摄的《满洲候选人》更荒诞,讲述一名美军战俘被俘后经过洗脑变成了一个机器人杀手,伺机刺杀美国总统候选人.......

一名叫做David Halberstam的越战战地记者,和美军中的朝鲜战争老兵聊天之后,对朝鲜战争产生了浓厚兴趣。2007年他写了一本书叫做《最冷的冬天》。在新书推介会当天,一场神秘的车祸发生,他当场去世了。基于此书,有人曾想拍摄《长津湖》,纪念朝鲜战争,但神秘的力量还是最终阻止了这场电影的完成。

中国每年都纪念朝鲜战争,近几年来由于和美国关系不好,也拍摄了一些影视作品。一些纪录片和访谈节目很不错。一些电视剧如《彭德怀》也正面描写了朝鲜战场。可惜没有一部正面反应朝鲜战争的电影,即便有,也要么已经证明是毒草,如《集结号》,要么还未上映就知道是毒草,如管虎拍的《金刚川》,描述志愿军主力英勇抗击韩军弱旅第三师的故事。

我不知道管大导演是怎么拍摄这么一部不可能不扭曲历史的电影的。电影总要浓缩一些吧?可惜,整个朝鲜战争中,韩军英勇对抗志愿军的镜头掺了水也不可能拍出一部两小时的电影。在真实的历史中,志愿军视韩军阵地为透明,想怎么去耍,就怎么耍,想从哪穿过,就从哪穿过。韩军大致是在志愿军第一波进攻时就溃崩,阵地上留下大量枪支弹药食物乃至重炮。第一至第五次战役如此,到朝鲜战争结束前夜的金城战役仍是如此。

韩国人倒是拍摄了两部好电影,一部是《太极旗飘扬》,志愿军出现的场景是漫山遍野都是红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另外一部是《高地战》,南韩北朝军打得不亦乐乎,津津有味,不分胜负,但一旦要和志愿军打,下属(男主角)就逼着上级撤退,上级打电话给上峰,上峰当然要求坚守。迫于上峰压力,上级不敢下命令,男主正义凛然、潇洒熟练地拔枪击毙上级,然后带队逃命,而部下视男主为领袖.....而这已经是第N个被击毙的上级。戕害首长、临阵脱逃这样的骇人听闻之举,也能拍得这么大义凛然,可见韩国人已经内心接受在中国志愿军面前逃命是常态和正常之举了--当代观众能接受这样的电影,说明当代潜意识中韩国人也是觉得如此。

第一次战役是遭遇战。1950年10月25日,韩军在温井一个小时被歼灭一个营,此日为抗美援朝纪念日。第一次战役消灭云山美军一个团和韩军一个团,另外,清川江以北得韩军被扫的七零八落,共歼敌约15000人。

第二次战役,彭德怀用三十八军对阵韩第七师,四十二军对阵韩第八师,韩军第六师为预备队。三十八军和四十二军不约而同,都是拿出1个师消灭韩军,其余两个师打穿插。韩七师很嚣张,把重炮摆在前沿和志愿军打对攻,但几个小时之内韩七师正面崩溃,两个团5000多人,含重炮部队被包围歼灭,后卫一个团疯狂逃跑,但38军志在美军王牌第二师,也懒得管韩军,只管穿插。

但彭德怀的谋略精妙之处不在于穿插,而在于双层穿插(俄国驻朝鲜大使也是将军,但完全看不懂这种布阵,居然说彭德怀不懂军事,被斯大林骂的狗血喷头)。四十二军灭掉韩八师,韩六师也吓散了。几乎一夜之间,韩国第二军不复存在,美王牌第二师右翼完全没有了,陷入中国三个王牌军的包围之中:正面旋风部队韩先楚带出来的40军,内层穿插万岁军38军,还有外层穿插42军。这三个王牌军之间,就是炼狱。能够进入内层救援的只有土耳其旅和英国一个营。其实美军知道南朝鲜人不靠谱。所以事前做了防备。第九军军长John Breitling Coulter考察之后,认为土耳其人堪当重任。所以把5000土耳其人部队作为二线预备队。Coulter将军将因为他的错误判断葬送他的军旅前程。

