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题外篇】金老父女遭遇和鲁达杀人案 -- 燕人

2020-10-01 10:11:30燕人
【题外篇】金老父女遭遇和鲁达杀人案

“现役军人鲁达任职于渭州军分区种师中经略大人帐下提辖官。任职期间,与渭州商业中心肉食商人郑屠发生口角。郑屠手持剔骨尖刀欲杀鲁达。鲁达出于自卫,将郑屠一脚踢倒于地。街坊邻居立眼旁观,无人劝服争斗双方。郑屠被踢倒后也无人施救,致使郑屠伤重未能及时医治而死亡。经查实,郑屠之死虽然与鲁达的行为有直接关系,但是鲁达因郑屠手持凶器而采取自卫,属于无心之过。拟杖二十,交经略府严加管制。郑屠有杀人之心,被打伤不治,属咎由自取。街坊邻居等疏于防范救护,应与惩戒。郑屠所持凶器随附。以上请示。”

上面是我拟想的,按照当代法治精神和司法实践,渭州政府司法人员对鲁达杀人案的判定。如果鲁达直接去经略府投案,再上下花钱给渭州府里有关人员。上述的判定大概会成为现实。

案水浒文字,鲁达确无杀人之心。他是政府官员,自然知道法度-梁山好汉们对政府法律的看法是水浒这部书中一个重点。-“俺只指望打这厮一顿,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因为郑屠之欺压金老父女的作为,虽然可恶,却罪不至死。他是农业社会演化到前资本主义社会出现的早期商业人物,是新生的资产阶级成员。看水浒所写,

且说郑屠开著间门面,两副肉案,悬挂著三五片猪肉。郑屠正在门前柜身内坐定,看那十来个刀手卖肉。

他的生活已经不依赖于土地,而靠金钱-肉食-金钱的循环。他手下雇用十几个工人,是个不小的资本家。屠户是个特殊行业。诸位可以对照一下美国电影《纽约帮Gang of Newyork》里那个屠户豪杰,玩刀高手。郑屠能取得”镇关西“这个绰号,大概本人确实有些武勇兼无赖品性。良民百姓自然怕他。他的崛起恐怕属于暴发户性质。据鲁达言,

俺只道那个郑大官人,却原来是杀猪的郑屠!这个腌臜泼才,投托著俺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却原来这等欺负人!

估计在渭州成为军分区驻地后,军官们对肉食的采购使得郑屠这个原本”杀猪的“迅速成为雇人杀猪卖肉的”大官人“。资本主义的发展,新阶级的形成,就是如此迅速,不依人的意志。不过,中国老话”为富不仁“,虽然说得多是地主,郑屠显然也是此类。

鲁达为救助金老父女,则仅仅资助其离开渭州,也未能免去郑屠追打金老父女的后患。(事实上,金老父女也考虑到郑屠报复的可能性,所以没有回归故乡,而北上辽宋边陲。)鲁达因维护正义,必须给郑屠一个明确的教训:“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

现代的富于民主法治精神的读者们或许会想到这个问题,金老父女被欺压,为何不去官府告状,而只能忍声吞气受剥削。这个问题有很多可能的解释。最直接的是,阶级社会的政府从古至今都是为有钱人服务的。“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两句俗话都是旧时代政府和法治的写照。右派朋友可能会说这是左派的夸张宣传。国粹派的朋友可能说这是污蔑。大宋时我国已有世界上第一部实用的刑事侦察和法医手册《洗冤集录》。开封府坐堂的包拯大人“包青天”明察秋毫铁面无私。这些且不提。我们先简化金老父女进入政府机关的各个环节,只设想下金老父女在政府大堂上告状的过程:

金老:“大人,我等有冤。”

知府:“讲。”

翠莲:“大人,郑大官人强媒硬保,要奴作妾。写了三千贯文书,虚钱实契,要了奴家身体。未及三个月,将奴赶打出来,却追要原典身钱三千贯。父亲懦弱,和他争不得。望大人做主”

知府:“郑屠的三千贯现在何处?”

金老:“大人,实未曾给与。"

知府:”老金,非是本官说你。何以你未曾收钱便将女儿嫁给他家?倒还签了契书。“

金老:”大人,郑大官人有钱有势,谁敢不依。更不曾想他为富一方,竟然说话不算数。”

知府:“老金,你等空口无凭,要本官如何相信。现下只有郑屠持有你画押的书契,同意将3千贯换与你女儿与郑屠作妾。”

金老:“大人明鉴,小的实在未曾收到他一文钱。”

知府:“老金,这话不必再说了。本官断案只看凭据,不听一面之词。你告郑屠,无有真凭实据,本官不准。退下。”

金老:“大人。。。”

知府:“休再罗唣。你再扰乱公堂,本官必将你收监,看你女儿如何生计!”

实际上老金父女根本未有告状的胆量和手段,没有对政府公正的希望,只得顺从郑屠欺压,在无人处暗自哭泣。如果没有主持正义的鲁达,这父女二人无论如何也对付不得这3千贯钱。第二天鲁达来金老住店里,对店小二说:

“郑屠的钱,洒家自还他,你放这老儿还乡去!”

金圣叹在此句后评到“(”还乡去“)三字掉下人泪来。“确实。人老还乡岂不是我国文化传统最重视的大事之一?难怪金老父女将鲁达牌位供奉,以为再生父母。谁若说鲁达是杀人犯,看金老父女能同意否?

通宝推:jhjdylj,桥上,mezhan,高三三班,普鲁托,
主题:4558310
帖内引用