土耳其军队表面的确是很善战的,尤其对于韩国部队而言。在顺川--军隅里一线,土耳其人果然英勇当先,率先俘获了200多敌人,让美军颇为高兴了一阵,但后来发现俘虏的是南朝鲜溃崩。随后志愿军真的来了,结果被三十八军毫不费力地打得满地爪牙,全军溃散。平壤的美骑一师和187空降团都有战斗力,但慑于42军外层穿插,根本不能动弹,英国人很鬼,觉得救不过来,一个营的英军去救美2师,就像用红酒瓶塞去堵啤酒桶。

这样,美二师不得不全线后撤。后撤有两条路:向西沿美军新修的军隅里(Kunu-ri)至安州(Anju)公路,但这要绕路,且违抗命令,和同时撤退的第一军抢路;向南至顺川(Sunchon),这条路是老路、近路,但已出现共军先头部队。随着38军到达公路的部队越来越多,通过这条路越来越难。美二师是一个庞大的机械化部队,排在最前面的是坦克和卡车运载的步兵,炮兵、工兵辎重在后面。刚开始时,美军想打掉两侧志愿军,但根本做不到。路也不通,一路满是土耳其旅被击毁车辆的残骸。美军就派最好的坦克手把车辆残骸顶到路边,其余车辆强行通过。美军最初估计志愿军占了路侧400-500米路段,后来发现足足有好几公里山头上至少埋伏了40挺机枪。坦克一些被炸掉,一些冒死突出去了。其余车辆冒着机枪扫射,最快速度前进。路上路边一大堆人,分不清谁是伤兵,谁是死尸,谁是没受伤但精神崩溃呆若木鸡的人。一些躺在路中间,汽车就从美军身体上最快速度压过去。路边的美军伤兵哭着喊着求捎带,但谁也不敢多停一秒。美军第二师内部指挥机构完全乱套,除了殿后的23团,全成了散兵游勇。本来炮兵殿后,因为工兵一大堆推土机、桥梁之类的重型机械,速度特慢。炮兵害怕跑不出去,于是抢道插队。结果炮车带着炮弹很快就被志愿军打爆,把路彻底堵死了,不仅自身几乎被全歼,还顺带着把工兵彻底堵在路上。工兵放弃了全部装备,连最新的保密通讯器材都扔了,指望空军来破坏。几百上千人漫山遍野地乱跑,多数被俘。美军向空中挥舞白毛巾召唤空中支援,志愿军看到了,也向空中挥舞白毛巾,美帝飞行员从空中看着这些场景,无法区分敌我,只能向上级汇报:第二师完了。

美二师工兵之所以伤亡最惨重,还因为担任后卫任务的23团临时决定违抗军令,走第一军的安州道路。但这帮人没有联系上工兵部队,自己就先跑了。美国工兵虽然号称战斗工兵,许多人人也背了几百发子弹,但没有机枪,没有迫击炮,遇到志愿军就是死路一条。二次战役,美二师南向走顺川道路的部队,大致减员50%,23团走安州,减员约25%。炮兵和工兵损失甚至超过50%。

这条路被称为“铁手套”(the Gaunlet),也被称为"那条通道"(the Pass)。第二师可是血染奥马哈海滩的王牌部队。1950年的第二师,不仅中高层军官全打过至少第二次世界大战,个别打过两次世界大战,基层排级军官和军士许多是有二战经验的,就这样瞬间垮掉了。很多第二师的官兵五十年后一提到这条路就哭。开着吉普车卡车,好几十公里的速度从战友身上压过去,伤兵路旁挥手哭喊,不带丝毫减速的。回忆起来,能不愧疚吗?您说就这样的经历,适合拍电影吗?拍了,不是鼓励许多国家对美帝起不臣之心嘛!

所以啊,美国人能不提朝鲜二次战役就不提。一定要讲的话,从来只提东线长津湖,不提西线第二师。这是禁忌。我们的宣传媒体呢,不是蠢就是坏,跟着美帝整天跟着吹长津湖我们多勇敢。

东线长津湖志愿军固然勇敢,可惜运气实在不佳。要是他们有棉衣,或者有吃的,或者多配点无线通讯器材,陆战一师就完蛋了。其实西线也没吃的,也没弹药,但他们有棉衣。有了棉衣就可以打敌人,打了敌人就可以缴获吃的和弹药,就可以打更多的敌人。一直到五次战役,国内的后勤是主要指望士兵身上背过来的东西。能够运给前线的补给实在少的可怜。西线美军损失了数千辆卡车,还有阵地上留下的补给品,这些物资很大程度上让志愿军能够继续战斗。

志愿军士兵是世界上最勇敢最聪明最能吃苦耐劳的士兵。美军可以用飞机大炮炸掉100个中国士兵,但只要有一个人漏过网,这个士兵就可能给联合国军造成100甚至200伤亡。有不止一个案例,志愿军士兵渗透敌阵地,摸到了一挺重机枪,然后把子弹打完,造成美军100甚至200伤亡。柴云振是一个。他带另外1个战友进攻美军,拿下山头,搞到一挺重机枪,打了一千发子弹,造成美军200多伤亡,然后让战友守阵地,继续进攻敌人的另外一个山头,端掉敌人的一个指挥所,又干掉外面三个敌人,最后被一个大个子黑人士兵咬掉右手食指,他扣瞎了黑人一只眼睛,但被黑人用石头把头部砸了几十处伤口。黑人以为他死了,仓惶逃走。类似的无名英雄也不少见。另外,志愿军士兵是鼓励学习和普遍能够使用多种武器的。例如黄继光,会使火箭筒和重机枪。

但问题是九兵团没有棉衣。本来是要在沈阳补充棉衣的,但据说因为张东荪向美帝透露九兵团入朝消息,被迫紧急启程。没有棉衣就没法走路,没法走路就没法缴获,没法缴获就可能冻饿而死。1950年的朝鲜冬天是个奇寒无比的冬天。美军经常说严寒多么残酷。事实上,如果不是严寒,九兵团能够正常运动,美陆战一师就完了。是严冬救了陆战一师--虽然有4500伤员是通过临时机场运出去的。

或者有一些现代化的通讯器材,使得一些部队能够更好地渗透,更彻底地破坏通讯和桥梁,美军也完蛋。

美军的运气在于海军陆战队不属于麦克阿瑟陆军系统的,有一定独立性。日本征服了大半个中国,麦克阿瑟征服了日本,内心里是很看不起中国的。仁川登陆的成功,加强了他这个心理。所以他敢于无视中国多次警告,分兵疾进鸭绿江。麦克阿瑟和他的忠实部下第十军军长阿尔蒙德喜欢把中国人称作“中国洗衣工”。这是一种典型的种族主义。第九军第二师为麦克阿瑟的种族主义思维付出了惨重代价。陆战一师和日军打仗吃亏很多。师长史密斯在peleliu登陆作战时是副师长,吃了大亏。原本估计200伤亡2天拿下,结果整整打了一个月,日军和美军伤亡都是1万。美军打了1600万发炮弹,平均1600发才能消灭一个日军。从那之后,史密斯处处小心谨慎。因为小心,他大致把陆战一师聚在长津湖周围,没有四散开,否则恐怕再也无法聚拢。但史密斯违抗了麦克阿瑟的命令,如果他是陆军系统的,一定会被免职的。

志愿军用宋时轮作为9兵团司令是有问题的。首先,华野部队粟裕能力太强了,以致于手下的都觉得自己很牛逼,其实脱离了粟裕这棵大树的庇护,也就那么回事。象叶飞金门之败,许世友指挥对越作战,都不行。其次,在华野的将领中,宋时轮也是不怎么样的。他在冀东卷席大散、在泗县大败,都表现出军事能力差,而其它时候,他都不是独当一面的负责主官。林彪是帅才,善用将。他推荐给彭德怀的将领,如邓华,韩先楚,洪学智都是一时之选。林彪甚至觉得黄永胜不够强,特地调换成邓华。要知道黄永胜比宋时轮不知强多少倍。其余的兵团级将领,如陈赓、王近山、杨勇、杨得志都是猛将兼智将,都是中国最好的军事将领。宋时轮在其中是很弱的。但问题是,粟裕不是华野一把手,他可以用兵,但用将的选择权限是很小的。

其实美军也一样把最好的拿出来了。美军主要靠李奇微。这是美军最优秀的将领,甚至是唯一能胜任此职务的将领。麦克阿瑟已经疯掉了。1950年11月30日之前,他觉得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中国洗衣工“;1950年11月30日之后,他忽然觉得中共军队恐怖如鬼魅,而蒋介石居然能坚持三年,可见也是有战斗力的。他就忽地主张武装台湾,用台湾50万军队参与朝鲜战争。这简直是疯了。蒋军,韩军,哪个靠得住?哪个不是中共的运输大队长?假如没有韩军时不时溃散一下提供物资,志愿军入朝初期那点后勤,日子咋过呀?就麦克阿瑟提出的武装台湾问题,美国国会开了好几天听证会,布雷德利以及一干将领都做了证词,历史的,现实的,总之铁证如山,开完之后,国会老爷们也就知道麦帅不靠谱了。从此之后,麦克阿瑟的政治影响力就彻底走下坡路了。直至后来他仍叫嚣武装台湾,逼得杜鲁门直接将其解职,从新闻广播中得到自己被炒的消息。

韩国军队的问题,不是武器问题,不是训练问题,其实就是一个在天朝大国面前无法不溃崩的问题。例如,第五次战役,韩第三军下辖4个师,刚刚从日本受训归来。部队齐装满员,连武器都是新的。李奇微和范佛里特对第三军的精神面貌表示满意,同时也对他们充满了期望。然而李奇微很快就后悔了,第三军在志愿军的猛烈打击下迅速土崩瓦解了。军长带着幸存的人逃入大山,4个师的装备全部扔给了志愿军,不少人在南逃的过程中饿死。范佛里特发明的“鸡蛋壳防御法”之前给志愿军造成不小的麻烦,现在随着第三军的溃败也彻底被打破。

李奇微说:”他们对中国人有非常强的畏惧心理,把他们视为天兵天将,一旦听到中国人的胶鞋声,许多人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

“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我感到苦恼,中国人的进攻让一支又一支的韩军部队抱头鼠窜。在逃跑中他们遗失了大量贵重的武器装备,这都是美国纳税人出钱购买的。”

“我驱车从北面出了汉城,见到一副让人沮丧的画面,他们挤上一辆辆卡车不管不顾的向南涌去,没有武器、没有秩序、没有领导,有些则是靠步行或临时征用的车辆逃到这里,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念头,扔掉所有的手枪和步枪、火炮和迫击炮,逃得离中国人越远越好。”

李奇微如此忿怒,他把第三军撤销了番号。部队打散派发给美军各部打下手。

通宝推:一日千里,一介书生,hwd99,独草,非鱼,su75952,nettman,潜望镜,神仙驴,混沌之源,一语成谶,daharry,digitapple,田昭明,purplue,游侠骑兵,花棍舞,红军迷,sasakio,HarryGore,scanning,踢细胞,三笑,flycloud,keynes,东土如来,清溪照影,朴石,认真讨论,strain2,农民家的狗,熊熊熊熊,领班军机,老老狐狸,大道至简,脉冲超宽带,小书童,yushu,中秋下的城市,金灰熊,笑过客,钓者任公子,jhjdylj,夜雨行歌,脑袋,阴霾信仰,红松塔,caoban,springisok,chuchong,等明天,ziyun2015,didae,老树,五磊山,常挨揍,西门飘飘,桥上,闲眠,嘉洲,我心安处是故乡,PCB,阳春白雪,阿吹,高三三班,胖老猫,尚儒,尖石,jnwill,xhUserI,遥远天空,蓝鸟,加东,广阔天地,逍遥笑清风,mezhan,pendagun,富柜,瓷航惊涛,smileREGENT,camelry,龙驹坝,钱六,陈王奋起挥黄钺,AIRAIR,一者,林容小号,心远地自偏,履虎,野芹,袁大头,方恨少,瀚海黄沙,回车,梓童,河江河,秋哥,燕人,大眼,qq97,光头佬,无用,猪啊猪,胡一刀,不如安静,newbird,
主题:456045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